女儿红【或 我的妹妹和女儿】(二)

(二)
回家后老婆几天吃不下饭,无论我怎么安慰她,她都感到世界的末日到了。
两天后才敢告诉双反方的亲人,都来安慰她,有的凑钱有的带好吃的。都说幸亏
是那里长癌啊,要是别的地方就没法治了,可是作为女人,那意味着什么即使再
没学问的人也清楚!
一个星期以后,我带她去市医院做手术。
命,是保住了,可是她已经不是女人了!
手术后的头一年最难过,她情绪很不稳定,自己也知道脾气变了,有时让我
别见怪。我也对她很关心,闺女虽小,不知道其中的利害,但也主动承担了更多
的家务。
那天晚上,老婆终于开口了,说不管我了,自己出去找吧。
可是,我,说实话不是没有欲望,老婆强盛的时候我还烦她,可没有那事了,
夫妻之间也缺少了感情沟通,外国人把那事叫做“做爱”,一点都不假,越做越
爱。
我没有出去找,依然关心着这个家,照顾着老婆的时常莫名其妙就发出来的
坏脾气。随后的近两年的时间里,老婆主动用嘴替我放放欲火,因为正常的地方
已经干涸了。勉强让我试过几回,不仅她没有快感,我也没有。
但经常用嘴也不是个办法,毕竟那不是挨肏的器官。要是夫妻都在兴头上,
做什么都能接受。老婆兴奋的时刻,直接从她屄里抽出来,再捅到她嘴都不嫌脏。
可是当一方不在兴头上,做那事就难为情。毕竟射到嘴里的感受和正常的阴道射
精在事后会不一样,射在嘴里只是一时刺激,在只有阴道射精才是享受,那样本
能的前驱动作,会得到无尽的慰藉。
更令人尴尬的是,女儿居然知道这种状况,也许那样在嘴里抽动发出的声音
比在阴道里大的多。尽管我们很小心地躲避着孩子,但还是被女儿察觉了。
这是从老婆最里听说的,拒她讲女儿有一天问她:爸爸一定要做那种事吗?
老婆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闺女就没再说什么。
我没怎么认真看待女儿的事情。可是我慢慢地发现,女儿对我亲近了。
我开始心很乱很慌。比方说,女儿会主动要求给我洗衣服,虽然我也知道自
从她妈妈得病后她就懂事了,但是我却不好意思让女儿替自己洗内裤。可有一回
我见女儿竟然拿着我的内裤衩凑到鼻子上闻……再比方说,我要去上茅房,女儿
就抢先一步进去:“我先上。”这样的情况遇到好几回,我只好立在外面等,听
着女儿撒尿时发出的声音好象是故意在猥亵我!“快点儿啊!憋死我了!”有时
我在外面这样说,女儿在里面听着就笑:“谁不让尿来?”
老婆有时看见这样情景就在一边笑,儿子还小,不知其中滋味。老婆好象故
意使坏,再也不提醒我或者提醒女儿茅房里有人。
终于,有天晚上,老婆说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这孩子懂事了,你没发现?”
“是。”我说“本来就很懂事的。”
“不是啊……我是说……那方面。”
“哪方面?”我的心开始突突地跳。
“你……没感觉出来?”
“感觉出什么?”
“这孩子懂事了,都十三了。”
我没有回答,我隐约感到老婆在暗示什么。住了一会儿,老婆说:“十三,
早时候都有嫁人的了。”
“那是早时候,现在孩子懂什么!”
“你别说她不懂。她……知道……”
“知道什么?”
“什么都知道。”
我的心在剧烈地跳着,我不是听不出老婆暗示什么,我……不能接受……虽
然听了那样的笑话我也兴奋,但真的……勇气哪来?
半晌,老婆说:“她……愿意。”
天哪!我感到头顿时大了,嗡地一阵,难道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在我身上,
听说是听说,类似天方夜谈,或许每个人听到这样的说笑,那念头偶尔也会在脑
海里一闪,但那毕竟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真的到了这样临界状况,我感到害怕。
“怎么不说话?你……不敢啊?”
“深们不敢?”我故作不知。
“哼,别装模做样。”老婆一脸不屑。
不!不!它不该在这个时候硬起来,谁也没让它硬起来。
“你看看。”老婆的手已经摸到了。“我……已经不需要了,你需要……没
有不行的,你是家里顶梁柱啊。”
“胡说什么!睡觉!”我的心在挣扎。
老婆见我沉默了,她躺好身子,准备睡觉。忽然又动起来,退下去,退进被
窝里,黑暗中,我的那个被含住了……
缓缓地,我动起来。于是那“啵啵”的声音又在被窝里响起来……
然后她躺下来,说,“那天我问了她小姨,她真的看见了。”
“看见什么?”我一插到底,老婆呛了一口。
“看见她邻居那家肏他闺女。”
我刺激的一下子插进去,老婆这时候说这个,谁人受得了?
“你说的……”我疯狂地抽插着。
“嗯……”老婆连同呻吟一起淹没了。
我不是没有道德的人,要是出去和别人干了,再回家往老婆嘴里放就觉得犯
罪似的,而且老婆也一直用这样的方式满足我,她已经不用自己的手握着以缓冲
插入的深浅,她知道我有数,即使偶而来几下深喉她也能接受,只是达到高潮时
不敢往前驱动,而只有那样男人才会达到最后的满足。
老婆和我一样都不喜欢走后门儿,不仅脏,而且她很难受,所以她宁愿用嘴
觉得更合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