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红【或 我的妹妹和女儿】(六)


因为老婆摘除子宫生活变得灰暗的日子,终于从七月的那个晚上开始转变了。
尽管为了考虑女儿的承受能力和她那不规律的经期,我不能象和老婆初婚那阵一
样,尽情地和女儿做爱。但是,每当晚饭后,妻子催促儿子先睡的时候,我都会
望着女儿的背影,再回头看妻子一眼。婷婷这一阶段似乎也懂事了不少,常常吃
过饭就帮她妈洗碗,妻子起初不愿,但后来就不坚持了,我们两口子坐在沙发上
看电视,女儿进进出出地拾掇家务,这时的妻子眼光总放在女儿身上。“女儿没
事吧?”有时妻子看了好一会,自言自语地说。
我疑惑地看向她。
妻子嘻嘻地一笑,“我怕你只顾痛快,让,让女儿有了。”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地说,“看你说的,你以为她只是你女儿。”
“我不是担心嘛。”妻子不高兴地说。
我偎过去,亲昵地说,“还不是老婆大人指导的好。”
“去,去,别耍贫嘴。”妻子放开一点笑脸。
“就怕你有了她……”她没说下去,眼睛酸酸地看着我,我的心一下子沉下
去。在和女儿度过“蜜月”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忽略了老婆的情感。而为我付
出那么多的老婆有时候表现出一些伤感。尽管她已不再需要性生活,但是我是否
对她缺少了必要的温存?
那些日子,有了老婆的默许和鼓励,我似乎变的胆子大了起来,一上床,我
就搂抱着女儿钻进了被窝。
甚至女儿还在洗碗,我就站在她背后,和她磨蹭,甚至从女儿的肩头腋窝摸
她的乳房。
上了床的我,不管妻子在不在旁边,就和女儿疯打,女儿看母亲在,还有一
些顾忌,她不敢当着妻子的面和我亲嘴,而我却疯过了,就把女儿按在床上胳肢
她,甚至撩拨她的乳房,女儿这时总是红着脸看一眼她的母亲,妻子权当没看见,
委屈地扭过脸,缩进被里。
趁女儿两手护住胸前的当口,我嘻笑着抓进她的腿裆,强行按住她隔着裤子
摸她的阴户。然后看着女儿脸红红的的样子,抱进被子里,毕竟我再怎么也不能
当着妻子的面上自己的女儿。
几次和妻子的对视,我发觉了她眼中的委屈,发现这种状况的不仅是我,还
有女儿,那天我又要去县城办事,临走时悄悄地拉过女儿,“爸给你买件什么衣
服?”看着女儿被压在身下的姿势,我不能忘却了我是她的父亲,可内心里又有
点邪恶的想法,那就是把她当作自己的小妻子。谁知女儿却拉住我说:“给俺妈
买件衣服吧。”我心里一动爽快地答应了,想起妻子的眼神,感激地抱过女儿,
温存地吻着她,转过身去却一阵心酸,我的妻子和女儿都是互相体贴的人,我却
竟然连个孩子都不如!
“心里还有我啊?”老婆在接过我从县城给她买的衣服时这样说。一向温顺
的老婆终于露出笑脸。女儿哄着她弟弟正在逐样儿品尝我买的零食,老婆在里屋
叫我。
“好不好看?”老婆穿上新衣向我展示着,除了那不再丰满的乳房和脸上明
显多出来的皱纹外,老婆的身材依然是那么标准,这让我从谈恋爱起给她买衣服
时,出来就不犯愁。
“好看!”我说,说出来又怕老婆埋怨我敷衍,就又加了句:“真的好看,
回过头去我看看……”
老婆转过身去,我端详了片刻儿,从后面抱住她,拦在怀里。老婆被我着突
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怔了片刻儿,然后温存地靠在我身上。
“行了,别让孩子看见。”老婆从我怀里出去。我伸手又搂过来,“看见怕
什么?你是她妈妈。”妻子嘻笑了一下,“我无所谓啊,只要你对得起闺女就行
啊。”老婆在一次温柔起来。
“怎么对不住了?”我摸着妻子的脊背。
“傻子,女人都希望男人对她好的。”那一刻我愣了,我究竟应该对谁好?
在妻子的心里,难道我只属于了女儿一个?
“你不是我的女人?”我反问着她。
她在我怀里不动,半晌说,“你知道的。”
看着妻子有点异样,知道一时也说不清,就说,“好了好了,我会分得清的。”
谁知妻子却说,“分得清就好,别伤了她的心。”
我感动地吻了她一口,“我怕,怕伤了你。”
“伤了我?”妻子腾出胳膊,“你现在在她心里有位置的,我不想因为我弄
得你俩人不欢畅。”
“我……”面对妻子的理解,我一时哑口无言。
“别顾我,”妻子知道我为难,挣出来,“好好做她的男人,我跑不了。”
我愕然看着妻子,我怎么就成了我女儿的男人?可我现在确实周旋于两个女
人之间,尽管妻子已没了需要。
那样的念头让我从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在脑海里翻腾,尽管老婆生理上不再需
要性,但她心理是否真的就不想,尽管生理决定着一个人的心理,可是夫妻总归
是夫妻,一点没有性还叫夫妻吗?手术后的那近两年里,她为了满足我不得不用
嘴,但那仅仅是满足我吗?讲得下流一点,老婆对我那根曾经给她带来无数欢乐
的阴茎就那么容易地舍弃?
也许,那不仅仅是满足我吧?我这样想着,在和老婆躺下后,我怯生生地请
求到:“再……给我亲亲……好吗?”
“有闺女了还用我呀?嘻嘻……”她眼睛一时间流光溢彩。
我抚摸着她,“你不愿了?”听了我的话果然,老婆嬉笑着退下去,她知道
我喜欢这样的姿势。
可爱的老婆依然那么可爱,她不用手握着,就那样含着让我自如地活动起来,
在她感到我要深入的时候,她吐出来,咳了两下嗓子,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张
开嘴,我明白她是让我尽情地深入……
那样来了好几次,然后她吐出来:“想射?”
“恩。”
“还是留给你闺女吧,好东西别浪费了。嘻嘻……”她爬着看我。
“她不是危险期吗?”面对老婆的小嘴,我挺着那里。
“不会想点办法?”
办法?什么办法?戴着套操闺女?我怎么觉得滋味怪怪的。
“算了吧。那样不舒服。”我说。
妻子看了我一眼,伸到枕头底下的手。难道妻子已经为我准备好了?
“你要不喜欢那样,也没关系。”这次妻子说得很隐讳,不像以前那种风格。
“不是不喜欢,你知道的。”和妻子从来都是赤裸裸的性交,即使在她的危
险期。
“要不,就随你的意。”她迟疑了一会,“女人反正都那么回事,大不了,
去流。”
“算了吧。”我多少有点遗憾。
“能憋得住?”老婆说完又含住它,我抽动了一会,感到射不出但是却想射。
“我去叫她吧。”
“算了吧。”我言不由衷地说。
“没事儿,儿子早睡了。”
老婆说完就下了炕,不一会儿就和女儿上来了。我坐在那里,依然挺起着,
等着闺女的来临。
说实话,在我们农村里,受旧观念的影响,男人不太容易接受舔女人下面,
老婆我从来就没舔过,顶多在她阴阜上亲一下,尽管老婆对男人经常用嘴,好象
多数女人也都喜欢。
可是,从前些年我从女儿内裤边上看见那隆起的肉肉时,我就有种欲望,真
想亲一口那白白的肉唇,甚至想得更多。
可是我一直没有那样做,怕女儿认为太下流,肏屄是另一回事,好象那个地
方生来就是挨肏的,但舔又是另一回事了。女儿甚至都不让我看,多少回我都想
扒开女儿的腿看个仔细,可是只要女儿发现我准备那样做,她就夹起腿来。钻进
被窝就不同了,晚上看不见脸,女儿就大胆了,两三回下来,连她妈妈都说,女
儿尝到甜头了,我就问你怎么知道,老婆说:“我是女人,怎么不知道?”
老婆当然知道了。生出女儿后,当她不要脸的时候我曾和老婆交流过,她说
头两回疼归疼,但是还想让它进,她说,好象女人就需要那样的充实感,嘻嘻。
女儿一上来,还没等躺下,我就扒下她的裤衩。女儿不好意思地笑着挡开我
的手,眼睛斜了妈妈一下,我知道她是看到妻子在身边。
“嘻嘻嘻……”老婆见此情景也笑,“看把你爸爸喜欢的,亲两口吧。”
好象有半个月没碰女儿了,一碰上去有过电的感觉。身体里的欲火也烧得正
旺,我真想亲两口,今天晚上我就豁出去了,不管女儿愿不愿意。
妻子就坐在那里,我搂抱着女儿躺下去,吻平她不安的身体,当我的热唇从
女儿勃颈上划过,怕痒的女儿哧哧笑着,两手推当时,我攥住了她的手,女儿倒
是不动了,小胸脯却是起伏着,奶子一晃一晃的。而当我吸住她的小奶儿时,她
的笑就被不规律的呼吸所替代,洗过澡的女儿的身体摸起来格外光滑,唯一发涩
的地方就是那隆起的阴阜,那里已经生出几根毛毛,但那并不影响我心中向往的
美,那可怜的几根毛毛正如花盆里长出的小草,反而衬托出花盆里蕴藏着的生机。
为了躲避女儿的害羞,我没有在她的小奶和小腹上耽误太多的时间,趁女儿
还没有明白我的意图,我的热唇已经趟过那生着几棵小草的阴阜,鼓鼓的裂缝一
直伸到屁股沟,只是驻留了片刻,就奔向我向往已久的花园了。
当女儿感到那里有异样的接触,想夹紧双腿时已经来不及了,我那猥亵的嘴
唇已经吻住了她最神秘的地方,同时手压住了女儿的两腿。
无奈地挣扎几下后,女儿紧张地喘息着,嬉笑着用手推我的头。这时我好象
听见她妈妈说了句什么,然后女儿就安静下来,我贪婪的舌头就深入到女儿裂开
着的两瓣肉唇之间。头一次做这样的怪事儿,觉得很刺激,也很陶醉,陶醉女儿
的味道。多少次,我看到女儿撒尿是那裂开的白里透红的地方,总有想亲两口的
想法,并不是我下流,我相信每一个做父亲都不可回避的,是的,您也许可以回
避女儿不经心的诱惑,但您拒绝不了美的诱惑,那可是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光的最
美丽的地方。
尽管我头一次干这样的事,又是面对女儿那稚嫩的肉肉显得无从下口,可我
那贪婪的舌头还是引起了女儿的不满,她本能地夹腿,但我已经不在乎了,女儿
终于没法阻止我的舌头一次次熨平她的两片小花瓣,那样舔舐不时地引起她的一
阵阵痉挛,女儿终于不顾她母亲的劝阻,再一次发出声音,令我感到惊奇的是,
那声音不是通过空气传播的,而是通过女儿的身体传播的,那声音是从她阴道里
传出的,这一发现更加刺激了我,好象女儿的屄在说话,当我想用舌尖试探那声
音传出的地方时,女儿再一次痉挛着自己的身体,并再一次用手来推我的头,我
终于放弃继续折磨她,将身体移上来。
不急着进入她,蜻蜓点水似的触动她那已经非常敏感的肉肉,每触动一次,
女儿就屏住呼吸,似乎等待那一时刻的到来,我试探着调节位置,用发烫的龟头
贴在她肉缝里,轻轻地摩擦,我发现女儿紧闭的双眼在挤着,我把嘴唇塞给她,
让她咬,女儿轻轻对了一下牙齿,并没咬疼。我向后退了退,龟头沿着她的肉缝
滑到相应的位置,这次没有令女儿失望,她得到了她期望的,她那并不宽裕的阴
道再一次被最大限度地充满了。
看着身下的亲生女儿,我的生命之根没入到她的生命之门,彼此含着,不顾
一切地冲破了阻碍。“啊——”女儿感叹一声,再也不象以往那样害羞,那样矜
持,欢喜得搂住了爸爸。
尽管经过几次诱导和训教的阴道,早已熟悉了我各种各样的抽动方式,但是
在我大幅度抽插起来的时候,女儿还是对那长出长入表现得还是异常惊讶,她张
着嘴,我每长长地推入一次,她就发出感叹,但接下来又会将那感叹声憋回去,
也许自己都觉得那声音过于明显地表达出她十三岁少女内心的欢娱。不过,随着
下面节奏的加快,父女俩的呼吸和叹息声很快就分辨不出来了,肌肤相亲的时候,
也感到不再那么光滑了,两人都已经出了不少汗水,但为了掩盖那些在别人听起
来有些猥亵的声音,也避免妻子在一旁的难堪,我还是用薄被子将两人蒙起来。
里面完全黑暗,我弓起身体,一边抽动,一边聆听那结合部发出的声响。
女儿一定对这种被肏出来的声音很敏感,即使对我这样一个成年人听起来都
很猥亵。
“恣不恣?”我挑逗女儿时,她在窃窃地笑,然后我将阴茎几乎完全抽出,
再迅速插入,去体会那一撸到底的爽快,反复来了那么几下,女儿又开始急促地
喘息,我听出那喘息同往常不一样,有点不能自已的气氛,于是,我加快的频率,
连续抽动了十来分钟,女儿的手指已经情不自禁地掐进我手臂的肉里。
“恣不恣?”我又问了一句,抬起屁股等待着女儿的回答,女儿却张着口等
待着我的一击,终于女儿伸手要我,我又重复了一句,恣不恣?
还没等我落下,女儿等不及地,“恣!”
我看着她鲜红的开张的小嘴,耸动着臀部一击到底,女儿张大的口半天没合
上,然后是蹙眉咬唇,感到女儿好象要达到某种境界,以前也有一回和这次差不
多,但我没有将她推上高峰。我不是没有那能里,只是我不想那样做,我不想把
她变成小淫女。而女人一旦尝到那高潮的滋味,就会变得放纵起来。
也许蒙着被子的缘故,女儿的呻吟也不压抑了,那畅快的穿刺也让她无法再
压抑。而我的那个运动也已经变成了机械运动,正如我无法控制自己一样,我也
无法控制女儿正朝那高峰攀登。而当双方的心都狂起来的时候,我感到我完全是
在奸淫她,头几回那种怜香惜玉的谨慎已抛到脑后,我感到再给她几下穿刺她就
能叫出声来,我停下来,扯过一个被角让女儿咬住,然后我调节到最佳姿势,挥
动腰臀冲刺起来。
女儿抽搐着身子,头左右摇摆着,扯带着被子拉紧,我更快地穿刺进她的身
体,那已经完全不是父女之间的交流,而是纯粹的男女奸淫。终于女儿压抑不住,
张开口大口呼气,然后如我所料地叫了出来。“爸……亲爸。”她手抓着床单,
挺起臀部迎合我。
我再也不顾忌她的叫声,借着她抬高的姿势,又把她压下去,用那种坚硬洞
穿她的肉体。由于这种毫无顾忌地动作,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女儿高潮出乎我预料地提前到来,而切比我预料的更可怕,在我还在激烈地
抽动的时候,她的身体猛地弹起来,弹了三四下,同时,我感到里面被有力地夹
了几下,那几下是最令男人受不了的,在我还没有做最后一次冲击时,已经大泄
了出来……
我持续了一会,等到那勃动完全消失,才退出来,这时,躺在下面的女儿已
经全无动静。我躺下去,搂过她,好象没有了气息,我吓坏了,难道女儿真的让
我肏死了?
我轻轻地晃动她,片刻儿,终于听见她吐出一口气。天哪!我这个畜生,怎
么把女儿弄成这样!
回想起刚才那一阵,的确太猛了,会不会弄坏她?
我掀开被子,已经不需要了,女儿依然躺着不动,我坐起来,分开她的腿,
看看是不是出血了,光线太暗,只好俯下脸去观察,见没有血,替她擦了擦。重
新躺下来,楼过女儿,温存一番,睡过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