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肆:13-15章)

                13
  一切归于平静,老婆和王大牛急喘一阵后,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你可真沉。」妻子依然被山东汉子压在身下。
  「俺200斤哩」
  「你看起来不像」
  「都是疙瘩肉,比都是肥肉重哩。」王大牛得意的说。
  妻子脸红了,摸着他胸脯上馒头一样的胸大肌说,「刚才你……射精……的
时候,脸红脖子粗的……全身的肌肉绷得跟铁蛋子似的。」
  「嘿嘿,你不喜欢俺壮实?再说了,」王大牛把黑脸盘子凑近我老婆的嫩脸,
小声说道:「俺那不叫射精,俺那叫尿鸡巴水儿,放怂水,叫下种也行!」
  老婆脸更红了,不依地掐着打着他,他也不躲,只是憨乎乎地绷紧了肌肉块,
老婆哪里掐得动打得动。
  一会儿,老婆不动了,小声儿问他:「你怎么还不出来啊?」
  王大牛嘿嘿一笑,贪婪地看着老婆娇羞的小脸:「俺的啥没出来啊?鸡巴水
儿都出来了啊!」
  「你坏死了!你知道是什么!」
  「嘿嘿,刚才喊着亲汉子的是谁啊,这都说不出口了?」
  老婆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你的……鸡巴……怎么还不出来?我那里胀
得慌」说完羞涩地侧过了头。
  王大牛哈哈大笑,「嫂子,俺来这里是下力气的,活计刚干完,不能没有服
务,俺现在就是拿粗鸡巴堵住你的屄眼子,省得俺刚下的种汤汤都流出来,这样
能保证你肯定生出个大胖小子!」
  看老婆的表情,显然是被他粗野的回答刺激得又羞又兴奋,王大牛则继续把
那根半软不硬的牛鸡巴堵在老婆的阴道里。
  我想到平常我射完精,鸡巴都是马上就滑出了老婆的阴道,王大牛射了精,
鸡巴却还能被老婆夹得紧紧的,这都是因为他的鸡巴软了也有小鸡蛋的粗度。想
到我和他一比就像是小太监和嫪毐,我的小鸡巴又让人不解地抬了抬头。
  过了一会儿,王大牛说:「行了!」从老婆身上起来,鸡巴抽出来的时候发
出「啪」的一声,老婆又「哎呀!」地叫了一声,我一看床尾的摄像机,乖乖,
红的白的混在一起,像放倒的瓶子被拔开了瓶塞子一样,几乎是喷射而出,老婆
的阴唇已经从我熟悉的浅红色变成了深红色,而且不正常的肥大,老婆的屄被王
大牛操肿了!
  「哎呀,怎么这么多啊!」老婆一看自己下身,「怪不得我刚才那么胀,都
是你……射了这么多!」话一出口,老婆自知粗鲁,马上不好意思地去抽纸巾。
  王大牛躺在床上得意地说:「嫂子,这说明王哥有眼光,不瞒你说,俺媳妇
都说,俺尿鸡巴水的时候跟撒尿似的,一股又一股的,还特浓!」
  我老婆胡乱扯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床单,又上了床,靠在王大牛的旁边,王
大牛伸手搂住她,老婆却一点也不反感。
  我心里又气又急,这才一次肌肤之亲,我老婆竟然就习惯了王大牛的怀抱?
  这难道不应该仅仅是一次借种吗?老婆,你难道不应该把王大牛就此赶出家
门吗?
  忽然,我又想到,如果王大牛现在就走,屏幕前的我,会不会和妻子一样失
望呢?我糊里糊涂地想着,宿醉的劲儿还没过去,我实在搞不懂刚才我下体快感
的原因是什么。
  录像里两个人在打情骂俏。
  「你怎么那么坏啊!」
  「嘿嘿,跟你说,嫂子,俺20岁那年和俺们村的小伙子们来济南打工,半
夜里睡不着觉,一帮生牤子壮小子还能干啥?」
  「干什么?」
  「干啥?比鸡巴呗!比来比去,俺们那群小子20几个人里,俺的鸡巴是最
大的。」
  「你坏死了,说点儿别的!」我老婆又把手放到了脸上,红晕从没遮住的细
白面颊中露出。
  王大牛才不管:「嘿嘿,后来他们不服,你知道比啥?」
  我老婆装作生气不理他,我却觉得我老婆的沉默其实是一种默许:她想听这
个粗野的汉子讲下去。
  「他们要和俺比鸡巴吊水瓶,就是在鸡巴上挂一个装满水的大可乐瓶子,看
谁挂的时间长。」
  「……」
  「他们最多的一个挂了1分钟,俺把鸡巴撸硬了,挂了三个大水瓶子5分钟!」
  「……」
  「他们还是不服,说比尿鸡巴水儿,谁的怂射的远谁最牛。俺们就开始撸鸡
巴,最后,俺嗷嗷的把怂浆子尿了3米多远,又浓又多,他们谁也没能射过2米,
一个邻村大专毕业来城里找工作的,那晚上和俺们住一起,比俺还大3岁哩,鸡
巴水是流出来的,都砸脚面上了。」
  「怪不得……」
  「嫂子,怪不得啥啊?」
  老婆的手依然挡着红脸,小声说:「怪不得你刚才射精的时候,我觉得都射
到我嗓子眼儿了,就……就又到了一次。」
  「嘿嘿嘿,嫂子,俺大牛读书不行,但就是有力气!刚才俺顶着你屄芯子尿
怂水,一定能给你种上儿子!」
  「讨厌……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
  「嘿嘿,结婚前俺爹跟我说过,让女人尿骚水的次数越多,越容易生儿子,
让俺可劲儿日弄俺媳妇儿,俺娘后来知道了,直骂俺爷俩大牲口。嫂子刚才痛快
了好几次,肯定生个带把儿的。」
  老婆又羞得不说话了。我却知道这个观点有一点道理,性高潮过后女性的子
宫颈管会分泌强碱性液体,更利于生男孩。
  我胡思乱想起来,更粗大的阳具就意味着更容易让女性高潮,让女性高潮后
又更容易生出男孩,莫非这就是自然选择:让大鸡巴的基因流传下去?那为什么
人类繁衍生息这么久了,还会有我这样的人……?
  「嫂子,」录像里,大牛看着我老婆桃花般的红脸,忍不住用那张胡茬大嘴
在上面啵啵地亲起来,「你知道俺跟那帮小子比赛撸鸡巴的时候想的是啥?」
  「谁知道你这个坏家伙……」老婆被王大牛搂在怀里,小声说道。
  「嘿嘿,俺当时刚来济南,走在街上就看着城里的小娘们那叫一个白,一个
个又肥又嫩,穿的也骚浪,俺就想要是能娶一个做媳妇,天天都日弄,有多好!」
      ***    ***    ***    ***
                14
  大牛说着,突然捉住我老婆的手,又让她握住了他那根大鸡巴。
  「你……真色……」
  「嘿嘿,嫂子,俺要是不色,你喜欢吗?」
  「谁……谁说我喜欢你了?」
  「嫂子不喜欢俺,干嘛给俺撸鸡巴?」
  我往大牛的胯下一看,那根牛鸡巴在我老婆细嫩小手的刺激下,已经又一次
站起。这家伙当真是体壮如牛,射完才10分钟,就又硬得跟大铁棒似的了。
  老婆也是一惊,往下一看,更吃惊了,「你怎么又硬了?」
  「嘿嘿,嫂子的手真嫩,真恣儿。」
  「你可真壮……可是我可不能再……我都让你……弄肿了。」
  我调过床尾的录像,看向老婆的下体,经过大牛将近30分钟的摧残,老婆
的阴唇已经又红又肿,阴道口还残留着一些白花花的精液和血丝……
  「嘿嘿,嫂子,俺王哥让俺来干活儿,俺不能不干完啊,这下种子哪有只下
一次的,嫂子的地恁肥美,要保丰收就要多下种啊!再说了,」他跪在床上,向
我老婆挺了挺那根雄赳赳热腾腾的牛鞭,「俺说过,要让嫂子把骚水儿全都尿出
来哩!」
  说完,他就扑向了老婆白嫩的身体,大嘴猛吸老婆的大奶子,一只大手揉着
另外一边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向老婆的下身,玩弄着老婆的阴唇和阴蒂。
  我老婆那还有反抗的力气,只有任他玩弄,嘴里发出一阵阵呻吟:
  「你的手,真粗糙……」
  「俺……俺的手上……都是老茧哩!嫂子……弄疼……你了?」王大牛一边
吸奶,一边说话,嘴真忙啊!
  「没……舒服……啊……」
  我看着老婆的大白奶子在王大牛的大手里变形,心里满不是滋味,我的小手
都握不住老婆的奶子,王大牛的大手却能握个结实,又揉又搓,又有力气,给老
婆的快感肯定比我强百倍。
  王大牛爱抚了一阵我老婆,胯下的鸡巴都要胀破了,突然抬起头,抽回手,
给老婆看:「嘿嘿,嫂子,你水儿可真多啊,俺今天要出大力,日得你都尿出来!」
  说着,他抱紧我老婆,挺动鸡巴,只听「噗哧」一声,张飞进了水帘洞。
  这次两人都不像上一次那么生疏,老婆又一次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充实感,干
脆摊成一堆烂泥一样,双臂攀上王大牛的膀子,无意识地叫道:
  「哎呀……妈呀……胀死我的……你怎么……这么有劲儿啊……」
  王大牛撒开蹄子可劲儿猛操,那根牛屌在我老婆的阴户里出入,每次出来都
几乎退到龟头,每次进去都猛地一下顶到底,把我老婆的淫水和他刚刚射进去的
精液都挤出来一大股,两个大黑蛋子在早先射精后一点没有减小体积,依旧有力
地撞击着我老婆白嫩的身体,他黑亮的阴毛茂盛浓密,从腹部一直长到屁眼,我
老婆阴毛和他的一比,只能用精致文雅来形容,现在两丛阴毛缠连在一起。
  「俺日……日……日……日你个……城里小娘们……」
  「讨厌……坏死了……乡下……粗人!」
  「俺日死你……小浪娘们……俺乡下汉子的鸡巴好不好?」
  「好……好死了!」
  我仔细观察王大牛的鸡巴,发现他那龟头上那翻着的肉棱子,每次出入我老
婆的阴户,都能带出一大串骚水,而且还有些阴唇旁的嫩肉,好像留恋这根强盗,
跟着肉棒的退出被带得翻出来,然后又跟着这根肉棒被送回去。
  我想老婆一定是欲仙欲死,这根鸡巴真是太厉害了。这时王大牛压在老婆身
上,用力挺动着,狠狠干着老婆,结实的胸肌压着老婆的乳房,两双牛眼死死盯
着老婆,鼻子里喘着粗气儿。
  「日……骚货……水儿真多……淹死俺了」
  「就是……淹死你……你个坏大牛……」
  老婆摆动着肥美的屁股,略有些生涩地迎合着大牛的熊腰。
  「日你娘……日你娘……真痛快……真会夹鸡巴」
  「夹死你……嗯!」
  老婆没夹死大牛的鸡巴,却把自己弄高潮了,大牛才不管那么多,这家伙比
上一次更粗野了,享受完了老婆高潮时给他鸡巴带来的巨大快感,咬紧牙根,憋
住那泡浓精,立起身子,把老婆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猛操起来!
  「日你娘……偷汉子的骚娘们……日死你!」
  老婆屁股腾空,白皙的大腿被大牛死死把住,哪里经过这样的狠操。
  「要死了……要死了……」
  「日死你个偷汉子的娘们!」
  大牛一下下使着狠劲,老婆的骚水顺着他的睾丸流到床单上,洇湿了一大片。
  这小子真有力量,浑身大汗,一块块腱子肉翻翻着,像泼了一桶油,老婆这
时睁开迷离的眼睛,眼中的大牛一定如大力神一般。
  「就偷你了……啊……就偷你个壮汉……偷你的大鸡巴……偷你的种……」
  「日你娘……日你个骚货……给你大鸡巴……日!」
  「大鸡巴……汉子……」
  「叫啥?」
  「大鸡巴……亲汉子……我的亲汉子……」
  「爷们的鸡巴好不好?」
  「好死了!」
  「咋个好法?」
  「……硬……」
  「还啥?!」
  「热!」妻子的面部已经有些扭曲了,这样的快感对于她来说显然是陌生的。
  「还啥?!」王大牛不遗余力地撞击着,又狠又猛。
  「亲汉子的鸡巴万岁!」我老婆又要高潮了,坐在屏幕前的我惊呆了。
  那根粗硕的阳具,强壮的身体,在女人身上雄性的霸气,最原始的交配,最
有效的征服,让我那含蓄优雅的老婆,喊出了「万岁」?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妻子的身体是一片战场,我被王大牛铁硬的家伙戳得
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倒在血泊里,他赢得了战利品,赢得了这篇肥沃的土地。
  我被屏幕上王大牛的吼叫唤回:「小骚货……偷来了俺……壮汉子……俺鸡
巴上的瘾头大着哩!你得让俺过足瘾!」
  「我……让你……过足瘾……你想怎么操……都行!」
      ***    ***    ***    ***
                15
  我看着屏幕上大牛拱动着的屁股,一使劲就在旁边形成两个圆坑,心想这家
伙屁股蛋子上都是肌肉,怪不得有股子牛劲儿。屏幕上我老婆正要经历她今天晚
上,同时也是人生中的第5次高潮,整个人已经是半昏迷状态,骚水汩汩地流出,
我看到王大牛那根大肉棍子在这轮快速的抽插过程中有几次,竟然从老婆的屄里
滑了出去,那根20多厘米的牛鞭热气腾腾,青筋暴露,黑红色的大龟头翻着肉
棱子,硬得跟铁条一样,上面全都是老婆的骚水白沫子,显得健壮威武无比。每
次他滑过了屄眼,也不用手扶,挪了挪腰,对准了地方就又猛捅进去。
  「日他娘了个屄……骚逼眼子水儿真多啊……俺全给你日出来!」
  「啊……啊……妈啊……我又要到了」
  「他娘了个屄……真过瘾啊……日他娘了个屄……真白啊……城里娘们就是
好……就是好嘞!日死你咋样……日死你好不……!」
  「……好!啊啊啊!」
  我老婆在高潮中又抖了起来,手脚乱动,脸红脖子粗的王大牛哪管这些,咬
紧牙关,脸上青筋直蹦。
  「日!跟小嘴儿似的……真会吸鸡巴……好屄……俺上辈子……积德啊……」
  话音未落,只见王大牛也不管我老婆还没有回过味儿来,巨石般的上半身一
沉,就把老婆的两条玉腿压到了她的胸前,这种姿势让老婆的屄整个露在他的面
前,真的是他想咋操就咋操。这家伙喘着粗气,双眼通红,也不管我老婆的死活,
就又在她身上使起牛劲儿来。
  我和妻子花一万多买的实木大床在王大牛浑身蛮力的作用下发出山响,我真
怕床塌了。
  「你……你怎么还不射啊?」
  王大牛狠干这我老婆的嫩逼,每次进入都用尽全身的力量,每块肌肉都绷得
紧紧的,我知道他已经被性欲控制,这头野兽要在我老婆身上获得最大的快感。
  「俺……俺媳妇都说俺是铁鸡巴……俺一定要让你再尿一次……」
  老婆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了,「我受不了了……」
  「日你娘……骚货……有啥受不了的……乐死你咧!你瞧这水……多的哩…
…」
  「我受不了啦……饶了我吧……让我死吧!」
  在大牛暴风骤雨般的猛干之下,老婆被快乐和痛苦包围,似乎快乐的代价是
痛苦,而痛苦的顶点就又是更大的快乐。
  王大牛不管不顾,像没听见老婆的叫床声似的,晃着他那壮硕的膀子,狠狠
把自己砸向老婆,房间里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大木栓子在胶皮管子里出入似的粘
腻的水声响成一片。
  我突然有种错觉,王大牛像是一块坚硬的磨盘,而我老婆就是泡好的肥嫩黄
豆,大牛碾压蹂躏着我的老婆,而老婆则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且还流出了香甜
的黄白色汁液……
  「骚娘们……俺让你死……俺日……日死你!」
  「受不了啦……快活……我死了……」
  「骚娘们……你喜欢俺大牛不!」
  「喜欢……我的亲汉子」
  「嘿嘿……嘿嘿……喜欢俺啥?」
  「喜欢你……鸡巴又热又大……」
  「还有……呢?」
  「喜欢……你……壮实……有股牛劲儿……」
  「还有呢?」
  大牛也被快感刺激的脸都变了形,我看他可能也要射精了,这场肉搏般的男
女大战就要终结了吗?
  「还有……男人味儿……热烘烘的……一到你旁边我就腿软了……」
  「嘿嘿……这味儿?」大牛抬起手臂,把黑毛丛生的胳肢窝露了出来,凑到
老婆脸前面。我记得大牛没有狐臭,不过今天他进行了这么多「重体力劳动」又
没有洗澡,肯定味道好不了。
  「是……汉子……爷们味儿……真好闻!」
  我怀疑老婆已经精神错乱了,还是大牛身上的雄性激素真的那么吸引女人?
  「城里浪娘们……喜欢不?」
  「喜欢……你全身上下我都喜欢……」这句话让王大牛像打了兴奋剂一样,
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撞击起我老婆的身体。
  「骚逼眼子……读那么多书……有啥用……还不是照样……被俺……压着日!」
  老婆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在快感中癫狂,双手胡乱地抓住了大牛的胸大肌,大
牛下午刚练过卧推,胸大肌红通通地充着血,山东大馍一样,老婆更有意无意地
刺激着大牛那两粒铜钱大小巧克力色乳头。
  大牛疯狂了。
  「日你妈的屄……过瘾死了……舒坦死了……」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喜欢俺的疙瘩肉不?」
  「喜欢……喜欢死了……」
  「王哥有不?」
  「他……瘦得跟干猴子似的……」
  「喜欢他喜欢我?」
  「喜欢你……壮身板……好身板……啊……」
  「骚娘们……俺让你再尿!」
  说是迟那时快,大牛突然一个猛扎,把那根大铁鸡巴全根没入我老婆的嫩穴
里,却不急着抽出来,屁股慢慢挺动,竟然在打圈子。我知道大牛的鸡巴能轻松
顶到我老婆的子宫,这时一定在用那个铁铸似的大龟头磨我老婆的屄芯子。
  他两只大手突然抓住老婆正抚摸他壮硕胸肌的手,紧紧地按在自己身上,兴
奋地哇呀呀大叫,做了一个健美运动员的动作,浑身肌肉凸鼓,汗油闪闪,如同
一座肌肉打造的黑色巨塔!
  毫无预兆却又毫不奇怪的,在肉体和视觉的双重刺激下,我老婆全身跟打摆
子似的,又一次高潮了,可是这次高潮却和前面几次完全不同,因为它伴随着老
婆的一声哭喊:
  「我憋不住了!」
  在电脑前的我目瞪口呆,眼看着我老婆小腹上出现了一行黄色的液体。
  她被王大牛操得尿床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