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都市 女警炼狱】后传(2)车中的轮奸

  唉,一切都乱套了,现在还惹上这人命官司,我到底该怎么办呢?自己真该
躲在这里吗?那晚到底那些人是?秦冰感到一阵心烦意乱关上宿舍门后走到床前
踢掉脚上的运动鞋躺在床上。
  这条牛仔裤真是太小了,运动鞋也不合脚,真是好想穿上自己的丝袜和长靴,
其实小严说帮我去买丝袜长靴时自己应该接受才对,就算不走出去在室内穿着也
能让自己放松下来。
  秦冰想到这里又摇了摇头,心理医生已经跟自己说了自己其实是因为童年时
受到的伤害造成过度的心理依赖而习惯于穿丝袜长靴来建立自信以至于如今无法
摆脱这种依赖,似乎穿其他服装就极度缺乏安全感一样。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振作起来,不能这么背动躲在大学宿舍里靠着小
严来保护自己,她经历那次劫难后身心受创绝不比自己轻,可她看起来比自己坚
强太多了。
  可是自己离开后怎么办呢?自己如今被通缉了,原本国安局系统中的同事全
都难以再寻求帮助了,天使——大伟他们两个也失踪已久,说实在的自己其实真
不想再面对这两个人,尤其是天使——。
  一想到天使那种充满诱惑力的双眼还有不规矩的双手,对自己肉体的调教和
折磨就让秦冰感到呼吸一阵急促,她的双腿开始并拢穿着牛仔裤的膝盖还有穿着
短丝袜的纤足开始大力磨擦着,一只右手已经不由自主的开始抚摸着自己T恤下
的丰乳,左手开始伸向裤裆那处鼓起的小丘——。
  不能这样,不能再这样了——,秦冰猛的坐起身狠狠抽了自己两记耳光,脸
感到火辣辣的痛,更感到的是无边的羞愧和耻辱,就是因为自己沉迷于淫欲才会
在厕所里自慰,结果被一帮小混混剥掉靴子足交。
  更可耻的是自己明明已经击倒了他们,却——却因为看到其中一人竖起的肉
棒竟淫迷心窍去主动和他做爱,在意乱情迷胡天胡地之时被对方暗算活捉然后被
——。
  悔恨,现在秦冰心中全都是悔恨,以往她一直是被歹徒擒下强奸轮奸甚至为
维护战友而被迫与对方发生性关系,可这一次是她实实在在主动和一个昏迷中的
混混做爱,甚至是她主动去强奸对方!
  天哪,我到底怎么了?秦冰痛苦的抱着头抽泣起来,她从来都不会在别人面
前哭泣,可是她现在是如此无助又痛苦多么希望有个人能倾听她的痛苦安慰她。
  此时手机突然一阵震动,秦冰抹了抹眼泪拿起手机发现是一个不知来历的视
频,她犹豫了一下打开了视频,而手机上出现的一幕幕图像让她羞愤莫名。
  只见视频中出现的赫然是她自己被按在地上正被迫含着一根男人的肉棒,而
她身后一个混混正用肉棒狠狠捅进她的后庭菊肛中肛交!
  「小骚货真是蛮能耐的嘛,让爷再爽一点,哈哈哈哈」视频中又传来一阵阵
嚣张的嘲笑声,让她宛若又回到那个耻辱的夜晚。
  ===============================================================================
  渐渐秦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只觉得后脑痛得厉害,我在哪里?头好痛,眼睛
像是被布遮住了,我的手脚——被绑住了,我——好像在一辆车子的沙发坐垫上
——。
  秦冰回忆起刚才在夜总会厕所的种种情形,她在厕所里忘情自慰时被几个小
流氓剥了靴子足交还被拍了视频,她想抢夺手机删除视频结果——她居然忍不住
和一个小流氓——。
  天哪,自己真是疯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还让他们抓住了,秦冰此时心中充
满了悔恨和懊丧,她感到腿间的潮湿和冷嗖嗖的感觉,她的内裤没穿短裤也只是
罩在大腿上,双手被绳子反绑在身后,只穿着一只长靴的右脚和穿着沾满精液的
丝袜左脚绑在一起。
  「老三,还要多久啊?我快憋不住了,就在这里干得了,天知道还要拐多久
才能进深山里面」一个粗旷的声音响起,同时一只大手在她的玉体上开始抚摸起
来。
  秦冰只感一阵恶心,自己好歹也算身经百战如果不是一时沉迷于肉欲岂会栽
在这种没品的小混混手中,她想运足内力崩断绳子,可惜在马桶上的疯狂自慰加
上和小混混的做爱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和内力,以往可以全力崩断的绳子如今就
宛若铁链般坚不可摧,何况以她现在身体的状态即使挣脱了绳子也无法敌过这几
个身强力壮的混混。
  如果一味反抗的话恐怕不但不能脱困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杀心,现在身处荒郊
野岭他们完全有条件将自己——轮奸后杀死再抛尸,哪怕最终这些家伙难逃法网
可是自己这条命就莫名其妙丢在这里了。
  我不能死也不想死更不能死在这里,秦冰心中充满了求生的欲望和对死亡的
恐惧,这是一年前她所没有的,是的,她还有太多的心愿没有完成呢,哪怕是昔
日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理想破灭了可是她还想着要救回被拐卖的姐妹们,还有他
——,自己真的还想再见他一面,即然自己当初可以忍受青龙会歹徒们的种种淫
辱那又为什么不可以忍受这几个混混的淫辱呢?
  想到这里秦冰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任由对方的咸猪手在她身上乱摸,慢慢
的一只手已经伸向她胯间,只是被并拢的双腿阻碍住了。
  「妈的,把这绳子松开吧太碍事了——」那混混嚷道,同时一双手开始解秦
冰脚踝处的绳子。
  这是个机会!如果能用穿靴子的右脚用连环腿法重踢他们,也许可以——。
  她刚想到这里只感双腿被另一双手牢牢按住了,另一个声音响起:「小心点,
这婊子脚上功夫好厉害的,你还想被她踢晕过去?我按住她的腿,你把她脚上的
靴子脱掉。」
  如果右脚的靴子也被脱掉的话那脚上功夫的杀伤力至少要减弱七成,何况自
己现在精疲力尽接下来岂不是要任他们鱼肉,如果他们把自己轮奸后就——。
  不,要冷静,以现在自己的体力反抗一样没有任何胜算,还是要忍辱负重,
秦冰想到自己在淫窟中尊严尽失为了活下去完成任务甚至用舌头舔歹徒们的鞋喝
他们的尿吞他们的男精,这些事情都能承受现在有什么不可以?
  想到这里秦冰心中暗叹了口气放松自己双腿的肌肉,只感脚踝的绳索被解开,
一只大手正抚摸着她穿着长靴的右脚。
  黄毛这足控靴控已经剥过秦冰一只靴子还在她丝袜玉足的丝袜里射了精又岂
能放过另一只?刚才在厕所里太过紧张现在可要好好花点时间品味一下。
  嘿嘿,真是像做梦一样,这样武艺高强的美女婊子居然还主动跟自己做爱让
他出其不意压倒一头撞在马桶上当场晕倒,如今和几个兄弟把她架起装成带走喝
醉酒的同伴坐着刚偷来不久的面包车进山,这样刺激的事情真是让他感到裤裆中
发软的老二又开始硬起来。
  这靴子还是双名牌啊,可惜刚才走的太匆忙没把另一只靴子带上,否则如果
拿到黑市至少能挣几百块,黄毛有些惋惜的揉了揉皮靴的靴尖,只感皮靴表面光
滑在车灯朦胧的光线下反射着诱人的光芒,这靴子真漂亮,不过靴中的脚更可爱。
  黄毛不再浪费时间直接抓住过膝长靴膝处的拉链一拉,「嗖」一声长靴的拉
链被拉至脚踝处,大手在靴跟上一托靴子已经离足而去,一股带着热气的异香和
皮子味在狭小的面包车内散开来。
  「好香啊——」黄毛抓着秦冰的靴筒狠狠嗅了几口赞美道,不过他真正迫不
及待想要品尝的是那只纤巧可爱的丝袜玉足,一甩手把靴子抛给另一个混混伸手
将秦冰右脚丝袜脚捞起细细欣赏着。
  粗糙的大手将自己柔软纤美的玉足把控,秦冰再次感到异常的羞耻但是内心
却又再次隐隐渴望起来。
  透过丝袜黄毛可以清晰看清手中玉足完美的足形纤美的足踝,五根足趾欣长
且充满了力量感,他像头了魔般将玉足贴在脸上享受着那柔滑的丝袜和玉足在脸
颊上刮动的感觉,用他的长舌大力舔动着足底。
  秦冰的玉体开始燥动起来,黄毛脸上的短须让她的足底感到麻痒难当,她的
呼吸开始急促,足趾开始并拢肌肉开始抽紧。
  黄毛将秦冰的玉足慢慢放入口中用黄板牙轻轻啃动着她的足趾,那感觉好像
含着五根玉笋一般,而另一个混混则伸手在秦冰大开的腿裆间抠动起来。
  「嗯——嗯——呼——嗯——」秦冰忍不住开始喘息起来,其实经历了长时
间的自慰和做爱后她之前体内的性欲已经渲泻一空,现在虽然受到了撩拨但是身
体并没产生太多欲望,但是这随着对方侵犯的进一步加强玉体又开始燃起欲望之
焰。
  邪恶的手指在她充满淫水男精的阴道中抠挖着,玉足在黄毛的臭口中被唾液
包裹着,秦冰的玉体开始扭动起来,她的后脑开始大力在坐垫上蹭动着,脑中浮
现的竟是一根根朝她勃起的肉棒。
  黄毛感到口中那带着咸味的玉足足趾开始搓动抗拒起来,他冷笑一声把它从
口中拔出然后抓住丝袜尖大力一撕,顿时露出雪白的玉足五趾和前半截脚掌,他
一脸狰狞的一口狠狠咬住那洁白无暇的玉足大足趾。
  「啊——不要——」秦冰足趾受此折磨痛得玉体大力一弹但随即被几双大手
牢牢按住动弹不得。
  「嘿嘿,我早就知道你醒了,刚才不是挺狠的,怎么转眼又想要我的老二了?
臭婊子还懂功夫啊?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黄毛舔了舔秦冰沾血的足趾缩成一团
的足趾阴笑道,同时解开裹在秦冰眼睛上的黑布。
  秦冰睁开双眼,眼前黄毛正一脸器张的握着她已经已经被撕后开丝袜的玉足,
玉足在足趾上隐隐带血,而另一个混混正解开裤裆拉链准备对她另一只丝袜玉足
实施足奸。
  「我,我就是个防身术教练罢工,刚才我得罪了你们,你们就随便弄我好了,
我钱包里有些钱还有一张农行卡,里面有十几万你们都拿去好了,你们放了我我
就把密码告诉你们」秦冰努力装出一副恐惧的样子,现在她是绝对不能逞英雄的。
  「唉呀,是防身术教练啊?兼职当婊子吧?自己发骚我们想帮帮你,本来打
上几炮也罢你还非把我们打晕然后强奸我,他妈的你敢强奸我啊?」黄毛一脸怒
容一巴掌狠狠抽在秦冰脸上。
  秦冰只感脸上火辣辣的痛,她乘机一挤眼睛眼泪夺眶而出一副可怜相道:
「大哥,我对不起你们,你们随便搞我好了,只求你们放过我吧。」
  「死婊子,刚才不是非常狠的吗?怎么现在怂了?十几万哪够?起码一千万」
黄毛狮子大开口道。
  「我——,我哪来这么多钱啊?我——我卖了房子顶多也就三百多万啊,大
哥我求求你饶了我吧」秦冰一把鼻涕一把泪却是努力勾起对方的贪欲,只要对方
图财不急着杀她那就总有脱身的机会。
  「三百万?行啊,那就先收三百万,但是还有七百万就分期付款吧,哥们咱
们好好侍候她吧,看她这么欲求不满大概家里男人无法满足她吧?哈哈哈——给
我张开嘴含着它,要是你敢咬它我就把你的臭逼挖出来」黄毛狞笑着拔出自己再
次挺起的肉棒朝秦冰的脸上凑来。
  又要来了,秦冰心中暗叹一声,自己还以为一辈子不会再去含这肮脏男人的
性器,可是终究还是逃不掉,可悲的是这样的局面还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她没有什么犹豫很顺从的张开樱桃小口含住黄毛粗壮恶臭的肉棒,丁香小舌
在龟头上打着转转,贝齿则宛若按摩般刮动着肉棒棒身。
  「喔,真爽,好爽,口技不错嘛,就知道你是职业级的,哦——爽——,阿
四,你就从后面侍候她吧」黄毛只感自己的肉棒像被一只小手握住一样,一阵销
魂蚀骨的快感包围着他,他忘形的抓住秦冰的后脑将肉棒大力在她口中抽送着。
  而那个绰号老四的混混也得意洋洋的从后面抱住秦冰的腰一推她,而黄毛则
推后一些让秦冰头朝前脚朝后,老四分开她的盛臀将肉棒对准了后面,另两个混
混则一人捏住她一只玉足一个狂舔一个足交,还有一个则拿手机拍摄着这淫秽的
一幕。
  秦冰等待着对方肉棒进入阴道那一刻的耻辱,然后后肛却感到有异物要突入。
  「哦,等一下,不要搞那里,我——我那里脏的——」秦冰惊慌中竟把黄毛
的肉棒用香舌顶出大声抗议道,被肛奸的痛苦她最清楚不过实在不想再尝试了。
  「你他妈的臭婊子谁让你吐出来的?给我吞进去,你要是敢咬破爷一点皮看
我怎么收拾你」黄毛大怒又狠抽秦冰几记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然后又捏住她已
经肿起的腮帮把肉棒再次插入。
  「老子才不怕脏呢,就算你刚大过便便老子也照插,我呸呸呸——」老四在
中指上吐了几口唾沫然后狠狠捅入秦冰的后肛屁眼中。
  「嗯嗯——」秦冰双眼一眯浑身一颤,感到那根中指在自己后肛中翻搅抽插
着,她想要抗拒可又哪里做得到?
  老四用中指抽插一阵感到对方肛门已松润滑效果也达到了,他拔出中指见指
上已经泛黄不禁大笑着放在鼻下闻了闻道:「还真他妈的臭啊,好像带着点韭菜
味道,你昨天吃韭菜了吗?」
  说着他竟将沾着秦冰屎味的手指放到她的鼻下,闻到对方指尖上自己肛内残
存的屎臭味简直让秦冰羞愤欲绝,她努力想要躲开可是却又知道一切都是图劳的,
唯有闭上双眼默默承受着。
  老四见秦冰一副任由他们摆布的架势也没再逗她的兴致了,当下将胯间如铁
棒般的肉棒对准秦冰的后肛口狠狠一插。
  「喔喔——」秦冰她瞪圆了双眼牙齿差点合上,好在她还记得黄毛的肉棒在
她口中,要是这一口咬下去那可是杀身之祸。
  「哦,不是很紧啊,老大,这婊子的屁眼以前就被人干过了,哈哈,真他妈
的爽啊」老四狂笑着慢慢插入,粗大的肉棒在秦冰已经润滑的后肛中大力进出着。
  「嗯嗯——嗯——」秦冰额上的青筋都要爆了出来,虽然在淫窟中也多次被
肛奸但是不代表这种痛楚和耻辱就能习惯,后肛撕裂般的剧痛有种让她想要快点
昏过去的感觉。
  忍住,一定要忍住,再屈辱我也要活下去,秦冰再次坚定心中求生的信念卖
力的用口舌取悦着黄毛的肉棒。
  「爽,真爽,真他妈的紧,哦——」老四兴奋的一边用肉棒抽插一边用手掌
抽打着秦冰的雪臀,另一边黄毛则发出变态般的笑声在她的口中抽插着。
  秦冰感到自己的后肛快要撕裂般疼痛,可是她除了苦忍另无他计,感到喉间
一热,黄毛已经在她的喉中射了精,炙热肮脏的精液顺着她的食道入腹,她想要
呕吐可又不敢只能勉强全部咽下。
  「哈哈哈,要射了——」另一头老四也感到自己的肉棒快要爆炸般猛的疯狂
连挺十几下,将大股的精液直射入秦冰的直肠中。
  肛奸和口交刚结束,新一轮强奸又开始了,一根根肉棒轮番进入她的口中肛
中喉中还在她一双曾踢倒无数歹徒的玉足上足交射精,一双双粗糙的大手将她的
腿上的丝袜扯裂,将她上身的T恤撕开,那对雪白硕大的乳房在他们的手中扭成
各种形态。
  一张张嘴将乳房亦含在其中咀嚼着好像要吸出奶汗一般,她感到奶尖疼痛像
是要被咬断一样,但口中却发出一阵阵呻吟。
  她的神志混乱开始分不清痛苦和欢乐,好像倒挺享受这一切但又觉得耻辱异
常。
  终于秦冰完全软瘫在车座上口角淌出一行唾液,脸上身上仍残留着不少肉棒
喷射的精液,两条玉腿上的黑丝袜已经被撕的只剩几条仍包裹着它们,只能无力
的张开,一条腿搭在坐垫上另一条则垂在车底板上,腿间的白浊液体已经淌满了
座垫正一滴滴落下,一头乌黑长发已经满是凌落,皮夹还穿在身上可是上身的T
恤早被撕烂露出一对满是青紫乳尖充血的硕大雪乳。
  终于结束了,他们也该尽性了,至少他们应该不会杀我了,接下来他们应该
是想办法从我身上榨取金钱,只要稳住他们,然后恢复体力找机会脱身,秦冰虽
然感到昏昏沉沉几近昏迷但脑中仍在构思着脱身的计划。
  但是眼前掉下了一张照片,那赫然是她在军校毕业时和一众女兵们的合照!
  完了,秦冰心中一凉,她竟忘了钱包中有这张军校毕业照,这张照片足以说
明她有不一般的军方背景。
  「难怪你这婊子身手这么厉害,原来是军队里的人啊?我们干了你你当然不
会善罢干休,你既然是有后台的人那我们可就不能留你这活口了,没钱总比没命
强,嘿嘿——」黄毛似乎有点可惜的看了秦冰一眼。
  「不——不是的,我——我以前当——过兵,后来——退役转业——当了防
身术教练——求求你们,求你们别杀我——,我有钱的——」秦冰一脸无辜的样
子辩解道。
  「可能是真的,不过也可能是假的,我这个人不太愿意冒险,所以——你去
死吧」黄毛此时眼中凶光毕露猛的扑上来用膝盖顶住秦冰的双腿然后双手狠狠掐
住她细嫩的脖子。
  「不——求——哦哦——」秦冰想要求饶可是感到颈间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
气,她想要奋起余勇踢开对方,可惜已经酥软的双腿被对方的膝盖压得紧紧的,
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更是无法挣脱,而其余几个混混显然忌惮她之前在厕所中展露
的出神入化的武功一起扑上来按住她的脚和肩膀确定她再无逃脱的可能。
  不,我怎么能死在这里?以这样耻辱的方式死去,我就算死也应该轰轰烈烈
的死去,我为什么不当初死在青龙山地道口?甚至最后在这些凶手眼中她还是个
贪生怕死的淫妇!早知如此还不如刚才拼命一搏,秦冰现在心中悔恨难当,可是
却已经回天乏力了。
  渐渐眼前黄毛的狰狞面孔越来越模糊,秦冰感到自己眼前越来越黑,身子像
是坠入一个无尽的深渊中,昔日的人生像是一幅幅画般在她脑中闪过,那些她关
心的亲人朋友也一一在她眼前闪过,我还有太多心愿未了啊!谁能救救我——,
终于她完全失去了意识——。
  然而当秦冰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竟身在蔡忆莲小区门口的草丛中,身子依
旧发软但总算已经有力气站起来,她用双手捂着半裸的身子奔到忆莲家门口按动
电铃——。
  =================================================================================
  忆莲在小区中一圈圈奔跑着感到有些气喘吁吁出汗了,此时她也注意到身后
跟着的那辆黑色轿车,她一禁心中一惊,此时轿车突然加速开到她身边吓得她向
旁边一闪。
  此时轿车停下车窗降下,从里面露出的一张五十岁左右的肥脸,赫然竟是田
洪!
  「小蔡啊,我没吓着你吧,你早上起来跑步还挺注意锻练的,难怪身材这么
好啊」田洪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
  「你——你吓我一跳,我——我上次找你办的事你办成了吗?」忆莲吸了一
口气道。
  「当然办成了,我答应你的事怎么会食言呢?你上车吧,看看这是什么?」
田洪笑咪咪的从车窗中晃了晃手中的东西,那是三个塑料袋,当中放着的是一只
黑色的过膝长靴还有一条皱巴巴的内裤和一件撕坏的胸罩!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