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场上的奴姬11

  ” 哦,对不起阿鲁,要不是我……要不是因为我的话……” 琳蒂斯一把搂住
眼前的男子,此刻她已经语不成声,” 如果不是因为要帮我,你也就不会……”
  这是一个最糟糕的现实,公主已经不想去瞭解阿鲁的暗中活动为什麽会被发
现了,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抱住这个即将赴死的男
子,拼命表达自已的忏悔。劳伯斯无心之下的恶戏,此刻却成就了两人最后的晚
宴。
  ” 说什麽呢,这些全部都是我自愿的,从决定帮助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做好
了赴死的觉悟。”
  ” 可是……可是……”
  ” 可是什麽呢,公主。” 阿鲁微笑着抹去女孩脸上的泪珠,” 你不要将这件
事放在心上,每个人终有一死,不是吗?这是我自已选择的结果,其实我们应该
祝贺一下的,劳伯斯算准了第一步,却没有算准你的第二步,无论要付出多少代
价,你的计画仍然是成功的。”
  ” 但是人一死,就什麽意义也没有了啊。” 琳蒂斯哭叫道。
  ” 傻瓜,假如没有遇到你的话,我大概就会和其他人一样碌碌无为,终日在
酒精中麻醉自已然后一块烂肉一样腐败发臭而死吧。我,还有其他协助你的人,
之所以会这麽做并不仅仅是为了你,同时也是为了我们自已,这样你安心了吧。

  ” 恩。” 或许只是宽慰之语,但女孩还是点了点头,” 你真好。”
  阿鲁怜惜地抚摸着公主的秀髮,她虽然坚强,而且聪明,但仍然还是个女孩,
一个渴望别人关爱的女孩。’ 幸好这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很奇怪的,男子好像
感觉不到死亡就在自已身边。
  ” 现在我们的人已经潜进了塞拉曼的下水道,在日落之后就会展开行动。巨
大的砖彻下水道连接着塞拉曼河,用来排出城里的废水。对某些奴隶而言,这也
许是进出城市的唯一通道,而奴隶主不会知道。而且那里的污水从不低于腰部,
很多时候甚至可能高于头顶。那下面有一些东西,我敢说世界上最大的老鼠就藏
在里面。” 阿鲁扮了个鬼脸,想让女孩笑起来,” 噁心极了,如果有人鑽出来,
只怕塞拉曼城内所有的奴隶商人都会闻臭而至。”
  ” 但是诸神站在我们这一边,塞拉曼已经几个月没有下雨了。” 琳蒂斯明白
对方的心意,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 放心吧,没有人会想到你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用这种方法起义. 他们会救
出伊利娅公主,然后等到公主回国之后……一切就会好起来的,到时候你就自由
了,你们国家也会得到复兴.”
  ” 但是你却死了……”
  ” 我只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你是阿塞蕾亚高贵的蓝宝石公主,
你的脚步不应该在我这里停步。能帮助到你这样的人儿,我想我的人生已经满足
了。” 阿鲁笑了笑,” 我能不能提出最后一个要求,能让我抱抱你吗?”
  ” 恩,谢谢你,阿鲁,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 女孩哭着扑进了青年的怀
抱里.
  几天前,一切就如琳蒂斯计画中的那样,几个自由民在黑暗掩护之下沿河点
燃码头上的船隻——当然了,这只是一个幌子,趁着火船吸引了城牆上守军的注
意力,一群由中年骑士利德所带领的疯狂的自愿者游到下水道的排泄口之后扯开
一道已经腐烂发鏽的铁栅栏。然后这群共计三十名勇敢的傻瓜就这样从褐色的污
水里偷偷潜入,下水道前进. 这群自由人都曾经做过奴隶,瞭解下水道的构架,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充满着勇气——以及对同伴的关心和对奴隶主的痛恨。
  在下水道里他们碰上了硕大的老鼠和蜥蜴,而且几度转错了方面,终于找到
了通向地面的入口。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即展开行动,而是凭着黑麵包在那能把人
活活臭死的下水道里呆了三天,直到摸通了所有的出口为止。成功不仅需要勇气,
也需要智慧。半个月前的风波虽然过去了,但略有头脑的奴隶主都会警惕随时都
可能再次动发的反乱,因为马上为数二万的佣兵铁骑就会离开塞拉曼,奔赴到战
场的第一线去,那时候城镇的守备力量势毕大幅度减弱,可是说正是奴隶反乱的
最好时机.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这麽设想的时候,琳蒂斯却选择现在,佣兵部队还
在城里的时候进行起义——当然更确切地说是逃亡,公主很明白大规模的起义根
本不现实。
  ” 好了琳蒂斯,你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了,看看还有多少人吧。” 拉米娅嘲
笑着。奴隶主劳伯斯的私人奴场上,聚集着许许多多的富商毫绅,他们此刻都饶
有兴致的围坐在看台上,欣赏着阿塞蕾亚蓝宝石公主的可怜模样。
  琳蒂斯现在简直是悲惨极了,公主此刻正像狗一样趴在地下,然后一个黑色
的皮带紧紧地将她的上臂和身体捆在一起,使她双臂紧紧帖在后背上面,然后用
又沉重的镣铐将女孩的双脚锁在一起,最后还有一个象徵奴隶身份的劲圈也被套
在了她的脖子上。
  女孩此时正无奈地张开她的小嘴不断吮吸着前向男子的肉棒,取悦着他。男
子坚硬硕大的肉棒几乎填满了她整个口腔,生殖器上所带有的异味同时让她感到
一阵阵的反胃。儘管如此,琳蒂斯仍然只能流着屈辱的眼泪拼命用尽各种技巧讨
好这根肉棒,因为如果自已无法儘快让这个男人射精的话,结果恐怕无法想像。
  她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奴隶们的逃亡行动恐怕正在顺利地进行着,但
为什麽感觉却离自已如此之远呢?
  ” 咳,咳。” 随着口中巨物抽走的那一刻,琳蒂斯立刻趴在地上不住地咳嗽
呕吐,粘稠的唾液溷杂着大量的精液从她口中流出。然后或许几有片刻的时间,
又一个巨大的人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女孩无助地抬起头,矗立在她面前的是一
根生长在浓黑密毛中的巨物,坚硬肿涨地散发出一种淫邪的气氛。
  ” 呜!!!!!” 伴随着公主低沉的闷哼声,男子的巨棒就好像一根强壮的
攻城锤一样撞开了女孩微闭的双唇,直突其中。儘管已经溷有了太多的精液,但
突入后的那一刻肉棒仍然能感觉到那种被温暖湿润的嘴唇包围着美妙感觉,然后
很快继续突进的肉棒就接触到了试图阻止它的舌根,那种软棉柔滑的触感让男子
的巨根一阵酥麻。
  ” 妈的,这婊子太棒了!” 男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然后他伸手握住公主
的头部,勐然腰部用力向前一顶,跨下巨物蛮横地冲突了舌头脆弱的防线,在唾
液的润滑下有如一条巨蛇一般在公主窄小的喉管扭动推进,直至喉咙深处。
  ” 呜,呜!呜!!!!” 可怜的公主发出一阵含煳不明的呻吟,只见男子巨
大的肉棒已经堵满了琳蒂斯诱人的小嘴,连两腮都变得圆鼓鼓的。
  ” 哈!!!!!!!” 男子又发出了一声雄叫,他用力抓住琳蒂斯的后脑发
起了再一次的冲锋. 公主顿时两眼一黑,她恐惧地感觉到男子的肉棒此刻已经抵
达到了喉咙的弯口处,巨大的呕吐感让她一阵晕炫,这种深喉式的口交让她感觉
自已的喉咙快要被撕裂了一样。
  然而男子似乎没有急着抽出那巨大肉棒的样子,他得意地看着眼前深锁双眉
的公主,品味着女孩痛苦挣扎的模样,享受着高贵的蓝宝石公主温暖柔嫩的香唇,
一松一缓挤压他巨大龟头的快感。
  无时无刻不在吞吐着男人的肉棒,琳蒂斯口中的唾液和精液越积越多,充斥
着她的口腔,加之挤在嘴里的巨物,公主感到自已快要窒息了。随着马上又开始
的抽插活动,女孩口中含着的溷合液体终于承受不住从她秀美的嘴角溢出,于空
中凝固成一道道银亮的淫丝流淌到地上,逐渐彙聚成了一个小水滩,如此的模样
让女孩更增添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 太他妈的爽了!!” 看着女孩那伴随着痛苦和羞耻的表情,男子彷佛更增
添了一份力量,他从来没有过这麽好的发挥,跨下女孩那舒软香舌紧紧包着自已
的龟头,让他有一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他看着跨下的公主,感受着自已肉棒一次
又一次冲开公主紧闭着口腔的快感,每一次突击都会推动着一股液体涌进她的喉
咙,公主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她被迫主动仰起头为了让肉棒能够更顺利的突入,
承受着一次又一次更深层次的冲击。
  肉棒变得越来越大了,公主害怕地想着。它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每一次突
进可能都会伴随着最终的爆裂,但它竟然还在继续,还在深入!男子跨下浓黑的
密毛散发出阵阵臭味,让她一阵噁心,而且她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跨下那两个圆圆
的肉球正在随着一次次的冲击不断拍打着自已的下鄂。
  终于,男子发出了最后的雄叫,一股剧烈的浓精就如破洪之堤一样从男子的
肉棒之中倾泄而去,一股脑地全部涌进了公主的口中,而且迟迟末见停止。男子
强壮的巨根,口中尚存的大量液体,加之这喷涌而出的精液,公主那可怜的小嘴
根本容纳不了这麽多的东西,只见她瞳孔开始放大,嘴巴越来越鼓,终于’ 扑’
地一声,大量的精液溷夹着唾液从琳蒂斯的嘴巴里逆倾而出,一下子全喷在了地
上。
  ” 唔,唔,唔。” 全场一阵哄笑声,然而琳蒂斯早已顾不得这些了。终于得
以喘气的公主总算缓了过来,正当她以为自已熬过一劫的时候,男子的肉棒突然
间又加速冲刺了起来。
  人群又一次沸腾了。
  琳蒂斯一阵悲鸣,她紧张地看着眼前再一次运作的肉棒,心中充满了恐惧,
她害怕自已承受不住再一次同样的冲击。所幸男子也到了强弩之末,伴随着抽插
和断断续续的几次射精之后,男子突然一把推开了琳蒂斯的头部,把肉棒中最后
的一点液精全部射在了女孩俏丽的脸庞之上。
  ” 快,全部吞下去!” 劳伯斯看着脸上佈满了白色的精液,口中还在不断咳
嗽的女孩,残忍地下了命令。
  ” 唔,唔。” 此刻琳蒂斯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和意坚,儘管口腔已经
因为长时间的吞精和缺水变得乾涸难受,但她还闭起眼浑身颤抖着咕咚咕咚地吞
下了嘴里全部的液体.
  ” 等一等,还有地下你吐出来的呢,难道就这麽浪费了吗?” 拉米娅突然在
一旁说话了
  琳蒂斯哀求似地看了拉米娅一看,然后她听到的则是周围戏虐似的赞同声,
女孩无助地歎了口气,一边抽泣一边乖乖地爬到那个由精液溷积而成的小水滩边
上,像母狗一样一点点舔着这些肮髒的白色液体,屈辱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滴在了
水滩上面。
  ………………
  ’ 啪,啪’ 两下鞭响伴随着女孩短促的尖叫声响起。
  ” 看什麽看呢?继续吸啊。” 已经多少人了,琳蒂斯自已也不知道,只知道
劳伯斯又继续抽了两鞭子下去,一条又一条鲜红的印子出现在公主丰满的臀部上
面。看着公主一边哭喊一边晃动着肥大的臀部来回躲避的窘迫表情对他来说是一
种极大的满足。公主的项上锁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端连着一根铁柱。铁链其
实并不非常短为了可以让公主有一定的空间进行躲避,但却又没有足够的长度可
以让琳蒂斯站起身来,于是公主只能在皮鞭的攻击下,不断地四处爬行来躲避劳
伯斯的攻击。望着公主挂满泪水的脸庞,奴隶主从中获得了极大的嗜虐感。
  公主已经记不清自已已经吸过多少个男人了,只知道在这样疲劳和痛苦的夹
击下,自已光着身体不知羞耻地吮吸着一根又一根的肉棒,然后在周围所有人的
嘲笑声中吞下他们的精液。最于轮到最后一个男人了,男人粗大的肉棒射出浓厚
的精液冲击着琳蒂斯的小嘴,儘管被呛得发窘,公主依然不敢漏出丝毫液体. 然
后她照一直以来的吩咐,将腥臭的精液吞入口中时. 哄笑声再一次传了过来。
  ” 哈哈,蓝宝石公主真是有当婊子的资格了,她一共吮吸了多少根肉棒了。

  ” 谁知道,那麽多男人在她面前享受过了,看她嘴角淌下的精液。我们下一
次撒泡尿进去看看如何?”
  ” 好了好了,我保证以后大家一定有机会。” 劳伯斯此时走上前挥了挥手,
” 接下来还有正事要办呢。” 说罢他挥了挥手,人群突然散开,几个奴工扛着一
个木架出现在公主的面前。
  ” 阿……鲁?” 琳蒂斯忍不住尖叫起来,她万万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
样,不祥的预感已经显现在她的心头.
  ” 各位,这位被绑在木架上的男人名字叫阿鲁,他本来是我劳伯斯奴场下的
一位监工。如果他就这麽胸无异心,坚守责任的话或许我会赏给他相当数量的财
富以讚扬他的功绩。然而现在,这个愚蠢的男人竟然企图帮助这里的奴隶进行起
义,这是对整个塞拉曼的一种背叛!现在是他受到惩罚的时候了,他将被处死,
但会被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处死!我们会让他所爱戴的女人——阿塞蕾亚的蓝宝石
公主用公主的小嘴去结束他那该死的生命。”
  劳伯斯的发言受到了所有人讚扬,他们热切期盼着接下来的好戏。而这次的
男主角阿鲁显然已经经受对拷打,显得奄奄一息,至于琳蒂斯公主则石化一样趴
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 不,不要这样,这太惨忍了,我做不到。” 公主不断地摇着头,死命向后
缩去。
  ” 说什麽呢,你知道抗拒我们的后果。” 拉米娅在奴隶主身旁冷笑。
  ” 但……” 琳蒂斯抬起头看着被梆在木架上的男子,感觉到他正在对自已点
头,’ 他希望由我来结束他的生命’ 公主读出了他的想法。接着她看了看渐渐昏
暗的天际,奴隶逃亡行动恐怕正在顺利地进行着,好不容易吸引住了这麽多的注
意力,自已又怎麽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做傻事呢?
  ’ 但那是阿鲁啊!那个甘愿付出生命,几个月来一直温柔的陪伴在自已身旁,
支持自已的男人啊!你又怎麽能做出这麽惨忍的事情?’ 另一个声音对自已吼道。
  正当公主在痛苦和矛盾中徘徊不定的时候,皮鞭抽打在了她的背上。
  ” 你没有机会去浪费时间,婊子公主。” 拉米娅走上前在公主的屁股上踢了
一脚之后,拉着她颈上的铁索往前面拖去。
  ” 不……” 虽然她死命留在原地,但终究还是敌不过拉米娅,很快就被强行
拉到了阿鲁的面前。
  ” 公主……来吧,不用自责……我很高兴……真的……” 儘管男子的语气断
断续续,但他仍然坚持着露出了温柔的微笑,他很明白如果自已赴死前的表情越
痛苦,那麽善良的女孩就会越自责。
  琳蒂斯发现阿鲁的肉棒夸张地坚挺着,与他濒死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绝对不正常,但不明白他们让她做这件事的意义,绝对有什麽阴谋在里面。
  ” 我们已经给他食用了一种特殊的毒药,一般人们叫它’ 梦魔的宠倖’ ,当
他达到性亢奋的临界点,也就是射精之时毒素就会渗入他的内脏,让他立即毒发
而亡。而你现在要做的,就只是含着他的肉棒,直至射精为止。这样你的任务就
完成了。” 拉米娅残忍地解说道。
  ” 不,这太可怕了,我做不到。” 琳蒂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拼命地摇头
. 要用这样的方法结果阿鲁的性命,她简直想都不敢想。
  ” 公主……” 突然间男子虚弱的声音传来,她发现男子正在朝自已点头,”
来吧……我反正已经活不久了……由你来结果我的话,我很高兴……”
  ” 但是……但是……” 泪水不自觉得流淌在女孩的脸上。
  ” 但是什麽?快上啊!” 拉米娅不耐烦地又踢了她一脚,琳蒂斯被踢得一个
踉跄。她趴在地下,看着眼前气若游丝的男子,短短几个月来与他相处的日子浮
现在女孩的脸前,彷佛历历在目。终于,公主咬着牙点了点头,一步一步在爬到
男子的跨下,慢慢地将嘴对准阿鲁的肉棒,然后含了下去。男子的肉棒十分地冷,
完全没有生气。
  琳蒂斯流着泪慢慢地,温柔地吮吸着男子的肉棒。她用手轻轻地套弄,用舌
尖一点一点舔吸,用尽全身解术侍奉着阿鲁最后的生命。时间变得缓慢,彷佛天
地之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那样,男子微笑着,在女孩温情的口技之下终于慢慢有
了反应,肉棒开始膨胀,然后一股浓厚的精液射了出来,射在了女孩的嘴里.
  ” 谢谢你……公主……” 阿鲁虚弱地看着公主的眼睛,” 知道吗……你是我
见过最棒的公主……请一定要相信你……自已……”
  说罢,阿鲁垂下头,两眼永远失去了光彩,只留下女孩的悲鸣久久回荡在广
场上……
  塞拉曼城郊外的一座山丘上,有一个小小的树林,几个身披旅行斗篷的骑士
此刻正蹊生于此,在树林的掩蔽下远远地观察着城内的形势。
  ” 王子殿下。” 那个来自塞拉曼的年青男子走到雷恩身旁,” 如果您有兴趣
的话,能不能告诉我那个令您朝思暮想的琳蒂斯公主是个什麽样的人儿?”
  ” 为什麽要说起这个?” 王子不太明白。
  ” 仅仅是好奇而已,在下很想知道究竟那位公主有着什麽样的魅力能够吸引
您,能够让您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甘愿冒险来营救她。比如说……琳蒂斯公主
真有传闻中那麽美丽动人?”
  ” 美丽动人?” 雷恩哼了一声,” 当然她的确美貌,然而这只是她吸引我的
一小部分理由而已。传闻还说了点什麽?”
  ” 在下只是塞拉曼人,自然不可能洞悉全部的真实。” 男子行了个礼,” 传
闻中琳蒂斯公主从出生一刻起就受到了天上诸神的祝福,她是诸神的宠儿,爱与
美的代言人。据说她的皮肤有如白玉般光泽,金色的秀髮有如瀑布般柔顺,她的
脸是上帝的杰作,她微笑的时候连鲜花都会为之动容,而她的眼睛就像阿塞蕾亚
的蓝宝石湖水一般美丽清澈。”
  ” 谣言,全都是谣言,看看这都扯成什麽样了?” 雷恩吐了吐口水,” 告诉
你,琳蒂斯是只白天鹅没错,不过她的鼻子有点小,笑的时候会先邹起来,脸上
经常佈满了泥巴和尘土,头髮也从来是湿漉漉乱蓬蓬的,吹弹可破的肌肤更不可
能了,她是练过剑的。只有眼睛这点倒说的没错.”
  ” 殿下?” 男子不解地望着他。
  ” 没事,继续说下去。”
  ” 大地母神赋予了她爱与美,天空的父亲则赐给她公正和智慧。她是个天生
的偶象,所有贵妇人的典范,道德的楷模。传说她是个真正淑女,从来不会动怒,
她的眼神中总是带着温柔和怜悯,无欲无求,只是以最仁慈的心态对待所有的人。

  ” 够了,够了!” 雷恩粗暴地打断他,” 又要淑女般矜持又要圣者般公正,
同时还要无私无欲。瞧瞧这还是人吗?就因为有那麽多无聊的人信奉这个琳蒂斯
才会这麽痛苦,活着不为自已而活,总是被迫扮演着别人需要的角色,这还有什
麽意思!”
  ” 真相难道不是这样?”
  ” 当然不是!哦,我为什麽对你提这个……” 雷恩摇头歎了口气,” 这本是
我和卡米尔才知道的秘密才对。”
  ” 塞拉曼……好像发生了什麽事情。” 突然间一个骑士指了指城内升起的高
耸云烟。
  ” 看起来像是什麽人在城内放起了火?” 王子抬起头看了看,作出如此判断。
  ” 或许会是奴隶们的叛乱?” 雷恩看着那个来自塞拉曼的青年男子,” 不然
没有理由升起这麽大的火。” 一想到琳蒂斯就被囚监在这座城里,王子就变得焦
虑不安。
  ” 呃……” 男子并没有反驳,他紧紧盯着眼前的塞拉曼城,一言不发.
  ” 王子,请您冷静一点,无论如何先等斥候回来再说吧。” 侍从骑士一把拦
住了正欲冲下山的王子,如此提议道。
  ” 真是可恶!” 对方说得没错,雷恩紧咬着牙关发洩似地抽打了一下马鞭,
” 眼看着就要见到她了,塞拉曼就在我的面前!可竟然在这种时候发生这种事…
…”
  ” 殿下。” 塞拉曼的年青人突然想到了什麽,他一个侧步拦在王子面前,”
在下瞭解塞拉曼城,到时候或许能帮上你们什麽. 但在此之前我有一个疑问,想
问清楚。”
  ” 什麽事情。”
  ” 伊利娅公主……” 男子抬起头,笑容中带有深意,” 如果您真的能够救出
琳蒂斯公主,那麽您和伊利娅公主的婚约准备怎麽办?”
  ” 我……” 雷恩呆呆地愣在现场,爱情和责任……一边是曾经的最爱,此刻
却变得无法触及的亡国之女,另一边则是同盟国当今最有权贵的公主,深深爱恋
自已的女孩。情理上的天秤无须质疑,然而他还是不愿意……
  ” 王子,有一群人突然出现,他们声称自已是从塞拉曼逃出来的奴隶.”远方
的林间突然发生了一阵骚动,激烈的争吵声响起,一个放哨的青年骑士匆匆跑了
过来。
  ” 奴隶起义?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王子下意识地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做出
了警戒的姿势。
  ” 王子,雷恩王子!是我,伊利娅啊” 一个娇小的女孩从森林那边向他飞奔
过来,” 见到你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又能到你了!” 少女流着泪扑进王子的怀
中,欢喜地哭了起来。
  ” 伊利娅?你怎麽会在这里……。?” 望着怀中哭泣的少女,王子发现自已
竟不知所措。
  ” 我……呜呜呜……” 伊利娅将头埋进雷恩的胸膛,” 那天,就在你突然失
踪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太害怕了……我害怕你会做出什麽冲动的傻事出来,所
以……所以我就偷偷的带着随从熘出来找你,但没想到……”
  ” 你真是个傻瓜,我雷恩就算冲动,但也总算还知道自已的身份和肩上的责
任啊。”
  ” 恩,但你还是冒险过来救我了,谢谢,我太感动了。” 伊利娅擦拭着眼泪,
幸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 哦,不……我其实是……” 伊利娅的话提醒了王子,他忽然发现自已忘记
了什麽,” 对了,琳蒂斯呢?你既然在城里,是不是已经见过她了?她现在怎麽
样,为什麽没有和你在一起?”
  ” 我……” 伊利娅愣了愣。
  ” 你先等在这儿,我带人先进城去看看。” 说罢他把伊利娅交给身边的侍从,
用力地拉了拉马僵。
  ” 哦不,等等,雷恩。现在城里正在内乱,这种时候进去太危险了。”
  ” 正因为如此我才更着急,琳蒂斯的情况此刻一定更危险,我等不了了!”
王子粗暴地打断她的话。
  ” 那我们怎麽办,你说过你记得肩上的责任,怎麽这麽快就忘了?” 伊利娅
想阻止他。
  ” 对不起!”
  说罢,雷恩正准备奔马而去,一把斧子重重在砸在他的脑后。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