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13-3)

                3、
  陆子燕从病房里出来,心里恨恨地骂着,「不要脸的东西,刚日了人家,又
要攀亲。」从爹接电话的那一刻,她就听出了爹不自然的语气,肯定爹也不赞成
这门亲事。
  「爹,什么事,让您生气?」陆子月从床下拿起那把夜壶,示意子燕扶起爹。
  「还是我自己来吧。」陆大青还有一点良知,虽然爬了大女儿陆子月,但在
小女儿面前,他还是保持着父亲的尊严。
  他撂下电话,脸色有点胀紫,「那畜生搬救兵去了。」他缩起两腿,身子往
前挪了挪,「子燕,你先出去。」当着小女儿面,要他小解还抹不下脸子,毕竟
自己是她的父亲,可对于大女儿子月却有夫妻之情,再说自己和子月的事也不能
让她知道。
  陆子燕只是离开远一点,背着身看着窗外,她也是少女脾性,对男人这些事
还有点心理障碍。陆大青用余光看了看,也就不再在乎。陆子月掀开被子,把夜
壶拿到陆大青屁股底下,陆大青低下头看着女儿把夜壶放端正,他自己只是用两
手撑在床上。陆子月看了看妹妹,眼睛向上挑了一下,正对上父亲淫猥的目光,
她笑了笑,伸手在陆大青的屁股沟里掏了一把,陆大青因为有小女儿在的缘故,
压抑着没有表示,陆子月就很自然地拿起父亲的鸡巴放到夜壶嘴里。
  一股腥腥的骚气味从一侧冒出来。
  「搬救兵?」陆子月这时对哥哥的所作所为很敏感。
  「那畜生去了趟北京,把家里的事跟你左伯伯说了,刚才你左伯伯打电话来
就为这事。」陆大青脸上很不好看。说着用眼捎了一下女儿,身子往上撤了撤,
陆子月知道父亲完事了,她伸进手摸着父亲的鸡巴在夜壶嘴里抖了抖,抖落掉鸡
巴上的残液,陆大青被女儿摸着,鸡巴跳了几下,一点一点地抬起头来,看得陆
子月好奇地盯着,知道父亲对自己起了兴。「大青。」陆子月低声地叫了一声,
眉毛望外挑了一下,陆大青面无表情地在被子里故意撅了起来,看得陆子月情动
意动,可碍于妹妹的存在,她把手掐了鸡巴头子一下,陆大青故意又在她手里窜
了出来,窜的陆子月使劲攥住了,「不要脸!」她低下头,几乎贴在父亲的胸前,
为了掩饰两人的举动。陆大青只得收回淫心,陆子月看看父亲老实了,也就不再
撩拨他,为父亲掖了掖被子,把夜壶送到病床底下。
  「他怎么说?」陆子月很想知道底细,刚站直了身子,就追问下去。
  「怎么说?为子荣当说客呗,你还别说,这事还真不好办,」陆大青沉吟着,
「那畜生不但求了你左伯伯,还,还向你左伯伯的女儿――他的老同学左姗姗求
了婚。」
  「这是真的?」陆子月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陆子荣竟然走出了这一步棋,
他不但拿势力压人,还和权贵联了姻,可以说稳操胜卷。
  陆子燕起初对他们父女的对话没有在意,只是看见姐姐的作为时,她皱起了
眉头,她竟然能为父亲拿夜壶,并亲自为父亲小解。这在她绝对做不到,心里不
禁对姐姐另眼相看。
  「联姻,联什么姻?」她听到父亲提到陆子荣,心里格登一下子,紧张起来。
  「联什么姻?」陆子月嘲讽地说,「陆子荣为了夺取家产,向左姗姗求婚了。

  「爸爸,这是真的?」陆子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
哥哥刚刚和自己有了床第之欢,可以说是新婚燕尔,他怎么能撇下自己,另寻新
欢呢?况且,况且他还对母亲李柔倩别具情怀,并且已有了实质性的进展,难道
他把这些都当作儿戏?
  看着父女两人愤愤不平地骂着,陆子燕偷偷地抹了一把泪,站在那里呆了一
会,心里一时间觉得无滋无味,便悄悄地离开病房,临出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
看姐姐,发现陆子月已经靠在父亲的肩头上,她心思放在哥哥身上,对姐姐的行
为,也无暇多想。
  陆子燕一心想着跟哥哥讨个说法,便一脚高一脚低地急急走着,嘴里不住地
嘀咕着,「没良心的东西,刚刚还叫自己做老婆,现在却又要娶人家做老婆,男
人真不知东西。」心里想着,就愤怒地恨不能把哥哥打一顿,可想想雪地里才几
天的光景,哥哥日自己的痛快劲,就又甜丝丝的,说不定只是左伯伯一相情愿,
自己冤枉了哥哥。这样子胡思乱想着,就到了家门。
  门是锁着的,陆子荣显然不在家,她定定地站了一会,心里火急火燎,见不
着哥哥,又不知怎么办,小孩子家家的,心里六神无主,竟哭哭啼啼起来。
  「哥,你个坏东西,你日了人家,却――我告诉娘去,你对娘存着坏心思,
娘知道了,看还能和你好。」想到这里,便绕过了小路,奔向青桐山庄。
  院子里静悄悄的,几只小鸟在那里觅食,看见有人来,便一哄而散。陆子燕
还没走进李柔倩的门前,便觉得有一肚子委屈,止不住地抽泣起来。也是二八有
情人,想郎想上心。
  「啊――啊――死人。弄死我了。」一阵细细的声音飘过来,陆子燕站住了,
那花格子窗户并不大,被疯长了的藤蔓遮盖了。这是李柔倩的独睡房间,偶尔父
亲在家的时候也到这里来,只是现在父亲住院。
  她侧耳细听,一阵压抑的闷哼撩人情欲地若有若无,难道娘在跟人偷情?顾
不得伤心,她悄悄地推开门,身子紧紧地贴在门缝里,偷偷地寻找着缝隙。
  「淫妇,就站着弄了吧。」陆子荣的声音,她吃惊地捂住了嘴,终于找到了
门锁的地方一个小孔。天哪!娘半依在床前,胸前的衣服半开,那只雪白的奶袋
裸露着,一条腿被哥哥掀起来,哥哥的头正对在母亲的腿间。
  「荣儿,别弄那里,娘站不住了。」脸极力地压抑着表情,低头看着儿子趴
在腿间的舔弄。
  「柔柔」陆子荣断断续续地叫着,头上下拱着,天哪!哥哥竟然叫娘做柔柔,
她听了一阵麻酥,那天在雪地里,自己那样,他也没这样叫一声。他这是和娘好
上了,这个负心贼,见一个爱一个。
  「媳妇儿,让老公好好地弄弄。」他从背后抱住了娘的屁股揉捏。
  媳妇,哥哥叫娘做媳妇。那自己是哥哥的什么人?他日了自己,不也是――
不,不!她恨恨地想着,那小孔并不大,只能把眼贴近了才能看到。
  李柔倩被舔弄得浑身没了力气,抑制不住时,头仰起来,「天哪!天哪!你
要了娘的命了。」
  陆子荣扳开娘的屁股,扣进她的屁眼,舌尖挑逗了阴蒂一会儿,用牙齿含住
了。
  「荣儿,亲亲老公。」她被儿子逗得身子摇摆起来,这畜生太会玩弄女人了,
腿不自觉地打开来,看在陆子荣眼里更加猥亵,母亲的屄厚厚的肿胀起来鼓鼓的,
看起来异常饱满,屄心子薄薄的,扎挲着。他把鼻子刺进母亲的屄腔,手旋转着
搓揉那勃起的透明状的阴蒂。娘的阴蒂裹在一圈肉里,被儿子玩弄起来却异常硕
大。
  一阵阵颤抖让李柔倩几乎站立不住,双手不自觉地抱住了儿子的头,使劲按
在了自己的腿间。「娘,娘站不住了,荣儿。日进来吧,快日了娘吧。」
  陆子荣听到娘的求饶,放开她。陆子燕看到娘大开的阴户水淋淋的,两条大
腿之间流着白浆子一样的东西。陆子荣转过身,狰狞的鸡巴头子上下跳动着,他
站起来,鸡巴能够到娘的肚脐眼上。
  「娘,你依在床头上,」陆子荣恶作剧地把鸡巴顶在李柔倩的肚脐眼上,扛
起李柔倩的大腿。
  李柔倩酸酸得求饶似地,「荣儿,到床上不行吗?」
  「我的媳妇儿,儿子不喜欢和你上床,就站着要了你吧。」他挺起那条紫黑
的鸡巴,炫耀似的在母亲眼前晃动着。「娘,这就是生养了我的――屄。」
  李柔倩看着儿子高挺着玉茎,伸手掳住了,「荣儿,日进去。」她攥着他的
鸡巴往前拉,陆子荣跟着往前又走了几步。「日你娘的屄。」
  鸡巴在李柔倩的牵动下对准了,陆子荣刺激地在那里上下划拉着,「柔柔,
快说。是不是我就是从这里钻出来的?」
  李柔倩往前挺着,两只奶袋摇晃着,她似乎想要儿子快日进去。「荣儿,这
是大青日过的,你不是说大青日过的女人,你都要上吗?」她挑逗地看着儿子。
  「骚屄!」陆子荣骂了一句,显露出粗野的一面,「老子就日了你,日了大
青的女人。」他伸手抓住了李柔倩的奶子,捏在手里,像抓了充满水的塑料袋。
  「粗俗!荣儿,你好粗!」
  「骚货,粗的还在下面。」陆子荣捏着李柔倩的奶子含在口里,贪婪地咂吮,
身子紧贴在李柔倩的身上,慢慢地研磨着,感觉母亲的套掳。
  「啊――你――」李柔倩就感觉到屄口一阵阵胀满,跟着一根硕大的东西填
充了进去,她从没受过如此大的鸡巴攻击。丈夫陆大青根本不够尺寸,放到里面
总是感觉空荡荡的,够不到花心。陆子荣却临到末尾,一记狠捣,捣在李柔倩的
花心上,麻痒痒的象过电一样。
  「死人!你折腾死了。」李柔倩眯缝着眼睛享受那种快感,「人家正慢慢地
品尝,你却――坏死了。」她狠狠地捶打着儿子的脊梁。
  「是不是碰到花心了?」陆子荣将母亲压在床头上,感觉到那硬滑的突起物,
用屌头子使劲地研磨,他没想到母亲的阴道竟这样浅,浅的他没费多大的力气就
一捅到底。「是不是舒服?」他淫笑着,寻吻母亲的唇,李柔倩皱着眉头,压抑
地从鼻孔了哼了几声,便接住了儿子送过来的吻,下身热烈地交合着。陆子荣被
母亲的花心顶得马口酥酥的,不得不抽出来,快速地抽插着。
  李柔倩突起身子迎送着,晃动髋骨和儿子研磨,一时间房屋里除了口唇的「
咂咂」声,就是两人的阴毛因剧烈的摩擦发出的「嘶嘶」声。
  「柔柔,你的阴道真浅,」陆子荣抽离屄门,李柔倩追上来,对上了,猛地
交媾起来。「妈,儿子的大不大?」
  李柔倩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口唇一刻也离不开儿子的咂吻,听了儿子的问
话,她贴到儿子的耳边,小声地说,「坏儿子,你肏穿了娘,你个驴日的。」
  陆子荣双臂箍着她,身子挨进去,「你才是驴日的,肏死你。」
  「娘不行了,荣儿,娘的腿被你劈开了。」那被儿子扛起来的腿象要抽筋一
样。「换个姿势吧。」
  「再来一会。」他拱起腰从下面顶进李柔倩的花心,手托起母亲的臀拱送,
「不来了,不来了,娘的腿都酸了。」
  陆子荣放下来李柔倩,彼此看着性器的淫猥形状,嬉笑着抱在一起,「是不
是大青从没这样和你过?」
  李柔倩伸手摸到儿子的胯下,感觉儿子的庞大,「不可同日而语。」
  「嘻嘻,小亲亲,生儿自养,越长越痒。」李柔倩的喘息渐处缓和,两个搂
抱着,贪恋彼此的身体,又扣又摸的,一时间恩爱缠绵起来。
  「荣儿,抱抱娘。」她娇羞地让儿子抓摸她的乳房。「让娘喂饱你。」
  「柔柔,」陆子荣一边吃着母亲的奶头,一边看着母亲的表情,「干瘪瘪的,
儿子想喝你下面的水。」
  「想娘了?」她攥着儿子鸡巴触到阴唇,陆子荣感觉到屄水长流,屁股一挺,
便滑进温暖的通道。只是和娘站着,阴门闭塞,触及不深,这可也足以让母子二
人体会到男欢女爱的刺激。
  「青桐一片月,万户捣屄声;游子思娘意,总是玉门情。在家日日好,出门
夜夜空。何日遂儿愿,从此罢远征。」陆子荣慢慢抽送着,这一紧一慢,更能撩
起人的欲望。
  李柔倩的小手在儿子的腿裆里顺着屁股沟往上摸,屁眼下面一条硬硬的隆起
线,直接连到春蛋上,抓在小手里,贪恋地享受儿子的身体,鸡巴在她屄里一抽
一拉发出灌满了水的唧唧声,李柔倩顺着儿子的意思,「唧唧复唧唧,慈母阴户
唧;不闻娇吟声,惟闻娘叹息,问娘何所思,问娘何所忆;昨日南柯梦,与儿同
床凳;玉茎捣玉户,子贪身上行;外出七八日,户内夜夜空;倚门翘首待,流水
到天明。」
  「柔柔,好一个流水到天明。」浅抽浅拉,陆子荣感觉到母亲已经水漫金山,
「儿子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泄得人憔悴。」他觉得这个姿势不畅意,就有
了另觅欢爱的意思。李柔倩也是惺眼微闭,心里解馋不够,屄内又噪痒不已。
  「柔柔娘,换个姿势吧。」他脱离母亲的身体,看着李柔倩屄毛从横,户外
泛滥,真的是一片流水。
  「你喜欢哪个?」李柔倩发丝蓬乱,经过了母子这一劫,她已经抛弃了那种
贤淑端庄,在儿子面前,她还能贞淑起来吗?
           「陆大青最喜欢的那个――」
  李柔倩听了脸一红,「你坏!你骂人家。」
  「我的柔柔娘,儿子哪里骂你了?」
  「娘不要那个,好吗?」她知道那种跪姿最能显示出女人的性感,也最能撩
起男人蠢蠢欲动的心。丈夫陆大青每次行房都要这样泄在里面。
  「好肉肉,来一招吧。」陆子荣想起那日妹妹拿给他看的「小狗回头」,母
亲雪白的屁股浑圆天成,屁股沟内腹地宽广,一湾泉眼似的屁眼,象塞了一粒红
红的大枣,几根卷曲的阴毛招摇着长在渐渐隆起的阴户上,那两条过分肉感、过
分宽厚的肉唇挤夹成一条细缝,在中间凸起了那枚鸡冠样地肉舌。「好媳妇儿,
趴下,让郎骑一下。」
  「坏儿子,把娘当马骑。」李柔倩想讨得儿子欢心,不得不挂下脸子爬上床,
匍匐在那里。
  「柔柔,把屁股撅起来。说句浪话儿子听。」陆子荣就想看到母亲朝天暴露
的母狗姿势,他按了按李柔倩的肩膀。
  「坏儿子,尽让娘说那些淫词浪句。窗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子厢去!夫
酣睡正浓,起身几回顾。画堂南畔见,摸得娘心颤。奴为出来难,让儿恣意干。

  「亲娘,柔柔,说的人心尖子都颤颤的,你还怕大青儿不成?」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任儿采。」
  「亲娘,儿子就采了你这红杏。」陆子荣被母亲逗得如弓在弦上,鸡巴头子
紫里带红,红里透明,只等跃马挺枪。「奴为出来难,让儿恣意干。」娘真的那
么难不成?
  李柔倩真想把头靠在儿子怀里,娇羞得娇靥如花,让陆子荣宁愿醉死牡丹丛。
「难的是儿不懂娘心,娘花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陆子荣一时间柔情顿生,「儿知道娘的心思了。柔柔,东床戏母夜光背,欲
饮屄水马上催。醉卧衾被美人笑,古来乱母有几人?」
  「你怕了?」声音幽幽的,凄婉迷人。
  「儿子怕的谁来?柔柔,你的那招小狗回头真迷人。」
  「死燕子,小骚货,和哥哥一起糟蹋娘。」李柔倩两肘着地,撑起两腿,将
屁股高高地撅起来,狠狠地骂了一声,回头看向儿子。
  陆子荣一把摸了母亲的脸,在她尖尖地下巴上摸着,他知道娘正是摆出了那
招小狗回头,便喜滋滋地享受着,「娘,那可是你教她的。」陆子荣知道母亲为
这事,那天妹妹在床上拿着母亲一幅幅交欢图,让娘丢尽了脸,
  「小畜生,怎么就不知道为娘的心。」李柔倩倒骂起陆子荣来了,瞎在女人
堆里混了,连娘的那点伎俩都没识破。
  「妹妹也是你教坏的,要不她哪就那么疯?」他想起雪地里妹妹陆子燕躺在
地上往小屄里塞着雪,向他求爱。
  「娘还不是为了你?」她有点伤心地看着儿子。「奴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
人无此心。娘要不――」她本想不说,可又怕儿子不明白她的苦心,「要不挑逗
你们兄妹俩疯上了,娘岂不是白抛了一片相思?」她说着拿被角捂住了脸。
  「死淫妇,真难为你了,你要儿子,就直接勾引;保不成儿子还不上了你?
何苦拿妹妹顶缸?」他弯下腰,为的是看一看娘腹下的那个风流窝。「儿子也早
就想占了你的身子,只是怕你――」他伸手摸了一把母亲的阴毛。
  李柔倩听到此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死人,你在外面那些贼胆呢?轮到
娘身上,你倒畏缩不前了。白让娘疼你了,大卵子货。」
  「柔柔娘,早知道如此,儿子不就前些年强奸了你。」
  「你坏!」李柔倩从被角里探出头,眼里就含着一汪春水,「就知道看,看
你娘的骚屄。」
  陆子荣被娘逗得鸡巴跳了几跳,娘的这个姿势不知让他向往了多少次,流了
多少冤枉精水,可如今娘就跪在那里期待着自己,他贪婪地抚摸着,眼睛从李柔
倩那卷曲的阴毛一直看上去,「娘,好大!」陆子荣被母亲庞大的性器吸引着,
照片上的由于角度不对,是从屁股上面拍摄的,而现在陆子荣却从母亲的肚皮地
下一览无余。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快――骑上来吧。」李柔倩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这
个姿势象母狗那样,太丢人了。
  陆子荣从下面母亲的小肚子摸起,渐渐地没入母亲的屄沟子,两指撑开那硕
大的肉舌玩弄。李柔倩晃动着屁股,像极了一条摇尾求欢的母狗。
  「淫妇,叫声大大老公。」他捻住了母亲的勃起的阴蒂,拉锯似的来回穿插。
  「荣儿老公,饶了柔柔。快日进来。」
  「柔柔,说你是我的婊子,是我的马子。」他看着母亲那里掳起自己的鸡巴,
李柔倩从肚皮地下看着陆子荣玩弄自己的器物。
  「馋人答答的,死人,我是荣儿的婊子,让荣儿骑的马子。」
  「李柔倩,你这个勾引儿子的浪货、骚屄,」他剧烈地扣进母亲的阴道,看
着母亲鲜红的屄沟子,翻身骑上去。「儿子就骑了你,日了你的骚屄。」
  「啊呀――亲亲老公,舒服死婊子了。」
  陆子荣两腿骑在母亲的屁股上,挺起粗大的鸡巴撑开李柔倩的阴户刺了进去,
硕大的春蛋随着剧烈的摆动一下一下击打在母亲的屁股沟上。
  「荣儿,啊――啊――你肏死娘了。」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按住自己的阴蒂揉
搓,身子不住地摆动着,两只奶子吊在胸前有节奏地悠荡着,就连叫声里都透着
叫春声,逗得陆子荣鸡巴又长了几分。
  「李柔倩,你是儿子的姘妇,是陆子荣的婊子。」啪啪地撞击着母亲的肉体,
吭砸声使两人结合的更深,陆子荣一脚蹬在床头上,看着母亲鲜红的屄肉被巨大
的鸡巴撑开又闭合,那呲在床头的脚一用力,鸡巴头子带着白白的淫液脱离开母
亲的身体,跟着又猛地楔了进去。
  「啊――」李柔倩连声音都被夯砸的拐了个弯,她没想到儿子弄起来这么疯
狂,就感到连屄心子都穿透了,儿子的鸡巴太大了,这让她生平第一次得到了欲
仙欲死的滋味。只这一次就让她感觉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好
荣儿老公,你肏死娘算了。」
  「乖媳妇儿,」他趴在李柔倩的脊背上,从她的两腋下抓住了剧烈悠荡的大
奶子。「梦里想死娘,今日让儿尝。好肉肉,儿子够着你的屄心子了。」
  「好老公,好男人,别磨那里,媳妇受不了。」陆子荣顶住李柔倩的子宫,
狠劲儿地磨,磨得李柔倩连身子都麻了半边,那种滋味让她恨不能被儿子穿个透
心凉。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大鸡巴儿子?
  床头床尾皆春水,但见母子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夫扫,蓬门今始为子开。
  蚌老珠黄母味足,蝶浪轻狂采娘蕊。
  肯与家翁对酌饮,父穴子承乐开怀。
  陆子燕再也受不了了,娘和哥哥那种姿势让她热血沸腾,倚在门框上,手忍
不住地放在自己的小屄上,可哥哥和娘那种挑情逗欲的淫词浪语更让她觉得全身
空洞无物,她一边狠狠地骂着哥哥,一边流着泪。叫你疯,叫你们浪,心下狠狠
地就一下撞开了门。
  「好一对奸夫淫妇,两人勾搭成奸不算,还在这里汉子媳妇儿地叫着,天下
还有这样的母子?」她怒气冲冲地站在床前,怒目相向着床上的一对痴男怨女。
  李柔倩吓得一屁股软趴在床上,身子麻花似地,把头躲进陆子荣的脊后。陆
子荣则尴尬的坐起来,看见妹妹冲进来,一时间也忘了还赤身裸体。
  「李柔倩,你叫人连屄都卖了,还郎情妾意地叫着。」陆子燕厌恶地看着挡
在娘身前的哥哥,一股醋气从天而降。
  「燕子,你?不要这样说娘。」陆子荣到底和妹妹相好过,还以为妹妹吃了
娘的醋。
  「这样说?还有比你说得厉害嘛,淫妇儿,儿子的小婊子,娘都成了你的姘
妇,你的马子,你愿意骑就骑,愿意操就操的媳妇儿。」她一脸不屑地说,满脸
泪痕,粉嫩的脸上犹如李花带雨,看得人着实动火。
  「燕子,不许你胡闹。」陆子荣不得不滑下床,哪管自己还裸露着那根鸡巴,
抱住了妹妹,「好燕子,再闹,哥哥不理你了。」
  「哈哈,知道你不会理我的,负心贼,」她摔起巴掌打了陆子荣一掌,「让
你花心。」
  李柔倩心里一扎挲,心疼地看着儿子捂住了脸。「荣儿,让她骂吧。」她来
不及穿上衣服,只好把一条毛巾拉过来,遮盖了私处。
  「心疼了是吧?骚货。刚才那浪劲儿哪去了?」
  「燕子,你太过分了!」陆子荣厉声喝道,他倒不是因为妹妹打了他那一巴
掌,而是怕妹妹伤了母亲的自尊心。
  「哼!我过分。」她捂住脸轻声地抽泣起来。「李柔倩,你还和他郎情妾意
地欢爱,明天他就一脚蹬了你。陆子荣,你不得好死。」
  李柔倩起先的羞耻已经被女儿的哭闹骂下去了,她知道单凭女儿发现自己和
儿子偷情并不会引起她如此醋意,母女两人在床上打情骂俏的时候,也曾戏谑过,
和儿子这一曲,女儿肯定也知道是早晚的事,现在听女儿的口气,好像陆子荣哪
里让女儿误会了。也难怪,女儿正是新婚燕尔,两情正浓的时候,就连自己这老
疙瘩不也为儿子流了许多骚水?
  「燕子,娘也是一时――一时糊涂,没经你同意,你哥哥他的心还放在你身
上,」她想过去劝劝她,让女儿平静下来,可碍于自己什么也没穿,儿子陆子荣
偏又没在意此事,她几次想等儿子回过身,向他示意先把衣服找出来,儿子都没
领会。可叫她怎么赤身裸体地和儿子一起过去?真那样,那倒像一对偷情男女被
捉奸了一样,捉奸捉双,拿贼拿脏。死人,事到临头,就不会先给娘一件衣服?
  陆子燕听了,剜了哥哥一眼,「李柔倩,你以为我就那么小心眼?他上你也
是早晚的事,你的那些破日记连那花心贼都看过了,你的春心就待他浇了,其实
那负心贼早就想日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连珠炮似地说着,似乎在发泄心
中的怨恨。
  陆子荣听糊涂了,她不是吃娘的醋,那这撒泼放野又是为了什么?「好燕子,
心肝儿,既然你不在意娘,哥哥――」他当着娘的面,又不敢叫妹妹媳妇儿,只
好说出心肝儿。
  「谁是你的心肝儿?滚开,别沾污了我的身子。」她用胳膊拐开哥哥搂过来
的手。
  李柔倩看明白了,女儿其实是恨哥哥对她的不忠。唉――也难怪,人家刚热
乎上了,你又另寻新欢,谁人受得了?要不是母女连心,就连自己也未免接受得
了。「燕子,别生气了,过来,跟娘说说。」
  陆子燕委屈地走过来,不看哥哥。
  「哥哥惹你了?傻丫头,还说和娘一起――」李柔倩说到这里,脸色嫣红,
一想到要和女儿一起分享儿子,她的身子酥酥的,难道自己真的要和女儿一床共
夫?她欠起身替女儿擦着眼泪,「娘就这么一回,你就这样,娘以后让了你不成?
」她说这话其实心里也是酸酸的不好受,刚刚和儿子破了这戒,难道就半途而废?
那死人还不曾、不曾让娘丢了身子。
  「娘――」陆子燕呜呜地哭起来,「你不知道,那狠心贼刚日了人家,」她
说到这里,怕娘再说她小心眼,「刚日了人家不说,和你又好上了,可他,他却
向人家求了婚。」她恨得咬牙切齿,辣椒似的性格暴露无遗。
  李柔倩听了女儿的话,一头雾水,扭头看向陆子荣,眼里透出无限的凄凉。
莫非这畜生在外面又有了别的女人?其实她对儿子在外面嫖娼、嫖宿并不在乎,
怕的是儿子在外面包养女人,那样,就白让自己相思了一回。
  陆子荣看看娘冷冷的射过来的目光,心里急了,他俯在床前,对着娘和妹妹,
「燕子,跟哥说清楚,你听谁说的?」他乞求的目光,连同手都觉得无处放。「
好妹妹――」心里想搂过来哄哄,又怕娘吃醋。
  「滚开!你以为把我们蒙在了鼓里就行了,石灰泥墙还有个透风的时候。」
  「荣儿,到底怎么回事?」李柔倩此时的心情是五味杂陈,她对儿子是又爱
又怨。没想到这个风流儿子连身子都还没热乎过来,就又有了新人,真是床前后
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难道他真的把娘如弃旧履?心里一想,脸就红了,
什么旧履,那不是骂自己是破鞋吗?唉!事到如今,就算破鞋也认了,谁让自己
屈就了身子,委身侍子呢?
  陆子荣怕娘误会深了,到口的肥肉吃不着,怕和娘的好事,被妹妹掘黄了,
心里一急,「燕子,好亲亲儿,哥心里就装着你和娘。」他想搂却不敢搂,妹妹
火辣性子,他早就领教过了,只得乞求似的望向娘。
  「哼!怕是得陇望蜀,占了娘的身子,开了妹妹的苞,是不是又腻了?不新
鲜了?」陆子燕看着哥哥那副熊样,一副得意的神气。
  「天打雷劈,再说娘,哥还不曾――占了她――」他说这话声音低的听不见,
怕的是娘听了生气。
  果然李柔倩一副怒容,小畜生,还不曾占了人家,你要怎样才算占了?刚刚
奸得娘寻死觅活,连人家那屄心子都捅了,还让人马趴着奸淫,这会儿见了心上
人,就说瞎话,要是娘为你怀个一男半女,你还不敢承认不是?「荣儿,你――
真是负心贼,娘要是出了事,你还撇清了不是?」
  越描越黑,陆子荣被妹妹弄得一筹莫展,扳倒葫芦起了瓢,没想到一句话,
又伤了娘的心,「娘,柔柔,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和你没有――」
  「哼,你也别转移话题,到底怎么回事?」李柔倩拿出母亲的样子,其实她
懂得儿子的心思,母子两人刚入港,就被女儿惊散了。一石击千浪,惊散野鸳鸯
;入的娘屄心,未得娘泄身。
  「妈,」陆子燕看看娘和自己一条心,心里有了底气,抢着说,「那没良心
的还跑了北京去,向一个什么姗姗求婚。」
  陆子荣听了,长舒一口气,一把抱住了妹妹,「我的亲亲肉儿,好媳妇儿,
我以为什么事,是不是想老公了?」他说着,不管妹妹愿意不愿意,也不管母亲
还在身边,就强行将妹妹楼在怀里。
  「你――你――」陆子燕被箍住了身子,动弹不得,愤怒地踢着腿,想让哥
哥放开。
  「好了,好了,别闹了。」李柔倩弄清楚女儿发脾气的来由,心理哭笑不得,
看看儿子和女儿搂抱着,一幅亲热的样子,便酸酸地说,「做哥哥的也没人样子。

  陆子荣看着妹妹瞪眼挠腮,戏谑地,「小骚货儿,是不是想哥哥想疯了,你
这个醋坛子。」他知道女人一旦吃起醋,就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小媳妇儿,那
还是娘的主意呢。」
  「你胡说!」陆子燕用力往外挣脱,一边看着李柔倩。
  「荣儿,别闹了,还是听听她从哪里得来的吧?」到底女人心细,自己这主
意只是娘俩知道,燕子又从何得知?
  「娘,你是说,你要哥哥那么做的?」她眨着一双毛毛桃似的眼睛,扑闪着
问她。得到母亲的认可后,她娇嗔地任由哥哥抱着,「坏姐姐,还是你和这死人
好的穿一条裤子。」她撅着嘴,「难道你真的要他停妻再娶?」。
  「说什么话,哥哥打你屁股,」陆子荣心花怒放地,没想到自己和母亲的欢
爱,让妹妹看了个一清二楚,自己从此以后就不用躲躲闪闪了,他搂过妹妹亲了
一口,「哥哥也让娘给我们兄妹做一条。」
  「哼!我才不要和你穿一条裤子。」
  陆子荣压住了妹妹的身子,手伸进去,「小浪蹄子,过河拆桥,哥哥看看你
到底要不要?」他强行伸进妹妹的衣裙内。「都湿成这样了,还嘴硬?」
  李柔倩看着兄妹疯在一起,眉头皱了皱,小畜生,就不管娘的感受,娘,娘
还没有吃着你的味,就将娘冷落了,心里想着,下面就流出一股骚水。娘,娘不
也流出来了,都是你这个小魔头,弄得我们娘俩为你神魂颠倒的。「荣儿,别疯
了,燕子,说说你从哪里知道的。」
  「嘻、嘻――嘻嘻,」陆子燕被哥哥弄得上气不接下气,「娘,你看看哥哥。
」她说着扭头看向娘。
  陆子荣也急于想听一听,便住了手,只是仍把手按在妹妹的小屄上。
  陆子燕喘了口气,将在医院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诉说出来。她想起姐姐陆
子月恨恨的表情和向父亲撒娇的神态,心里觉得不舒服,「姐姐还问爹那怎么办?
」她颇为不解地看着娘。
  李柔倩长叹了一口气,「看来你爹是死心塌地地倾向于子月了,不过也没什
么,只要左部长出面,再加上你们联姻,我想你爹也会让步。」
  「妈,你就甘心让哥哥和那人在一起?」陆子燕根本不懂家族的纷争和商场
如战场的规则,在她的心底里只有燃烧着的爱情和卿卿我我。
  李柔倩白了她一眼,呵斥了一句,「你知道什么?你爹和你姐合起来和你哥
哥争?你哥再不争取外援,陆家这份家产早外就是外人的。到时候――」她剜了
女儿一指头,「到时候,连你也扫地出门,看你还能寻欢作乐?」说话间眉目中
就夹杂着吟吟笑意。
  陆子燕偎在母亲怀里,由于自己对家族纷争的无知,她似乎收敛了一些刚才
的锐气,「不是有你在吗?」听起来柔柔弱弱的,倒也一幅娇气。
  「有我在?我能争得过你爹?名不正言不顺的。不出饭崭饭的东西,死丫头,
就知道欢。」
  「不过,」陆子燕沉吟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我看姐姐和爸爸挺好
的。」临出门,姐姐靠在爸爸的肩头上,一脸柔情。
  「岂止是好,简直就是穿一条裤子。」陆子荣插了一句。
  「放你娘的屁。」李柔倩忽然粗鲁的骂了一句,「你以为都像你们兄妹?」
她心里还是容不得丈夫的背叛。在李柔倩的心里陆大青再混再风流也是自己的丈
夫,尽管他在外面找女人,可她最容不得的就是他在家里找,尤其是和自己的亲
生女儿,就是到了现在她都没有把自己的丈夫和女儿拴在一起的念头,所以陆子
荣一旦触及这个敏感话题,第一强烈反应的自然是她。「当初娘让你哥哥上北京,
就是考虑到万一你父亲和你姐合起伙来,再加上你大哥那些股份,那董事长的位
置自然就旁落他人,娘想出这一招,也实在没办法。」她睨眼斜视着女儿。
  「我就是看不得哥哥和他人――」陆子燕嘴撅得老高,心里还一副不痛快。
  「傻丫头,你哥就让你独占了不成?你如果有那个胆,娘就让他明媒正娶了
你。」
  陆子燕唧唧歪歪的,「人家又没说要哥哥娶我。」
  「怕了吧?那你哥哥娶个媳妇,还不对呀?」李柔倩这时倒轻松起来,「有
贼心没贼胆的小娼妇儿。娘那样安排也是有想法的,省得张家长李家短的。」李
柔倩说到这里,用手顶着腮,侧躺在床上。
  「燕子,娘是要哥哥有个名义上的老婆,好图你们娘儿俩方便。」陆子荣嬉
笑着扭了妹妹的腮。「她要咱们陆家在北京设个分部,由你嫂子打理,一方面借
靠左部长的势力发展,另一方面也找个挡箭牌。哥哥就可以在青桐有三房四妾。
」说道三房四妾,他把眼瞄向母亲和妹妹。
  陆子燕听了兴奋地跳起来,她自然知道哥哥说的三房四妾是什么意思,「好
啊,你们两个奸妇淫妇,合起伙来欺瞒本姑娘,看我不――」她骑到陆子荣的身
上,胳肢着。
  陆子荣看着妹妹敞胸露怀,那浅浅的衣衫遮不住深深地乳沟,逗得他喉咙干
咽着唾液,喉结动了几动,眼睛直勾勾地看进妹妹的胸内。
  「你们俩倒躲在这里风流快活。」陆子燕一副不依不饶,哪管母亲还在一旁。
  「疯蹄子,」陆子荣被胳肢的浑身不好受,尽力忍住笑,伸出两手把妹妹压
在身上,借这机会,用手探进衣领内,盈盈地握住了那小巧丰满的椒乳。
  陆子燕被哥哥握住了,疯势渐渐地弱了,眼睛不觉疡疡儿的,先前的焦渴从
身体的某个部位又泛滥上来,看得陆子荣也有了感觉,就抱住了亲起嘴来。
  李柔倩看着兄妹两人亲热,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便起身想离开。「你们疯
吧,娘去弄点饭去。」她掀开被子的一瞬间,意识到自己还赤身裸体,迟疑之间,
被陆子荣伸过一手握住了那丰满颤动着的乳房。
  「死人。」李柔倩鼻子里就哼了一句,怕女儿看见。
  「妈。」陆子荣离开妹妹的唇,侧头看过来,眼神里就欲留下母亲。
  「心里还有妈呀,别是在这里碍事吧。」李柔倩一手按住儿子的手,就有想
拿开的意思。只是下面还没有一片遮羞布,在儿子女儿面前赤身露体多羞人。
  谁知陆子荣转过了头,「好媳妇儿,儿子想――」他揉捏着母亲肥大的乳房,
咽着唾液。真想攀过来,搂在怀里。
  「想什么?」李柔倩眉眼里有股恋恋不舍,又觉得在女儿面前舍不下脸。不
觉娇嗔地俏眼瞪着儿子。
  「微雨燕双飞,落花人独立。」他拧着妹妹的奶头,揉搓着母亲的乳房。
  李柔倩脸刷地一下红了,不学好的小畜生,奸了娘,淫了妹,还要做天南地
北双飞客,你就真的把娘当了婊子不成?「死人,得陇望蜀,吃碗里看着锅里。
」她笑骂了一声,脸就别过去,陆子荣知道母亲已有此意,只是碍于娘的身份。
心儿早已颠颠儿地,渴望着妹妹脱光了,好看个「菡萏新花晓并开,浓妆淡粉婵
娟怀。恣意浪蝶采花客,早晚双飞池上来。」
  「娘,并蒂连枝恣意采,轻佻心思乱入怀。粉面香腮一人共,羞红缘为两情
怀。」
  「死人,就知道念那骚诗,惹人情怀,燕子,把娘的衣服拿来。」李柔倩嘤
嘤地说,只是不动身。
  「偏不给你拿。」陆子燕娇俏地回应了一声,看着哥哥的手放肆地在母亲胸
前,她骑到哥哥的胸脯上,「哥,亲亲老公,我要。」双手脱掉了裤子,把那小
屄儿就往陆子荣的嘴里塞。
  「小浪蹄子,连娘的话都不听了。」李柔倩起也不是,躺也不是,心里七上
八下的,看看女儿那疯劲儿,心也是翘翘儿的,跃跃欲动。
  「就不给你拿,就不给你拿,」陆子燕一边晃动着身子,一边骑跨到哥哥的
脖子上,一撮翘翘的阴毛触到陆子荣的下巴上,肥肥鼓鼓的小屄裂开着,连嫩嫩
的屄叶都异常饱满地直挺在两条肥大的阴唇间,不像母亲,屄叶已经皱巴巴的,
看得陆子荣真想扒开去,一读芳颜。可又怕母亲心生怨恨,冷了母亲的心。
  「妈,给你衣服。」陆子荣想逗起母亲的欲望。
  李柔倩满怀希望象泼了一瓢冷水,听得儿子说话,懒懒地想起来,可她扭头
一看,「啊呀,真作死。」女儿竟骑在陆子荣的脖子上,手捧着哥哥的头。她像
少女一样扭捏了一下,不知怎么好。心里暗骂儿子陆子荣。
  「不来了,不来了。坏儿子,合起伙来欺负妈。」李柔倩转过身背向着兄妹
俩,她实在不敢看那个镜头。
  「燕子,别――」李柔倩听得儿子刚喊出一句,就被什么堵住了,不得不把
身子往里移了移,偷眼瞄了一下,天哪!儿子竟然用舌头舔着女儿,眼睛一时间
怔怔地看着,不觉张大了口闭合不拢。死燕子,小浪东西,当着娘的面竟和哥哥
作出那么下流的勾当,你还让娘以后怎么怎么装?
  陆子荣听得那边动,回首看了娘一眼,却见李柔倩快速地转过头,一头秀发
铺陈在两肩。肩下的脊椎优美地形成圆弧,直到显露出肥大的臀部。「小蹄子,
要闷死我呀。」他嬉骂了一句,为的要母亲听见。
  陆子燕晃动着哥哥的头,「不,人家要嘛。」她捧起哥哥的头想亲个嘴,却
被陆子荣躲开去,一手就扒开妹妹的阴门细看,肥肥胖胖的,就如刚出炉的鲜美
鲍鱼流出蛤汁,忽然他想起刚才的那句「菡萏新花晓并开」,母亲的虽说比妹妹
大了一些,新老并蒂,但却各具风味。燕子的紧凑饱满,母亲的宽大润泽,心下
一想,就自然去摸母亲。
  李柔倩背对着,轻轻地打了儿子伸过来的手,鼻子哼了一下,「坏!」身子
却故意靠上来,靠的陆子荣恰好看了个亲切,李柔倩两腿盘曲着,中间夹着那个
阴户鼓胀胀的,异常硕大,两瓣屁股如半轮圆月,把阴户夹成一个肉包子,中间
连肉馅都凸出在外,只是那肉馅颜色比起妹妹的鲜嫩倒还差了一些。不觉手就摸
了过去,李柔倩乍经儿子的大手一触,身子一扎煞,那突出的肉馅跟着一缩,看
得陆子荣身子酥了半边,没想到母亲这么敏感,手指不觉就摸在母亲的轮廓上,
摸得李柔倩捂住了脸,哼哼呀呀的。一时间,陆子荣象是飞在半空中,一边是妹
妹,一边是母亲,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种情形出现。
  「装就几般娇羞态,做成一片假模样。」陆子荣看着母亲欲拒还迎的样子,
不觉念出一句,「骚婊子,就让儿子上了你,又如何?」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
的一行一动,逗得妹妹倒不乐意了,起跨的动作往前靠了靠,小屄就贴在陆子荣
的嘴上。
  「燕子,小浪蹄子,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水?」他把陆子燕的阴唇捏成一条缝,
狎玩着那婴儿般的形状,另只手刺激地插入李柔倩那宽大的户盆内。
  「柔柔,转过身来,让老公双飞了你们母女俩。」
  「你坏,你以后还要娘怎么做人?」李柔倩终于嘤嘤地说出一句。
  「荣儿的浪婊子,让儿子日过的货,还装什么假正经。」他调笑地戏谑着,
「假惺惺,假惺惺,做人何须假惺惺。」
  「哥,娘就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先日了我。」陆子燕已经鼻息沉重
起来。
  陆子荣抽出手来插入母亲的身子底下,一用力,李柔倩顺势转过身来,「柔
柔,看你的骚水都流了一床。」
  李柔倩羞怯地躲闪着,「荣儿,饶了娘吧。」她眉眼扫了骑在陆子荣身上的
女儿,把头窝进肘弯里。
  「柔柔,我的娘,你就从了我吧,你想儿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把李柔
倩的两手拨拉开,李柔倩一脸娇羞带着泪花。陆子荣撮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
己的眼睛,「柔柔,骚婊子,都作了儿子的女人了,还矜持什么。」他对着妹妹
子燕说,「燕子,让哥亲一下娘。」陆子燕兴奋得一双小眼瞪得溜圆,往上抬了
抬屁股,陆子荣把李柔倩的脸扳近,凑上去,舌尖撬开母亲的樱唇,做了一个深
吻,「烟花妓女俏梳妆,洞房夜夜伴儿郎,一双玉腕任君枕,两片朱唇由儿尝,
装就几般娇羞态,做成一片假模样,迎来送往知多少,故落娇羞泪两行。」
  「荣儿,你真要娘做你的妓女吗?」李柔倩听得儿子念出《咏妓女》的诗句,
心里的怨恨倒比喜悦多了一些。只是儿子把「一双玉腕千人枕,两片朱唇万客尝
」做了改动,心里稍有一丝安慰。
  「儿子做了陆家的主管之后,就给你修一座妓院,让你做了老鸨。来,先让
儿子嫖了你,」他说到这里,转头向着妹妹,「燕子,把这婊子扶起来,哥哥先
嫖了她那招小狗回头。」他念念不忘的还是画面上的那淫秽动作。
  陆子燕刚跨下哥哥的身子,正在这时,手机响了,陆子荣看了一眼抓起来,
低沉而严厉地,「什么事?」
  「少――少爷,不好了,」
  陆子荣不耐烦地,「快说!」
  「老爷,老爷走了。」管家支支吾吾地。
  陆子荣啪地扣下电话,「妈的,那老东西走了还要报告?」看看陆子燕已经
摆好了娘的身子,他兴奋地又把李柔倩撑起的两腿往外扒了扒,一只大手就扣进
流了许多骚水的母亲的阴户,李柔倩摆动着屁股,像一只摇尾乞欢的母狗。
  「滴――滴――」电话在床上震动着乱摇头。陆子荣气急败坏地一把拿过来,
一看还是管家,厉声问,「什么事?」
  「老爷,」
  妈的,又是老爷,「老爷到底怎么了?」
  「他去世了。」对方哭哭咽咽地说。
  「你说什么?」把话筒按在耳朵上,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荣儿,怎么了?」李柔倩听得儿子那口气,半跪着身子,扭头问。
  「丧气,」陆子荣看着娘等待自己的姿势,自己的一腔沸腾热血让这老东西
搅凉了,他到死也不让自己安生,只能等下次了。「大青死了。」
  「真的?」李柔倩跪直了身子。
  陆子荣默默地下了床,「都起来吧。」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