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教师姚婧婷】(8)

 八
  「都别闹事儿了额。小心我叫门卫抓你们。」护士带着阴阳怪气的语调说对
闹事的人说着,略带傲娇的步伐离开了。
  妈妈看着护士离去的背影,脸色煞白,颤抖了几下身体,几乎欲栽倒,然后
赶忙坐在旁边的病床上。妈妈怎么了?我正要站起来去看看妈妈,门口的人叫喊
着「臭婊子,出来,你们家的事情不算完。」「对,跟你们没完。」「你们要是
不给我们解决,今天就不走了。」
  看来那伙人没有善罢甘休,妈妈无奈的摇摇头,她显然是也不舒服,但不得
不像个男人一样站出去,护佑着我们爷俩。
  「你说,你准备怎么补偿我们?」「你们全家的命都搭上也不够啊!」
  「弟妹,听哥一句劝,别趟这摊浑水,快和他离婚吧。」刘明玉说。
  「不,我不会离婚的。关于大家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我会想办法补偿,请
大家放心。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妈妈说。
  「谁要听你在这卖弄。拿出点实际的来。」「快拿出来!我们等不了……」
人们继续起哄。「臭婊子,你去卖逼去,现在就去……」
  妈妈委屈的承受着人生攻击,拼死挡在门口,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不,
她似乎在等待。
  「着火了,快来救火啊……」只听外头一个女声尖叫着。我往走廊窗户一看,
果然冒起了浓烟,还有些刺鼻。
  「快跑……」遇到灾祸时,刚建起的联盟就一哄而散了,一个个跑得比兔子
还快,只留下刘明玉在门口。
  「弟妹,快跑吧……」刘明玉说。
  「不,我还有老公和孩子,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妈妈声音有些颤抖。
  「你呀,怎么还没和他离婚呢?他根本配不上你。」刘明玉说。
  「无论是否配得上,无论发生什么变故,他是的老公,这是不会改变的事!
我姚婧婷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妈妈义正言辞的说。
  我看着熟睡的爸爸,他仿佛听到了这话,手有些颤抖。
  「既然这样,我也不走了,反正我现在就一个人了,也无可牵挂的,就让我
随我那可怜的老婆去吧。」刘明玉边哭泣边说,有种赖着不走的意思。
  「刘哥,你走吧。你可以再去找个……这种时候我们一家人想静一静。」妈
妈为难的说。
  「哼,我倒要看看那个伪君子,如今已成了废人,还有什么脸面霸占着你。」
刘明玉耍横道。
  「别……」妈妈深怕这话被爸爸听见。
  「咳咳……一帮胆小鬼,果然没有一个救火的。哈哈!人都走完啦?」那护
士又回来了,语气中略带着得意洋洋。「咦?还有一个没走?」
  「谢谢你……」妈妈朝着护士投以感激的目光。
  「恩,别等太久……」护士有些俏皮的看着妈妈,顿了顿,若有所思的说,
「病人需要静养,你们别吵着他了。」
  原来,着火只是护士放的谣言,为了帮妈妈摆脱困境。这些唯利是图的人们,
不知道家里亏欠了他们什么,非咄咄逼人的欺负妈妈,遇到真正的灾难,就谁也
不顾,只求保命去了。护士的等太久是什么意思?让妈妈他们别聊太久?
  妈妈为难的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护士,点点头。
  「刘大哥,我们出去聊吧。」妈妈说道。
  「恩,好……」似乎正和他意。
  妈妈冲我笑了笑,「强强,好好陪着你爸,妈妈和叔叔出去办点事儿。」
  我对她点点头,只见她勾起笔直的长腿,提了下右脚的高跟鞋。跟着刘明玉
出去了。
  那护士看了看我们爷俩,又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漏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微笑,
我总觉得有点诡异。
  我一时还没从对自己刚才胆怯的自责中恢复出来,为什么我平时口口声声说
自己长大了,要保护妈妈,可真正遇到困难了,自己连步子都迈不开,只能在妈
妈的庇佑下看着。这还敢扬言挽救妈妈?
  「啪……」我煽了自己一耳光,试图把自己煽醒。没想到没把我煽醒,倒把
爸爸煽醒了。
  「怎么了,强强。」爸爸问我。
  「我……我感觉自己。」我揉揉眼睛,发现爸爸的眼睛湿润了,眼角仿佛还
有泪痕,他是什么时候流泪的?难道刚才妈妈所说的话他都听到了么?「没什么
……」
  「强强,今天的事情不要往心里去,这件事情是爸爸不好。让你们娘儿俩受
苦了。」爸爸说。
  「爸爸,妈妈她……」
  「多亏你妈妈是个坚强勇敢的女人,她聪明也痴情,否则早就撇开咱们爷俩
儿走了。唉,以你妈妈的条件,现在就是找个成功人士,或者年轻帅哥,啥样的
找不到啊。」爸爸说到这招手让我靠近他。
  「强强,爸爸拜托你一件事。」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或许爸爸现在要求你
过早,但爸爸怕以后就来不及了。你是一个男孩,更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以
后保护妈妈的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可不能让她再受今天的这种委屈。」
  「恩,我知道了,爸爸。我会去修理这些家伙」我攒紧了拳头,想起刚才妈
妈受的羞辱和委屈,我一定要把这帮乌合之众各个击破。
  「错了,我不是说这件事,你也不要冲动,我们家人做事都很周全,三思而
后行。这件事交给你妈妈吧,她会处理好的……唉……」爸爸叹气道「我们父子
俩亏欠你妈妈的太多了。」
  是啊,记忆中爸爸就怎么不在家呆,研究院一去就是数月,完全是妈妈教我
养我,还没等我羽翼丰满,爸爸又倒下了,她还要同时兼顾爸爸,我不知道妈妈
是如何把家庭事业面面兼顾的。而且每一面都做到完美,她简直超越了人……一
个女人的能力。也难怪会有人崇拜她,甚至还成立协会来学习她。
  「恩,妈妈……妈妈对我们是很好。不错。」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上次的问题。
「上上个周六,妈妈来看你了么?」
  「来了啊。她忙了一天呢。妈妈一有时间就来看我,即使再困难,我们还是
一家人。强强你有时间也要来看我。」爸爸微笑着说。
  「恩?可是她上午明明给人家教去了啊。」其实这个事情我也不确定,妈妈
对我说的是去照顾爸爸,而王燕与钟凯都说妈妈去当了家教。我也不知道该听谁
的。
  「是么?我想想……」爸爸显得有些尴尬「有点久了。我也记不太清楚饿了。
好像是没来。她是说有点事,来不了。」
  「她下午来了么?」其实这事,我还给爸爸打过电话,不过从爸爸的眼神里,
我看出他在掩饰。
  「下午……来了……来了呀?」爸爸拍拍脑袋,「唉,睡得多了,记忆力下
降了。」我和王燕看电影的那个周六,晚上在公园看到充满性虐与淫乱的一幕,
之后回家给爸爸打电话,当时他非常肯定的说,妈妈在他那里。
  此时爸爸的表现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是真的忘记了。而妈妈当天下午确实
去了他那里,做一个真的证明,而且是一个平常的电话,会忘记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他当时说谎了,做了假证,这是不容易忘记的,所以开始就肯定的说妈妈
上午来医院了,以帮妈妈到底,而发现我知道了实情后,只好改口上午没来,但
又怕我也知道下午的实情,所以想用记忆力差敷衍过去。
  此时我的大脑飞快旋转,顺势试验了一下「那天下午我们篮球赛。她……」
  「哦,篮球赛,结果怎么样?你妈妈中午跟我说来着……」爸爸笑着说「我
的好儿子不会输的吧?」
  从他的笑容里,我感到一丝无奈和尴尬。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我还要帮爸
爸把谎圆下去。
  「没有输,可是妈妈答应我来看,但是没来。」我略带失落的说。此时我真
的很失落,我刚刚编造的空穴来风,而是爸爸竟然和妈妈一起骗我。
  「恩,对不起,是爸爸的不好,爸爸当时有个化验要做,妈妈在陪着爸爸。
爸爸代妈妈向你道歉。」爸爸摸着我的头说。
  「爸……」我甩开爸爸的手,用牙咬着下嘴唇,走到窗前。唉……这到底是
为什么!
  「爸,你为什么替她道歉,她就不会犯错么?」我鼓起勇气,大声的宣泄我
的不满。其实我更想问,你为什么要护着她,她明明已经背叛了你!
  「强强你别激动!」爸爸让我坐他身边,擦掉了我正在下落的眼泪,长叹一
声,回答道:「有什么火,都冲爸爸发吧。千错万错,都是爸爸的错。」
  「爸!」我更气愤了。爸,你真是个孬种。你可知道你所袒护的老婆,在别
人胯下有多淫乱。「难道妈妈就不能犯错么?」
  「婷婷是个很要强的女人,从我追她开始,到今天,她任何事都要求做得最
好,万无一失。这些年,她在家里事业发展得比我好,把爷爷奶奶和你照顾得也
很好。你妈妈是个举世无双的好女人,堪称完美。我娶了她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光
荣也是最正确的事情。」
  「我知道妈妈是个完美的女人。但她……她就不能犯错么?」我问道。
  「不能!强强!她哪里犯错了?不就是没去看你的篮球赛么,我都说了是因
为我的原因,你为什么总怪你的妈妈?她怎么可能又陪爸爸又陪你?你要跟爸爸
抢妈妈么?」爸爸很生气。「刚说你是男子汉了,该长大了,怎么这么点事还闹?
像个高中生么?」
  爸。我哪里是因为这个事闹!我……唉,我委屈的什么也说不出,只能不停
的把委屈的泪水往肚子里咽。
  「就拿刚才那个事情来说,如果没有你妈妈,我们该怎么办?」爸爸继续说
「你妈妈为了这个家,付出的还少么?如今我成这个样子,一般的风尘女子早离
婚走了,留下还未成年的你和你的爷爷奶奶,以及我这个废人!我们这个支离破
碎的家,还能像现在这样幸福么?」
  「但你妈妈做了什么?没有抱怨半句,一直待我如初。我们有时觉得亏欠她,
都劝她早日择木而息。她反过来做我们的思想工作,劝我们不要放弃。」爸爸今
天确实被我逼急了,以前并不这么健谈。
  「你知道你爷爷奶奶怎么想的么?」爸爸说道「他们也劝妈妈现在离婚了,
找一个。老人觉得离婚的比寡妇要容易嫁。」
  「爸爸,你……」什么寡妇?爸爸不是还在么。
  「爸爸知道会有那一天的。你也劝劝你妈妈,早点改嫁吧。她如此完美,即
使二婚也是随便挑的,我唯一希望的是,她能把你带上。你妈妈在我们家有些强
势,去了别人家未必如此。她或许能碰到个能驾驭住她强势性格的人,这样你可
能会在新家受点委屈,这也是怪我。但爸爸希望你能坚强一些。」爸爸似乎是考
虑很久了。
  「以你妈妈美貌和才华,良好的品性和社会地位,在咱们市很容易找,即使
戴上你这个拖油瓶……当然,强强,你会很快独立起来,爸爸相信你会长志气,
早懂事,这样妈妈和爸爸都会感到欣慰。去了新家,你也要照顾好你妈妈,不能
让她受虐待和委屈。」爸爸说得如此悲壮,我竟然无言以对。
  虐待?性虐待呢?她穿着充满性虐和暴漏的衣裳,超高的尖细鞋跟像钉子一
样锥她的脚,那侏儒把她拷在树干上,骑着她疯狂的交合,还不停的抽打她雪白
的屁股,锁链和皮箍深深的勒进她细嫩的皮肤,这样算虐待么?
  爸爸擦了擦我的眼泪。「好了,别哭了。其实爸爸早想离婚了,就是怕你没
有爸爸了,受委屈。你说你能坚强么?」
  「爸爸……我不能!」这是什么意思么!坚强?坚强你就能不责任的走了么?
此时你应该告诉我该怎么做啊。
  「唉,亏爸爸还给你起了个强字。好了,好了,不哭了。这个事情,以后再
说。扶我起来喝点水。」爸爸说着。
  我给爸爸递了一杯水,看着他慢慢喝下,我们的气氛有点缓和。
  「爸,如果妈妈出轨了,怎么办?」我问道。
  「出轨?怎么可能?」爸爸皱着眉头,他似乎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
  「我是说如果。」我问。
  「如果?强强,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爸爸疑惑的看着我。看来妈妈出轨
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他只是一味的袒护着妈妈,就因为妈妈是女神,所以她「不
能」犯错。
  「没有。我只是问问。」我继续说。
  「你平时少看些电视剧。好好学习,给你妈争气。」爸爸以为我是看电视剧,
学来的出轨一说。
  爸爸想了想。还是给我回答了。「强强。其实你妈妈不存在出轨一说。以后
你也不要再说出轨这个词了。特别是在你妈妈面前。」
  「不存在?出轨」什么意思?
  「其实你妈妈现在对我,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此时她只是对老公的一种照顾
的责任,尽到对家里孝敬赡养抚恤养育的责任。」爸爸表情复杂,说出这些话,
竟然好受了一些,仿佛得到了解脱。「此时我无论是谁,她都会这样不离不弃,
她爱的不是我,而是她照顾老公,照顾家庭的责任。至于老公是李刚还是其他人,
对她来说没有差别。」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妈妈这是女强人当上瘾了?
  「其实说来好笑。你妈妈应该自始至终都没爱上过我。她对我,是一种保护
与照顾的心态,或者是一种竞争的心态。」爸爸回忆起当年,「当年她对我的好
感,仅在于别人嘲笑我是个书呆子时,她所产生的同情心和保护欲。而之后我追
她时,她或许是以一种玩笑的态度向我下了建模比赛的挑战。最后我带领一组侥
幸取胜,才促成了我们的良缘。但这整个过程中,我仿佛没走进过你妈妈的心里,
没有真正知道你妈妈想要啥。她似乎只想找一个能让她照顾,让她保护的人,但
这绝不是爱情,而是同情。我们因同情走到一起,最终还生下了你。」
  天……这是说我本来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么?
  「只有能驾驭她的人,才能谈爱情的资格,不过以你妈妈的性格和气场,怕
是难以找出个真正能同她产生爱情的男人。」爸爸说。
  确实,学校和社会的那些男人只是垂涎妈妈的姿色,以前还靠着权利地位甚
至是蛮力想占便宜,但他们都失败了,随着妈妈这些年事业蒸蒸日上,靠这些东
西想征服妈妈更是痴人说梦。爸爸说的驾驭妈妈,应该是指从智慧,勇敢,气场
乃至精神上征服妈妈,从而让妈妈臣服于他,钦佩他,才能产生爱情。
  但,爸爸,你这样就放弃了么?
  「所以我与你妈妈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有证无爱,出轨也就无从谈起
了。无论如何,你也是你妈妈的儿子,加油努力吧,现在我为娶到她自豪,将来
也会为生了你而自豪。」爸爸笑着说。
  我看着爸爸睡下了,心里也释然了一些。爸爸都不追究了,我还要继续么?
  不,当然不会,我深深的感觉到了爸爸的自卑,他甚至传染了爷爷奶奶,今
天又险些传染我。若不是我看到妈妈卑贱淫荡的一面,我定也会像爸爸一样,奉
妈妈为女神,继续自卑下去。我不仅是爸爸的儿子,更是我妈妈的儿子,我不会
像爸爸那样妥协,懦弱。我比他更顽强,我会用行动纠正妈妈的错误,维护好我
们支离破碎的家。
  我突然想起妈妈现在还和另一个男人独处,这个男人从年龄上和体力上,都
比那个侏儒更加强大,他看妈妈的眼神也是垂涎三尺,我最好还是跟着去看看得
好。
  花了几分钟时间便找到了,妈妈与一个男人独处,她应该会选择露天,有些
路人,但不会太多,而且能面对面谈论的地方,这样既可以保持距离,又能安静
的谈话,还不会引起对方非分之想,得个体面。她们果然在医院花园的小石凳上。
  我偷偷靠近躲在草丛里,发现实际上我多虑了。刘明玉和她面对面的坐着,
刘说话更加客气,而且不敢看妈妈的双眼,好像我们学生不敢与老师对视一般。
毕竟屌丝男在女神面前就是不自信。
  刘明玉一个劲的道歉,但他一直劝妈妈离开爸爸。
  「他一个屌丝,不懂浪漫,不解风情,更不懂女人心,连基本的陪伴和关怀
都没做好。算什么老公?也就是个书呆子!」他替妈妈打抱不平。「今天这事情
自己不站出来,把女人推出来遮风挡雨。真是懦夫。」「这么好的一个媳妇儿不
知道珍惜。非要搞什么实验,站着茅坑不拉屎,不然哪会像今天这样。」
  「这……」妈妈听了有些尴尬。
  刘琢磨着自己的话,更尴尬,赶忙补充说「妹子,我不是说你是茅坑。」这
一补充,更乱,他赶忙煽了自己一耳光。「我嘴笨,说错话了。该死,该死。我
是说他都不珍惜你,你又何苦守候他?你这样条件的,在咱们这随便找啊!」
  妈妈笑了笑。「刘大哥,你别说了。这件事是我们家愧对你们所有人,应该
承担起责任。至于李刚,他曾说要与我相守一辈子的誓言,虽然有些事他做得确
实不尽人意,对我也没有承诺得好,但他既然有勇气说出誓言,我也愿与他一同
实现誓言,我绝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我是不会离开他的,他在一天,我就守
着他一天,真的回天乏术的话,我也好好陪他走完最后的日子。」
  妈妈又说出了这番令人振奋的话,到底是惺惺作态,还是义正言辞?我开始
有些怀疑我的推测。脚上的戒指,似梦非梦的自渎,怪异的卫生间马桶盖,还有
公园那熟悉的声音,一切或许都是巧合。妈妈是清白的?这一切不只是猜测么。
  我,我怎么了?我也为妈妈的女神光环折服了?也不愿相信她可能出轨?在
妈妈面前,一切男人都只能懦弱的信任她?
  我欠缺一个机会,试探妈妈的机会!像刚才试探爸爸一样,让妈妈亲口告诉
我答案。
  刘看劝不过妈妈,只好说「婷妹,无论你做如何选择,哥都支持你,真心祝
愿你能获得幸福。哥也是个明辨事理的人,今天的事情虽说我们占理,但处理方
式不对,我以后会尽力帮你的。」
  妈妈高兴的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也不是孤军奋战了。」妈妈看了看表,
说「时间不早了,李刚的药应该输完了,我回去看看。我们改天再约。」
  「那好,你先走吧,我抽支烟。」刘笑着跟妈妈道别。
  而妈妈走后,我准备起身,赶在妈妈之前回去,却见那刘明玉掏出手机,
「喂?我事情办完了,在后面花园的石桌这里。」
  他在给谁打电话?什么叫事情办完了?看他没有走的意思,他是等那个人来
跟他回合么?我再等等看。
  果然,不一会儿有人朝着刘的方向走来。她臀部左右摆动幅度很大,与她神
圣的护士服格格不入,两条腿也有些向内夹着交叠着走,好像故意摩擦夹紧双腿,
步伐有种傲娇不屑的气势。看着这步伐,我就知道,她是刚才给爸爸打针的护士。
  「她走了?」护士看看四周,我吓得赶忙圈起身体。「她说什么了?还是要
跟着李刚?」
  「恩……」刘抽着烟,不看她,声音有些郁闷和失落。
  「哈哈,意料之中。好一个贞洁烈女,以后会更有意思的。」护士说。
  她们不是矛盾的两拨人么,怎么会是一伙儿的?这件事情妈妈知道么?我皱
着眉头。
  「这是两万块钱」护士从兜里递出个红包。「你的赌债已经帮你还了,去找
两个小妞乐一乐吧。」
  「我不明白我们这样做的意义。她的决心依然坚定。」刘说。
  「这样才好。她一直是我佩服敬仰的女人,我也曾一度和你们一样,视她为
神,但……唉……」护士意味声长,欲言又止,她转过身,朝着病房的方向望去。
「贞洁烈女才是好女人,等她翻过李刚这一页,一样会臣服在别人脚下,赶都赶
不走。」
  「我还真想见见有这个本事的男人。」刘说。看来,他和爸爸一样,根本不
相信有人能驾驭得了妈妈的性格,更别说臣服在脚下了。
  「你没必要见。你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护士转过来,对刘说。
  「那你们准备怎么对她?」刘说。
  「这你就不用管了。她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能驾驭得了的。李刚就是个例子,
即使费劲心思找到了手,甚至生了孩子,婚姻也只是个空壳。」护士说。
  「红颜薄命,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待她,让她有个好的归宿。」刘有些伤感。
  「放心。主人花这么大的精力和时间布这个局,就等她落网沦陷,在她身上
的心思绝对少不了,她的下半身性福归主人了。」护士嘴角漏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说着护士便要走。
  「你们就这么有把握?」刘冲着护士问。
  「十成把握。」护士转过头,留下一句话,又走了。
  「那好,帮我给那人带个话,若事成了,我定去参加她们的婚礼。」刘看似
恭维的客气,实际上带有戏谑意思,他根本不相信有人能令妈妈变心。
  刘没有离开的意思,又点了一支烟。
  我还需要试探妈妈么?我一切的推测都被他们证实了!可这证实我却无比失
落,此时鼻子发酸,有液体在我眼里打转。
  「该死的刘明玉,我要跟你拼了!」我从草丛里跳出来,不待他反应,一下
把他按在了地上,骑在他身上对着眼睛就是一拳。
  他痛的嗷嗷叫。第二拳,我忍住了,我想起爸爸的话,凡是考虑周全,做事
三思而行,我打得爽了,有什么意义?进了警察局,谁来继续调查这件事?我这
么鲁莽,他告诉那个人,是不是打草惊蛇了?
  「你。原来是你!」刘晃着身体,要把我推开,我一时犹豫,站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打你刘叔叔?」刘说。「你刚才都听见了?」他转念一想「你
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
  「你别问我。你龌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虽然他年纪比我大,但我比他高
许多,根本不怵他。
  「什么龌龊的事情?我还不是为了你妈妈好!她这么好的条件,不应该为你
们受苦受累。」刘说。
  「我呸!为我妈妈好,你不怕我告诉妈妈么?」
  「无所谓。我只不过是给她一个台阶下,其实姚婧婷早已做出了选择,只不
过她不肯面对,而我们是帮她演一出戏罢了,你去不去告诉她,随便你,即使告
诉了,也不会改变什么,反而增加了你与她的隔阂。」刘解释道。
  我说「呸,我不会像你一样龌龊,胆小,一辈子只配做个懦弱的屌丝。看中
点钱就把别人出卖了。」
  他苦笑着,「我承认是个懦弱的屌丝,但这是为你妈妈好,也是为你爸爸好,
让他们早点解脱。如果你能接受,可以跟着新爸爸,新爸爸很有钱,能给你更好
的条件。」
  我想着一阵冷笑,看来他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个棋子,难道
我要跟我的侏儒同学喊爸爸?
  「你看,富二代和寡妇的儿子,你选哪个?李刚其实也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但他还是贪图虚荣和你妈妈的美艳,他根本驾驭不了,也无福消受。他定会先你
妈妈而走,这之前你让你妈这么优秀的女人一直守着你爸这个废人?一天两天还
行,几年就未必了。既然结局是一样的,我们不过你帮你们少受点苦。」「如果
我是李刚,我就会放手,让她去爱。给不了幸福,让她自己去寻找幸福,这也是
一种伟大,一种包容,一种责任。」他说的好像很伟大。殊不知爸爸也是这样想
的。
  他还劝我,我把他踢得老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要是能争气点,也
不至于赌债连连,借酒消愁了。
  我正往回赶,妈妈已经从病房出来了,她今天的高跟鞋鞋跟还不太适应,走
起路来咯噔咯噔的清脆。「跑哪去了,你爸爸很担心你。」
  「刚才去接了个电话,爸爸呢?」我问。
  「刚才有些难受,吃了点安眠药,已经睡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妈妈把包递给我,「怎么哭了?」
  「没什么。」我说。
  「跟谁打电话还哭了。你早恋了吧?」妈妈问。
  「我……没有。」
  「青春期要学会控制情绪,你压力大,我也知道,有什么事情都跟妈妈说,
包括这种事。妈妈不支持你早恋,但会想办法开导你舒缓压力和冲动。现在学业
为重,以后我们强强这种大帅哥,不愁找对象。」妈妈还有心思拿我开玩笑。
  她开车时换了双平底鞋,脱鞋的瞬间,我看到她今天没穿袜子,不,她应该
是穿了她仅有的那双肉色丝袜,脚指还带了那枚戒指。回忆起她跟刘明玉出门时
提高跟鞋的动作,定是给那护士看了戒指。而联系起那护士和刘明玉的对话,以
及护士帮妈妈突围,我突然发现妈妈真的被人下到了局里,我此时才发现他们设
得是个什么局。
  先由刘明玉召集人去闹事,把妈妈逼到绝境,然后等妈妈孤立无援时,护士
再来跟妈妈谈条件,妈妈漏出那枚戒指,是按时答应了护士的条件,所以护士才
会帮我们。这里除了护士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整个局是怎样的,刘明玉只不过
是个拿钱办事的棋子,而妈妈是被下套的目标,若不是我恰巧听见看见,我也无
法猜透整个局面。这下糟糕了,妈妈本来就独臂难支,这下不得不重蹈覆辙。
  我得提醒妈妈才是。「妈妈,今天那帮是什么人?」
  妈妈说「小孩子别管那么多。」妈妈还是根本就不把我当做大人看。
  我问「妈妈,认识那个护士么。」妈妈,说不认识。
  我又问她,「妈。你有没有想过,那帮人会是护士找来的。」
  妈妈诧异的看着我,问「你怎么会这样想?」停了两秒紧接着又问,「你?
你是不是……」
  没等我回答,妈妈又说「你不该这样想。那个护士是我们的恩人。」
  「难道没有这种可能性么?」
  「没有。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妈妈说。
  「你也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是么?你和爸爸都在演戏么?你们还拿我当小孩
子骗么?」
  「李强,你给我闭嘴!」妈妈挥手给了我一耳光,接着猛踩油门。
  车子风驰电掣,疾驰的速度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与死亡的接近。妈妈一定很伤
心,她的哀愁已近于心死。
  我知道妈妈听进去了,但妈妈不是不相信我,而是不愿意相信我,如今的她,
即使知道那是局,也只能往里跳,为了她与爸爸相守一身的诺言,她已经没有选
择了,所以护士才会说有十成的把握。那我呢?我眼睁睁的看着被人们视为女神
标杆榜样的妈妈,飞蛾扑火似得去跳进火坑么?
  其实这很矛盾,为了自己男人的安微,不得不褪去光环,在另一个男人身下
呻吟。这是贞洁还是淫贱?
  我流泪了?我觉得委屈?我偷偷的擦了擦,把脸转过去。
  妈妈开了一阵,似乎觉得做得有些过了,也停下车,跟我道歉,并帮我擦去
眼泪。她说「这都是爸爸妈妈的债,你不用操心,你还太小。以后这件事也别问
了,等你长大了,妈妈会告诉你。妈妈什么都相信你,你就是妈妈眼中最棒的男
子汉。」我看妈妈是有心要对我瞒到底了,也没说话。
  坐在车里,越想越憋屈,我现在坐的这个豪华的交通工具,是那个丑陋的男
人拿他肮脏的鸡巴插进我妈妈那生我的洞里而换的,想着我就觉得胸闷。下车时
深呼吸了几口,直踹豪车。妈妈说我怎么了?跟车过意不去。
  刚到家,妈妈正换鞋子,就接到电话。她看了我一眼,让我先洗个澡。然后
躲到屋里接电话去了。
  现在的小房子隔音效果不好,我躲在门外竖起耳朵听,只听妈妈坐在床上说
「恩,我出来了……」「今天?今天不行!太晚了。」对方说得很温柔,所以听
不清电话里的声音。
  「改天吧。今天真不行。不是我出尔反尔。」「你听我给你解释……」「我
来那个了……」「来月经了!」「所以……最近都不行……」
  「你他妈立刻给我滚过来!」对方声音很大,这句我都听见了。「臭婊子,
别跟我玩花样!你不脱裤子我都知道你下面几根毛!」那是,我也知道。毛不都
被你剃光了么,这家伙真是霸道,怎么跟我们这些男人都不一样。
  「可是,我今天真的来那个了,不方便啊。去了也……」妈妈为难的说。
  「别他妈废话。立刻滚过来!」说完对方就挂了。
  妈妈低头看了看戒指,抿了抿朱唇,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我赶忙躲到自
己房间。
  「咦?还没洗澡?脱个衣服这么半天?还要妈妈来帮你?」妈妈说着来房间
看我。「妈妈有事要出去一会儿。你洗完澡就早点睡觉。不许看电视,不许玩电
脑。」
  今天已经惹妈妈生气了一次。我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妈妈走后,我感觉胸口一直憋的慌。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妈妈又会像那天
在公园那样被凌辱?或者在卫生间那样肏弄?那个最初在学校卫生间的一字马是
妈妈摆的?我捡到的是她的高跟鞋?还有昨天看的妈妈自渎的姿势,她会用这个
姿势迎合对方么?但我一时又没啥好的解决办法。想着想着,妈妈都回来了。
  她进屋就躲进自己的房间,我借着上厕所的名义过来看,妈妈拿被子蒙着头,
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无法面对。大概一分钟后,她突然脱去外套转身开门,似
乎要去洗澡,只见双眼通红,刘海凌乱,盘在后脑勺上的高贵发髻也似乎是随意
弄的。她问我为啥不去睡觉,感觉很生气的样子。没等我回答,她就进了浴室,
除了妈妈身上的香气,我还闻到一股腥臭味道。看来妈妈来月经了,那家伙就射
到她身上了,我走进妈妈的卧室,看着妈妈脱下的紫红色西装外套,宽大的领口
在胸口位置确实有些许黄色恶心又硬又臭的精斑,翻开看里面更多。再看妈妈趴
在上面的床单,甚至都有少许精斑。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