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表姐妹共侍一夫】(5)

             五、父母双亲的助攻
  至於张婷婷的问题,我没有如实回答。
  难道我要说,我只是想尽可能多尝女色吗?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年轻时
对女人真的不算很挑,只要有洞就行吧……
  本狼也说过,我是迟射型,迟射到往往要自己非常有意愿射精,且女方挑逗
技能MAX外加下身紧致才能爽到。所以,我才那么喜欢不停的狩猎妹子,这就
仿佛去水果店挑西瓜,来来回回用手指叩击瓜皮想找出好瓜的食客。
  和妹子打炮,很多时候是不要钱的。但是,要维系关系,那就不同了。逛街
挑东西,吃饭买毓婷,这些都要花钱。
  我的加班基本就没怎么停过,同事对我的意见开始变大,我也有些不爽,为
啥有些妹子总是不遗余力的压榨男人的钱包?但我不想再随意分手,然后去幡然
悔悟:「哦,其实我还是蛮喜欢张婷婷的,不光是为了做爱。」
  於是,就这么撑着。这个情况意外得到了缓解。
  有天下班,我发现老妈居然坐在我宿舍的床上,面带笑容的等我回来。
  当时我就淩乱了,「老妈!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老妈在我房间里转悠了一圈,先是说这个房间没光线,太阴暗,又说没热水,
再加上暖气也不是很好,到了冬天你怎么办?然后问我平时吃饭怎么样?有没有
物件?工作忙不忙?年底要不要回家?老爸很想我……
  老妈非常的啰嗦,拉着我讲了好久,我最后耐着性子让她早点去找个酒店休
息,明天坐飞机快点回去。老妈走的时候给我留了张银行卡,说是我老爸给我的,
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就走了。
  张婷婷在老妈走后不久,从楼上窜了下来,她应该早就到了,只是不敢进来。
  她问我:「那是不是你妈妈?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
  我说,「嗯。」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我顺便看了眼卡里的钱,密码一直是我生日。查了下余
额,我眉毛跳了一下,居然有五万?老爸疯了吗?我记得他很小气的。
  想了想老妈的说法,确实也没错,现在这间宿舍是蛮差的,既然有五万打底,
那就挑个家电齐全,房间够大的出租屋吧。
  九十多平米,有家电热水,这种出租房开价是700块一个月,幸亏我带了
张婷婷来砍价,她虽然没帮我把价砍下来,但至少没让我预付半年房费,这也不
错了。我们俩个都没啥东西,就都搬了过来,晚上我在洗菜的时候,她从后面抱
住了我,说我对她真好。
  我心里很感歎,还是有钱的好啊,幸福感都能如此轻易的达到。
  有热水澡洗,有电视看,甚至还有席梦思床垫可以睡,张婷婷经常隔三差五
带朋友来炫耀。其实这种生活等级,在南方基本是属於勉强够到屌丝等级的,但
在我们这些打工仔眼里已经是天堂了。
  没过多久,张婷婷问我,她能不能带龙妹过来一起住。
  我当时僵住了。虽然张婷婷和我住一起,但我们是分房间睡的,只不过晚上
经常会打炮。一方面大家都要保持独立性;另一方面有时候要加班,不想互相打
扰。但龙妹要是住过来,我们之间的性爱怎么办?这好尴尬。
  我还没有禽兽到,在前女友耳边打炮。但我还是同意了,毕竟我亏欠了龙妹。
  晚上,龙妹拖着行李来了,她完全不再恨我了,当然也完全不再喜欢我,只
是把我当成表姐的男朋友,我心里一阵阵的泛着酸味。我感觉自己好贱。
  龙妹肯搬过来的理由很瘮人,就在她宿舍旁边,有个下班的男老师被人抢劫
割喉。原来是人命案,难怪前几天有员警来回盘问我们这些拿暂住证的外地人。
  龙妹和张婷婷睡客房,我睡主卧,打炮的时候张婷婷完全放不开,声音都不
敢发出,让我非常的不爽,可我偏偏说不出什么,郁闷。
  时间很快入冬了。
  这天晚上,大约是淩晨两点,我听到门外有轻微的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马
上抄起床下的撬棒,慢慢挪到门口,然后直接把门踹开,上去就是几下,还好,
是个单干的小偷,没有帮手,先声夺人把他吓傻了。看他年纪还轻,我没有报警,
给了他三百块钱让他自己去看医生,放他走了。
  龙妹和张婷婷也被吓惨了,晚上居然和我睡一起。神展开,我的人生再次神
展开。
  本狼有些迷信,估计也是和人生曲折经历有关。很多人不信鬼神,那纯粹是
因为他们碰到的破事烂事不够多。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