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第十六章 特别纪念(又名:影室交欢)

             第十六章 特别纪念
阿娇与酒店男孩从惠州回来后,精神上有点闷闷不乐,在她姐家里坐了好长
时间,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话。当她得知我并没有在她离去之时睡她的姐,刚开
始还一脸的不相信。因为在她看来,男女之间发生性行为是很正常的事情,并没
有什么高尚、或卑贱之分。但她姐证实了我的行为。这使阿娇对我另眼看待了。
她悄声对我说:“我没有看错你。”
正如三姐所说,那个酒店男孩果真是要去上海发展事业了。
“为什么非要去上海呢?”我问。
“为什么,因为你抢走了他的女朋友,让他很失望啊!”阿娇落落寡欢地说。
“是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你当然没有感觉到。可是你想想,中秋节后我从老家回来的当天,他那样
挽留我,我还是去了你那里,他不伤心吗?后来,整个十一黄金周,你都在我这
里霸占着我,他一次亲近我的机会都没有,他不痛心吗?再后来,你干脆租房子
买家具,和我天天泡在一起,进进出出还跟我手牵着手,有说有笑的,他远远的
见到了,不灰心吗?”
阿娇的一番话,句句是实情,说得我无言以对。
阿娇说那个男孩早已感觉到她已将感情转到我身上,知道他自己没戏了。但
他是个有品味的人,他没有选择打打杀杀,而是默默的离开。也正因为如此,才
让阿娇的心里对他负有一种愧疚感。
“我既选择了你,我也不会后悔。”阿娇说:“但你也要体谅我与他之间的
感情。不要让我太为难。”阿娇说到这里,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所以,情场上失意,商场上得意。”阿娇继续说:“因为他现在的顶头上
司是他的哥们,已在那边铺好了路子,承接了一家四星级酒店的管理业务。而他
是整个管理团队的核心成员,为了事业的发展考虑,不能不去的。”阿娇用纸巾
擦着眼睛道。
她回来的那一晚,我们在床上做得很热烈。这种热烈,在她一方来讲,有一
种在外与别的男人偷情而回家对老公进行补偿的味道;在我一方来讲,有一种老
婆出轨而遭老公报复的感觉。
有一天,那个酒店男孩打电话给她,希望临别时与她留个纪念,提议与她一
起拍一次双人裸体写真照。
阿娇接电话时,我正在旁边。阿娇很坦然,将这个事情告诉了我。征求我的
意见是去还是不去。我想了想,既然别人主动退出了竞争,答应一次也无妨。何
况两人早就发生过肉体关系,又何必那么绝情呢?
阿娇对我的想法很是欣赏,笑着说:“对,我总算没有看错你。”
“摄影师是谁?”我问。
“是一位香港人。”阿娇介绍说。他是酒店男孩的一位好朋友,经常在深港
两地来往,做些广告公司的摄影的生意,也是一位很有品味的男人。不然,她也
不会答应与酒店男孩在外面随便拍这种赤裸裸的照片。
我想看看写真照的拍摄过程,提出要与她一同前往。可是阿娇不同意。说那
样的话,她和那个酒店男孩都会感到不自在。
我理解,这是他们两人的秘密世界,别人不应插足其间。
阿娇是坐的士去的。那天阿娇在家里换上了那件透明的红肚兜,外面用一件
宽松的外套裹着,脚下蹬着高跟鞋。进入拍摄现场后,阿娇又在化妆室描了眉,
擦了眼影,抹了口红。
临出门时,我将一个容量为4GB的USB递到阿娇手里,说:“把你拍照
的那些照片全部考贝到这个优盘里,带回来给我看。”
“就知道你想看别人,变态。”阿娇笑着将优盘接过去,放进了她随身携带
的小包里。
“我是在这里等你,还是回自己的宿舍呢?”
“在……你回宿舍去吧,啊!乖,等我的电话。”说完踮起脚,在我脸上吻
了一下。
“不,就在这里等你回来。”我耍赖道。
“不好。拍完了,万一酒店男孩要过来,大家碰到一起都不好……”阿娇拒
绝道。
我知道,这一晚,她是属于他的了。
那一晚,我没有睡好,满脑子都幻想着阿娇与那个男孩在床上疯狂交媾的情
景。直到第二天下午,阿娇才打电话给我,约我下了班过去,和她一起吃晚饭。
顺便把笔记本电脑带上,看她的照片。
我不知道她昨夜是怎么度过的,但我再次见到她时,她的精神已显得很疲劳。
依我的好奇心,我是想知道他们昨天是怎样度过的,但我一字未提及她与酒店男
孩的事情。我希望让它对我而言,永远是一个迷。
阿娇默默的把USB交到我手中,轻轻的说:“你自己看吧。我出去买点东
西。”
阿娇走后,我打开笔记本电脑,将USB插进去,屏幕上立即就显示出一百
几十个图片文件。
用图片浏览器阅读这些文件,发现不仅有正规的摄影作品,而且还有中间的
换场时的工作照。
摄影师是一位地道的香港人。长发披肩,一件T恤衫,一条大裤衩,一副艺
术家的放荡不羁的样子。
正式拍摄时,在场的人只有三个:阿娇、酒店男孩、摄影师。整个房间里非
常安静肃穆,光影下的华彩和黑暗中的空虚,给人十分诡异的感觉。
一块红色的幕布,中央摆着一张长条沙发,一束光影从上直射下来,照在沙
发上。
第一幅:阿娇披散着长发,赤身裸体的裹着一条白色的大浴巾,下面光着小
腿和双脚,靠在沙发上,对着镜头微笑着。
第二幅:一身白色礼服的酒店男孩坐在她身边,阿娇然后将自己的身子靠上
去,将头帖在他的胸口。
第三幅:阿娇的屁股坐在酒店男孩的怀里,双臂搂着他,与他搂在一起亲热。
前面是两个人的热身,此后,酒店男孩便暂时退出了镜头,写真拍摄正式开
始。
第一阶段拍摄,阿娇独自一人,在沙发上或倚,或坐,或躺,或正,或斜,
或伸,或缩对着镜头做了少的动作。从工作照上看得出,场内除了摄影师偶尔指
点两句,安静之极。
在第二阶段拍摄时,阿娇轻轻地打开了大浴巾,露出了自己曲线优美的胴体。
想象得出那时的场上男人都住了屏住了呼吸,灯光下的她太美丽了。
阿娇挺着胸乳,对着摄影镜头,开始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以表达女性生命
的完美和对男性渴望的欲念。她最后甚至张开双腿,用纤纤玉指抚摸自己毛茸茸
的阴部……
到了第三阶段拍摄时,酒店男孩再次出镜了。
他身上只有一条白色的三角裤。我终于看到了他的雄壮的躯体,甚至看到鼓
鼓的下身。我这才明白阿娇为什么对他恋恋不舍。
阿娇仰起脸,闭上眼睛,让酒店男孩吻她。他们的唇碰到了一起,长长的吻
……
酒店男孩然后又吻她的粉颈和耳根,再向下,一直吻向她的胸乳和腋窝……
大光圈的专业级数码相机不停地连续拍照,忠实地纪录着这对情侣的情感。
阿娇开始躺下,让酒店男孩吻她的平坦光滑小腹和圆润白腻的大腿。
酒店男孩一边吻她,一边用手揉着她的一对丰隆的奶子……
  男人的手掌抚摸奶头的特写……
阿娇的脸开始红润起来,她的身子在酒店男孩的手里也变化扭捏起来,呼吸
也有些急促……
阿娇充满着期待神情的美眸特写。
她一甩长发,开始坐起身,主动吻向酒店男孩年轻的胸脯,并一直向下吻到
了他的阴部。
她的细手指拉下了他的三角裤,将他的阳具握在手中亲吻(特写)。
一边吻,一边醉眼迷离地不断瞟着他(特写)。
  摄影师从不同的角度快速地拍着……
他们开始搂抱在一起,阿娇同时张开了两条大腿,让酒店男孩的肚腹与自己
的肚腹相贴……
男女两人性器官即将相连的特写。
非同寻常的事件就要发生了,我的心跳开始加快起来。
他们终于一同倒在了沙发上,阿娇将酒店男孩拉到了自己的胴体上,只有发
情的女人才会这样主动……
当她做着这一切的时候,我知道,在她的精神世界中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
  酒店男孩火红的龟头开始在她的两片小阴唇旁边摩擦起来……
摄影师不动声色地拍下了一张两个人阴部相亲的大特写。
阿娇粉红的阴唇上,已经有些湿润的闪着亮点。
酒店男孩开始将膨胀的阳具往她湿淋淋的阴道里插入。第一张,龟头正在挤
进去;第二张,阿娇微闭着眼,嘴张成一个圆形,我想她是在轻轻的呼唤……
再往下来,两人便如两条发情的水蛇一样缠在一起,他们不停地变化着各种
性交动作和姿势,十分地忘我、陶醉,照片一直跟踪拍摄到阿娇高潮,随后是男
孩高潮,抽出阴茎,在她的小肚子上射精为止。
看着自己的女人与她的前任情人如此忘情地做爱,我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
滋味。
后面的照片还有一些期间的花絮:他们手拉手的走在五彩缤纷的大街上的背
影;他们在一家餐厅里用晚餐,男孩在桌旁搂抱阿娇的腰,阿娇与男孩子亲吻的
侧影……
那天夜里,直到很晚了,阿娇才回来,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
“你去哪里了,这么半天。”我问。
“去东门啦,给你买宵夜。”阿娇说。
“是吗?有什么好吃的?”
“你看嘛,都是你喜欢的。”
但我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里面仿佛含着泪水。
“你刚才……碰到他了?”我问。
“是。”
“你们在哪里?”
“在儿童公园里坐了坐。”
“他什么时候走?”
“后天吧。”
“那……我明天就不过来了。等他走了后再说吧。”我说着站起一身,准备
回宿舍去。
见到我要离开,阿娇上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的腰,将脸儿帖在我的背脊上,
拦住了我的去路:“不,你不要走……”
“可是,你这样……叫我怎么受得了……”
“我没有什么,女人都是这样的,一会儿就好了。”
那一夜,我虽然没有离开阿娇,但我们彼此的心情都太沉重,各自睡去了。
第二天,我回到杂志社上班。在半路上我就理顺了思路,先暂时离开阿娇一
段时间,对她这样的多情女子,自己还是不要陷得太深,先看看再说。
不料,似乎是感觉出了我的心思似的,十点钟的时候,阿娇给我发来一封短
信:“强哥,我已经失去了一个,难道还要我再失去一个吗?真心爱你的阿娇。”
对那个酒店男孩那么的依依不舍,却回过头来对我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
虚伪呢?我这样想。最后决定暂时不要理她。
但这封短信确实又充满着温情,充满着信任和期待。这让我有点为难。
快下班时,阿娇再次打电话来,让我晚上到她那里去吃晚饭,说她特意为我
做了一顿好吃的。
阿娇知道我好吃,只要有好吃的,什么事都行。她也总是用这一招来讨好我。
但我知道,并不是我从酒店男孩手里夺走了阿娇,而是阿娇在万般无奈的情
况下,放弃了酒店男孩。也正是这样,她的内心才显得更加的痛苦,而我也没有
任何与情敌争斗后的胜利感觉。
下班后,我还是去了她那里。两个人之间绝不再谈论酒店男孩的事。
阿娇似乎很疲劳,吃过饭后也不出去,将身子歪在床上看电视。
这一夜,我没有动阿娇,只是把她拥在怀里安慰着她,让她在平静的气氛里
安然睡去。
看着她熟睡的美丽的脸蛋,我想我与她之间的情意,恐怕是难以长久了。因
为她对男人的泛爱,我不知道我们之间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第二天早晨,阿娇病了。事实上,应该说是当天夜里她就病了:先是四肢无
力,不想吃东西,躺在床上,睡又睡不安稳,半夜里便发烧了,脸烧得通红,望
着我,两眼直直的流着泪。我问她想要什么,她不想说话,只是摇头……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到东门的大药房去给她买了退烧药。回来后,从床上
将她拉起来,让她软弱无力的身子靠在我的肩膀上,然后用温水喂她吃了药,又
让她躺下休息。
阿娇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只那么微微一笑,便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她这病主要还是从心头上来。她失去了一个爱她的人,她痛苦,她
麻醉,她放纵,她堕落,皆因由此而起。
直到下午快天黑的时候,她才重新醒过来。
“如果你放不下他,就去上海找他。OK!”我轻轻的说。
阿娇摇摇头,表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你这样,让我也难过。”
阿娇勉强地笑了笑:“我会好起来的。”
“你一直都在哄我。”
“你放心。这次,我不会再骗你。”她说。
“你会忘记过去吗?”
“会。我并且会跟你好好过日子的。”
“那你喊我一声。”
“……老公!”声音那么轻,却那么真诚。
但是我也知道,不仅仅是阿娇有病,其实连我自己也病得不浅。我为了一个
美丽的小娼妇,丢下工作,把自己的身心也折磨得不成人样。
我坐在阿娇身旁,看着睡去的她清丽的容貌和妙曼的胴体,我想我真的爱她
吗?如果有一天,她想嫁给我,我愿意娶她吗?我想我不会,我与她的结合,彼
此所需的,只是对方的性,和建立在性基础上的相互愉悦与信任而已。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