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警花母亲】(1)

  H市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一场极为重要的会议正在进行。
  「犯罪嫌疑人王强,男,36岁,1979年1月3日出生,XX省H市Y
村人,绰号疤脸刀,或者屌强…」清脆的声音和旁边液晶大屏幕上的信息把犯罪
分子的信息一步步展现在一群警察面前,从屏幕上可以看到一张国字脸,粗眉毛,
大鼻头的中年男人,即使隔着照片也能感到一种凶悍的感觉。
  「扑哧」当这个悦耳的声音说道「屌强」的时候下边坐着的一群警察中几个
年青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同时,个别女警也低低「呸」了一声,脸颊微红。
  周洁闭上了红润的嘴唇,表情严肃,似乎刚刚那个下流的词语不是出于自己
的嘴巴,她凌厉的眼神直直对着刚刚笑出声的一个年轻警察扫去,整个会议室里
似乎温度都降了几分。
  只见那个年轻的刑警抖了抖身子一个激灵,好似刚刚不是一道眼神而是一道
刀影,低下头闭上了仍然扯开几分的嘴巴,表情凄惨,而他周围的几人也纷纷闭
嘴,同时悄悄投给他一个惋惜的目光。
  「呼」我心中长出一口气,「完了,完了,这次回去又得挨骂了。」一想到
这里,我微微一抬头就又看到那张恢复了讲话却依然盯着自己冷如冰霜的面孔,
心里越发冷冽起来。我轻轻叹息了一声「哎…」,心里却无限悲愤「早就知道,
不听她的话跑去外地是死,但听她的话来做警察更是死。谁让她是我妈!现在更
成了我顶头BOSS,李孝啊李孝,自求多福吧。」
  我叫李孝,24岁,现在是H市刑警队普通警察一枚,而就在几个月前我还
在另一个城市的酒吧和几个好朋友过着驻场乐队的歌手生活,虽然很辛苦但对我
来说能够脱离冷库一样的家庭什么风餐露宿都是可以接受的,更何况长相不差,
唱歌还可以的我在那个有几分热度的小乐队里混的还行,收入不算多但也能够让
我生活下去,更何况我们队伍里还有个打酱油的富二代,抱好了粗大腿出唱片也
不是没有可能。
  但就在在美好生活似乎正在对我招手的时候,我这位身为刑警队长,曾获得
多次警队内外搏击、侦查奖项的母亲从天而降,残酷的把我押了回来,扔进了她
所在的刑警队做起了小警察。
  要知道,大学几年我很少回家,学费生活费几乎都是靠自己赚来的,毕业后
也没回过H市,为的就是逃离我严格到冷酷的母亲和只会唯唯诺诺的父亲,但没
想到神兵天降的戏码竟发生在我的身上,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完蛋
了。
  周洁扫过一眼之后就继续说了起来,压根没有在意李孝的想法和表情,「特
长:刀法,武术,涉嫌参与201X年4月11日在城北区蓝月亮酒吧斗殴杀人
事件,蓝月亮酒吧事件(后文简称411事件)导致6死8伤,属于特大刑事案
件,其部分涉案人员已被控制,根据调查采证,周强本人在411事件中砍死5
人砍伤3人,而且另涉嫌一起强奸杀人案,至今逃逸,目前已确认犯罪嫌疑人正
窝藏在江南区紫色梦幻酒吧,该嫌疑人极度危险,非常凶残…」
  周洁一边照本宣科,一边却在心中埋怨着孩子不争气。这种一心二用的手段
也算她的一种特殊本领了,要知道,作为一个女警,没有两把刷子怎么也不能轮
到她来做这个队长。
  过去很多次危险的探案过程中,她的这个本事可是屡建奇功,在与敌人周旋
的时候却还能保持着清晰思考对策的头脑,这个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行还能做的好
的,周洁敢说,H市这些刑警中超过自己的没有几个,她是周洁,所以就这么自
信!
  「现在的孩子真是养不大的白眼狼,养个二十多年拍拍屁股就跑了,一个上
不得台面的小乐队将来能有什么出息?带回来做警察,有做妈的给铺路,还有几
十年的经验在这,不说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没人欺负绝对没问题,你以为妈妈
把你弄到刑警队就容易?刑警队长听着牛逼,但现在这风头下给你一个音乐专业
的学生披上警皮妈妈都付出了什么你知道吗?上边妈妈在讲话,下边你还笑?」
  周洁一边说着一边想着,心中越来越委屈,但面上却越来越清冷,她就是这
样一个女人,把一切委屈都放在心里,把一切委屈都化作动力的女强人,要不然
也不会在刑警的位置上一干就是二十年,更是一路高升到刑警队长。
  「刚刚各小组任务已经布置完毕,我们今晚的行动任务就是在紫色梦幻酒吧
抓捕王强归案!听清楚没有?」一句简单有力的话,周洁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听清楚了。」下边三个行动组,二十多号警察大声的回应道,他们信任自
己的队长,周洁这朵警队之花,虽然更多的警察喜欢说她是雪花,也有人骂她灭
绝师太,但论起任务的完成效果,在H市这一亩三分地周洁带领的队伍从来都是
最好。
  「好了,周队长说完了,该我说了,我在这里还是有两点要求的,希望大家
能够注意。」坐在前排的警察局长吴军宏待大家安静下来后,又看了眼周洁才开
始说道。
  「紫色梦幻酒吧在江南区春水街,那里人口密集,夜生活场所很多,所以,
这第一点,我希望同志们都注意在抓捕的过程中不要误伤到其他民众;第二,因
为本次行动的特殊性,所以大家只能以便装行动,警车支援也会距离酒吧有段距
离,只有你们抓到了目标人物,警车才会出现,还有,酒吧人群集密,大家最好
不要开枪,而且犯罪嫌疑人必须活捉,所以任务难度很大,大家…」
  「王强手段狠辣,是有几手功夫的,一不准开枪,二必须活捉,那岂不是要
赤手空拳对付歹徒?据查王强随身带刀,吴局,你是不是搞错案子了?」
  下边的诸多警察们还没开声,周洁却已经站起来反驳了。
  同时她还有一句话没说,「之前咱们定任务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这是让
警员送死!」虽然气愤,但她没有失去理智,即使作为刑警队长的她同时还是警
察局副局长,但终究留是要给对方一丝颜面的,而且在以往的接触中,吴军宏也
并不是如此昏聩的上司。
  吴军宏脸色有点狼狈更有些惭愧,看着低下的警员们有些茫然的目光,再看
看周洁认真的眼神,他避过头,黑脸有些泛红。
  「咳咳,我没说不准开枪,只是除非紧急情况不能开,毕竟我们是人民警察,
不是恐慌制造者,万一开枪造成踩踏事件什么的死了人谁能负责?还有活捉,周
队长,你也知道省厅很重视这事,抓住王强把他送到法庭上去做审判,这样比直
接毙了他更有意义。」
  吴军宏自知理亏,而且第二个理由实在站不住脚,但自己毕竟是警察局长,
他要维护自己的威望。
  吴军宏站起来,目光炯炯的扫过所有人,「虽然任务难度大,很危险,但我
们H市刑警队能力强众所周知,我相信大家能以最佳的表现完成任务,保护好人
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做一个合格的人民警察,大家有没有这个信心?」
  警员们下意识的站起来,吼道:「有!」
  「很好,散会。」吴军宏给下边敬个礼,他就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我们这些小警察互相看看,鱼贯而出,走过母亲身边的时候我瞄了她一眼,
又赶紧收回目光,「靠,以前去酒吧不是去嗨就是去唱歌,而这次去酒吧要拼命,
真是我的好妈妈!」我心里充满了怨气,恨恨的想到。
  没办法,虽然入警队已有将近半年,各种训练在母亲的叮嘱下都得到了「狠,
好」的锻炼,但去抓穷凶极恶的匪徒还是大姑娘上花轿,虽然我所在的第二小组
主要提供场外控制,但不管怎么都是去抓人的,我这心里怎么能安稳的下来,
「不行,要去问问,再怎么说我也是她儿子,得让她把我放在更安全的地方。」
  话是这么说,但我心里并没多少底。
  「妈,我是第二组的,你看…」我几步走到母亲身边,看周围警察都走了我
才给母亲说道。
  「怎么在第二组?你到一组来,跟我一起。」周洁打断了儿子的话。
  「什么?一组?」我惊呼,要知道,一组就是负责抓捕的主力啊。「妈,我
…」
  「就这样了,你去给你们组长说说,你就到一组来,我还有事,别忘了换便
装,放心,跟着妈,没危险。」周洁叮嘱了儿子一番,在她的心里只有把儿子放
在自己眼跟前那才是安全的,这是一种执警二十年的信心,而且她深深的知道,
儿子的警帽来路不正,不知多少人等着看母子俩的笑话,儿子想要在这里立足就
必须做出点什么。她看着儿子的眼睛,认真道:「相信妈。」
  周洁急匆匆的离开了,她还要去找吴军宏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在她身后,我看着母亲的背影半响无语,「我可是你儿子啊,咱们是去抓人
的,不是做游戏,怎么可能没危险?」
  「算了,与其怨天尤人,我还是赶紧收拾一下吧,做好准备才行。」无奈的
叹口气,我大步走了出去。
  晚上八时三十分,江南区的夜生活已经热闹起来了,春水街紫色梦幻酒吧门
口,一辆红色的小车上走下几个男男女女,年长的三十许,年轻的看起来才二十
出头,三男一女互相追逐嬉笑着就钻进了酒吧,没人注意他们,这样的人实在太
多,更何况其中的女人也没见得多出色。
  我面上笑嘻嘻的和几个同事进了酒吧,心里却紧张的不得了,毕竟那支手枪
就在我黑衬衣下边夹着。
  「走吧,小少爷,人两个抱到一起玩了,咱们就去找人吧,屌强,嘿,有多
屌?」张达笑嘻嘻的在我耳边说道,这时我才注意到,另两人竟然互相搂抱着在
摇摆着远离我们。
  我厌恶的看了张达一眼,自从他们知道我就是刑警队长的儿子,就叫我小少
爷了,开始还是几个人,后来大家发现母亲对我冷冰冰的态度之后这个绰号就变
本加厉的推广开来了!什么素质?还人民警察?听说外号貌似就是这家伙取的,
要是我真是我妈的小少爷,早就让我妈踢你去站街做红绿灯了。
  「别看了,人家本来就在谈恋爱,在这里只不过发挥自己的优势罢了,可惜
咱们没得抱,哦,不对,是我没有,大少爷可以去抱你妈啊,看,就在那呢!啧
啧,咱们师太虽然有些冷,年纪也不小了,但这样子看起来真是漂亮,这就是网
上说的辣妈吧。」张达一边嘴贱,一边朝吧台猥琐的看着。
  「师太我知道,就是灭绝师太么,辣妈又是什么情况?还有,你嘴能不能干
净点?抱你妹!」我骂道,张达笑了笑也没说话,只是一双猥琐的眼睛紧紧盯着
那个角度。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去,只见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吧台边坐着,手里拿着一杯
褐色的液体摇晃,艳红的唇色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显得妖艳性感,柳叶眉,瓜子
脸,真是一片丽人风采!再往下,只见一件白红色的紧身背心紧紧的包围着女人
的身子,从我的角度看去虽然只是侧面和大半后背但那真是腰肢如柳,坐下的腿
上似乎是一条黑色的裙子,下沿都已经快到了大腿根部,两条光洁的大腿在高脚
椅子的边上晃悠,风情万种。
  「这,这是我的母亲?」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女人,虽然我承认母亲周洁
十八岁生下我是很早的,理应比我同龄人的母亲会更年轻,但无论如何她也四十
二岁了,而那分明只是个三十左右,皱着眉头苦闷着心情,看起来就是在喝酒钓
凯子的都市白领!这又是什么情况?
  「啧啧,上次看她这样穿着风格都有大半年了吧?当时什么情况来着?不行
了,我得去找个妹子一边摸一边当掩护了。」张达意犹未尽的把眼睛从那双大长
腿上收回来。
  「你不抱你妈的话,要么也去找个妹子好了,只是别忘了到时候把妹子安顿
好,要怜香惜玉!啊,真是双好腿。」张达在我耳边猥琐的说道,眼睛又攀上了
那双大白腿,之后,只见他随手搭上一个从边上经过的女孩,腆着脸凑了上去,
不一分钟就埋没在了人群里。
  「好你妹的腿,任务完了看我不揍你,不管怎么样,那是我妈!」我恨恨的
攥了攥拳头,早都忍不住撕了张达这张烂嘴了,难怪被人叫「张大嘴」,「活该!
  有本事你去我妈跟前说。「心中有些气愤的同时我看着母亲的背影有点出神,
经过再三确认,我知道她的确就是我的母亲,周洁。
  二十多年第一次从女人的角度看她,只能说,这真是个性感尤物,仔细回想
其实过去以来,母亲的确是不怎么显老的,只是她太冷了,冷到让我不太敢靠近
她,对比十几步外那个充满风情的女人,我忽然想到张达刚刚说的话,「前一次
看见她穿这种风格」,我的心里竟有些吃味,我的母亲,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母亲,
而你们这些警察却见过,而且还一眼都能认出来,我…
  「算了,眼不见为净。」吐出口气,我静了静心,背对着母亲,在这个充耳
都是重金属音乐的地方轻轻的一边随着节奏摇摆一边环顾四周,女人真是不少的,
但我又真不是来泡妞的。
  虽然在酒吧驻唱的时候,这种地方早已无比熟悉,但我毕竟不是张达那种老
江湖,他说弄个妹子打掩护,任务开始了还要安顿好,说完就能腆着脸上,但我
从没有系统学习过任何警察方面的东西,连开枪都是这几个月才学会,第一次参
加这样的任务,说难听点,是来给酒吧搞破坏的,而不是来建设酒吧的,还真没
这样的心理素质,脑子里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母亲之前说的「跟着妈,没危险。」
  难道要我真的去抱我妈?
  「小帅哥,一个人过来发呆的么?来,陪姐姐跳舞。来啊」一声腻歪到心底
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再接着就是一只白葱葱的手抓着我的肩膀就让我转了个圈,
紧接着,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女人的躯体已经靠在我的身上,两只玉
臂也环上我的脖子。
  「妈,你…」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女人的样子就震惊的喊了出来,这个用
胸脯顶着我胸膛的妩媚女人不是刚刚还坐在吧台前的母亲又是谁?
  母亲一只手轻轻的抚上我的脸颊,拇指按在我张开的嘴巴上,轻而易举的让
我吞下了要说的话,而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一个女人在挑逗另一个男人罢了。
  母亲穿上高跟鞋后超过一米七的身高只比我矮小半个头,她拉下我的脑袋在
耳边说道:「别废话了,早跟你说了来了跟着我,你一到就瞎晃悠什么?来,跟
我摇着,边跳边往东北角走。」说完她还用她嘴角的脸颊蹭了下我的脸,我的脸
一下子就红了,我相信边上的人绝对以为我们正在亲吻。
  「噗通,噗通」我似乎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妈」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在我的记忆中,即使是我很小的时候母亲也从没有过这样亲密的姿态,记得
小时候有首歌儿叫什么妈妈的吻,小朋友们的妈妈接他们都会亲亲他们的脸蛋,
而我只有羡慕,当时我多么希望妈妈可以亲亲我,但回应我的,只用那张冰冷的
扑克脸和只会叫喊着学习成绩的嘴唇,而撒娇也只会换来「像个男子汉一样」这
类的回答。
  现在即使她没有亲吻我,但起码我知道了以前从不知道的事情,妈妈的脸颊
也很温暖。这一刻我的眼泪竟然不由自主的在眼眶里打转。
  「干什么?还不快走?还有,在这别叫我妈,就叫姐姐。」妈妈即使穿着性
感,但这时候眼里却依旧冷然,在我耳边说完这话,只见她拉着我的手,好似变
脸一样扯着我笑嘻嘻的叫道,「想和姐姐跳舞就过来嘛。」眼角里尽是风骚。
  一个长长的尾音,麻酥酥的感觉充满我的身体那丝丝冲动的眼泪一下子消失
殆尽。
  周洁胳膊环着儿子的脖子,和着儿子的节奏摇摆着腰肢,眼睛透过儿子的肩
膀把周围一寸寸的细细扫过,根据之前得到的情报,犯罪嫌疑人王强在这酒吧里
过得好不自在,女人,酒水还有马仔,哪里是避风头,简直就是在享受。也是,
有强力的保护伞罩着么,能不逍遥?
  她脑海里不禁回忆到追到局长办公室后吴军宏说的话。
  「不管是蓝月亮还是紫梦幻,包括本市不少酒吧、KTV、私人会所等等,
都是从本市走出去的地产大亨李天雄的产业,李天雄的天雄地产前段时间省长才
去参观过,更别说前前后后多任市长和他称兄道弟,这事全市都知道,你应该清
楚的很,咱们没办法拿着枪开着警车闯进去!相信我,我能争取到让你们便衣拿
枪已经很不容易了,相信我,只要切切实实抓到人我亲自带人给你支援!」
  两个相信再加上吴局陈恳的神情印在周洁的脑海里,一瞬间她一贯平稳的心
也不禁烦躁起来,恨恨的跺了跺脚。
  「哎…呀。」我惊叫道,叫到一半的时候想起怀里的母亲又生生把声音压下
去,「会不会引起别人注意?要遭!」毕竟做这种事的第一原则就是低调,而我
这一声喊叫就算后音乐做背景但吸引周围的人看过来也绝对没问题。
  周洁踩下去的时候就知道要遭,高跟鞋的底子按没按在地上那种感觉女人是
很清楚的,儿子被尖尖的跟子踩到还是自己躲下去的肯定好受不了,虽然声音短
促,但足以吸引周围几个人已经把头转过来了。
  周洁轻轻摆了摆头,眼睛的余光看到现在她们的位置距离情报中所说有看场
子的混混聚集的地方已经没多远了,如果被人注意可不是好事情。
  「小帅哥被姐姐踩到了啊,嘻嘻,这样好了,给你个安慰奖吧。」
  脑门上微微出汗的我看着妈妈娇俏着俏脸贴上来,「啵儿」如果不出意外一
个唇印应该就在我的脸上,瞬间我有点晕晕乎乎的。
  「还和姐姐玩么?玩的话可能还会被踩哦。」周洁眨了眨眼睛,古灵精怪的
样子,暗暗地拉着儿子的手却捏了捏他。
  「要,当然要,和姐姐跳舞被踩算什么?」手上的力度让我警醒,忙不迭接
上话头。
  「嘻嘻。」
  母亲笑咪咪的样子在舞光十射的灯光下好似只狐狸,她再一次贴上我的身体,
悄悄地在我耳边说:「反应不错。」
  得到母亲的肯定我心里充满了兴奋,被她表扬肯定的时候实在太少了。
  「来一组也不差么,跟母亲一起任务还不错。」我喜滋滋的想到,脚上的疼
痛似乎都没了,脸上全是欢乐的样子。
  「傻小子,乐什么乐?抱着我跳舞顺着靠近座位的那边慢慢动,我要看清楚
点。」周洁看到儿子傻乎乎的样子不由敲了敲儿子的脑袋,如果不是穿着的衣服
和这不恰当的地点,这一瞬间,这对母子之间就真的很温馨了。
  「嗯!」我重重的点点头,拥着母亲的腰肢就扭了过去。
  越靠近这边人们就越癫狂,几步外圆台上一个穿着比基尼的染着红色头发的
女孩正在钢管上疯狂的摆弄自己的身体,靠近圆台的男人女人们仅仅的抱在一起
贴在一起,我不时的就能看见一两对情人正激烈的热吻,或者舔着对方的脖子,
甚至还能看见一些男人把手伸进了女人的衣服里,裙子里。
  不知不觉中我的裆部就挺立了起来。
  扶着母亲的腰肢,我悄悄的把自己的屁股往后移,但总有人摇摆的太欢乐撞
过来让我再次和母亲帖在一起,几次下来,我就发现母亲虽然仍然在舞动,但她
的眼神却没有如刚才那样巡视我的身后,而是紧紧锁定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着母亲的脸,尴尬的把屁股使劲向外挺,腰也弓了下去,希望一切顺利,
谁知就在这时又是一个撞击,我又和母亲贴在了一起。
  「你在乱想什么?别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
  冷冽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全然没有刚才夸我的温度,好似一桶冰水把我浇个
通透,没一会下边就安静了下去,不过好歹也算没了尴尬。
  母亲脸上仍然一片晴朗,一片春情勃勃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冰冷,我心里默
默的叹息,调整了心情,一边笑一边意有所指的说:「您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刚说完身边一个粗重的声音道:「大妹子你这么漂亮不去做演员真的可惜了,
要不要跟着我,我捧你做大明星!」
  我转眼看去,只见一个矮胖的男人,满脸胡子拉碴,一双小眼睛正盯着母亲
看个不停,眼里简直要冒绿光了。
  愤怒极了,我一张嘴「看你妈逼,你再给我看一眼!」
  这个男人瞪了我一眼,又把视线放到母亲的身上,「大妹子,你看,金子,
金子,还是金子,跟我走,包你做大明星。」一边说他还挥舞着手指头,掰拉着
脖子上的挂饰,和手腕上的饰品。「小白脸只会花你钱,跟哥走,哥给你钱!」
  男人嚣张极了。
  「你…」我肺都要气炸了,这人在我的面前侮辱我的母亲,我松开拥着母亲
的腰就准备转身往上扑,管他什么任务不任务!
  这时母亲拉住了我,「大姐我有钱,缺的就是小白脸,你管的着么?滚一边
去!」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母亲早已阴沉了脸,声音冰冷而无情,我一个哆嗦,记
忆中这个表情只有我去大学改音乐专业被她知道后才出现过一次。
  那个男人或许也被冰了一下,他悻悻的张合了下嘴巴,最后什么也没说,转
过身搂住了边上一个一直撅着嘴的女孩,那个女孩年纪和我仿佛,我清楚的看到
  在她搂着矮胖男人手臂转身的时候她的眼睛里看着我们的是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
  恶毒和憎恨。
  「这个社会不知怎么了。」我感叹道。
  「你才多大呢,就这样说。」悦耳娇美的声音糯糯的响起,我转过头,看到
的是母亲美丽的俏脸。「来,抱着我,咱们继续玩。」
  我的手继续放在母亲腰部正中的位置,好似抱着一个易碎的花瓶般小心翼翼
的拥着她继续侦查。
  「你不是在酒吧唱歌的么,怎么连这种舞都不会?硬邦邦的跟僵尸一样,你
当别人都是傻子?」我们已经差不多靠近了角落,几个或穿着花衬衣,或穿着黑
背心的男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样子就在距我们不到两米的位置,母亲摇摆的动
作幅度忽然大了起来,而这句话也在我耳边响起。
  我当然会跳,要知道和我贴着身子的女孩也不在少数,多少女孩就喜欢和我
们这种所谓的音乐人一起玩,但问题是现在我抱着的女人是我妈,而不是一个可
以让我跳着跳着摸到内裤里边去的女人,再加上母亲在我心目中一贯的冰山形象,
我还怎么嗨的起来?
  我有些发愣,只是把按在母亲腰上的手往她的脊背移动几分,把头低下更靠
近她的头发和肩膀,微微增大了跨部摆动的节奏。
  母亲感觉到我的改变,也把身体往我怀里靠了几分,「就和他们保持这个距
离,咱们也保持这个节奏,顺着他们聚的方向走。」
  母亲的头和我靠的很近,她说话时我都感到气流就在我的耳朵边上发出,有
点痒,点点头我抱着她慢慢的舞动。
  「手往下点。」
  「?」听出是母亲的声音,但手已经在腰上了,再往下?我脑中充满问号。
  「手往下放。」这次声音重了点,也更清楚了点。
  「呃。」我小心翼翼的把手往下移动了一点点,放到了快接近臀丘的地方,
这里微微有些隆起了。
  忽然,母亲放下了一只一直挂在我脖子上的手,抓着我的手就放在了她的屁
股上,准确来说,应该是脱住了她的屁股蛋的位置。
  「就是这。两只手。」母亲的声音有些奇怪,这个动作更加奇怪。
  我游移不定。
  「快点。」
  好吧,我的两只手终于放到了那里,热热的,暖暖的,软软的,很奇怪的感
觉,同时我不久前才消停的小兄弟再一次挺立了起来,而这次直接紧紧的贴在了
母亲的肚皮上。
  我再把身子往后挪了挪,准备好承受母亲的冷冽,结果没想到母亲反而更加
靠近了我。
  「刚刚有人摸我那里,那有东西,你按着那,不能让人发现,左腿内侧,手
往中间点。」
  母亲的声音很小,很细腻,我从没听过她用这样声音说话。
  抱着母亲的屁股,我的手往她说的地方摸去,指尖感受到裙下的柔软,我的
心加速跳动起来,我知道这不是开始那种激动的跳动,而是一个男人原始欲望的
驱动。
  一片柔软中忽然一点轻微的坚硬触感传到指头上,「枪」,我的心里默默的
说道。
  找到了目标我的心松懈了下来,这时候才回想到刚刚母亲说有人摸她,她怕
被发现,那很明显,摸的人摸了她的屁股,想到这里一阵无名火起,抬起头,我
恶狠狠的往母亲背后的每个男人身上扫去,当然,只能是一无所获。
  「不要乱想,多想想任务,总结下经验。」母亲扭了扭身子,在我耳边说道,
让我一阵面红耳赤,我知道,原因只能是那根顶在她身上的东西在作怪。
  但天地为证,我控制不了这东西,而且随着她的扭动和摇摆,我的手也在那
臀丘上滑动,这样的结果只能是下边更为坚挺。
  「嗯~ 」很突兀的一声娇喘在我耳边,呻吟声虽小但却如晨钟暮鼓轰击在我
的心头,我的手下意识的用上了几分力气。
  「你,你在干什么?嗯~ 」母亲的音调有些凌乱,眼睛盯着我虽然有些凶,
但最后一声喘息却打断了其中的冷然,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正揉捏着那两
团挺翘。
  看着眼前那画着浓妆的面孔,性感的烈焰红唇一开一合吐露着的香气直达我
的口鼻,这哪是我冷冰冰的妈妈,我的手控制不住的揉动起来,下体也紧紧的贴
着她的小腹挺动。
  「你…」周洁不可思议的感受着身上的感官,她在挣扎,她想拉开和儿子的
距离。
  「这边没有,咱们去二楼。嗯,好弟弟,咱们去二楼。嗯~ 」周洁小幅度的
推搡着儿子,小肚子上热热的坚挺触感和胸部两团美肉和儿子胸膛的摩擦,这一
切让她的心波动起来,随着在她臀部作怪的双手,她的声音剧烈的喘息着,但她
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没有忘记让儿子和自己一起的原因。
  或许在这时她狠甩儿子一个耳光就能解决自己的窘境,而不应该柔柔软软的
叫一声「好弟弟」,但她对儿子前途的责任,对任务的责任都让她不能那样做!
  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我的母亲么?以往二十年总在批评我,压榨我的母亲?
  那个严格到严酷的母亲?但这分明是个娇媚的喘息呻吟的美人啊,强烈的落
差对比让我有点失去理智了,我的手竟然不再满足隔着短裙感受那些挺翘,右手
从裙子的下摆钻了进去,指尖狠狠的插进了两条丰腴大腿的中间揉动起来,那里
竟然是一片泥泞。
  周洁感受到插在双腿间的那只手,无论是理智还是情感,她都清楚的知道自
己不可能让儿子继续下去,枪可就放在那个位置,而且,这小兔崽子太过分了!
  「啪」
  响亮的声音,传自我的脸颊,理智恢复的我看到周围几个男子都是一副看好
戏的样子咧着嘴笑。在这样的酒吧,有男人和女人看对眼回去就上床的,自然也
有男人看上了女人就要摸却被扇耳光的,很显然,在别人的眼里我和妈妈就是这
么回事儿。
  「我还以为你年纪小看起来干净老实,不会像别的男人花花肠子只想把棍子
塞给女人,结果你也一样。滚,别让姐再看见你。」
  妈妈红着脸冷声骂道,说完头也不回的往人群里挤去。
  「我…妈…姐姐,等等我,我错了。」我忙不迭的追去,语无伦次的,我知
道要道歉就趁早,晚了就真完了,毕竟这次事态从未有过的严重,更重要的是,
这毕竟实在任务中,没有妈妈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完成我的处女秀。
  「姐,好姐姐,我错了,可我真的好喜欢你。」我拉着妈妈的手,眼睛里满
是哀求,「在这里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周洁听懂了儿子的暗示,默默的叹口气,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她又如何放心的
让儿子一个人执行任务?她不再想着挣脱儿子的手,但是即使画着浓妆的眼睛依
然冷冷的与儿子的眼睛对视着,在这个噪杂的地方,母子二人中竟形成一个罕见
的无声区。
  「砰」
  忽然两声清脆的响声盖过了音响,也盖过了人们的噪杂,母子俩互相望望,
那是枪声!
  周洁眼睛扫过酒吧,拉了下还有些呆愣的儿子,就直往二楼冲去,一边冲她
一边从短裙的下边拿出一只警用手枪,这时候没人在意这把枪上的那些滑溜溜的
水渍。
  「警察!」
  听到耳边清脆的声音,我才反应过来,再看着母亲迅捷的动作,我紧紧跟着
那个看似纤弱的背影就冲了上去。
  抽出衬衣下的枪支,「警察!」我大声的喊了起来,这时候似乎只有这两个
字和前边的背影才能给我冲锋的勇气。
  在我们身后,更多的人才反应过来,一时间,尖叫四起,群魔乱舞。
  转过楼梯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几个劲装青年正如狼似虎的往楼梯这边
扑来,人群中的几个同事也站了出来似乎正在奋起还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