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 第二十八章 三人同欢

             第二十八章 三人同欢
                (1)
  我一直在想,假如阿娇与她的相好暗中偷情,我心里会非常难受;但假如阿
娇与她不相识的人上床,哪怕是当着我的面做爱,我却会兴奋不已。为什么同样
是与男人交配,而我的态度会绝然相反?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性,纯粹是性。而不是情,不是爱。
  如果她将情和爱给了别人,那我的地位就受到了公然挑战;而如果她只是与
别人交配,哪怕是无耻地疯狂,放浪地淫乱,那也只是以追求肉体快乐为目标的
成人游戏而已。
  是的,只是一场成人游戏而已。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在这里,姑且就叫那个参与这场游戏的大
男孩为“L”好了。因为我发现这个字母与他的身材有点相似,都很高挑苗条。
  那天晚上,我们三人相约在东门的一家湖北餐厅见面,一边吃饭一边寻找着、
或培养着相互的感觉。
  我们俩先去,占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我面向大门,阿娇坐在我对面,背对着
大门,留下中间的坐位留给了L。
  服务小姐上茶,问几位。我说三位。服务小姐问是否需要先点菜。我说等客
人到了后再点。服务小姐笑眯眯地退到了一边去。
  不一会儿,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匆匆忙忙地走进餐厅。我一看就有
那种感觉,那可能就是他,与发过来的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我立即向他招呼。
  L立即走过来。
  我向他介绍说:“这是你嫂子。”
  他立即笑着对阿娇说:“嫂子好。初次见面,没有什么准备,这个小礼物送
你好了。”说着像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拿出一朵红玫瑰花来,递到阿娇胸前。
  阿娇接过花,大为惊喜,拿到鼻边闻了闻,对他的好感顿时写在了自己的笑
靥上。
  “哪买的,还很新鲜。”阿娇问。
  “刚才路过儿童公园,大门口有一个卖花的小女孩,专门向情侣推销。我顺
便买了一支,送给嫂子,不成敬意,让嫂子见笑了。”
  “看不出,你还蛮细心的。好,我收下你的礼物。等会儿也有好礼物送你啊!”
阿娇妩媚地瞟了他一眼:“不过,别叫我嫂子,就叫我姐好了。”
  “好,好。就叫姐!”L连连点头。
  是个聪明伶俐的男孩,很有公关能力。我在旁边观察着他,感觉不错——风
华正茂,血气方刚,就一个字:好!
  阿娇跟L聊起来,我于是向服务员招了招手,让她过来写菜单。
  点了一个水煮鱼片、一个香菇肉丝、一个凉拌牛肉和一个萝卜大骨汤。要了
两瓶啤酒。
  “看不出来吧,他在学校打篮球,还是学生会的小头头。”阿娇笑着向我介
绍道,随手将那朵红玫瑰插在了桌上的一个宣传牌的夹缝中。
  “在学校做点公众工作,对培养自己的社交能力有好处。我以前还是校团委
的宣传部长呢——你是学什么专业呢?”我问。
  “计算机专业。”L说。
  “热门呀。”阿娇说。
  “不过,现在学这个的,太多了。如果学得不深,只知道一点皮毛,是很难
找到理想的工作的。”他有些黯然。
  “现在的情况是,完全不懂计算机应用的,不论什么专业,都找不到工作。”
我接过话题,说:“而要想做计算机专业,则要达到一种近乎痴迷的程度才行。
现在的计算机程序员编制,如果达不到黑客级水平,其专业就很难有所突破。”
  “照你这么说,都去搞病毒才行?”阿娇反驳道。
  “那当然也不是,但至少要在这个层级水平上的人,才有出头之日。”我解
释说:“比如说创业。现在都在讲创业,可是哪有那么容易成功的。你不仅要经
过一番市场调查,而且在发明了一个软件程序后,你还要想办法怎样把它卖出去
才行——通过什么方法,什么渠道,怎么组织,等等。如果是免费下载使用,那
你还要想办法,怎样才能补偿开发成本,获得相应的利润才行。所以说,成功是
很不容易的事情。”
  “对,对。哥说得对。我们就是苦恼这个。”L说:“我们有时间和精力,
但我们不知市场缺什么,有没有人做?怎么做才赚钱,再就是缺开发的成本投资,
缺把东西怎么卖出去的渠道和经验。所以,创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呀。”
  三个人说着,不知不觉服务小姐就把菜端上来了。
  我给三人人的怀子里各倒了一杯酒。阿娇连说她不能喝多,只半杯就行了。
我说怎么样也要喝一个满杯。三个人同船过渡还要前世修行五百年呢,何况是一
个桌子吃饭。
  “来,小弟,初次见面,先干一杯!”
  L也举起杯,跟我碰了一下。
  我又跟阿娇碰了一下,并向她做了个怪相。
  阿娇立即在桌下用她的脚踢了我一下。肉肉的,温温的,感觉是她把脚上的
高跟鞋脱了。
  阿娇却不动声色,笑着给L夹菜,又叫他不要客气,多吃一点。
  L笑着承受,嘴里连声说“谢谢”。
  “学校的伙食怎样?”阿娇问。女人往往关心这类话题。
  “一般般吧。大锅饭,千篇一律,尽是些作料味,没什么好吃的。”
  “那你今晚多吃点啊。”
  我依然面带微笑。心想这话以前不知对我说过多少遍,真是女人之心哟。照
顾男人时,就知道让他多吃点。
  阿娇无意间与我对视了一下,脸上立即写满了温馨的笑意。
  “来,老婆,你也多吃点。”我举起了杯子,向她示意。
  阿娇喝了一口,脸上似乎浮上了一层娇羞的红润。
  服务员把那一大盆萝卜骨头粉丝汤摆在了阿娇面前,喝酒的过程中,阿娇为
我盛了一小碗,又为L盛了一小碗。递过去时,一不小心,几根粉丝从碗的边缘
滑落出来,先是掉到桌边,后又滚落到L的大腿上。
  “哎呀,真不好意思!”阿娇一边说一边拿餐巾纸为他擦着。
  我在一旁看着,一边喝汤,一边暗自好笑。好老婆,这就算是“勾搭上了”?
  无意间望了一眼刚才阿娇插在小牌子上的那朵红玫瑰。此时的它,仿佛一对
艳艳的红唇,正向在座的三个人露着调皮的微笑。
  看你等一会儿,还有什么好戏出场?
  三人快快乐乐地吃完这顿饭,我结了账,一起走出餐厅。
  大街上车水马龙,霓虹闪烁,正是夜生活的时候。
  我们三人在东门的大街上走着,我在中间,阿娇在我左边挽着我的手,L则
走在我的右边。
  来之前,我和阿娇就已经顺路在一家宾馆里订了一个标准间,上去看过,很
安静,也很整洁干净。
  L的手机忽然想了。可能是同学打来的,他接听电话,慢慢的掉在了后面。
  阿娇紧紧地贴着我的身子,小步往前走,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很好听的碎
步声。我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说:“宝贝,等一会儿别不好意思。今晚难得和
他Happy,放松点,啊!”
  她笑了,脸上飘荡着一丝娇艳的红云。
                (2)
  三人进到房里,阿娇放下小包,坐在沙发上,用宾馆里的纸拖鞋换着脚上的
高跟鞋。
  L坐在床沿上,用摇控器换着电视的频道。
  我去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用手试了试,刚开始流出来的,只是冷水。
  我返回房里时,发现他们仍然各自坐在原地,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我笑着走向阿娇,向她做出一个站起的姿势:“来,脱了风衣,屋里热。”
  阿娇知道我的用意,于是笑着站起来,脱了风衣。我顺势将她的身子搂进自
己怀里,低头吻向她的红唇。
  阿娇比我矮一点,于是踮起脚来与我接吻。两个人吻了一会儿,我又和她便
脸贴着脸、轻轻地摇晃着身子,跳起了“贴面舞”。我有意将两个人的身子向L
坐的地方飘移过去。我将下巴搭在阿娇的肩上,目光穿过她光裸的背脊,向后面
的L望去,示意着他也过来,一起行动。
  L坐在床沿,脸的高度正好对着阿娇的臀部。我于是故意将阿娇的屁股贴近
他,让他唾手可得。
  L回避着我的目光,但终于伸出手,在阿娇的屁股上摸了一下。阿娇感觉到
了,但只是笑了笑,没有出声,更没有躲闪。
  L的胆子大了起来,搂住了阿娇穿在薄而透明的黑色空裆长筒丝袜里的小屁
股。
  “啊……”阿娇终于忍不住,长长地呻吟了一声。我知道,L在下面有动作
了。我于是也用手摸起她的一对乳房来。
  “啊……”阿娇又呻吟了一声。这一次,不知是我摸她的乳房摸得她舒服,
还是L在下面搞得她屁股让她舒服。
  我感觉L一直在阿娇的下身寻找着性刺激,他实在是太爱她的两条线条优美,
妩媚迷人丝袜腿了,他的手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两条腿。
  “啊……”阿娇又呻吟了一声。这一次不是我。因为我并没有刺激她的乳头,
而是L在刺激她。我发现L此时已将一只手伸进了阿娇踮起的脚心处,抠弄她脚
心。我想象得到,那可是万蚁钻心的痒痒呀。
  “不要搞……我受不了……”阿娇摇动着屁股,花技乱颤地笑道。
  L放弃了她的脚心,又用手分开了她的两片屁股蛋,露出她的后庭花来。然
后伸出舌头,舔起她的股沟,并向里面进发。
  应该说阿娇的屁股是很完美的,由于长期的性生活,体内不断分泌的雌性激
素将她的身材塑造得丰乳翘臀的,非常完美。所以,L这样喜欢她的屁股也是可
以理解的。平时,两人脱衣上床后,我也会抱着她的白屁股,在上面紧紧地吻,
然后鼓起一口气,松开一个小缝,让气从里面挤出,那声音比放屁还响,弄得阿
娇欢笑着在床上打着滚,嘴中连骂“流氓”不止。
  现在,轮到L了。
  “啊……”阿娇喘着粗气,摇摆着腰肢。
  我从前里向下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阴部。发现那里已经湿湿的,好滑手。
  “老公,我站不住了……”
  “来,我们上床。”我说。
  于是我抱着她的腰和背脊,让L托着她的两条大腿,将她整个人都抬起来。
  阿娇被我们抬着,一直含羞微笑着,原先苍白的脸也羞得通红,仿佛一朵盛
开的桃花。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屋里男人的床上猎物,她就又兴奋不已,任由两
个男人将自己抬上床去。
  一看到阿娇那软软的香躯躺到床上,我脑海里立即出现了“娇巧玲珑的床上
尤物”几个字。
  L随即脱掉她脚上的那双纸拖鞋,露出她一双小巧迷人的三寸金莲来。
  我隔着她的黑色透明裤袜,在她迷人的阴部摸了一下,那里已经热热的,有
些湿润了。
  是的,她的内心和她的身体都开始湿热,开始渴望一种占有了。
  “我要先去洗洗。”她轻轻的说,想翻身下床,让燃起的欲火褪一褪。
  “不用。完了再一起洗。”我贴在她耳边,悄悄的说。我要让她体内的欲火
一直烧下去,越烧越旺。
  就在我给阿娇解除她上面的乳罩时,发现L已经在闻她的一对小脚了。
  “哈哈……什么味?兄弟。”我问。
  “姐的脚有种汗酸味。”他笑着说:“不过我很喜欢。”
  当他说这话时,阿娇笑着想从他手里抽出脚来,却发现被他抓得很紧,根本
抽不动。那对抹着红指甲油的小脚裹在黑色透明的丝袜里,曲线娇美,光润溜滑,
让L爱不释手。
  “老公……”她求助于我。
  “让他去。他喜欢你的脚。”我这么说着,解开了她乳罩的小扣,将她的那
对丰盈的乳房露出来。我一边揉她的乳房,还特意刺激着她的两枚尖翘翘的乳头。
  “啊……”
  来自上下的双重刺激,弄得她顾此失彼,娇喘吁吁,兴奋不已。
  “啊……我受不了了……”阿娇开始扭动起身子。
  “怎么啦?”
  “我想……要……”
  “要什么?”
  “我……要你……啊……”
  “什么?”
  “搞我,快……啊……”
  我向L看了一眼:“兄弟,你姐想要男人上她了。”
  “大哥,你先,我后。”
  我一听,哇,这小伙子很有礼数,不错。
  一想也对,我搞了一通后,在他们做的时候,正好给他们拍照。而且那时,
阿娇在经历了第一轮高潮后,正是春光无限、鲜花盛开之时,拍出来的照片一定
好看。
  “好!一起脱衣!”我喊了句。
  于是,屋里的两个男人同时开始脱衣。
  阿娇看到这阵势,媚眼迷离,暧昧地微笑着凝视着我和L。
  屋里的两个男人立时便光着身子了。
  “来,你先脱掉她的袜裤。”我对L说。
  阿娇妩媚的样子让L的心中一荡。L用手去剥她的长筒袜裤。阿娇立即将屁
股抬起,方便他的动作。我想在她的内心,可能等待这个让男人为她脱裤子情景
多时了。
  L从阿娇的腰部向下一点一点地褪去她的长筒袜裤。一道双弧线,随即在阿
娇优美腰部的两边与圆润的臀部之间展现,然后向下,勾出了大腿的丰腴,然后
流畅地向下而去……
  真是美呀!我在心里赞叹道。
  L又来脱她腰间黑色的小内裤。
  当小裤裤被褪到阿娇的腿弯时,她的双腿下意识地摩挲着,然后用脚跟将小
裤裤踢了开来,薄薄的遮羞布轻轻地掉到了床下,她的整个身子,粉雕玉琢一般
地呈现在我和L面前。
  我从床头柜上拿起阿娇的小手袋,从中取出一叠避孕套,撕开一个,递给阿
娇,让她给我戴上。
  我爬上床去。阿娇没有任何抵抗,自动向两边张开了大腿。
  我摸了一把她的桃源洞,然后趴在她身上,提枪上马,一下子便插入芳草稀
稀、淫水涟涟的桃源洞中。
  “啊……”阿娇挺了一下腰身,长出了一口气,杏眼朦胧了。
  ——温热、滑溜而又紧凑。那一派景象自不必说,爽死了。
  屋里立时响起男女性器相撞时发出的“啪、啪、啪、啪”声。
  L光裸着白晃晃的胴体,走到阿娇面前,将一根高高翘起的大鸡巴展现在她
面前。阿娇很自然地就握住了他的阳具,用手给他撸着。
  L仰起脸,长舒了一口气,显然他被阿娇的小手弄得很快乐。
  一只抹着红指甲油的纤细小手,捏着一根粗壮而跳荡的年轻阳具,这是一幅
怎样淫艳美丽的画面。
  我侧过脸去,又看见床头柜上那朵红玫瑰花。阿娇一直把它拿回到宾馆。现
在,它就像一个旁观者,快乐地注视着屋里的三个人。
  “啪、啪、啪、啪……”
  一丝清澈的淫液从L龟头的马眼里渗出,在阿娇手里拉得老长。阿娇一边张
着腿,承受着我的攻击,一边笑着将L硬硬的鸡巴贴在自己桃红的脸蛋上,与他
调情。
  L用硬硬的鸡巴在阿娇的脸蛋上猥亵地拍打着。
  太淫艳了:一根大鸡巴放在娇嫩红润的俏脸蛋上,又是一副美丽的画面。
  L的鸡巴拍打了几下阿娇的脸蛋,便将龟头贴在了阿娇的红唇边。
  阿娇先是用舌舔他阳具上的沟壑和龟头,然后才将整根鸡巴吮吸入嘴。一边
吮吸,一边向我瞟着淫荡的媚眼,样子极其渴望和贪婪。
  看到如此淫猥的场面,我体内的欲望开始涌动起来。下面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啪、啪、啪、啪……”两人性器碰撞的声音。
  “骚老婆,我肏死你!肏死你个骚婆娘……”
  “啊、啊、啊、啊……”阿娇放松了L的鸡巴,一心享受着从阴蒂和阴道里
不断传递给她的快感。
  不久,阿娇的阴道就开始抽搐了:“老公,快,用力,啊……深点,再深点
……”一边叫喊,一边将两条腿在床上乱蹬起来。
  阿娇这样疯狂的、不顾一切的高潮也反过来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也不想再
忍下去,今晚的3P轮奸,第一攻击波要早点收场才好。
  一想到等一会儿还有L更好的戏看,我的阴茎硬硬的,龟头一阵麻木,我知
道我快要射精了,于是更加快了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的速度。
  “老婆,我要来了,要射了……”
  “快,快射给我,快……”阿娇配合着,双腿又在床上乱蹬起来。
  每到这种紧急关头,她都能及时配合,拼命地收缩她膣道内的肌肉,以求获
得最大的快感。
  “啊……要射了,射了……全射给你个小骚屄了,啊……啊……”我呼喊着。
  “我要,骚屄要,快……啊……啊……”
  两人撞击着,呼喊着,纠缠着,身子一下子都痉挛僵直了。
                (3)
  慢慢的,身子开始软下来。
  我从阿娇身上滑下来,取下戴在阴茎上的避孕套。又回过头,亲吻了一下依
然瘫软在床上的她,然后去洗手间清理自己。
  这时,池子里的热水已经放了一小半。
  卫生间的门没有关,不时从屋里传来阿娇莺莺的叫床声。
  “嗯……不要……你好流氓哟……”
  我知道,一定是L在玩弄她湿淋淋的下面。
  “啊……啊……啊……”
  我知道,L已接上我,与她媾合了。
  从卫生间出来时,看到的画面让我惊呆了。
  从床头墙上洒下来的灯光映照着他们的身子,洁白无暇,光滑细嫩。
  L居然把那朵红玫瑰非常浪漫地插在了阿娇的鬓发上,映衬着她那张美丽的
俏脸,真是妙极了。
  我立即拿起相机,调好设置,将镜头对准了他们。
  刚才阿娇给L口交的镜头错过了。现在不能再错过任何淫艳的场面。
  我在镜头里看到L稚嫩的动作和阿娇成熟的胴体,L执着的热吻和阿娇贪婪
的享受,L火热的给予与阿娇水一般柔情的收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为了拍得美一点,我退到卫生间旁,拉开了与他们的距离,大既有三米左右
吧,正好可以使用大光圈。我又将感光度设在800,以相应提升室内快门的速
度。
  镜头里,他们的身体太美了。
  他们的交配太投入了。
  他们是那么的青春,那么的有活力。
  没有意识,也没有杂念,只有两人缠绕在一起身体,如同正在交尾的蛇,一
边吐着渴望的信子,一边焦虑的摆动着肢体。
  白光光的两个雌雄之身,阴阳交配在一起,是那么的缠绵,那么的冲动,那
么的执着,那么的令人热血沸腾。
  在L一次又一次的有力碰撞中,阿娇的两条腿开始不安地动起来。一忽儿向
上抬起,甚至吊在他的腰间,一忽儿又落到床上,向两边直直的张开。
  对准两人四肢纠缠的胴体。——咔嚓!
  对准阿娇乱发遮掩,迷乱而颓废的俏脸。——咔嚓!
  对准阿娇微闭的美目和张开的樱桃小嘴。——咔嚓!
  对准阿娇一波一波不停耸动的两个乳峰和乳头。——咔嚓!
  对准阿娇紧紧搂抱着L肩头的纤纤细手。——咔嚓!
  对准两人下身相接合的神秘之处。——咔嚓!
  走近,站在床尾,蹲下身,对准L正在其间进出的阿娇湿淋淋的粉色阴部。
——咔嚓!
  ……
  拍了十几张后,我喊了一声:“换姿势。”
  L和阿娇于是分开。阿娇从床上爬起来,脸朝下,背朝上,用手臂支撑着自
己的身子,将浑圆的臀部高高地翘起来,露出迷人的股沟的裂缝,让L从后面操
她。
  L两腿站在地上,扶着她柔软的细腰,硬硬的鸡巴一下子又从后面插了进去。
  原始的欲望和原始的交配方式,使屋里进一步充满了淫猥之气。
  L从后面卖力地肏着阿娇。两人性器的交媾处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我依然不停地拍照。镜头里的阿娇,双乳饱满地下垂着,随着身体的耸动而来回
晃动着。她一边淫声浪语地叫着床,一边将一张俏脸陷入柔软的枕中,而身子则
沉浸在炙热的情欲波浪里。
                (4)
  两人干了一会儿,累了,又将姿势换回去。阿娇还是仰面平躺着,向上举起
两条腿,露出淫艳的阴部,让L与她肚腹相贴,卧在她的身上肏她。
  看到这种放浪的情景,我也憋不住了,想要参与他们。于是将相机设在自动
高清录像档,放在电视机旁边的桌子上。让镜头正好对准整个床上。
  我蹲下身,然后悄悄地移到床边,蹲在地上,从他们的后面将手指伸向阿娇
的肛门。那时,我看到阿娇阴道里粉嫩的肉芽,正随着L的阳具的抽插而一进一
出地向外翻滚,里面的白色淫浆也在不断地浸出。
  我的手指感到了L的阴茎在阿娇阴道中的律动,而阿娇则是再次体验到了阴
道和肛门的双重刺激,骚骚的淫浆不断地涌出,不仅阴毛已被粘稠的淫浆浸湿,
而且还顺着股沟流到床上……
  “唔……我受不了了……啊,你……啊……我的屁眼……啊……你搞死我了
……我要……流了,啊……来了……啊……啊……”阿娇含糊不清地呓语着,最
后终于一浪一浪地抽搐着身子,再一次高潮了。
  “快,她来了。你也射,射给她!达到完美!”我提醒着L。
  L一听此话,显然也在加快抽插的动作。
  “姐,姐……我要……射了……”
  “快,快射,姐要你,射给姐……”
  “啊……射了……啊……啊……啊……啊……”L的精液喷射一次,他便喊
一声,一连射了四五次,直至最后身子软下来。
  我从阿娇的肛门里抽出手指。跑到床前,我看到阿娇的额头、脖子和前胸全
是热热的汗珠。
  L做完后,从阿娇身上滚下来,下床去清洗了一下自己。
  我跪在阿娇身边,安慰着床上几乎虚脱的她。她高潮了多次,浑身汗湿,消
耗了大量的精力,但在经历之后,脸上依然桃红一遍。
  她需要将情绪缓慢地降下来。我一边悄声与她对话,一边抚摸着她身上不太
敏感的地方——肩膀、手臂和手,让她在感到我的关怀的同时,使她从刚才的激
情中平息下来。
                (5)
  我将阿娇抱进卫生间,将她直接放进温热的浴缸里,让她泡澡。
  一转身,我看到洗面台下的垃圾桶里,我和L刚刚用过的避孕套躺在里边,
忽然感到我们虽然快乐着,可是罪恶已经实在是不轻了。
  神让所有的动物一年只能在规定的季节进行单独的交配,只有将随时交配的
权利交给了人类。为了控制人类无节制的数量增长,神赋予我们以“伦理文明”
的方式,而不是以生物基因的方式让我们自己约束自己。
  可自从我们发明了避孕套后,整个人类开始淫荡了。我们为了自己的快乐,
而将自己体内的遗传基因——每次几百万个生命的种子随意地丢弃在卫生的下水
道里。科技让我们在追求单纯快感的同时,抛弃了爱情、义务和责任,因此也让
我们与神疏远了。*
然而这种生存状态,并没有使我们成为真正的赢家,而是让我们走向颓废和
堕落。我知道,在今晚这场瞬息快感过后,随之而来的,会是失意、孤独和沮丧,
那就像阴影一样随时伴随着我们,再也挥之不去。
  没有经历过,只会想象它;一旦经历过,就会渴望它。
  现代人太过自信,一条道地循着“快乐原则”而不是“幸福原则”,自信地、
固执地、别无选择地走下去,其结果是在得到快乐的同时,丢掉了幸福,至于丢
掉了生命本身。
  是的,没有人能够拯救我们的灵魂,至少在今晚,我们依然沉浸在这种相互
淫乱苟且的快乐中。我们还在继续,而更加淫乱的下半场节目,正在三人之间悄
然酝酿着……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