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好朋友系列第二季——女友化奴

女友的好朋友系列第二季——女友化奴
有了第一次,以后我一找到机会就和翠偷欢,虽然我每次都非常认真的不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女人的直觉让女友觉得这其中肯定又问题,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女友曾跟踪我,女人一旦对男人死心塌地了也是非常可怕的。
有一天,女友如约去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婚礼举行的地方在临近的一个城市,要两天才能回来。机会难寻,我立刻给翠打电话,刚好翠也没有事,于是我们就如情侣一般一起相拥着逛街,吃东西,打闹……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
晚上,我和翠玩到很晚,然后我把翠带到到我和女友的住处。本来翠说要去宾馆开房的,我一想反正女友不再,何必浪费那个闲钱。
我紧紧与翠相拥吻,然后倒在了床上,我吻上翠的脖子、耳后,用手逐个解开翠的扣子,吻上她的双峰,品尝翠的小小的红樱桃,用另一只手伸进翠的裙子里,游到翠的大腿内侧,触碰她最娇嫩的秘密花园……
“还是不要了,要是她突然回来了,怎么办?”最后时刻,翠突然推开我,翠不安地问我。“要不我们还是出去玩吧?”
“嘿嘿,你怕我没有这样考虑过,告诉你吧,我早就有计划了。”我搂过翠,将嘴放在翠的耳边,小声地对她说:“要是我们被她撞见了,我们就这样……这样……”
“这样真可以吗?听着好刺激哦……”听了我的计划,翠满脸通红,不知是害羞还是兴奋。
“呵呵,到时候看呗,现在就先来点刺激刺激的吧。”我继续开始挑逗翠的敏感部位。
很快,翠就坚持不足了,自己动手褪下了衣物,紧紧搂着我,吻我的胸膛。我看时候差不多了,也脱下衣服,摸了一把翠的身下,已经是洪水泛滥了。
我嘻嘻哈哈地把沾满爱液的手指给翠看看,她羞得用手蒙住了脸。我看自己也硬的不行了,也不和翠在逗笑了,当即插入了她的小穴。翠发出一声闷哼,看样子很是享受,我也就开始抽插起来。
我动作的频率越来越快,翠也跟着发出渐渐高昂的呻吟,就当我们正在激烈战斗时,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女友铁青着脸,像个幽灵般,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而眼神里透着一股要把我们吃了的眼神,就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翠一下子推开我,抓起被子将自己掩了起来,虽然事先计划好了,但是她还是个女孩子家家,还是会害羞。
而我则从容不迫地站起身来,赤身裸体地站长女友的面前……
“久走河畔,哪能不湿鞋?”这样的道理我早就懂,我和翠的事早晚要被女友察觉的,现在这样的状况,早就在我的预桉中,而我也有我独特的应对措施。
我直径走到女友面前,迅速出手,拧过她的手腕,一记重压,把她扔在地上,然后迅速把女友压在身下,反剪着她的胳膊,伸手拿了根绳子,驾轻就熟地将女友的手和脚都困了起来,然后站起身,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嘿嘿,这几天在日本sm网站上学来的绳艺,还真是不错。又美观又实用。”我笑着说。
“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你快放开我……”女友这才回过神来,气势汹汹地吼到。
“啪”我蹲下身,重重地扇了女友一耳光,然后笑着说“哎呀~你笑点声嘛,要是吵到邻居、吵到小朋友就不好了嘛,就算没有小朋友,吵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呀……”
“呜……”被我在一耳光下去,女友立即痛得哭了出来。
“都叫你不要吵了,真是不听话呢。”我又给了她一耳光,然后从地上捡起,刚才翠脱下来的棉袜,捏住女友的嘴,全给她塞了进去。这下就清净了,女友只能勉强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呵呵,你以为我会害怕你会发现?会求你,会给你解释什么?哈哈~大笨蛋……”我高高在上,嘲笑被扔在地上的女友。“是不是觉得无法接收?是不是觉得就像一场梦?是不是觉得一切怎么不想你预料好的那样?没有关系,我会让你接收的,会让你明白这是多么真实的。”
说着我一脚踹在女友的肚子上,疼得她立即卷起了身子,发不出声音了。“哎呀~真对不起,男人是不该打女人的。”我抱歉地看着女友,然后从翠的裙子上解下翠的女式皮带,走到床边翠的面前,将皮带递给她说:“女王殿下,下面该你出场了。”
看见女友被绑,看见女友被我打耳光,翠都是裹着被子,坐在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切,见我将皮带递了过去,也来了精神,接过皮带,一掀被子,赤裸着身子,穿上拖鞋,开心地走到女友那里,一脚踩在老婆的脸上,开始尽情挥舞皮带,“啪啪啪~~”地抽在女友的身上。女友不敢相信昔日的好友和最爱的男友会这样对待自己,可是疼痛的感觉让她没有时间多想,只能满地打滚,躲避从天而降的皮带。
“等等~”打了一会后,我突然叫停,“这么打不过瘾啊。”我从抽屉里找出剪刀,走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就把女友身上的衣物剪了个稀巴烂,很快,女友就一丝不挂地羞耻姿态呈现在面前。
我搂过翠,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轻轻说:“这样就有趣多了了,女王殿下?”
翠红了脸,嘀咕道:“就你鬼点子多。”说完扬起皮带,继续开心地鞭打着女友。
渐渐地,一道道血痕和清淤在女友面前呈现出来,女友也已经忘记了哭泣、只是在本能地躲避皮带的鞭打。或许是打累了,翠一脚踏在女友的胸前,居高临下地说:“小宝贝,服了没有?”
女友红着眼睛,使劲点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翠笑着用如玉葱般的手指从女友的嘴里将自己的袜子拿出来,“好好说,服了没有?”
被解放的女友只顾着大口喘息,没有回答翠的提问。
啪~翠手中的皮带再一次重重地打在女友身上,翠厉声问道:“服了没有?”
“啊~服了……我服了……求你别再打我了。”女友惊慌失措地求饶。
“服了?那好,先给我磕三个头。”翠呵呵地笑着。
也许是觉得太屈辱了,女友愣在那里,并没有动。
啪~皮带再一次落在了女友身上,“不想磕是不是?”
“呜呜~不是……别打了,我磕。”女友颤抖着身子,跪在翠面前,伏在翠的脚下,强忍着痛苦和屈辱感给翠磕了三个头。
“哈哈……”,翠开心地笑了起来,把手中的袜子在女友面前扬了扬:“小宝贝,我的袜子香不香啊?”
“……香……”女友忍着羞辱的感觉,绯红着脸,缓缓答道。
“那……你喜欢不喜欢啊?”翠继续逗着女友。
“喜……喜欢……”女友低声回答道。
“喜欢?那我就送你好了。”翠呵呵地笑着,将女友摁爬在地上,让女友的屁股高高跷起来,然后走到后面,分开女友的阴唇,将两只湿漉漉的袜子,硬塞进女友的阴道里,将里面撑得满满的。
不知是由于感觉屈辱,还是这样的动作将女友的娇嫩阴道弄得很疼,女友忍不住呻吟着哭起来。可是依旧趴在地上不敢反抗。翠并没有将两只袜子都完全塞了进去,故意地流出一点拖在外面看。眼前展现出来的是一个趴在地上哭泣着的赤裸的女孩,高高噘起的下身暴露出一段悬在半空中的女袜从女孩桃源之处垂下。
翠欢快地跑到我的面前,把头埋在我的怀里,露出一个小女孩娇羞的样子,然后又指着女友下身的袜子,兴奋地向我展示她的杰作。“老公,好不好看呢?”
“好看,当然好看了。这属于新型插花艺术啊。”我疼爱地抚摸着翠的头发:“不过……”
“不过什么?”翠眨眨眼睛,满是疑问地看着我,可爱极了。
“嘿嘿,我是说有点可惜了,这么漂亮的袜子放在那里,实在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咦~~你真坏,好歹人家还是你的女友呢,你居然这样说。”翠调皮地说。
“是呀,她是我的女友。但是和你一比起来,我觉得她只配做你脚趾甲里的污垢。”
“讨厌了,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是你也比喻得太恶心了吧?”翠一脸厌恶的表情,又调皮地和我大闹起来。
女友一个人趴在地板上,听了我和翠的对话,刚开始完全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渐渐地却默默地哭了起来。
“老公,我想骑马。”翠在我怀里撒娇地说。
“当然可以了,去骑吧。”我拍拍翠的屁股,鼓励她。
翠蹦蹦跳跳地走到女友身边,也不顾女友正在默默哭泣。一个漂亮的上马动作,骑在了女友的背上,将皮带往女友屁股上一抽,嘴里还学着赶马的吆喝,“驾……快往前走啦~”
不需要什么催促,彷佛女友已经默认了什么,她顺从地听从翠的指挥,脱着翠,在屋里转起圈来。
玩了一会,翠骑着女友,走到我的面前。因为我是坐在床上的,女友刚好被翠指挥着爬到我两腿之间。
“呵呵,好好玩呢,不过都有点累了。”果然,我看见了翠额头上有了一些汗水。
我心疼地亲了亲翠的额头,“你看都出了这么多汗了,玩疯了都不知道让自己休息一下。”
翠骑在女友身上,搂着我的脖子,亲吻了我一下,嘿嘿地笑着说:“就我一个人玩,老公都没有玩呢。”
“我还不是怕我玩她,你要是吃醋该怎么办?”我一脸无辜地看着翠。
“不会的啦~老公怎么玩她我都不会吃醋的,只要老公喜欢。”翠娇羞地看着我说。
“我的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越来越喜欢你这个可爱的小精灵了。”
翠听到我的称赞,高兴极了,她伸手提着女友的头发,让女友的头抬起来,然后用手捏着女友的下巴,强迫女友将嘴张开,再用另一只手,扶着我已经半硬了的阴茎,放进了女友的嘴里。
啪~翠重重地打了一下女友的屁股,“乖乖地,给我老公吸他的大鸡巴。要是没有让我老公舒服,看我不把你打个半死。”翠半真半假地威胁着女友。
果然,在翠的威胁下,女友开始对我口交,吮吸着我的阴茎。而我则抱着仍然骑在女友身上的翠,和翠激烈地拥吻起来,亲翠的耳垂,舔舐翠的乳头,挑逗得翠直嚷受不了了。翠下身与女友的背部紧密接触的地方,也是好多爱液的痕迹,湿了一大片。
而翠身下的女友,在被人骑在身下屈辱和翠娇声连连的绯糜环境下,加上自己嘴里进进出出的我的大肉棒,还有背上翠大量分泌出的湿湿的爱液,女友也开始呼吸变得急促。
我问翠是不是想要了?翠绯红了脸,害羞地点点头,不过想了想又说:“我想……想看你干她。”
我开始一愣,后来也想,这样或许更能让翠感到兴奋,于是答应说好。
我将翠从女友的身上扶到床上坐好,女友依旧默默地趴在地上,然后我走到女友的身后,将女友阴道里的翠的袜子拔出来,果然,袜子已经被女友的淫水浸透了,饱饱地吸了好多女友的淫水。
为了让观战的翠看得更兴奋,我故意将被翠的袜子如安全套一样,套在阴茎上,套了厚厚的两层。
然后,分开女友的阴唇,故意挺了挺套着翠袜子的高耸的阴茎,然后对翠眨眨眼睛,装作一副正经的样子,拍拍女友的屁股说:“这可不是我在干你哦,我是代表翠的玉足,在操你的淫穴。”
听见我这么说,本来就看得很兴奋的翠,脸上立刻浮现出一种感动的表情,还给了我一个飞吻。而趴在地上的女友,阴道里突然淫水也多了起来,直往外冒。看来,这句话也让女友感到了屈辱的兴奋。
当即,我挺入了女友的小穴,开始抽插起来,而女友也渐渐抛下了屈辱的感觉,开始和着我的节奏,呻吟起来。而翠坐在旁边欣赏着这画面,居然开始了自慰。
我心里想,我的翠都没有爽呢,你倒先呻吟起来了,不行~!
我提起女友的头发,将女友的脸贴到了翠的身下,然后勐抽插了一下女友,命令道:“舔~!”
也许是真的在我的抽插下,女友什么忘记了,居然非常顺从地亲吻其翠的小妹妹,而且渐渐疯狂起来,狂热地舔翠的阴蒂,还将舌头伸入了翠的阴道里去抽插。很快,翠也忘情地呻吟起来,屋子里两个女孩的呻吟声交相辉映,彷如天籁之音。
不知做了多久,终于,在我们相互的作用下,三人都达到了高潮,在女友阴道的一阵收缩之后,我射在了女友的阴道内,不,准确的说,是我将精液射在翠的袜子内。
我从女友的身上抽出,走到床前,把娇嗔连连的翠抱进怀里,亲吻她,用手捋了捋翠满是汗液的发鬓。
翠的呼吸很快恢复了平静,之见翠伸手,将仍在我阴茎上的袜子褪了下来,里面还有我射的好多精液呢。
然后翠弯下腰,捏着女友的下巴,让女友抬起头来,“把嘴张开,”翠对女友命令道,女友只好将嘴张开,然后翠将装满精液的袜子放进女友的嘴里。“把它吃下去。”
女友没有任何的拒绝,立即就将装满我的精液的翠的袜子吞进了肚子里。
接着,翠让女友躺在地板上,然后让我坐在床边,自己则一屁股坐在躺在地板上的女友的脸上,然后翠将我的阴茎放进嘴里,开始用舌头给我清理。
看着翠可爱的样子,投入地给我清理阴茎上的残留物,一种疼惜之情油然而生,很快我就又恢复了翘首挺立的状态,我要让我心爱的翠好好地痛快爽一次。
我让翠换了个姿势,翠坐在女友的胸前,脚朝着女友的头部,然后再往前移,女友的脸刚好和翠的下身挨着,身上的重量再一次压在了女友的身体上。
我伏下身,将阴茎插入翠的小穴里,阴囊则拂过女友的脸庞。然后我开始抽插,每一次和翠冲击产生的力量都重重地压在女友身上,从翠的阴道里飞溅出的爱液和泡沫都撒在了女友的脸上,而不需要任何的命令,女友自然地伸出舌头舔舐我和翠交汇的地方,品尝阴茎从翠的阴道里带出的新鲜爱液的滋味……
在我奋力的抽插下,翠一次又一次地在女友的身上泄了出来,爱液喷涌得女友满身都是……
我想,那一夜,女友真的被我们驯服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搂着翠,相拥而眠,在我的怀里,翠就如一个娇羞可爱的天使。而女友则睡在被子里面,把翠的玉足美脚抱在怀里,不需要任何的命令,女友自觉的一会儿舔舐翠的下身,一会儿又来吮吸我的肉棒。在女友的努力下,在睡梦中我和翠都再次高潮了一次。
第二天,早晨温暖的阳光透过哦窗纱,照进了屋子,一片洁白的光芒投在了我们的床上,我用甜蜜的亲吻将翠从睡梦中唤醒,然后我们不停的亲吻。
良久,翠倦在我的怀里问我:“你说,现在我们三人是什么样的关系啊?”
我笑了:“你当然是我的天使啊。”
“那她呢?”翠用脚踢了踢,仍然在她胯下的女友。
“她?她当然是你的小狗狗了。”我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就是,是个可爱的小狗狗。”翠也笑了起来,调皮地问我:“老公,那……小狗狗要吃什么啊?”
“狗当然要吃屎了。”我不假思索地答道。
“嘿嘿……”翠一骨碌爬了起来,一把拉起在自己身下熟睡的女友。“走,小狗狗,我要给你好东西吃哦。”
说着,翠拉起了女友,走进了卫生间……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