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人妻】(《性奴美母》第二部)

               第十四章
  对付李晓薇不是一两天就可以成事的,得慢慢观察她的生活习惯和家庭背景,
仓促出手只会打草惊蛇。假如不是有兵哥和众多哥们帮忙,我根本斗不过刘建明
背后的势力。所以我打算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静静观察李晓薇的起居。另一方面,
刘建明已经几天没有上班,我并没有把他打成重伤,没理由丢下公司不管,肯定
有什么不对劲。
  从妈妈那里得知她还有一位同事受害让我惊讶不已。现在我对人性又有了新
的看法,大部分人一旦拥有绝对的权利,通常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
上。
  妈妈的同事叫容丽,三十二岁。她丈夫几年前车祸身亡,剩下孤儿寡母。容
丽对儿子非常疼爱,刘建明就利用这点威逼容丽就范。手段是老土的拍照,但非
常实用。容丽不想让孩子看到自己的丑态,唯有听命刘建明。但她忽视了李晓薇
这个人,错误的决定导致她陷入炼狱般的苦境。刘建明只想得到美丽女人的身体,
李晓薇却是以折磨同性为乐。
  由于容丽反抗一直很大,差点报警。刘建明几乎要放弃这个女人,李晓薇为
了讨刘建明欢心,想了个永远禁锢容丽的毒计。那就是把容丽调教成她儿子的性
奴。容丽的儿子叫铁生,由于是单亲家庭,心理健康一向不佳。所以容丽对他是
呵护万分,几乎有求必应。李晓薇就看准这点,把容丽所有的淫照全部给他儿子
观赏,并教导铁生奸淫母亲。
  容丽被刘建明奸污后就没有半分工资,但铁生的花销并没有减少,早期的积
蓄几个月就用完,铁生没有零钱就对容丽凶狠打骂。容丽对此没有任何办法,只
有逆来顺受。
  铁生看到母亲的淫照后几乎疯狂,心理接近崩溃。他向容丽提出肏屄的要求,
理由很简单,别人能肏,儿子当然可以肏. 容丽愿意为儿子肛交口交,但决不允
许铁生插入阴道,这是她最后的底线,也是铁生无法逾越的。由于家里失去经济
支柱,两母子的生活越来越困难,容丽白天要回到公司供刘建明调教,晚上回到
家里被儿子奸淫,完全没有另找工作的时间。
  使容丽完全失去反抗欲望的是铁生参与了刘建明对她的调教。李晓薇答应铁
生,每抽容丽一鞭就给他十块。结果,容丽当天满身鞭痕,几乎被儿子打死。铁
生看到母亲在陌生男人胯下委曲奉承的贱态,多年来的道德观被一击而碎,容丽
在他心中的母亲形象从此泯灭。
  李晓薇这时再生毒计,让铁生逼容丽去卖淫。我不知道铁生为何会听从这个
女人的话。看到容丽的淫照后遭受打击奸淫母亲还说得过去,让母亲出去卖淫挣
钱就让我想不通了。后来的结果是,容丽晚上在家接客。
  这些事我都是从妈妈的话里听到,妈妈在叙说容丽的事时不时流出眼泪,谈
到李晓薇更会发出切齿的声音。我对这个女人也越来越好奇,到底是什么打击让
她变得如此偏激呢?
  妈妈很少提到李晓薇对她做的事,一味谈论容丽的苦境。我知道妈妈一定在
李晓薇手下受过许多折磨,只是羞于说出口罢了。
  我让妈妈带我去见容丽。由于妈妈上衣被我扯破,胸前两颗大肉丸夸张的裸
露在空气中,她只好趴在我腿上以防被车窗外的行人看到。她听到我要见容丽不
知是惊是喜,双腿微微颤抖。
  “她现在应该在刘建明的公司,白天她都要去那里上班!”
  “上班?她还上什么班,你不是说她半年不工作了吗?”
  妈妈似乎想掩饰什么,眼神恍惚不定。我能感受到她两颗巨乳后的心脏在加
速跳动。
  我托起妈妈的脸,一边替她整理凌厉的头发一边问道:“容丽不在刘建明公
司上班,她到底在哪?你不老实回答我以后别想我再理你。”
  说完我使劲的把妈妈推出怀里。妈妈一不留神被我推得到座椅上,但很快爬
起身来抱住我,急道:“不要……不要不理妈妈。我……我……”
  “我什么我,你忘记是我的奴隶了?看来得给你改个名字。”
  “不要……”
  妈妈总是拒绝我的要求让我怒火中烧。我一拳打在方向盘上怒道:“那你想
怎么样?刚才我问你要不要回复正常关系,你又说喜欢当我奴隶的感觉。可是现
在你哪有一个奴隶的样子?我每条命令你就不执行,扭扭捏捏的。”
  妈妈一个劲的点头道歉,泪水哗啦啦的流得满脸都是。
  看到她的样子,我也生气不下去。忽然灵机一动,我想到一个地方——非常
时刻。我承认自己是个蹩脚的调教师,完全不懂调教女人的手段。假如妈妈换做
是别的女人,早就离开我了。也只有那份母子的亲情让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虽
然我很想学习高超的调教手段,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完事的。既然自己没有这个能
力,那我只好拜托别人了。
  茉莉虽然常自称自己是性奴,但她的调教手法我是甘拜下风的。
  “容丽在刘建明公司的公厕里,刘建明在男厕所里改建了一个小包间,需要
钥匙才能进入。容丽每天上天就去里面给刘建明当……”
  “当厕所多吧!呸,那家伙真会玩!有没有办法到那里去?”一听到美丽熟
妇被凌辱我就全身兴奋。
  “公司的后面的走火通道可以绕过保安进去,不过我不知道那里锁门没有。”
  妈妈还想说什么,但我不给她机会。我把他按到胯下,用阳具塞满她的嘴巴。
一边享受妈妈的服务一边开车是很危险的,经常会出现脚软腿酸的情况,但我还
是抵不住诱惑,一意孤行。
  兜兜转转又回到刘建明的公司,这次才看清公司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元方
建材有限公司。来到这里我才想起妈妈的衣服被我撕破不能下车,只好让她胡乱
给我指路独自行动了。
  元方建材公司是又烂尾楼改造的,正面看起来金碧辉煌,走到阴暗的角落就
会发现有许多地方残破不堪。我从正门口外绕着大楼兜圈,发现后面真的有一道
铁门,门后就是楼梯,这应该是大楼的走火通道。铁门长满铁锈,似乎废弃很久。
最让我头痛的是铁门上有锁,而且铁门四周全是墙壁,无法攀爬。我愤怒的往门
上的锁跩两脚,咒骂几句就转身离开。
  叮当……
  我停下脚步,转身一看。上帝保佑,这把破锁居然被我两脚踢断了。我赶紧
打开铁门,钻进去后轻轻关上。楼道满是尘埃蜘蛛网,寸步难行。每层楼梯都有
一道门,可惜锁上。我走到五楼时发现那里楼道的门已经破烂不堪,拽了几下整
道门就被我提出来。门后是荒置的楼层,并没有装修。这栋建筑是刘建明租赁下
来的,用不上的地方他当然不会花钱去装修。
  虽然没有装修,但这层还算整洁,周围放满了杂物,应该被当做杂物房用了。
我小心奕奕的摸索,生怕发出声音被发现。看来刘建明公司的保安不算严密,通
往五楼的楼梯居然没有安装门,我轻松的走进他公司的核心。
  不时有人好奇的观察我,但一般不会询问。一所公司上百号人,里面的人绝
对无法做到互相认识。我随便拉住一位路人甲问厕所的位置,他先是疑惑的看着
我,接着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新来的吧!公司上厕所不大方便,你坐电梯到二楼去吧!”
  “谢谢。”
  这间公司经营得不错,我一路走过,大部分员工都在勤奋工作,偶尔有一两
个女生聊天,却无伤大雅。
  来到二楼后很快从路人乙口中得到去男厕的路径。这里的厕所还算洁净,没
有多大异味。里面零零散散几个人在小便,我假意走进马桶小解,等所有人走后
我就详细观察厕所。
  厕所最后一个小包间的确被上锁,但款式仍然是上下通风,只是门换了更牢
固的铁门。我把耳朵靠近门缝,听到一丝丝微弱的呼吸声。我走出厕所看看有没
有人经过,确定四周没人后再度折返。
  我在相邻的包间的马桶上窥探那改装的包间,里面确实有一名女性,我猜想
她就是容丽。她双腿程大八字张开绑在马桶两旁的铁柱上,乳房被绳子束缚住得
充血发紫。双手就被反绑在背后。容丽的脸色很憔悴,苍白的惊人,小穴里插着
三颗跳蛋,还发出微弱的震动。
  我翻过墙壁跳进去里面去,容丽听到有身边有人声兴奋的叫道:“啊……主
人您来了……救救我……我绑了两天了……好难受。”
  绑了两天?我记得刘建明被我捉住时是一个星期前了,保安说他这几天都没
回公司,难道两天前回来了?
  容丽看我没动作,使劲摇动屁股,说道:“请主人饶了您的贱狗吧!丽犬按
您吩咐每天回公司把自己绑在这里等待您调教,前天丽犬还把自己反绑了,没想
到主人今天才来。”
  我凑近容丽,把三颗快没电的跳蛋拔出,淫水随着跳蛋飞溅出来。阴户少了
跳蛋的折腾,容丽的脸色登时轻松下来。
  看来容丽的确将自己反绑了两天,我看她的双腿有点发紫,明显的气血不顺
导致。我把她腿上的绳索除去,却不动反绑的双手。其实容丽打的都是蝴蝶结,
只不过运气不好,位置刚好够不到。失去绳索的支持,容丽完全软到在地上。
  我静静的看了她一会,问道:“即为人,何称犬?”
  容丽精神萎靡,似乎没听出不妥。“主人把丽犬调教成母狗,丽犬不是人…
…”
  门外传出水声,我吓得僵在那里,紧合嘴巴,生怕发出声响。好不容易听到
离开的脚步声,让我吁了一口气。这时我发现容丽紧张的看着我。
  “你……你……你是谁?”容丽带着颤抖的声音问我。
  我答道:“是江美珍让我来的,容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呢?”
  容丽听到我妈妈的名字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但还没打消疑虑。由于双手被绑,
容丽站起来很费力,当她重新坐到马桶上时已经满头大汗。
  “好几天没见美珍了,她还好吧!这里是主人专用场所,你没有得到主人批
准是不能进入这里的。”
  “哈哈。”听到容丽口口声声叫刘建明作主人,我忍不住发出笑声。“你主
人两天没来,你不感到奇怪吗?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出现了。你不如担心家里那个
没钱开饭的宝贝吧!两天没回家接客,不知你儿子够不够钱吃饭呢?”
  当我提到容丽的儿子时,她脸色变得青白。想到幼小的儿子独自在家两天,
容丽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先生,我儿子还好吧!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可以接
客给你赚钱。”容丽以为我是拿她儿子要挟她,急得跪在我面前。
  看来我吓坏这位丽人了。容丽被人拿儿子要挟应该不是第一次,我只是略说
了几句,她就这么紧张,很有可能被刘建明这样威胁过,我一边抚摸她脸庞一边
安慰道:“放心,我不是来要挟你的。你和美珍是姐妹,她让我过来不是害你的。”
  为了打消她的戒心,我把容丽反绑的双手解开。对于陌生人的接触,容丽没
有多大抵触,任我在她身上驰骋。我触摸她身体时发现她软绵无力,体温偏低,
看来这两天受了不少苦。
  我发现墙上挂有一个袋子,里面转满了衣服,应该是容丽自己脱下的。刘建
明和李晓薇的调教很厉害,容丽的奴性被调教得非常好,完全按照他们的命令将
自己绑在厕所供刘建明淫辱。而且这里是公共场所,万一被别人发现,到时可不
好说清。不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假如没有妈妈的指引,我上厕所
也不会想到有一名美妇被赤裸的关押在厕所,且无法动弹,任你施为。
  虽然不久前在车上干了妈妈一翻,但现在看到容丽赤裸的躯体令又让我再起
色欲,我不断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时候,必须忍耐。
  容丽的身体虽然虚弱,但还能行动。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袋子,经我点头后
就穿上衣服。完全是一身职业制服,上身衬衫下身中裙。
  穿着完毕后,容丽问道:“先生该如何称呼,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帮助。”
  我笑道:“出去再说,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我走出厕所,看看四周没人就带容丽走楼梯往一楼大门去。容丽行走时双腿
呈八字型打开,在我的注视下羞涩的低下头。我也知道不是询问的时候,带上容
丽快速离开元方公司。
  回到车上时,发现妈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手足舞动。容丽看到妈妈在车
上时登时轻松下来,对我不再是先前那么警惕。妈妈在车上和容丽做一个拥抱,
当容丽看到妈妈衣服胸前的破洞时,两人都尴尬一笑。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