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表姐妹共侍一夫】(1)

             一、原来我是大帅哥
  十年前,本狼23岁,刚从某野鸡电专毕业。因心怀出外闯荡的梦想,於是
离开了家乡,去远在两千里外的山西某老牌国营化肥厂工作。因为当时我已经厌
倦了家乡的一切,只想感受全新的世界。
  这家化肥厂虽然不包吃住,但试用期短,经常加班的话,一年也能有个两万
五,在我眼里算是相当不错了。毕竟学历不高家境不富,有这样的工作已经可以
偷笑了。
  因为不包吃住,於是我第一时间开始寻找廉租屋。
  所幸附近就是工厂区,有不少外来务工者,人多且杂,但也因此对外出租的
民居私房很多。当时租房仲介和我聊的蛮开心,然后就说要给我点好处,於是我
就住到了一个全是单身年轻女工的私房宿舍。
  这家宿舍离我上班的地方才三公里,走路只要半小时多一点。我租的房间很
便宜,仅仅五十元月租费。只不过洗澡没热水,且水电费还要另算。
  住下没多久,有一天晚上,三四个妹子红着脸敲我的房门,看见我出来以后
一阵窃笑。她们问我要不要一起拼饭,这样可以少花钱还能吃的丰盛些。
  同意,当然同意。
  其实本狼对衣食住行要求很低,每晚上就吃两个素馒头,在我眼里也不算如
何淒惨,可我寂寞啊。初到外地,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方言不通,晚上心里
总是空落落的。要是拼饭的话,也许还能和妹子聊个几句,这也是好的。
  这套私房租出去七八个房间,除了我清一色都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妹子。
  而且她们长的都不赖,最差的也有60分。现在想想,当时我的运气真的超
好。
  既然是拼饭,肯定是讲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叽叽喳喳算了一会儿帐,平均
一个月三十八顿饭,因为周六周日有三顿。每顿菜金二十元就能吃的很好了,七
百六十元里我分摊两百,外加换煤气罐。好像我是吃亏了,但也无所谓,钱本来
就是拿来花的。
  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和几个妹子凑在一张小桌子上,吃着饭,聊着菜价,
大家就是一家人。这样简单的生活,让我感觉无比充实,但半夜里肉体的躁动也
在时刻刺激着我。
  终於有一天,我敲开了一位妹子的房门,问她能不能和我处朋友。
  这位妹子姓龙,全名不能说,就叫龙妹吧。她150的个子,有小虎牙,皮
肤白皙。胸围B,翘臀,脸很可爱,属於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那种。
  妹子看着我呼吸越来越重,她把我拉进屋,把我的手按到她的胸脯上。妹子
告诉我,她离开家乡到这来打工,已经和男朋友分手快一年,想男人想的不得了。
  没有恋爱,就开始性爱,我们快速沖洗了一下身体,立刻开战了。
  我捏住她的屁股来回搓揉,龙妹也不甘示弱,用小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
  我们互相抚摸着,很快进入了状态,我硬了,她湿了。
  先是传教士的姿态,才刚进去,她就高潮了,还流下了眼泪。她说她好想念
鸡巴。我问她是我的大还是她以前男朋友的大。她很老实,给了个让我不太痛快
的答案。用这个姿势来来回回送她上天三次,妹子说换她来。
  好,我喜欢,勤奋的妹子才是好妹子。
  龙妹玩起了观音坐莲,她自己动还好,但如果我也跟着动,没几下龙妹就会
痛的直翻白眼。原来她是前置子宫,且子宫颈敏感,只要被鸡巴撞到就会超疼。
  我真是不能理解,她以前的大鸡巴男友是如何憋下来的。
  於是我们之间的性爱姿势只剩下了最传统的传教士。但感觉也不错,她小小
的个子,稚嫩的外表让我感觉仿佛在和幼女做爱,很刺激。
  第二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龙妹抱住我的胳膊向其他妹子宣告:「这个大帅哥
是我的,你们不许抢~~~」
  当时本狼很年轻,身高181,体格健壮,有四块腹肌,体重78公斤,脸
有些像年轻时的狄龙。而且皮肤非常雪白细腻,很多妹子精心呵护过的皮肤都要
比我差一大截。这样的长相从小给我惹来不少麻烦,幼稚园里老妈经常让我穿裙
子拍照取乐;小学里同学经常笑我像人妖;中学里他们是不笑了,因为一笑就被
我打歪嘴;大学里……不提了。
  很奇怪,之前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帅哥,但瞬间明白了以前很多不可理解的
事。为啥很多男生又或者女生莫名其妙的恨我;为啥女人那么好上手;为啥成熟
女性会乐意和我发生性爱……原来只是因为这具皮囊。
  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老子又不是自慰棒!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