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17-4)

                4、
  「善后的事都处理好了?」将军看着女儿俊俏的面孔,心里不觉动了一下。
陆子荣坐在将军的对面,显得成熟而稳健,一副指挥若定的派头,听了部长的问
话,赶紧说,「基本上都办妥了,老爷子的家产问题现在看来也没什么纷争。」
  「这就好,青桐市委也很支持,陆家嘛是一面旗帜,也是青桐的一块牌子,
我跟他们都打过招呼的。」将军啜了一口茶,对陆子荣的做法很满意。
  「还是多亏伯伯关照。」在将军面前,陆子荣多少还是有点拘谨,这不仅仅
是因为将军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将军多年戎马生涯形成的冷峻风格。他在家人和
下属面前从来都不苟言笑,让人感觉到不容易接近。
  「呃,怎么还叫伯伯?」左部长意味深沉地看了陆子荣一眼,倒叫他有点不
好意思,何况这时左珊珊又娇媚地暼过来一眼,那眼神里就有股嗔怪地意思。
  他赶忙改口叫到,「爸爸。」
  「这还差不多,你们两人的事是在北京办还是在这里?」
  「还是伯伯您说吧。」陆子荣揣摩着将军的意图,其实从他的内心里,觉得
还是在青桐办得好。
  「你们年轻人的事,还是商量着办吧,」将军在这方面也显得很宽容,在哪
里操办倒也无所谓,「只是我想,陆家要做大、做强,不仅仅在青桐,你看这样
行不行?」将军用征求的目光问询着,「在北京设个办事处,让姗姗在那里操办
一下……」
  将军说到这里,陆子荣兴奋地点了一下头,「爸爸,我早就有这个想法,只
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跟你提,既然您提出来了,我就不用担心了。」
  「奥?」将军满意地瞪着他看,「这么说,咱爷俩不谋而合了?」
  「这叫上阵父子兵。」左珊珊插了一句。
  将军眉开眼笑地对着女儿,「对,上阵父子兵。」说得姗姗脸一下子红了,
她似乎觉得父亲说这句话别有用意,细一品味,也确实有着暧昧的意味。坏爸爸,
什么时候都联想到那些。「至于你们两人,也没有其他问题,坐飞机一个小时就
到了。」他说的是实话,青桐离北京仅一个小时的的距离,且不用异地乘车。
  「这些我都考虑到了,姗姗在那里利用北京的优势,又有您在身边关照,我
想陆氏会如虎添翼,只是就怕您担心……」他说到这里,就听到手机「唧唧」响
了一声,他打开那条短信,「荣哥,货已到。」
  「有业务?」左姗姗看到陆子荣的脸色滑过一丝兴奋,忍不住地问。
  「有业务你先忙去吧,这里就不用你照顾了,他们都安排好了。」将军看看
所有的计划都按预期的目标进行,不觉心情格外高兴。
  陆子荣也不再客气,他担心的是这么大的业务一定要倍加小心,绝不能出现
上次那样的疏漏。「爸,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我来送您。」他起身对着姗姗,「
我一忙完,就过来。」
  左姗姗就站起来,「那我送你吧。」
  看着一对恋人亲热地走出房间,将军心里多少有一点失落,他知道自己肯定
是嫉妒,可这嫉妒又来的无源无由,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伸手在贴衣的口袋
里,拿出那瓶美国原装进口的伟哥,他绝对不能输给陆子荣。
  「爸爸……给我开房间了吗?」左姗姗满脸兴奋地走进来,笑盈盈地看着将
军。刚刚被陆子荣拥吻了一会儿,嘴唇上还残留着他的余温。
  「怎么了?这么大的房子不够你住?」
  「老爸。你不会让我和你住这里吧?」左姗姗明知故问地,眼睛调皮地看着
将军。
  「嗬……才几天,就把老爸扔了?」将军酸溜溜地说。「刚才不是还要犒劳
犒劳爸爸吗?」
  左姗姗凑近了,「你就不怕被人发现?」
  「发现什么?他们有几个胆?」将军一脸威严。
  「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左姗姗撇一撇嘴。
  「那我大你几级?」
  「坏爸爸。」左姗姗看着父亲坏坏地笑,想着爸爸说的大你几级,知道他话
中的意思。「你还想压死我呀?」
  将军盯着姗姗眼里那股媚人的诱惑力,「可有人想压死你。」
  「谁那么大胆,敢压将军的女儿。」
  「陆子荣,他没压过你?」
  「说什么呢,坏爸爸,」左珊珊就羞羞地低下头,不敢正视父亲的目光,「
你,你怎么吃你女婿的醋?」
  将军走过去,轻轻地搂住了,「那你告诉我,他有没有压过你?」「不告诉
你。」左珊珊哼了一声,脸撇过一边。
  「那就是压过了。」将军的心忽然就有点说不出的滋味,搂抱的手也松开来。
弄得左珊珊也不知怎么好。「爸,那我跟他算了吧。」
  「傻丫头,胡说什么呢?」将军知道女儿已体味出自己的心情。
  「你那么在乎,人家总不能……」左珊珊说这话,看着爸爸的脸,声音低下
去。「那不都是你同意的嘛。」
  将军长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怎么的,心里总是想塞了一把乱草,堵得慌。
姗姗,爸爸是不是自私得很?」他说着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
  「老爸……」姗姗一副无限依恋的样子,娇嗲嗲的,「女儿不是已经都给你
了?再说,我结了婚还不是在你身边。」那意思是说,你什么时候想要就要。她
知道,父亲把她安排在北京,无外乎两个意思,一是确如爸爸所说,为陆家再创
一份家业;二是就是图自己方便。
  「傻丫头,话是这样说,可自己喜欢的女人却被别人占有着,爸爸就是再大
度,也会酸溜溜的。」他刮了姗姗翘翘的鼻子一下。
  「自私鬼,大色狼,人家的女人,你占着,还吃人家的醋,别忘了,我是你
女儿。」她朝他做了个鬼脸,悄悄地贴在爸爸的耳边,「再说,你女儿除了你,
还没有被他占过。」
  「你说什么?」将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作出不相信的样子。
  「怎么?你不信呀?」左姗姗翻了翻白白的眼珠,对将军的态度显示出不满,
「人家怕你受委屈,就一点没让他动?」
  「真的?那他就……」将军没说下去。
  姗姗羞羞地无奈地说,「他只是摸摸人家,爸……」她突然红着脸,抬起头,
「你让女儿怎么样嘛。」说着一脸要哭的样子。
  轮到将军心疼地抱住了女儿,「死丫头,你就不会哄哄他,可别让他生疑。

  「哄他,你又不高兴?」姗姗的嘴嘟起老高。
  「哎……不高兴又能怎么着?你们两人还能不同房呀。」
  「坏爸爸,谁让你同意的,大不了你养着我,我一辈子不嫁不就得了。」
  将军就一脸的神往,「爸爸也想呀,只是我没有那个福气,人言可畏呀。」
说完一副落落寡欢。
  左姗姗就抛弃了所有的任性,小猫一样地拱在将军怀里,「好爸爸,好爸爸,
女儿哪里也不去了,女儿就嫁给你,今晚做你的新娘好不好?」
  说的将军开心地笑了起来,「那今晚爸爸就做一回新郎。姗姗,看看爸爸给
你的什么礼物。」
  姗姗想起那个沙尘暴之夜,爸爸也给了她一个礼物,那个礼物就是爸爸自己,
当她看到赤裸健壮的身体上一柱冲天时,她软软地倒在浴池里。
  「姗姗,你自己揭开被子看看。」将军笑眯眯地,一副神秘的样子。姗姗不
知道爸爸又耍什么花招,这些混迹于风月场上的老男人,有的是玩弄女人的手段。
  羊绒似地碎花被子底下,一副龙飞凤舞的对联:上联是……新房新床新被褥,
下联是……旧人旧物旧家伙。姗姗看过了之后,啊呀一声,「爸……你怎么也这
样说?」她不满的眼神盯在父亲的脸上,「在你的眼里女儿真的是破货?」
  「傻丫头,爸可不是那个意思,爸是说,在这个环境里,你和爸虽然春风一
度,但仍然可以重续良缘。」
  「哼!」姗姗故作生气地,「算你解释得好,要不然今晚休想……」
  「哈哈,姗姗……」将军津津乐道于自己的设计,「还能不让爸上床?」他
一歪身子坐在床上。
  「你这个坏爸爸,无赖。」姗姗也气得坐在一边,「上床也不让你挨人家的
身子。」
  「那你可不爸爸把憋死?」他笑着抱拥着女儿,「你说了,今晚可是爸爸的
新娘。」她使劲拐了他一下,「刚才那副对联还少了横批呢?」
  将军故作醒悟的样子,「奥,那就要女儿做一个爸爸看看。」
  「那你也来一副,就算洞房之对。」
  「好好,我们都写在手上。」
  两人从床头上拿好了笔,然后面对着面。笑吟吟地,「你先开。」姗姗到底
女人脾性。「小傻瓜,我们一起开。」
  「好。」姗姗说完,却眨巴一下眼睛,看着将军打开了手掌:大干快上。「
啊呀,你怎么这么坏,你个坏爸爸,你就那么急色呀。」想起爸爸一副色迷迷的
样子压上自己,左姗姗的心有一次狂跳起来。
  「你的呢?」将军看看被女儿耍了一次,扑过去掰开她的手掌看。
  「你这么坏,就不让你看。」她回身躲避着,却被将军满把抱在怀里。「好
姗姗,好老婆。」他一急就什么都叫出来了。听在姗姗那里,脸红心跳着,就是
那天那景况他都没叫出来。
  勉强掰开了,将军兴奋地看着女儿掌心里那鲜红的四个字:夹道欢迎。心里
像吃了蜜一样,所有的乌云都散开了,陆子荣,就是没有伟哥,老子也胜了你。
「小色女,让爸爸看看你是怎么夹道的?」他说着就摸向女儿的腿间。
  「不给看,不给看。」姗姗夹起两腿往后抽身,「不是嫌舔盘底吗?」左珊
珊耿耿于怀。
  「好闺女……」将军再也没有什么架子,他在女儿面前,从来都是低三下四,
腆着脸子说,「爸知道你盘里的美味佳肴。」
  「哼,这会知道女儿的好了吧?」姗姗听得爸爸语气里带着乞求,就不再拿
缸撇醋。任由将军把大手插入腿间。
  「好闺女,脱了吧。」将军心翘翘的摸着那一处鼓鼓的地方。
  姗姗扭捏了一会,脸红红的看着将军的手在她的屁股沟来回地摸着,「爸。
看你那猴急样,让人家……还脱不脱?」娇媚的眼神让将军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将军就恋恋不舍地歪在床边,「不许你看!」娇嗔的声音犹如沾了蜜一样,
给将军过电似地心上又抹了一层。左姗姗背着父亲,两脚轮换着从衣裤里抽出脚
踝,在将军的目光下,爬上新床。女儿那下蹲的姿势,忽然让将军想起一副对联,
不觉吟道:闺女剖鱼,蹲下来一剖两半!
  左姗姗低下头,忽然脸生娇靥,纯白的内裤紧勒在腿间,中间鼓鼓地,隐现
出一条细缝,格外令人遐思,怪不得父亲说出这么一句,坏爸爸,就知道调戏人
家。
  我也来一句,那不就是苏氏兄妹的调情诗吗?却原来这苏轼和妹妹苏小妹自
小心无拘束,才情和诗情高人一等,常常引经据典,吟诗作乐,自然比不得寻常
人家,也就不受那世俗约束。这副对联就是说苏东坡从外回来,骑马经过,见苏
小妹正蹲在井边剖鱼,兄妹之间本不应该调情逗欲,可偏偏苏轼风流倜倘惯了,
看见小妹那个姿态,一时忍忍不住,便脱口说道:“妹妹剖鱼,蹲下来一剖两半!”
苏小妹低头看了自己,暗暗嗔怪哥哥不该拿自己开玩笑,可又被哥哥的巧对吸引
了,自己那蹲下的姿势,已经让女人的秘密一剖为二,不觉暗暗称赞,犹豫了一
下,但终究忍不住,将头微微扬起,半羞半嗔对哥哥说:“哥哥骑马,跨上去又
加一鞭”。苏轼原本借此显示一下自己的才情,也为难一下妹妹,没想到苏小妹
对得更是工整,且恰如其分,自己跨上去不正是多了一条鞭吗?
  左姗姗想到这里,也就给父亲对出下联:将军骑马,跨上去再加一鞭。说得
将军那条鞭不觉已昂首以待。
  他忽然想起军旅生涯中,将军们引以自嘲地一副名联:风声、雨声、呻吟声,
声声悦耳。融合了战地悲惨景象,又暗合着男女之事,便笑吟吟地脱口而出。
  姗姗刚刚接了父亲一首,心下还蹦蹦乱跳着,不知道父亲的举动,也许他会
趁机动手动脚,就做好了迎合承欢的准备,谁知父亲却又吟出这么一副对联,她
知道这是自己上学时就接触过的,不过父亲把“读书声”改为呻吟声,也是恰中
了男女之合,接下来那句若原本念出,自然不合意境,她不得不在将军的期待中
沉吟着。
  忽然脸一红,就俏眼瞪着父亲,「坏爸爸,不学好事。女儿就对:家事、房
事、夫妻事,事事动心。」说完偏头看着他,一副让父亲评判的样子,怎么样,
还工整不?
  看得将军心动不已,就搂抱了求欢,「好闺女,让爸爸摸摸。」
  姗姗脉脉含情地看着父亲,让父亲抱在身上,「爸……」她细声细气地喊了
一声,「你也脱了吧。」看着爸爸两手急促地脱光了,只剩最后一跳内裤,就盈
盈地握住了那支起的帐篷,「坏爸爸,就知道在自己闺女身上使坏。」说着就从
内裤里掏出来,那硬挺的东西乍挣脱了束缚,扑楞楞在姗姗的手里跳了一下,却
被她紧紧攥住了。
  将军看着女儿满把握在手里,浑身的青筋又暴涨了一下,那马口不自觉地就
流出一丝亮晶晶的液体。被姗姗用纤纤的手指摸下来,羞羞地要放到将军的鼻子
下闻闻。「都流鼻涕了。」
  将军就趁机伸手握住了女儿耷拉下的两个莹白的乳房,狎玩着,「那可不是
鼻涕,是口水。」
  「你坏!」眼角一道风情从将军的眼里直抚慰到心尖上,那颤颤的滋味真的
让人回味。
  「爸就坏给你。」说着挑起脚尖,伸到女儿的屁股下,从女儿下蹲的那里沿
着那明显的隙缝直划过前端。划得姗姗有点气紧起来,她没想到父亲这一次竟然
使用了男女调情的手段,挑逗着她的极限。
  她的心就荡荡地飞起来,「爸,那苏氏兄妹就真的那样?」
  「怎样?」将军的拇指在女儿有点濡湿的裂缝里来回蹭着,听到这里,忽然
就点在那凹处往里插,一边看着女儿的表情。
  「坏爸爸!」她打了他的腿一下,嗔怪他的非礼。
  「这两兄妹也是才华横溢,风流雅俊,野史上还有更多的艳史,除了爸爸给
你说得那两个之外,更有一处典故……」捻着女儿的乳房,感受少妇的风韵。姗
姗脸上溢出一片潮红。
  「他们也真是,兄妹之间……」说着眼睛乜斜了一下,停下来,似乎在这个
时候不宜评判别人。
  「兄妹之奸更能荡气回肠,姗姗,你没感觉和爸爸比别人……」调戏般地说
到这里,就用脚趾在姗姗那里画着圈,感觉到女儿一湾浅沟,点点湿润。
  「好是好,就是让人不能尽兴。坏鸡巴爸爸。」她说着眉眼风情万种,拇指
和食指圈起来掐着将军硕大的龟棱,掐得将军一颤一颤的上下跳动着。
  「要不说偷得着不如偷不着?傻丫头。爸就喜欢这种滋味,和自己的亲闺女
……舒服不?」他在姗姗的奶头上挑弄着,看着乳晕一圈一圈变深,乳头高挑着,
摸起来,更有弹性。
  「坏!坏!」姗姗扭动着身子,手就满把攥着将军那粗大的鸡巴,看着那怪
模怪样往下掳,小小的樱桃马口张开来,在姗姗手里扑楞钻出来,又被她按进掌
心里。
  「嘘……」将军舒服地吸了一口气,「脱了吧。」说着就抬了抬屁股,让女
儿把那内裤扒下来。
  「是不是想女儿了?」姗姗又握住了,娇俏地问。
  「你试试。」挺起下身,送到女儿的嘴边,「爸爸的大不大?」
  姗姗就从将军下面捞起那皱巴巴的卵子,抚摸着,「他的长一点,」她说着
抬头看父亲,「可你的比他的粗。」
  「那要是进去呢?」奶子捏成扁扁的,让将军从心里生出一股欲火。
  姗姗捻着将军的龟头,忽然掳下去,掳得将军舒服地挺起屁股迎合着。「还
是爸爸的好。」
  「呵呵……」将军笑了一声,就把手从姗姗的内裤里伸进去,摸向她的腿间。
  房间内一时间空气蕴瘟,升腾着淫靡的的气氛。将军感觉到姗姗的嘴触到了
自己那硕大的鸡巴头子,一处嫣红在那里舔舐,从马眼一直到龟棱下的系带。他
斜躺着,享受着,从枕边摸出遥控器,打开了室内的闭路电视。
  「苏轼和他妹妹有一天在后花园牵马,苏小妹历来欣赏哥哥的才情,也是心
无隔阂惯了,就忽然心血来潮,出了一副对联。」将军感觉到女儿那里毛蓬蓬、
软和和的,就肆意地玩弄着。姗姗的小嘴终于裹住了紫胀龟头,轻轻地裹着。「
再往里进一点。」将军低头看了一眼,身子调整了一下姿势。姗姗把弄着,用手
指圈成圈,正用舌尖挑弄龟头的下面。
  荧屏上红蓝相间,将军打开了录像机,一处影像熟悉地跳了出来。「真舒服!
」将军不自觉地说出来,手扣进女儿阴门的下端,在她浅浅的小洞里轻轻地抽插。
他忽然想起那副对联的意境,是否苏小妹当时就有了让哥哥上自己的愿望?
  「大哥备马心思草,」分明就是在勾引,将军想到这里,读出声来,挺起下
身,让鸡巴慢慢地进入姗姗的口腔。「姗姗,知道苏小妹的意思吗?这就是暗示
苏轼马已备好了,你想操就操吧,苏轼当然知道妹妹的心思,但他毕竟做哥哥的,
还是不敢越雷池一步,就对出下句,小妹怕日手遮荫。」
  「坏爸爸,你们男人尽想些下流的东西。」
  「谁不下流?」将军深深地扣进女儿的阴道,感觉姗姗滑滑的内壁和空洞。
「男人下流,女人也下流,流着流着就流到一起,然后做爱。」
  「坏爸爸,说得那么难听。爸……」她停下来,语带娇羞,「那句小妹怕日
手遮荫,特别恰切。」
  「呵呵,那个苏轼也真是,小妹已经知道他心思操,他还怕妹妹遮不遮阴?
说不定也和我女儿一样手扒阴。」
  「啊呀,你个坏爸爸,把女儿说得那么贱,那么淫荡,莫不成女儿就扒开让
你干了不成?」
  「姗姗,你不想吗?」他在她里面画着圈儿撩拨,「爸就是想让你人前是贵
妇,床上是荡妇。你还记得那个夜晚,我们父女欢爱一场,从此,你在我的心目
中,就已经由淑女变成了荡妇,不过,你就是爸爸的荡妇。」
  姗姗就娇昵地,一手套掳着父亲那威岸、雄壮的生命之柱。
  「还记得那个销魂之夜?」将军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沙尘暴的北京夜晚,脸
上洋溢着一种决战后的胜利、满足与幸福交织的神情,「你慰藉了我多年的相思
之苦,姗姗,爸爸多年来戎马生涯,直至今天,才有了一次惊心动魄的生命之旅,
那就是在女儿的身上体味出那种三大战役的痛快淋漓的酣畅。闺女,多少年了,
爸爸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了那种决战千里的雄浑和激越,可那一晚,你让爸爸攻
克了那么多的城堡,当爸爸占有了你的首府的时候,那痛快淋漓的一射,激起了
我生命的辉煌,让我重新领略了我的战斗力。」
  将军无比神往地,「一上一下非阶级压迫,大起大落造一代新人。过来,」
他夹起她的屁股,将姗姗横抱到身边,「爸这辈子御女无数,只有你,才重新燃
起我的激情,」他分开姗姗那长长的肉沟,「你这个风流洞,就是爸爸的销魂窝。

  「嗯。」姗姗顺从地贴上去,小手再次握住了将军那冲天而起炮口。
  一时间,荧屏上响起了女人的呻吟声和硝烟弥漫的战争画面。
  偎依在父亲宽大的胸怀里,彼此在腿间挑弄着生命之源,姗姗不知为什么父
亲在这时竟然打开了录像。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