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15--2)

                (2)
  车子颠簸在崎岖的公路上,将军的眼光始终看着窗外,这一片熟悉的土地早
已没有了早年战火纷纷的痕迹,而是被一条条绿色植被覆盖着,远处一架飞拱似
的桥梁似乎在诉说着那个火红年代战天斗地的场面。
  他记得那应该是一个低矮而又显得肮脏的小屋,女人很瘦弱,在看着他吃饱
喝足之后,腼腆地收拾着凌乱的碗筷。
  「大姐。」他攥住了她的手,女人惊悚地缩回,却被他抱住了。
  「大哥,别……」半推半就间,被抱上了床,吭吭哧哧地脱掉了衣服,没想
到就这一次,就有了那孩子,也许是精力过人的缘故吧。唉,更没想到,这次孽
缘,又成就了自己的另一次欢爱。
  范玲玲,这个青春靓丽的女孩,被自己糟蹋后,圈在自己怀里,他满足地抚
摸着她光鲜耀眼的身子。
  「玲玲……」他爱惜于她的青纯、她的美丽,仿佛自己因为她而显得更加活
力和冲动。「你父母都干什么工作?」
  「爸爸很早就不在了,只有妈妈。」范玲玲一副柔弱的样子,让将军久旷地
情怀产生了一丝怜悯,不知为什么,这种感情最近越发的浓厚,使他在女人身上
变得越来越温柔了。
  「家里还有兄妹吗?」女人的大腿夹起来,就会让人遐想联翩,范玲玲这个
姿势,把个阴户裹在里面,只露出前端的一条细缝儿,看得将军伸出手。
  「伯伯……」范玲玲显然知道他的意图,眼睛里有着制止的意味。
  「不喜欢了?」将军自然是将军,任何轻微的抵抗,他都会采取攻城毁地的
措施,揽过她的身子,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从小腹一路走下去,平坦而
宽阔,就像长征时的难得的一块草地。
  范玲玲有点撒娇地将两手抱住了他的大腿,鼻子里娇哼了一声,眼睛翻白着
看着他。这个眼神让将军想起了姗姗,那个天昏地暗的沙尘暴夜晚,身子极其疲
倦的他被女儿摇醒后,第一个眼神就是这样,然后又开始了另一轮的缠绵。
  「小东西。」他抚摸着她的嘴角,有股喜爱不够的感觉,他得让她幸福,至
少给她一笔钱,他暗暗地下了决心。「家里……」
  「还有一个弟弟。」女孩知道伯伯贪恋她的肉体,就轻轻地顺着劲儿分开
了,然后小嘴对着将军翘了一下,「嗯。」
  将军心动地扣进深处,感觉那水势泛滥的通道。「你妈叫什么名字?」他无
意识地问着,忽然又觉得好笑,自己和这女孩的关系值得去打听那么多吗?可内
心深处又似乎期待着女孩的回答,如果见了女孩的母亲,自己该叫什么?叫妹
妹、侄女,抑或是岳母?想到这里,自嘲地一笑。
  「肖玫」范玲玲心无遮防。将军已经将她抱着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他想和她
紧密地搂抱着,感受她乳房的青春活力。
  「什么?」那个名字起初并没引起他的注意,只是在脑子里一转圈,让他猛
然想起一个人。
  「你坏!」范玲玲不满于将军的生拉硬扣,两个奶子生生地被将军捏变了
形。
  「你说你妈叫肖玫?」手保持着那个姿势,仿佛一切都静止了。看着范玲玲
点了点头,「那你家是哪里?」
  「肖家峪。」将军动容了,那个在地图上几乎看不见的地方,一排排尸体遍
布着山坡、沟谷,将军爬起来时,整个山坡寂静极了,望望漫山遍野的凄惨景
象,他第一次流下眼泪,感觉到浑身疼得裂开似地,他摇晃着又倒下去。再次睁
开眼的时候,一个山村俏姑站在他的面前,他嘴唇动了动,用舌头舔了舔裂开口
子的干燥的嘴唇。
  将军的眼泪模糊了,怎么会是她的女儿,他记得那是个阴雨天,肖玫来的时
候怯生生的,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便看着他的态度,他无置可否地沉思着,搜寻
着记忆,一场战火纷纷成就了一场欢爱,当她被他压在身下的时候,仅仅委屈地
扭过了头,跟着他象雄师下山一样占有了她。这就是她女儿的女儿?
  汽车爬过了一道山岭,将军的思绪就在这漫山遍野里搜寻。这里根本没有了
原来的丁点记忆,乱石、荒岭被一片片青松覆盖了,唯有那远处的横亘在山脊上
的古城遗址还能让他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激烈场面,一排排敌人冲上来,没有了弹
药、战友们挥舞着长枪、大刀勇猛地迎上去,以压倒一切的气概,将敌人再次压
下去。漫山遍野的血腥味儿。
  血腥味儿,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玲玲。」看着萎缩下去的龟头上的一
圈鲜红,他幸福地倚在床头。
  「伯伯。」小屄上流着白白的精液,那末鲜红却把卷曲的阴毛紧贴在鼓鼓的
阴阜上。
  「看你,」他撮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刚才惊天呼地的,象伯伯吃
了你似地。」
  「人家,人家疼嘛。」范玲玲扭捏了身子,「你那么大……」小嘴撅起来。
  「呵呵,这会不疼了?」两只小奶子尖挺挺的,浅浅的乳晕,鲜红的奶头,
「那么大,也经不起你的吞没。」他调笑着,「张开了,还不要连伯伯吞进去
呀。」
  「你欺负人家,人家的处女都给你了,你还……」小女孩一脸的委屈,似乎
丢失了很多。
  「不乐意了?」
  忽然范玲玲笑了,「伯伯,人家说女人的第一次……」她支吾着,看着将军
不说话。
  「是不是第一次就是你的男人呀。」他知道从农村里出来的,这种观念特别
强,「可伯伯都可以做你的爷爷了。」
  「哼!你是爷爷,还要人家。」
  「小骚……」话刚出口就收回去,面对这么个纯洁如水的女孩,他不愿说出
那肮脏的字眼,「好了,爷爷就做一回你的男人。小乖乖。」
  小乖乖!将军嘴角一动,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这个范玲玲是自己私生女儿
肖玫的女儿,可自己却在那张床上成了她的男人。难道这就是缘分?战火让自己
强奸了她的祖母,权势却又让自己强奸了外孙。当他知道她是肖玫的女儿时,惊
讶、自责、悔恨,一时间充斥着他的大脑,他就那样在女孩的面前傻呆了一会,
直到被她的小手捧着亲了一口。
  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角色,「玲玲……」他想说对不起,可被范玲玲拿住
了他的手放在乳房上,「伯伯……」
  将军一下子恢复了精力,姗姗在他身下宛转成欢,何况这个范玲玲呢?看着
她赤裸的身体,搂住了她的小屁股,「玲玲,做我的小媳妇儿。」他不知为什么
说出这一句话,只不过那是心底深处的念想,也许是因为姗姗的缘故,仿佛姗姗
成为玲玲的母亲,那一夜,他搂抱着又要了她两次。
  天明的时候,他要市政府查了一下肖家峪的情况,便一个人简装出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