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舞厅

那天晚上我们去了一家以前没去过的店,所以也不太清楚玩的尺度有多疯。进去的时候,台上正有一个少女和舞男在跳舞。舞男身上只有一条鼓得老高的丁字裤。我们才刚坐下来,音乐刚快要结束。那少女的衣服还算完整,上身还戴著半透明的胸罩,下身露出那粉红色的小裤裤,那上衣和短裙已掉在台上的一个角落。音乐结束后,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胸罩,弯腰捡起掉在台边的上衣和短裙,带著胀红的笑脸往台下走。
  
  然后灯光一暗,一盏射灯来回扫射,最后停在我老婆身上。台上主持人向她伸出手,便要邀请她上台。她胀红著脸,眼睛看著我像是在问我意见,也像向我求援。台下已经发出热烈的掌声,催促她上台。我也连哄带骗的说:「上去玩玩吧!刚才那个女的也不是十分过份,出来玩要玩得高兴才是。」
  
  她说:「稍微接触点到为止,太惹火的动作我可不愿去做。你要看顾著我哦!」
  
  我连声说:「好啦!好啦!我知道喇!我会看著你的!」老婆已到了台上。我当然会看著她喇,那麽难得的机会,我怎会轻易错过!我还恨不得手上有一台摄录机呢!
  
  我老婆一上台,强劲的音乐便响起来。一开始舞男很温柔的带她跳舞,好让我老婆能够放鬆心情。慢慢的舞男就将老婆的双手放在他胸前滑动。跟著他从后紧拥著她的腰,下身一挺一挺的,把他肿肿的裆裤股沟上摩擦。
  
  这时老婆整个脸都胀红了起来,但我看的出来她内心其实是挺兴奋的。我老婆今天穿的是无吊带胸罩,外罩一件在腰间打结的白色衬衫露出一截肚皮,下身是一条超短裙。看起来十分性感迷人。
  
  这时舞男看出老婆已慢慢的进入状况。在挺动的同时,那舞男的一双手已很技巧的解开她衬衫腰间的结。我老婆在一个转身的动作时,来一个金蝉退壳,那白色衬衫已拿在舞男的手上。我也没想我老婆会来这一手。不知情的还以为是预先彩排过的。
  
  这时的情景令我十分兴奋,裤裆裡都肿了起来。看著老婆在公开场合,一百多双眼睛下与别的男人亲密的在跳舞。虽然只脱了上衣,和穿泳装没有多大分别,但已经让我十分的亢奋。那天老婆穿的胸罩是白色的料子,虽然不是很透明,但经过一轮热舞和股沟上的摩擦,那两颗小奶头已经非常明显的凸了起来,完全的显现在众人视线之下。我在台下也感觉得到所有观众的狂热,眼珠子好像都快要掉出来了,这让我的虚荣心不自觉的膨胀,随著若有似无的喘息声,我那美丽的老婆都不知脸颊有多红,像火烧起来一般。
  
  台上的她,上身只有一抹胸罩,胸脯压在那舞男身上,不停的摆动著她圆滚滚的屁股。舞男的双手已经摸到短裙后面拉鍊的位置。不用一秒钟,那短裙便落在地上,围成一圈的卷在她脚踝旁边。还好她今天穿的不是透明的或是丁字裤,只是有一点点低腰。细心的看的话可以看到一两根卷卷的毛毛从旁边露了出来。
  
  老婆整个脸都胀红了起来,但我看的出来她内心其实是兴奋的。可能她觉得之前的那个女生也是脱剩胸罩和内裤,所以她也没想什麽,提脚便踏出那地上的一圈短裙。顺脚一踢,便将那短裙踼到台边。台上的她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和一条小小的低腰内裤,双脚踩著一双高跟鞋。台下观众更是不停的鼓掌
  
  她双手隔著胸罩,一手一边的在搓揉著她的胸脯。双腿胯在那舞男的一条腿上,用她的小蜜穴隔著内裤摩擦著他的大腿。有时还真的不理解女人的心理,上台前还说什麽太惹火的动作不愿意做。现在她这样子的舞姿还真可能擦出火呢!
  
  那舞男的右手围著她的后背以保持她的平衡。也看不出他手上有什麽动作,忽然间她胸罩的背扣绷了开来。事出突然,我老婆在胸脯搓揉著的双手立即紧按住她的一双乳房。眼神往我身上一瞟,像是在发出求救讯号,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又怎会就此轻易放过,我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没关系。
  
  这时音乐骤然停止,换上了一轮鼓声,有点儿像魔术表演一样。那舞男在我老婆耳边说了一些话,然后一手拉著她的胸罩,用力一扯,便将她的胸罩扯了下来。我老婆双手还是按在她的乳房上面。虽然是一点不露,但台下已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事后她告诉我当时那舞男是对她保证不会在没经过她同意前让她露点,她才会让他扯掉她的胸罩。实际上她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露过一点。
  
  现场正如我之前说的,好像变成魔术表演一般。只见我老婆站在台上光著上身,手按胸脯。那舞男回身向后台招了招手,然后便看到刚才那个主持人走了出来,手裡端著一个纸盒。他们站在我老婆身前,手忙脚乱的在她胸前做了一番工夫。我在台下也看不见他们在搞一些什麽。只是隐约看到他们手上拿著一小块闪闪发亮的东西在她胸前来回涂抹。我老婆也一直低著头在看。然后,又来了一轮鼓声。当他们让开位置,让大家再看到我老婆。只见她慢慢的拿开她的左手,露出她的左边乳房,却看见乳头上贴了一块闪亮的乳贴。刚好盖住她的乳头。那乳贴还带著几丝约十公分长的繐带。看起来就像艳舞女郎的舞衣一样。
  
  妈的!说什麽太过暴露的不可以。只贴一块乳贴还不算太过暴露吗?当她手一拿开,整个乳房都已经能看见哪,还差那麽一点吗!我老婆现在的左边乳房是南北半球全都露。贴不贴乳贴都是一样!看起来和脱衣舞嚷一点差别都没有。
  
  跟著又是一轮鼓声,像是预告著将会有更精彩的演出。只见那主持人拉著我老婆的左手,慢慢的推进她的小裤裤裡面。位置刚刚好盖在她的蜜穴上面。两隻手塞在那低腰裤裡头,撑得那已经小得可怜的布片离开了身体,再不能遮挡她黑黑的卷毛。但仍看不清到底是谁人的手指在挖著她的蜜穴。
  
  两隻手在她的蜜穴上搓揉了好一阵,那站在一旁的舞男突然从后将她的内裤拉了下来。我老婆猛然交剪著双腿,希望能留著那被往下拉的小内裤。但右手按著乳房,左手按著蜜穴,又怎麽能抗拒那舞男的拉扯。眼看著那小内裤被拉到脚踝,已无能为力。内裤圈在脚踝连走动也有困难,只有无可奈何的提起脚,踏了出来。
  
  我老婆站在台上,侧著身,双手按著乳房和蜜穴,眼光往我这边盯著,希望我能把她救下来。我心裡也很犹豫不决,一方面不想老婆被玩得太过份,另一方面却希望多看一会,只能用眼神示意要她再忍耐一下。台下却一片欢呼声和口哨声,鼓励我老婆拿开双手,来个彻底的全裸露。
  
  那舞男又在我老婆耳说:「我说过不会让你露点的,对不对!你手让开一下好让我替你遮一下。」
  
  只见那舞男跪在我老婆面前,示意她将手让开一点。我老婆半转过身,背对著台下,将按在蜜穴上的手挪动了一下。从后面看,还可以看见她几根手指头紧紧的按著。那舞男从盒子裡又拿一块远看像个蝴蝶型的东西,在她前面弄了一会,然后又站起来,在她右胸又动了一番工夫。我老婆还不停的低头看她到底有没有穿帮。然后像是鬆了一口气的,缓缓的转过身来,拿开了双手。只见她的蜜穴上已经梆上一个蝴蝶型的震动器。右边乳房也贴了一块跟左边一样的带繐闪亮乳贴。
  
  站在台上的她,全身上下就只是两张乳贴和一个震动器。她好像已经括了出去一样,双手也不再按著乳房或蜜穴。然后音乐又再次响起来。那舞男带著她又开始跳起舞来。这一段热舞因为少了束缚,动作比较自然了一点,所以更是来得热烈。只见我老婆双乳不停的在空气中晃动,带动著那繐带在乱舞。
  
  她的目光有时候射到我身上,但已没有刚才的那种像求援的眼光。换上是一种兴奋但複杂的眼神。
  
  这时,她又转过身,背靠著那猛男,身体上下耸动著,以后背和屁股摩擦他的前胸和那鼓胀的下体。她还拉他的双手去爱抚她的乳房。那舞男也老实不客气,从后捏著她的乳房,手一转一转的将那繐带甩得像两个风车一样,在她胸前不停打转。在这裡跟各位解释一下,我老婆是大奶一族,胸罩是用D罩杯的。要不然不管你怎麽甩也不可能甩得动那繐带。
  
  她举起双手往后抱住他的脖子,转过脸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话。从他的眼神,可以感到他有点不相信,但带著明显的兴奋。只见我老婆转身,跪下左手拉下他的丁字裤,右手抓住他立刻跳了出来的肉棒,套弄了几下,便张口吞下了他那紫胀的龟头,头跟著前后摆动的替他口交起来。只见她一时舌头在他马眼打转,一时从龟头一直舔到下面的睾丸上。我老婆的口技算是挺不错的,有时候我会在她口舌服务时忍不住口爆。
  
  那舞男回过头向后台招了招手,一张长沙-发便推到台中央。他大刺刺的坐了下来,享受著我老婆的服务。并不时拨开她的头髮,让大家能清楚看见她的樱桃小咀在套弄著他的阴茎。
  我老婆这时是背对著台下蹲著,屁股眼自然的张开,对著台下的观众。这是她上台那麽久以来第一次露点,而且一露的便是第四点。她蜜穴上梆著的震动器,也有点盖不住她的蜜穴,隐隐约约的可看见泛著水光。说实在的,那舞男的确没有让她露过点。现在是她自己将她的屁眼展露在观众面前。
  
  舔了差不多有个几分钟,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著所有观众。眼睛往我身上瞟了一眼,在我还没有作出反应之前,便毫不犹豫的一手解开那梆著震动器的绳子,露出那犯滥成灾的蜜穴。只见她一手把著那立得老高的肉棒,摆正一下位置,屁股一沉,那舞男的龟头便隐没在我老婆的蜜穴裡面。再来回上下套弄几次,整支肉棒便一插到底,只剩那像个网球一般大的袋袋在外头。那舞男从后伸出双手扶著我老婆的腰部,让她一耸一耸的用蜜穴套弄他的肉棒。她仰著头,闭上双眼,双手来回在她的胸部搓揉。揉了没多久,那两个乳贴便给她揉了下来。她却想都没想随手丢了在地上。等于说,我老婆是正面三点全裸曝露在一厅观众的面前。
  
  这时我倒是有一点不是味儿的,很想把老婆从台上拉下来,可是看著台下所有观众的眼神,每个都像恨不得想吃掉我老婆一般的表情,我便又忍住了。既然要玩,便放开心情吧!
  
  我老婆摇了一会,便站了起来,那舞男的肉棒便滑了出来。我以为她终于觉得玩得过了头,想终止这荒淫的场面。那想到她转过身来,又爬到那舞男的身上,抓起他的小弟弟又往她蜜穴裡塞。这时全场的气氛已经到了有点失控的边缘。掌声跟著我老婆摇动屁股的节拍不断响起。而且节奏不停的在加快。
  
  突然哇的一声,我老婆整个身体趴在那舞男的身上,不停的在颤抖。这情景我是太熟识啦!每次她高潮来临的时候便是这样子。这时候全场气氛已达到最亢奋的境界。在欢声雷动下,我老婆抬起头在舞男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又回过头往我这边示意了一下,也不知是说了一些什麽。那舞男一脸淫笑对我瞟了一眼,然后招手叫主持人过来交代了几句话。
  
  那主持人跟著便宣佈:「我们的女主角现在要邀请台下的一位现场观众加入表演!这位幸运儿就是。。。」跟著射灯满场乱扫,最后停在坐在我旁边桌子的一个男生。那男生站了起来抱拳打了一个四方揖,满脸笑容的便往台上走。
  
  (我后来问过我老婆,她说她本来是要叫我上台的。只是那舞男特意的叫错了坐我旁边桌子的男生。)
  
  我老婆因为刚来了高潮,全身发软,只趴在那舞男身上,一点也不知道事情有了变化。那男生也一直未发一言,所以我老婆也无从知道正要上台的并不是我。那舞男更是有意的抱著我老婆,而且还慢慢的抽动他的肉棒,让她只顾著享受高潮后的馀韵,完全没意识到要转头去看看那跑上台的是不是我。
  
  那男生一步一跳的立即上了台,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便将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他站到我老婆的背后,轻轻的扶著她的腰,要她转过身来。看她像要抬起腰准备脱开那仍然插在她蜜穴裡的肉棒。但那舞男却把持著她的腰,要她以插著肉棒的姿势来转身。我老婆也没抗拒便依著照办。
  
  当她转过身来,看到面前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后,表现一脸错愕。想要挣扎又怎能挣得过两个男生。那刚上台的男生在台下已经看得血脉愤张,所以一上台那肉棒便已撑的直直,完全是在作战状态。
  
  我从台下看他们两个眼神交换,一个在问:你要先退出来吗?
  
  另一个用眼神回答:就这样进来吧
  
  于是刚上台的便提枪上马,将肉棒硬塞进我老婆的蜜穴裡。大家如果有看三级图片的话,也应该有看过,如果男生是从后插进女生的蜜穴的话,只要男生的肉棒不是大得撑得蜜穴满满的,在蜜穴的上方靠近阴核下端会留下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空隙。第二根肉棒如果是尖长型而且硬度足够的话,是可以从这空隙硬塞进去的。我从台下是没法看得清楚,但相信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只见我老婆一隻手往身前的男生胸前推,一边屁股想要往上提。但却被身后的舞男紧紧抱著腰,怎麽也闪不开在前面要插进来的第二根肉棒。只见她仰著头,皱著眉,紧闭双眼,默默承受著蜜穴同时被两根肉棒扩张的撕裂感。
  
  时间好像过了一世纪,整个大厅也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那男生在将肉棒全塞进去之后,也停了下来,好让我老婆缓一口气。三个人在台上都没有动静。我老婆慢慢的张开眼睛,低头看了看蜜穴上齐根插著两支肉棒,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全场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那男生开始缓缓的抽动他的肉棒。
  
  当他肉棒往外带时,我老婆便身体放鬆了一下。当他要往裡面推进时,我老婆便伸手撑著他的胸口,绷紧眉头,腰往上提来迎接插入的肉棒。来回抽动了一会,我老婆好像已适应了那胀满的感觉,从刚开始的不适变成了点点快感。点点快感又变成剧烈的刺激,令她不自禁的自己摇动著屁股,加快抽插的速度。
  
  在这裡我又岔开一句,很多性爱高手说女性的G点是在阴道的上方,只要能刺激到这G点,女性会很容易达到高潮,甚至于会喷水,便是所谓「潮吹」。我老婆后来跟我说,那天两根肉棒真的是塞得她的蜜穴胀满。每一下的抽插都摩擦到她的某个部位,相信就是G点,令她心裡痒得不得了。身体便自然的跟著那抽插的节奏摆动。有点进入忘我的境界。
  
  一轮狂轰猛炸般的抽插,我老婆又再一次哇的一声喊了出来。只见她一手撑著压在下面的舞男,另一隻手往身前的男生推,淫水在蜜穴与两根肉棒间的空隙激射出来。但是在抽插中的男生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双手紧抱著她的腰,屁股像鼓浪一般的不停地将肉棒往她的蜜穴捣。看起来他也是到了如箭在弦的关头。抽插一下比一下重,最后一插,我以为他连袋袋也推了进去我老婆的蜜穴裡。台上终于静了下来,刚喷完淫水的蜜穴在紧密的间隙中挤出白花花的精液。
  
  这是我老婆第一次「潮吹」。自从这次之后,如果是女性在上的交合体位的话,她多数能找到她的G点。有时候一个晚上能连续的多次喷水。
  
  射精后男生的肉棒从蜜穴滑了出来。我老婆也无力地背靠在那舞男的身上。那舞男到现在还没有洩出来,硬硬的肉棒还插在我老婆身体裡面,我老婆的淫水混和著射进去的精液沿著他的肉棒流到他的袋袋上然后往地上滴了一大滩。
  
  台上从激烈归于平静,台下也是鸦雀无声。不知道从那一个角落开始响起了掌声,然后整过大厅又充满热烈的掌声。我隐约听见有人在说我老婆不是现场观众而专业舞嚷。我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心裡面只是有点失落,不知如何面对这已发生的事实。
  
  事情还没有完结,台上那舞男翻过身,将我老婆再一次压在他身下。提起肉棒又挤进她的蜜穴裡。经过两次高潮,我老婆实在是累得不能再动。只有躺在沙-发上承受再一轮的抽插。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那舞男腰部挺直,再一次用热精灌满我老婆的蜜穴。
  
  主持人跟著从台后走了出来,看我老婆累得像动也不能动的躺著,便召了几个后台的工作人员将她连人带沙-发推回后台。然后又开始召唤台下的辣妹上台。我心裡惦著在后台的老婆,也没心情看什麽表演。
  
  等了半个小时还未看见我老婆出来,心裡正在纳闷,便起身去后台找她。后台空无一人,只见我老婆一个人躺著,上身盖著她上台时穿的白色衬衫。下身一丝不挂的露出那一塌糊涂的蜜穴。我走上前问她怎麽样。她说刚才几个工作人员又轮番灌了她几次热精。我心裡不悦无处发洩。对她说:「什麽几次?一次是一次,两次是两次,你到底给操了几次?」
  
  心裡一急连葬话也出来了。
  
  她委屈的说:「他们几个人有些是一次,有些是两次,我累得眼都睁不开,你叫我怎麽数!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