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笨贼之贾静雯的爱】[7章]

  第七章 欲望成真
  准姐夫贪馋吃着这只不停流着乳汁的奶头,他不断的吮食奶头流出来的奶水,
还用舌头不断的绞结这只挺翘的奶头,随着流出来的乳汁与他的唾沫混在一起,
在那小小浅色的的乳晕上吮得‘啧啧’有声。他此时就要一个婴幼儿一般的吮吸
着贾静雯那甘甜的乳汁,而这流着乳汁的奶头正生生不息的冒着丰富营养的奶水,
来哺乳正侵犯她的猥琐劫匪男人!
  “嗯……嗯……哼……”贾静雯被吮吸得有些了反应。贾静雯虽说是害怕带
羞怯,可是这异性的大嘴自从贴上在自己的乳头上时,她就有一般陌名的爽感。
这种爽快的感觉就如触电一般颤动着她的心灵,她正时正处于害怕带爽、恐惧带
乐的情理之中,这种身体的反差正侵略她的身心。她说不出为什么她自己会有这
种感觉。她应该是害怕才对,或者说是羞涩才对,她此时不应该有这快感的。可
是,她就是控制不了,对着这热腾腾的大嘴喷出来的气息就能把她溶化,就是他
含住自己奶头的那一刻就产生了这种女人被男人渴望吮吸的天性快感。难道自己
是一位荡妇!?就算自己是一位荡妇也不可能对着这样的一个男人产生快感呀。
这个颓废、龌龊、可耻的男人,怎么会让她产生男女情事的快感呢?她弄不懂,
那他更弄不懂了。正时他正在她的涨奶的豪乳上瞎忙着,这些问题,他想都不会
想!
  “咦,怎么有些骚味呀,哪道奶水都是这个味道?也对,在工地时我喝过现
在挤出来的牛奶,那骚味就跟这一模一样,对,就是这个味!想不到又过四十来
岁又吃到正真的女人奶水呀,真他妈的鲜美呀,我要吃个饱!”一边吮吸贾静雯
的奶水一边自言自语的。
  ‘对了,我要不要叫那蠢妹夫来吃上一口呀,这可是补品呀,比在工地吃的
那个什么鬼营养品好多了,鲜!真鲜呀,不行,我要再吃多几口,便宜那小子干
嘛,这么好喝的奶水不吃白不吃……’想到这里,准姐夫又低着头吮吸起这流奶
水的乳头来。男人都是自私的,这位准姐夫也一样,何况这还是他喜欢的女明星
呢,现在她正乖乖的坐在这里给自己喝奶水,自己就要把握好机会,这可是千载
难缝、可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女明星奶水呀!不吃白不吃呀,比哪个什么蒙牛伊
利牛奶好得多呀,这可是真正的人母奶水呀……准姐夫越想越激动,越激动越吸
得急,越急越吸得用力,直吸得贾静雯的巨乳上‘叽叽’作响。
  “噢……疼……疼呀……别吸得这么急……喔……太用力吸奶头了……会被
你吸扯拉断的……噢……”不知是男人吸得太过于用力还是真的是吸到了她的骨
髓里,她这种带着兴奋又夹带着阵阵肉感疼痛表情和呤哼都叫准姐夫豪爽不已,
听着这种摧人勃起的呻吟声,准姐夫不断三七二十一,他只紧紧的贴在乳白滑嫩
的胸脯上,紧紧的含住那颗含苞欲放却带骚味的奶头,不断的猛吸狂舔大吞起来。
他猛吸得是肿胀流乳汁的奶头,狂舔的是那颗娇嫩的蓓蕾,大吞起吸在嘴里的乳
汁。这下,他可是赚到了,不但得了一笔可观之财,还可饱吃一顿美女明星人母
的新鲜人奶。
  劫匪的男人都是可耻的,这位准姐夫还有些贪心不足了起来。他一边狂吸着
初为人母的涨奶乳头,一边狂吞着新鲜的乳汁,而另一只手则是攀附在别一只肿
胀的玉峰上,那只粗糙的大拇指在那颗娇嫩鲜红的奶头上撩拨着,边吞边玩弄着
美女明星的大奶子,他一时用大拇指与食指像拧锣丝一般的拧着贾静雯的娇蕾,
直把那颗鲜嫩肉块拧着肉粒显见,一丝丝乳白色的奶水从这颗蓓蕾里渗了出来,
一道道乳白色的奶汁与粉红的乳晕相映成趣,红中有白,白里带红,让人见了更
是大快兽性。
  “呀……别浪费……”见到被自己拧出奶汁来,准姐夫把贪婪的色嘴移到别
一颗娇乳嫩头上,紧贴着突起的奶头急忙的含在嘴里大快朵颐了起来。这边厢刚
脱离着被吮吸的奶头因为惯性,乳头里早已被吮通的乳汁小管不断的涌出鲜艳夺
目的乳白色奶水来,一串串的流在贾静雯的酥胸上。
  “呀……疼呀……噢……不行了……酸麻死了……噢……这样吸奶水太疼人
了……喔……”对于贾静雯来说,还以为被拧奶头就算了,想不到刚以为他会不
再拧自己奶头了,谁知他不但不拧还把臭嘴伸到这边来,不但吸自己的乳头狂喝
着自己的奶水,还用他那污垢的牙齿啃着自己高贵的奶头,不知轻重的咬得自己
比刚才吮吸得还疼痛,不由的再次放声的呻哼了起来。
  “叫什么叫……不就是吃了一点你的奶水吗?犯得这么大声地叫吗?”正吃
在爽头上就被贾静雯的哼叫声打断,准姐夫有些不爽的喝令的说。
  “你……你能不能轻点……咬得我疼死了……”贾静雯一脸的羞怯的轻声说,
样子虽说有些羞涩但更多的是寒噤,怕这位劫匪一不开心就会杀了自己,很不想
违他的意,可是他的嘴巴吸食自己奶水时,他不但不轻吸细食,还用他的黄霉大
牙咬自己的奶头,怎不叫她叫疼喊痛呢?可看他那凶狠的眼神,贾静雯下面的话
还没有说完就给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了。
  “我兴致被你打断了,你说咋办?”说着拿起寒光闪闪的匕首在贾静雯的小
脸上比划着,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发颤的美女明星,盯着起伏的雪白大乳,从睡袍
里看到平坦的平滑小腹,再往下看到那丝薄的小内裤边上透出几根让他兽血沸腾
的卷毛来,慢慢的,他压抑着自己的亢奋神经中枢,盯着美女明星那丰润性感的
红唇,立刻在心里起了邪念。
  “呀……你想干嘛……?”看着凶狠的眼神透出邪恶的目光来,贾静雯心里
不由的颤抖着,希望这劫匪男人别因为自己一时忍不住叫喊而杀害自己,她目光
惧怕的望向这个凶狠的男人颤颤的问。
  “你刚才说你用嘴巴帮那些男人含吊……现在……你也要帮我含一含,不然
……哼哼……你知道怎么做了?”一边凶狠的晃着寒光的匕首,一边狡黠的露出
男人渴望的神情。
  “别……别伤害我……我含……我含……”
  “嗯……那还不快点?”
  “哦……好……好……让我坐直身子……我好含……”贾静雯摆正了身子后,
那两团涨奶的乳房更是坚挺的挂在她的胸脯上,大奶子上的两个鲜红葡萄果粒正
挺拔的立在雪峰之上,一小串乳白色的奶汁倒流了下来,把娇嫩粉红的身躯涂上
了几道诱人的水丝,看着准姐夫心里更是欲望更高涨了起来。
  他笔直的站立在贾静雯的身前,胯间部份刚好对着美女明星的脸庞,他心里
无比的激动:就要来了,就要来了,以前在工地里看一出老外的色情录相,看到
那帮娇艳淫荡的金发美女小嘴里插着男人的大吊,吞吐着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口水
不断溢在鲜红的嘴角边上,大量的浓浊口水伴随着男人的液体全都滴在自己的奶
子上,当时看着这一画面就让准姐夫心跳狂乱不已,想不到女人除了下面的小洞
洞用来插用来干之外,连上面吃饭的小嘴也能用来肏,头一次见到这种录相就叫
他三天睡不下觉,不像别的工友那样见到这种画面呕吐不止,连把天天前吃下的
旧饭也吐了出来,可他却另类的独自一人在茅厕打了三天的手枪。刚才听故事般
的听着自己喜爱的女明星帮富贵人家的男子含吊,他就更是性情亢奋到极点,要
不然他也不敢这么冒然的摸自己喜欢的女明星奶子,更不会这么疯狂的吮吸着女
明星的奶水。见到这美女明星这般寒怕自己,他决定要在她的小口上尝试一下录
相中那男人兴奋的感觉。想一想自己喜欢的女明星帮自己含吊,那可是一件至高
无上的荣耀呀,想一想都让他自己格外的兴奋,更何况现在还要亲自一试这美女
明星的小嘴巴,真的是让他兴奋到极点!
  “我要看你含我的大吊……快快……妈的……还磨磨蹭蹭干什么!是不是要
吃刀子呀!?”
  “别……别……我含……我这就含……你别伤害我……”贾静雯害怕的坐直
了身子,她的双手被胶带死死的绑住,只能用小嘴去拉男人的裤链,可是好几次
都不成功,这跟她现在的心情在极大的关系,以前,她也试过用嘴帮那些权贵达
人拉开裤链直接的把男人的吊儿吮出来,如今她这一招数竟然在劫匪男人身上无
法展示,真叫她后怕不已,真怕他一不高兴在自己的娇脸上划一刀,那可就惨了。
  贾静雯试了好几次都不有成功,她很害怕的望着耸高的男人,希望他能帮自
己把吊儿放出来给自己吮吸,此时现在的她竟然没有一丝的羞辱和无耻,她只知
道好好服务这男人,自己的小命才得到一丝的保障。此时,她怜悯的表情抬头望
向劫匪男人,意思说我够不出来,你能不能放出来给我吮吸呀?
  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喜欢的美女明星这一付楚楚可怜的神情,再见到她之前
用小嘴夹住拉链也拉不开裤链。准姐夫猜到她的意思,也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
他于是放下匕首拉开自己的裤链,掏了几下就把硬得发黑的大吊摆在美女明星那
娇嫩的小脸前,巨吊虎虎生威、棒目狰狞可恨、龟头黑得发亮、青筋暴露无遗的
展现在美女明星的脸庞前。
  盯着这一巨物,贾静雯心里一惊一颤:哗,这吊也太粗了吧!样子这么凶恶
十足的有其人必有其器,好吓人的大吊呀……那些巨富男人的吊儿跟他一比,真
是有一个在天一在地的感觉,如果他不是劫匪不是杀人犯而是一位权贵的富商那
该有多好呀,我一定免费的倍他玩三个月,可惜他现在是一位随时要取我性命的
劫匪,要怪就怪它生得不合事宜人身上吧。就在贾静雯盯着这根大吊发感慨的时
候,准姐夫收缩了一下小腹胯下,用内劲把指在女明星脸前的大吊抖擞了几下,
并有意的靠前一点,正抖动的大吊一下子就顶在发楞的美女娇容上,吓得贾静雯
一下子从感慨中回到现实来。
  “呀……好痛……”被坚硬着实的大吊捅了一下小嘴唇,贾静雯吓得叫了起
来。发涨的大吊是硬的,硬得犹如一块盘石,而美女明星的嘴唇是柔软娇嫩的,
嫩得就像一块豆腐一般用力就碎,这么硬的大吊捅在豆腐般脆弱的嫩唇上,难怪
贾静雯会疼得叫唤了起来。
  “叫啥!?是不是要我捅你一下你才会听话呀……呀?”准姐夫恶狠狠的对
着美女人母明星凶悍的说。他一边说还一边晃动着胯间的大吊。他的意思是说是
不是我再要大吊捅你一下呀?
  “哦……不……要……不要……我知错了了……你别生气……我马上就吮你
的大吊……”贾静雯惧怕的望着耸高的劫匪男人,真的害怕他一时不高兴用刀子
捅自己一下。美女明星会错意了,她以为劫匪要用刀子捅自己哪知男人现在的心
思是用吊再捅她的嘴唇呀?她现在很想极力的讨好着这位男人,希望在自己的肉
体诱惑和服务之下得以保存一丝生机。所以她媚态不断的望向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只是她的媚态中带了一丝愄惧的神情,让男人睢了有些怪不舒服的,可是对于准
姐夫来说这一神情也没有什么不妥,反而多了一种豪情的满足快感。
  “嗯!快,把我的大吊吃进嘴里,让我也享受享受那帮狗兔崽子的服务……
他妈的,凭什么他们就能享用美人的小嘴呀,我们就只能在茅厕打空炮呀?快…
…快……让我也舒服舒服……”准姐夫居高临下的发施号令,十足就像一位帝王
将相一般号令着自己的妃子。
  “哦……哦……好……好……你别激动,要不,你坐下来,我跪在地上为你
含吊,好不好?”贾静雯昴起头来望向耸高的男人,发出她拿手的媚眼望着亢奋
的男人征求他的意见。她的媚眼确实带有一种撩人心弦的娇媚,让男人一见她这
种放浪中带着一丝高贵的气质,就会忍不住的在她的脸面、娇躯上下大施其手的
欲望。准姐夫也不例外,他是一位正常不过的男人,何况贾静雯还是他心爱喜欢
的女演员,自然这种欲望就更强烈。
  “好!这个主意好……他妈的,刚才为什么不说呀……是不是还想要我捅几
下你呀……”
  “别……别捅我……我会好好的帮你含吊的……你不想我帮你含吊吗?”贾
静雯从劫匪的语言中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所以她很精明的利用这个劫匪男人
的弱点为自己争取多一些生存的系数。
  “嗯……好……我很想看我的大吊进入自己喜欢明星的小嘴里……那你还不
快点含进去……”
  “是……是……我马上就含……”换好了位置后,贾静雯第一时间就跪拜在
劫匪男人的大胯下,她双手虽说不能自由的活动,可她的头部还是可以自由的转
动。她一边移动自己屈膝的小腿一边往大吊上靠近,直到自己的下巴低在准姐夫
的卵蛋上才停住。
  在靠近大吊后她闻到了一丝浓烈的气味,这股隐隐约约的气味在她的脑海里
翻滚着,不一会儿,她想起了这股气味是什么原因时,就不由的皱了皱柳叶眉。
这股气味就是男人三天不冲凉而没有清洗包皮时,那些躲藏在包皮里的污垢所产
生的气味,这些气味中含有大量的碱性物质,呛得贾静雯心里直呕吐了几十回。
她是最怕不讲卫生的男人,对他们的那种懒惰而产生的气味更是强烈的排斥,她
知道几天不冲凉的男人所堆积如山的污垢何其之多,特别是在那尿尿的地方,那
里不但尿液的细菌还有尿液里残渣余孽,几天下来,包皮里的龟头全被这些余孽
污垢所浸泡,那是相当的脏污,‘堆积如山’的污垢所产生的浓白色的污坭肉浆,
简直就可以恶心到家了。
  在这之前,贾静雯也遇到这一恶心的经历,那是一次上门服务的是一位家产
过亿、明声显赫的男人,因为独自一人出差在外没有人服侍,而路边的野花浪朵
他又不敢采(这里主要是名声要作崇,怕引火上身),所以他只致电于贾静雯飞
洋过海的来倍伴自己,那一次也是让贾静雯记忆深刻的。他病倒在床前二天了,
这两天他不但没有好好的睡一觉,更没有好好的冲洗自己的全身。与他经历过几
次身体的缠绵贾静雯知道他的喜欢,所以,在接到他的电话后贾静雯一步也没有
消停的就赶来与他相会,经过细心的打扮之后贾静雯很妩媚的出现在他的卧室里,
她这一出不要紧却把睡在床上的男人唤醒了激情的雄风,不但把没有冲洗过的大
吊塞进她的腔道里,还让她比品茗还要细腻的清洗他的浊根,这一清洗让她一个
星吃不下饭,只要碰到污白色的浆糊状她就大反胃口,着实的让她痛苦了一阵子。
如今,这个劫匪男人的大吊气味比那一次真的是有过而无不及的,怎不叫她大反
胃口呢?
  “他妈的,怎么了?好像很情愿的样子哦,是不是想老子放你的血呀?”坐
在椅子上,准姐夫不忘的晃了晃手中的匕首说。他也看到美女明星那种皱眉的不
情愿的样子,当然,他不知道是他胯间大棒子的气味让她难受,还以为是她不想
帮自己含吊呢。
  “别……别……我含……我含……”难受归难受,她知道自己的小命还在人
家的手里,稍有不慎就用丢小命的危险。相对于横权性命的轻重来说对于这难闻
的气味也并不是那么的难啃。这小命始终比一切都重要,没了性命再好闻的气味
也无法享受呀,所以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道理,贾静雯是相当的清楚的。
于是,也不顾上什么难闻的气味了,也不理什么干不干净了,就用自己的小脸蛋
轻轻的在大吊尖端上摩挲着,用自己娇嫩如花的容颜去讨好他的欢心。她现原目
的就是为了了他的欢心,避免他一时恼羞成怒地在自己漂亮的小脸蛋上划一刀,
或是在自己宝贵的生命上插一刀,那就得不尝失了。
  贾静雯跪拜在男人的胯下,她看了看冲天而怒的大吊子望一眼,张开着性感
的红唇就螓首一低,把那粘满污垢脏浆的大龟头纳入自己的口腔里。顿时一股冲
鼻的难闻异味呛着自己的味觉神经,没差一点晕厥过去。好在她已是久经欲场的
戏子,很快的就摆好自己的姿态,她一边用两片嘴皮子紧紧的夹住男人的涨硬大
棒,一边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抛了抛媚眼,眼里尽是满足的苦涩神情。如果是常
在欢场上玩乐的男人一见这神情一定会大骂贾静雯的,可是我们这位纯厚农补的
子弟分不清女人这口交的不甘神情,还以为是她一时不习惯自己的尺码而发难着,
所以现在的准姐夫犹如吸鸦片人陶醉于首次被女人口交的快感中去,感受自己的
硬绷绷的大吊子进入女人的口腔里所磨擦的舒畅心境。
  “嗯……嗯……”贾静雯一边含着劫匪男人的大棒子,一边用鼻子发出无可
耐何的颤音。她抬头见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正微闭双眼陶醉于自己的口交快感中,
顿时心里横心一计想把他的肉根齐端咬断,看他还想不想再这样的凌辱自己,可
是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不行!这一咬下去并不能把他给杀死,反而让他清醒过
来捅自己一刀,那样他只不过断了一根肉棒子而自己因此而丢了性命,太不值了。
何况他的棒子怎能跟自己高贵的性命相比呢?他的棒子除了粗壮一些外可以说一
文不值,而自己的性命就不同了,我还有很多的地方没有去玩,我还有很多的钱
没有赚到,我还有很多的事没有去做,不能就这样的死去,绝不能!我要忍辱负
重的渡过这一劫,别再糊思乱想了,只要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有柴烧呢?对,什
么都不要管,就好好的服侍他一回,好让他欢心而不忍加害自己,那这样就可以
保障自己的性命了……。打定了主意之后,她就不再难受似的含住男人的大棒子,
而是用自己引以为豪的小舌头在棒子上来回的卷舔着,自己的螓首并做着抬起压
低的来回动作,男人的棒子就要在肏她的性感嘴唇一般的进进出出,场景真是另
具淫荡而靡色。
  “噢……想不到呀……想不到女人的下面肉洞干起来爽,上面的小嘴肏起来
也是这么爽的,而且这样肏女人的小嘴,男人倍感舒服省力……喔……爽死俺了
……”准姐夫半躺在椅子上裂着大嘴呼呼大叫的呻吟着。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的小
嘴也能让男人产生这么兴奋的情绪,以前见到金发美女一边帮男人含吊时,那男
的就鬼叫狼嚎的还以为是被女人咬到棒子而哭喊着,孰不知原来是爽得在一旁大
呼小叫,就像自己现在一般的爽得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来,以前一至认为那是男
人在痛苦的叫喊,看来自己是土冒得到家了。在看录相时自己就想像要在女人的
小嘴里试一试这痛苦的感觉,哪怕是痛得撕心裂肺地也要试上一试。每每想到自
己撒尿的东西伸进女人用来吃饭的小嘴时,他就忍不住的独自一人走到无人的里
茅厕里自摸过把瘾,直到把蔽了几天的浓精射进茅坑里才罢休。说完在的,把自
己撒尿的玩意干进女人吃饭的嘴里,那感觉绝对是一流的是无以伦比的,这件事
一直是让他魂牵梦萦的想法,他原本把这次工地赚得钱带回到家里亲手交给媳妇,
晚上好让媳妇试一试这件让他难以齿口却很想做的‘伟大事业’,看在一年到头
在外拼死拼活家的份上,媳妇喜妹可能会同意他这一见意的。在工地包公头携款
潜逃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这一‘雄伟的事业’是无法完成的了,想不到这次竟然
因祸得福,不但自己的工钱失而复得而且还得更多的钱财,这次不但没有失财而
且还把这‘伟大事业’提前实施了,何况与他一起实施这男人的‘雄伟事业’竟
然是他最喜欢的女明星,怎不叫他兴奋呢?
  如今他半躺在椅子上细细的感受美女明星的细微服务,他感受自己的大棒子
不但舒适,还感到龟头里边有一股股酥麻的骚劲直冲他的脑门,这种齐天眩晕的
感觉差一点让他晕厥在椅子上,他感到自己爽得快要飞起来了,一束束的浪潮直
从他的马眼里飘来飘去,一时大脑发麻,一时腰间发酸,一时小腹酥畅,一时骨
髓颤栗,所有爽快舒服的快感激打着他的神经中枢,让他现在特需要在女人口腔
里暴发自己的浓精。
  贾静雯确实很卖力的在他的棒子上大展口技,嘴皮子不但把棒子夹得紧紧的,
还用软滑小舌在棒身上来回舔弄着,一时间小舌在棒身上风卷云残、狂风暴雨的
快速动作着。那长长的睫毛微闭在一起,小小的嘴巴紧紧的裹住一条褐色棒槌子,
时紧时松的小嘴皮子不断的因为棒身的来回抽动而翻动着,她的小手也伸在男人
的胯下轻轻的抚摸着吊挂在棒子下的卵蛋,比揉面团还轻的力度在慢慢的细揉着,
而贾静雯也很陶醉般的在卖力的吞吐着男人的大棒子,她现在的神情没有了刚才
那惧怕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浪媚淫态的吹箫伴奏神韵。
  看着自己的涨硬大黑棒自由的进出女人吃饭的小嘴,有时看到自己的大棒子
塞得女人的小嘴鼓鼓的,在外面的嘴腮线条上能清楚的看着自己肉棒的形态,再
听着美女明星那含吊的浪荡淫态和被大棒子塞得满满口腔而涨红的小脸,准姐夫
终于享受到这男人‘雄伟事业’成就的乐趣了。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