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宅】(9、10)

                第九章
  房间的一角是一张圆床,没有床头床架什么的,就是一张床垫放在一个圆台
上。我进房间时,叶珊正趴在床上看一本书。她还是穿着刚才早餐时侯的那件裙
子,裙子不长,露出的小腿正向上翘起,一只凉拖挂在腿丫上轻轻摇晃。看着我
进来,叶珊示意我坐到床边,我放下手中的托盘,坐下之后手自然的就搭在了叶
珊的腿上。叶珊凑过脸看了看那杯葡萄汁,然后转向我说:这里面是空的呀。
  杯子里装着大半杯葡萄汁,当然不是空的,但好在我能听懂叶珊的意思,所
以礼貌的回答:因为不知道小姐是想要别人加工的,还是现榨的,所以没敢提前
擅自做主。
  听完我一脸正经的说出这番话,叶珊卟哧一笑坐了起来。然后也学我摆出一
脸严肃的表情:既然可以现榨,当然是比别人加工的好,卟哧~~。平时嘻笑惯了
的她,强做表情的把一句话说完,就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叶珊笑起来和云清不
同,毫不矜持,甚至可以说是她是用全身在笑的。也因为如此,叶珊的一对丰胸
在笑声中不停颤抖着,我真有些担心那条裙子的前襟是否做的结实。
  叶珊笑过一阵后,表情突变,冲我瞪了一眼说到:你昨晚上那么急急的跑回
来是做什么?从她的眼神里我看的出来,她已经知道我回来的目的,甚至我脑海
中立即就浮现出一个还挂着水珠的胴体,趴在云清卧室门外偷看的情景。
  而我也根本不想隐瞒什么,所以简单讲了回来的原因。接下来我马上知道了
对位二小姐「诚实」的好处。她虽然还是用瞪着的眼光看我,但又从中增添了更
多的娇媚,或者说是诱惑。并且,这位二小姐的纤纤弱荑已经放在了我的裤裆中
部,继而拉开我的裤链向掩藏在里面的那条怒蛇握了过去。
  二小姐的口舌功夫相当厉害,什么吸吮吞吐,套夹卷撩,舔囊深喉,把一张
小嘴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要不是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我真的会以为正享受着
一个资深妓女的服务,哪里还敢相信胯下这翘臀沉腰,摇头摆首的女人是这座别
墅的二小姐,一位全国知名人气的少女作家尽管如此,我自己知道在我不肯主动
放水的情况下,仅凭她的一张小嘴是不可能榨出我什么东西的。
  我向叶珊提出来完全占有她身体的想法,却没想到这位还有忘情舔着男人阴
茎的女人,居然整个脸都红了起来。
  不过看的出,那并非因为羞涩,而是一种期待的兴奋。此情此景让我无法再
忍耐下去,马上调整了姿势,准备好了沉腰挺枪。可就在我的宝贝刚刚触及叶珊
下体的时候,她又一扭身躲了过去。「我……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个,你可不要把
我当云清似的,那样用力。」
  听到这话真的有些让我傻眼,这位二小姐不会是在开我玩笑吧,刚才和昨晚
那些狂放淫荡的动作表情,难道不是面前这个女人做的?那样好的口活,会是一
个处女做的来的吗?叶珊当然也想到我的惊讶,所以她简单向我解释了一下,原
来自从吃过那瓶寄来的精液之后,她就深深喜欢上了那种感觉和味道。在之后这
一年多时间中,她除了会喝光时常寄来的精液之外,还经常打扮成学生的样子外
出,偷偷去做那种在马路边等候,专在车里为客人做口活的兼职雏妓。
  这一年多下来,各种各样的精液自然是吃了不少,这位还保持着处女身的二
小姐,口技也已经练到一流了。虽然我并没有所谓的处女情结,但听完叶珊的讲
述,我还是非常兴奋,自己面前简直是一个天使与妖精的混合体。
  似乎有些时候没有遇到过处女了,好在我还记得第一次对女人来说是多么重
要,而做为一个希望带给女人性爱快乐的男人,应该怎样来给予女人第一次的回
忆。
  我相信在这一年中,叶珊早就已经做好了献出第一次的心理准备,所以只在
开始几分钟有了一些身体上的不适感之后,她就进入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性感状
态。因为是第一次,我知道不亦让她运动的太久,尽管到后来叶珊本人,不断呻
吟着让我不要停止,但我还是再一次的放水,在象征性的给了她一两个不大的高
潮后,就把精液射进了叶珊的嘴里。
  尽管如此,我相信对于初尝人事的她来说,已经足以抵消心中全部的苛尔蒙
分泌了。叶珊包着嘴,用精液漱了一个口,然后拿起旁边的葡萄汁,把嘴里的白
沫吐了进去。叶珊手举着玻璃杯,那白沫漂浮在葡萄汁的表面,随着摇晃轻轻漾
动。她先是注视了杯子一阵,然后闭上眼像品尝一杯阵酒,慢慢地将整杯一气喝
完,临了还伸出软舌在杯沿上舔了一周。
  我实在太喜欢面前这个长相可爱,举止淫荡的小女人了。我甚至当时就在心
里做了一个有关人生的决定,但在这个决定还没有最后确定之前,我又突然想到
了住在对面房间的大小姐。经过了云清和叶珊之后,这位宛如游离在整个故事之
外的大小姐,像迷一样让我产生强烈的探究兴趣。
  尽管刚刚一直叫嚣着兴奋,但在身体和精神两方面都得到了满足之后,二小
姐马上从亢奋的状态中退了出来,继而自然的表现出倦意。我看了一眼已经睡去
的叶珊,轻轻走出她的房间,在我的斜对面是大小姐叶兰的房间,我走到那扇白
色描有金漆的房门之外。我在那里徘徊了一阵子,但最终没有找到敲门的理由。
  起码是没有可以先说服自己的理由,我只好转身离开了。
                第十章
  我回到二小姐门前,推门看了看她仍在熟睡,于是回到楼下开始了自己的工
作。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我正在别墅主楼右侧的玻璃花房进行一些修枝和除草
的工作,云清出现在花房里。
  她穿着带围裙的工作服,当她走向我时,她的双手正在身后接下套裙的拉链,
接着裙子随着她的步态滑到了地上。
  云清走到我面前,用一种撒娇调皮的语调告诉我,她刚刚在厨房失手打碎了
一支酒杯,所以现在特意来向我这上男管家报告,并请求处罚。
  说话的同时,云清已经转过了身,翘起了只有一条丁字裤勒住臀缝的粉臀。
  我原本以为,在昨晚那样的折腾之后,再加上早起时又干了她一阵,她不会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可没想到才不过半天时间,这女人居然就主动跑来求虐
了。
  我当然抓住这个机会,在抚摸她丰满结实的美臀的同时,以此大肆羞辱了她
一番。
  云清抬起她的右手让我看,她的食指上缠着一块创可贴,在我表示了一番关
心之后,云清告诉我,刚刚收拾玻璃碴时,不小心划破了手指,而她有一个要命
的毛病,那就是看到自己的血时,就会产生一种兴奋。云清的原话是这样的:我
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是真的。自己的血真的能让我有兴奋感,一种渴望被虐的兴
奋。亲耳听到面前一个半裸的女人,讲出这样的话来,我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
  旁边的花架下面,有几根刚剪下来的花藤,我挑了一根两尺长筷子粗细的,
那上面还有十几朵小花。我拿着花藤在云清面前晃了晃。
  「来了这么久了,好像还从来没有给你送过花吧,今天就送你一束。
  话说完,我举手一扬,一声清响,几朵黄色的小花激散四周,一条淡红的鞭
痕烙上美臀。这样的画面放在这个玻璃做成的房间,这个四周全是花草的房间,
显得是那样美丽,这美丽深深打动了我,我把这咱打动化做「劳动」的激情,手
里的花藤像书写激情的大笔,不停在空中扬起落下,在云清雪白如纸的臀部和腰
背上写下如诗的美图。
  云清连连的痛苦哀叫声中,或者是兴奋的嘶吼声中,花藤上的花早已经全部
散落,云清的身上也多了若干条交织纵横的红印。
  我蹲下来,用舌头舔舐云清的伤痕,这又使得云清呻吟阵阵,我的舌头都感
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抖,这种颤抖持续了不到一分钟,云清就达到了一次高潮。等
她还没从高潮余韵中清醒,我就把挺立的阴茎塞进了她的嘴里。
我让云清在为我口交的同时,保持着双腿直立屁股翘起的姿势,这样我就可
以一边享受她的口技,一边继续抽打她的屁股。不过这一次我用力轻了很多,让
鞭打更象是掸拂。但因为刚才已经让她「臀无完肤」了,所以,即使是这样的轻
掸,也同样能造成不小的苦楚。
  云清完全是强忍着下身传来的疼痛,尽可能的让自己能够为我专心服务,看
着她一面忍受着伤痛,一面还专心投入的表情,我对她的爱意油然顿生。我扔掉
了手里的花藤,转到云清身后,将肉茎整根插入她等待已经久的嫩穴,紧接着就
是一通充满爱惜和激情的抽送,我要用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让她真正的享受鱼水之
欢。
  心情有些激动的我,转过云清的脸庞,在她脸上脖子上一阵痴吻。眼前的云
清竟在我的热吻下流出了泪花,我心里明白,这个女人,这辈子都是我的了。
  正当我和云清都完全投入的时候,一阵娇笑从一丛花树后传来,那是二小姐
的声音。「想不到你们连做爱都这么有感情呀,要是不看你们下半身,我还以为
你们在排演什么悲情戏呢。」
  第三者的突然出现,让满脸泪水的云清显得很尴尬,只低低叫了声二小姐,
就在这种特别的气氛下出现了又一次高潮。看云清的处境,现在的我当然要替她
解围,所以转身朝二小姐打趣到:「这么快就醒了,难道刚才还没有吃够吗。
  不过你想吃的东西现在还没有做出来,你要不要先吃点别的?你看我身上出
了这么多的汗。」
  的确如此,这里本来就是一个温室,加上一个多小时候的劳动,和这会的一
场肉搏,我的汗早就浸湿了上衣。我下身不停,在云清体内保持着匀速抽送,双
手则脱掉了上身的衬衣。
  「向昨晚一样,用你的舌头来给我洗澡吧。」我冲二小姐吼道。
  叶珊皱了皱鼻子,像是不喜欢我对她的态度,可还是顺从的走了过来。毕竟
是对得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态度格外不同。叶珊的口舌功夫比云清要好,这可
能和她本身灵活好动的性格有关,即使不是直接口交,但一条滑软的香舌跳跳脱
脱的在身体上来回上下,还是给我带来了十足的享受和快意。为了表示赞许,我
时不时把JJ从云清身体里抽出来,让叶珊舔上一会儿。
  看着眼前舔食肉棒津津有味的叶珊,我产生了一个测试她接受能力的想法。
  这一次我把JJ从叶珊嘴里抽出后,没有再插回到云清的肉穴里,而是借着
叶珊口水的润滑,将龟头抵进了云清的后菊门。这个动作换来云清的一声娇喘,
同时也换来了叶珊的一声惊呼。这个聪明的小家伙,第一时间就猜透我的想法。
  我慢慢把肉茎在云清的屁眼里抽送,眼睛去观察着叶珊的表情,而叶珊本人
虽然还装做和刚才一样,用舌头舔食着我身体上的汗水,但眼神却始终锁定在我
和云清,身体结合处的那朵菊花上。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