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17-1)

  这一处青山地势并不险要,可当年两军相遇还是发生了一场硬战,左部长环
顾着四周,努力搜寻着战争的痕迹。山坡上早已覆盖着郁郁青青的松树,这是近
几年植树造林的最大收获,左边乱石岗上还留有一道不知什么朝代遗留下来的古
墙遗址,将军记得当年自己的连队就埋伏在这一带,借乱石岗做掩体同敌人进行
了殊死搏斗,只是后来自己负伤倒地,部队在撤出战斗时,便留了下来。
  「爸……您当年就是在这一带打的仗?」肖玫扶着将军一路走来,高高的胸
脯一起一伏。
  将军象是沉浸在当年的弥漫硝烟中,他仔细地辨认着古墙,搜寻那一处处被
子弹凿下的痕迹,「就是这里。」他对着肖玫用手指着,「当年我埋伏在这里,
扔出一颗手榴弹之后,就被子弹打中了。」
  「伤的厉害吗?」虽然时隔多年,肖玫的脸上还是溢着担心的表情。
  「厉害。部队在撤出战斗时,还以为我牺牲了。」今天想来,他心里颇为自
豪。
  「那你就留下来了?」
  「是……啊……」一阵山风吹来,漫山遍野的松林像波浪似的滚涌,发出海
浪般地轰鸣。将军站在那里,似乎感到高大起来,仿佛当年自己在指挥千军万马
一样,他俯视着山下的一切,极目远望,「肖玫,要不是那次负伤,也就不会有
咱们父女相见了。」
  「嗯,」肖玫依偎着父亲幸福地笑着,「你和妈妈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面?」
  她只是听母亲说有这么个父亲,至于详细情况,母亲没有跟她说。
  「没有。」将军长叹一口气,收回目光,「其实你母亲是个苦命的人,她完
全不必挂念着我,我那时还年轻,对你母亲没有什么感情,甚至连相貌都记不起
来了。」
  「那我妈太冤了。」肖玫目光有点迷离,替母亲叫起屈来。「她这一辈子对
你念念不忘,临死的时候还念着你的名字。」
  「可惜因为我,让她嫁错了男人,肖玫,你不怨恨我吧?」他疼爱地抚摸着
她的秀发,目光里满是慈爱。
  「爸,我怎么能怨恨你呢?爱你还来不及呢。」她满怀依恋地把头靠在将军
的肩上。
  「爸就是觉得耽误了你一辈子,一辈子没人疼。」
  「我要爸疼。」她说着亲昵地仰脸看着将军,那一双大眼睛里含满了脉脉深
情。
  「爸疼你,疼你一辈子。」温柔地搂住了女儿,「跟爸爸去北京吧,好好地
找个男人。」
  「不会了,爸,有你疼我就行了。」她攥住了将军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
胸前。
  「不一样的,闺女,女人没个男人就象缺了一半。」
  肖玫心里热乎乎地,她感觉到一股柔情在胸中升腾,「我要你做那一半。」
  说完长舒了一口气。
  「傻闺女,」他低下头,肖玫的胸扣由于上山热得不行,不知什么时候解开
了一颗,将军从上往下正好看到了里面的风景,那是一个雪白暄软的硕大物体,
中间形成深深的乳沟,看起来沉甸甸的。「爸可不能给你那一半的责任。」
  「我不要责任,」肖玫执拗地说,「小时候,我整天挨打,后来后爹又糟蹋
了我,我心里就常常想,如果亲爹在眼前那该多好。」她扑闪着大眼睛,洋溢着
希望的火焰。
  将军从女儿的胸口移开目光,「你是说,那男人糟蹋你后,从没有提过让你
出嫁?」
  提起那个男人,肖玫的脸上就现出一股恨意,「当时村里有个人家提亲,被
他骂了出去。」
  「那他一直和你们一起睡?」
  「嗯。」
  「他不避讳你娘?」一股醋意在胸腔荡漾。
  肖玫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他从来不避讳做那事,娘有时实在看不下去,
背过身去,他就会爬到娘的身上。」
  「畜生!」将军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后来娘就习惯了,直到我怀了他的孩子。」肖玫眼角流下一滴泪,慢慢顺
着脸颊往下滑,将军用手轻轻地替她擦掉。「那时候,我就常常梦见你,虽然不
很清晰,但醒来总是心里甜蜜蜜的,就特别想见你。」
  她回身抱住了他,将脸放在他宽厚的胸膛里,「爸,你不知道,村里和我最
要好的小风就常常和我谈起她爸,说起来一副甜蜜蜜的样子,让人特羡慕,我就
想,我什么时候也象她一样有个疼爱自己的爸爸。她结婚后,有一次告诉我,她
和爸爸做了……」
  将军静静地听着,「做了什么?」
  「上床呀。」肖玫说到这里有点羞涩。
  「你说什么?那个小凤和她爸爸上床?」
  「那天她从地里回来,就洗了洗身子,他男人去了邻家帮工,她一人在家就
只穿了条大裤头子,她爹赶集回来,顺路来看看她,正好看到她那样子,就和她
好了。」
  「那以前没有迹象?」将军惊讶地望了她一眼。
  「其实他们父女关系一直很好,小风说,在家里,她爹都帮她洗内裤,有时
……有时她那个来了,肚子疼得厉害,她爹就给她换卫生纸。」
  「肖玫……」将军不知怎么的,将女儿紧紧地搂抱在怀里。「那她,她不怨
恨她爹?」
  「她怨恨什么?她说其实她早就期待着这一天。」肖玫娓娓道来,脸上无限
向往。「后来她还告诉我,她和她爹做是最舒服的。爸……」她柔弱地靠上来。
  山风呼啸着掠过林梢,夹带着波滚浪涌,使将军觉得脚下的土地都被卷起来
了。「我怕,怕给你更大的伤害。」
  肖玫将头拱进将军的怀里,「我从小就没有父爱,总是期望着有一天能像小
风那样,爸……抱抱我。」
  「傻闺女,」将军又一次将大手爬进女儿的秀发里,「我怕万劫不复,肖玫,
你知道,我不该来,不该来。」
  「爸……」肖玫泪流满面。
  铁石心肠也会被融化了,况且将军在男女之事上一向看得随便,只是面对肖
玫他总觉得亏欠得太多,所以迟迟不敢逾越雷池,如果自己冒然挺进,伤了她,
那他这一生的罪孽就太大了。他不但对不起面前受苦受难的肖玫,更难以面对姗
姗的爱,他太把姗姗当回事了。可肖玫这一哭,又把将军的心哭软了,看来女儿
对自己一直有着强烈的心结,或许她想把一直残缺的父爱补回来。
  看着柔弱的女人在自己怀里,将军心都疼了,一把将闺女搂在了怀里。「玫
儿,我怕伤了你。」
  「爸,我想你,梦中都想。」她边流泪边说,「有时候,他做完了,我就想,
如果父亲对我好,那该多好呀。」
  「傻丫头,父亲对你再好,也不是男人的好。」将军企图纠正她那畸形的心
态。
  「我不奢望你那样对我,可我就是想呆在你怀里,让你搂着、抱着,爸,我
不过分吧。」
  「傻孩子,不过分,你要怎样都不过分,只要你喜欢,爸都给你。」
  「爸,」她眼泪扑簌地紧紧地搂着将军那厚重的腰。
  将军和她脸贴着脸,将两颗怦怦跳动的心紧紧挨在一起,合着彼此的脉搏跳
动。
  「我好幸福。」她喃喃着,仿佛又进入了梦乡。将军轻轻地拍着肖玫的手,
看到她雪白细嫩的手臂,爱怜地抚摸着。那手臂园敦敦的、肉实,一根根细细的
绒毛清晰可见,突然将军在肖玫弯起的肘接处看到一处疤痕,那疤痕虽不明显,
但却显示着瘀伤。
  「这是怎么了?」他疑惑地看着女儿,想得到答案。
  「他掐的。」
  「谁?」
  肖玫叹了一口气,「他做那事的时候,喜欢打我。」肖玫挽上袖子,露出一
块块紫斑,「这都是他弄的。」
  「畜生!」将军疼爱地,「他一直这样?」
  「嗯,」肖玫点了点头。眼睛里又溢出那种怨恨,「他每次弄我,除了掐就
是咬,爸……」她仰起脸,忽然羞涩地,「他喜欢咬着我的奶头弄,你看看,那
里至今还有他的牙痕。」肖玫说着就解开了胸襟的纽扣,将军本想制止,却没有
说出口。
  一处丰腴奶房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那颗鲜红的奶头俏立着,和着
一圈乳晕,让将军几乎眩晕。
  「你看看,看看嘛。」肖玫娇嗲嗲的声音,不容将军迟疑,在女儿的指引之
下,将军摸上了那粒鲜红,清晰的牙印布满奶头的周围,他不知道这个畜生竟然
如此作恶,女人是用来爱的,即使你强迫她做爱,也应爱惜她的身体。
  肖玫拿着父亲的手,轻轻地在自己的乳房上画着轮廓,让将军的心一阵阵颤
抖。午后温暖的阳光照下来,将父女的温情升起来,将军一时间心驰神荡,揉捏
着女儿饱满地奶房。
  「爸,亲亲我。」肖玫羞涩的目光里露出一丝调皮,看着女儿满怀乞求,将
军再也不愿违了她的心,既然两心相通,他又何必故作圣人呢?低下头,承接了
女儿送上来的香唇,一时间就听的女儿热热地气息和娇吟,跟着肖玫的两手就攀
住了将军的脖子。
  大手在女儿柔软的胸脯上滚爬着、捏摸着,两片唇压住了女儿丰满的骨朵,
感觉到高高鼻尖的阻隔,只得横上来,两嘴交叉成十字,含住了咂噬。女儿的胸
脯剧烈地起伏着,在将军的捏摸和挑逗中,往上拱起来。
  「爸……爸……」肖玫的舌尖伸出来,被将军勾住了,两唇包裹了做成抽插
状。看着肖玫摇摇欲坠的身子。
  「闺女,」将军再也顾不了许多,他捻着她奶头的手指撤回来,双手捧住了
肖玫乱摆的头,舌尖探进去,在她的口腔里搜刮,然后勾住了舌尖缠裹,在这荒
山野岭,自己曾经浴血奋战的战场上,和自己的亲生闺女成就了销魂的场面,这
是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的。
  「玫儿……」口腔里已经混合着父女俩人的津液,将军看着胸襟和头发都已
凌乱的肖玫,他的心野了。正好肖玫偷眼看过来,父女两人脉脉含情的互递着眼
色。
  将军忽然就想起《西厢记》里张生和莺莺偷情的一段,「张生不得莺莺意,
借着红娘且解馋。」自己就和闺女在这山野荒径?
  「玫儿,你不怪我吧?」他撮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翕动的红艳艳的嘴唇。
  「嗯。」肖玫使劲地点了点头。
  「那你答应我,跟我回北京。」将军不忍始乱终弃,他念念不忘让女儿过上
幸福生活。
  「我怕不习惯。」肖玫忽然怯生生地说,那一次她来北京认亲,差一点迷了
路,再加上受人冷落,心里总觉得不自在。
  「可爸看不得你过清苦的日子,」虽说是女人,但那棱角分明的脸型也雕刻
出女性的柔美,将军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爸会挂念你的。」
  「我也想你。」
  「那你还不跟爸去呀。」他捏着她高挺的鼻子,「爸以后想你怎么办?」这
一次,如果和她成就了欢爱,自己就忍心把她孤零零撇在这荒山野村?
  「我……」肖玫迟疑着,一阵风吹过来,把本已掩上怀的衣襟又掀上去,那
雪白的胸脯再一次映入将军的视野。
  「还我什么?如果爸要了你,你就是爸的女人。」他说着,眼始终盯着女儿
那莹白的透着玉般光泽的胸脯。
  「女儿怕……」肖玫迟疑着看着父亲。
  「是不是怕我也咬你呀,傻丫头,」想象中咬着女儿奶头干她,可那不应该
是咬,而是含着。
  「爸,你坏。」肖玫肯定也想到了这一节,脸像一块刚染过的红布,「你喜
欢咬呀。」眉眼中就瞟了父亲一眼,瞟得将军心飘飘儿的,像是悬在半空中。
  「还怕爸呀,傻丫头。爸可不那么粗鲁。」他伸手摸住了她的乳房,「你不
去北京,爸还能看……」放在手里掂了掂,说得肖玫羞涩地低下头。
  「爸,你弄了我吧。」
  将军撮着她下巴的手有点儿哆嗦,「你已经经历了父亲的侵犯,我怕你恨父
亲。」他始终不敢畅意,怕的就是被女儿怨恨。
  「他不是我父亲。」肖玫说得很果断,「再说他折腾人,爸……」她声音低
下去,似乎不好意思说下去,「他不但又掐又咬,还……还用烟头烫人家。」
  「你说什么?」将军睁大了眼睛,他知道这个畜生肯定是变态。
  「他弄人家的时候,喜欢用烟头烫人家那里的毛……」一股气愤涌上将军的
脸,让他的脸几乎成了紫色,这畜生干那事还这么变态,他要是活着,非得惩罚
他一下不行,奶奶娘。
  「那一次,他烧焦了我上面的毛,就拿烟头戳在我的……爸,那上面还有疤
痕。」
  「你是说,他烫你的……屄?」将军脱口而出,倒没觉得一丝羞口。肖玫用
眼角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将军一把抱在怀里,忘情地说,「好闺女,你受苦
了,来,让爸爸看看。」一时间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肖玫扭捏了一下,脸羞羞
地没动。
  将军一下子领悟过来,尴尬地一笑,「傻丫头,还怕爸看呀?」
  肖玫在他怀里轻轻地拐了他一下,「你坏。」
  「呵呵,」将军宽厚的笑了,「爸坏,爸坏。」他说着手就摸了过去,肖玫
偎在爸爸怀里,任由他摸到了裤带。悉悉索索了一阵,将军在那个钮扣上费了好
大一会儿,农村里的裤带自然比不得城里人,将军感慨着,这要是姗姗,只轻轻
地一按,就会罗裙半解。
  「玫儿,你是不是弄了个死扣?」摸索了半天,得不到要领,将军自我解嘲
着。肖玫刚要表示,就听将军松了一口气,「好了。」跟着感觉腰间一松,一只
大手凉凉地爬了进去。
  「玫儿。」触手是高高鼓鼓的柔软和浓密的硬硬的阴毛,将军从大腿间一直
摸下去,他想到了在敌占区常听到的《十八摸》中的一句:「再往下摸,再往下
摸,一摸摸到个老鼠窝。老鼠窝边一堆草,长虫就从草里过。」
  可不是软软地,就忽然出现了悬崖,杂草丛生的,一条飞溪隐没而去,将军
的魂儿游荡着,在那悬崖边上跋涉。
  「爸……」肖玫一声娇吟让将军从悬崖边停住。低头看看女儿,已经裙裾全
无,只有一条内裤遮盖着自己的大手,在里面鼓涌。「爸看看好吗?」他贴到女
儿耳边悄悄地问。
  「你……坏死了。」肖玫脸上红霞飞起,低下头不敢看。
  将军就蹲下来,脸几乎和女儿的腰部一样高,他双手伸到内裤里,从肖玫的
屁股慢慢脱下,浑圆丰满的臀部隐现着迷人的臀沟,在阳光照射下,透着桔黄的
光晕。肖玫圆阔的肚脐眼不深不浅,成圆弧似的被内裤覆盖着,将军轻轻地拉着
内裤的边缘,一点一点地脱下,那从浓密的阴毛夹杂着几根被烧焦的蓬松着,覆
盖了整个大腿间,偶尔地将军看到稀疏的地方漏出一点乳白。
  他两手扶在女儿的大腿上,欣赏着眼前的一切,内裤半遮半掩,阴户半漏不
漏,正应了那句「羞抱琵琶半遮面」。
  一条乳白色的内裤从大腿底部兜起,恰如其分地紧勒在那轮廓分明的阴户,
连同中间那条细缝都清晰可见,看得将军怦然心动,手不自觉地触到那里。将军
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颤抖了一下,跟着那白色的内裤水淹了一样,触到手里全是湿
漉漉的。
  心下一急,就麻利地一褪而下,映入眼帘的是山羊胡子一般的浓密阴毛,跟
着那处白白胖胖的阴户起势像女人的酒窝似的没入腿下。将军心急地把肖玫的两
条大腿分开,看着那肥厚的阴唇夹在腿间,成隆起带般的勾起人的欲望。
  「在左边。」肖玫轻声指点着,倒让将军脸红了,他的意图和欲望显然是分
离的。他捏着那厚厚的有点肿胀的阴唇,凑到阳光下,贴近了脸仔细地看,明显
地一个浅浅的紫色疤痕,「是这里吗?」
  「嗯,爸……」肖玫感觉到将军的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心在急剧地飞荡。
  「还有没有?」将军眼光迷离着,看遍了四周,然后分开那扇紧闭的大门,
两叶重重花瓣似的花蕊盛开着,展露出一栋迷人的洞府。
  「玫儿……」他呢喃着,手从她的肛门摸起,渐渐地从阴唇里穿出,捏住了
那颗豆粒大小的阴蒂。
  「爸,弄我。」肖玫再也忍受不住父亲的挑弄,那朵花如期开放。
  将军知道那个「弄」的意思,在农村里,这个弄就代表着「日」,肖玫要他
弄她,就是要自己日了她,日了自己的亲闺女。他双手按在肖玫的屁股上,舌尖
探出来,深深地插入女儿的花蕊。
  「爸,别……」肖玫用手推拒着他的头,力图让他离开。
  将军已是欲罢不能,他不知道女儿此时为何要拒绝他,但是当他听到「脏」
字时,他刺激地连同鼻尖插进去,在女儿的田地里耕耘着。
  「爸,亲爸。」肖玫肉紧地一声高一声低地叫着,听得将军勇气倍增,他的
大手从女儿的屁股下环绕过来,抓捏着那哆嗦成一团的湿漉漉的肉户。「弄我,
弄我。」肖玫催促着,将阴户努力地挺上父亲的扣弄。
  将军在女儿的阴门上插入两根手指,伸进去,感觉那宽广的洞府左右滑腻的
内壁,舌尖在那阴蒂上画着圈儿打旋,一股腥腥的、咸咸的液体从女儿的窒腔里
流出,将军吞裹了,舌尖滑下来,卷成筒儿,插着肖玫裂开的洞穴。
  「啊……要了我,要了我。」肖玫身子几乎站立不住,想弯下来抱住父亲,
却又被那难抑的快感刺激得仰起头,眼睛迷离着,鼻息越来越重。
  将军再也控制不住了,他麻利地按下腰带的扣锁,一躬身连同内裤一起扒了
下来,抱着浑身瘫软的女儿走了几步,就势按在当年自己作为掩体的古墙上,借
着阳光的余势,掀起女儿的大腿,将那鼓鼓的肉户暴露出来,扶住自己的鸡巴,
对在女儿那鲜红的肉洞口,一用力直插到底。
  插得肖玫身子往前送了一下,又被将军抱住了拉回来,跟着一波一波的抽送
让女儿的娇声浪吟回荡在这无边的旷野里,伴随着阵阵松涛。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