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7-10)

  外面的与越下越大,间或夹杂着阵阵愤怒的滚雷声,亮如长刀的闪电,亦是
不断的在天空闪耀着,似乎是想要将这无边的黑幕完全劈开一样。
  望着已经染满了浓浓精液的睡袍,刘磊只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惊肉跳。
  他在老家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听老人说过,这天上打雷打闪,那就是老
天爷发了怒,专门用来惩罚那些世界上犯了弥天大罪的恶人的。
  而这弥天大罪,就包括和自己的亲人乱伦!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曾经见识过村里的王老四被雷劈死的惨象。
  当时的王老四,脑袋直接被一颗天雷劈的开了花,鲜血染满了家里雪白的墙
壁,那鲜血淋漓的模样,他刘磊简直可以说是毕生难忘。
  听村里的人说,这王老四是和自己的媳妇爬了灰,因此惹动了天怒,这才会
得到了这样的下场。
  就在他爆发完之后的那一刻,不知为何,他的脑海里再度呈现出了王老四当
时惨死的景象。
  想到王老四,刘磊顿时也就没了睡意,直到后半夜才勉强的睡着。
  迷茫之中,他居然看到了传说中掌管雷电的雷震子出现在了半空,手拿电光
钻,怒气冲冲的对着他,大义凛然的怒斥着他的罪恶。
  「大胆刘磊,你居然和自己的弟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今日本天将便替
天行道,用这雷电灭了你!」
  雷震子怒喝完毕,手中的电光钻高举,一道迅疾的泪光劈向了刘磊,完全让
他避无可避。
  「啊!」
  刘磊惨叫一声从梦中醒来,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只不过是发了一阵的噩梦。
  用力的擦了一把额头上浓浓的汗水,他这才发现,身下的被单已经完全被汗
水打湿。
  他懊恼的从床上爬起来,立刻便看到了昨晚还残留着他污秽体液的睡袍。
  「该死!」
  刘磊恨恨的骂了自己一句,就像做贼般的将那睡袍收去了卫生间,还不等他
把睡袍放好,他放在卧室的手机已经疯狂的响了起来。
  「拍拍身上的灰尘,振作疲惫的精神……」
  作为铃声的歌曲,是成龙大哥的壮志在我胸,也是他刘磊最喜欢的一首歌,
每一次的哼唱,不管他如何的疲惫,也总是能够迅速的自其中吸收到足够的正能
量重新振作起来。
  但是这一次,刘磊由于心中有愧的关系,乍一听到手机的铃声,居然有着一
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手中的睡衣,不自觉得便掉在了地上。
  定了好一会的神,刘磊这才反应了过来,掀开洗衣机的机盖,将手中的睡衣
扔进去,快步的跑回了卧室。
  手机已经响了两遍,刘磊拿起手机,也没有看到底来电的是什么人,就接通
了电话。
  「磊哥啊,出事了,出大事了!」
  电话对面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更让他感觉到心惊肉跳的是,那哭声
的主人,居然是一位五大三粗的男人!
  「小明,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阵不详的预感迅速的席卷了他的心头,也让他的头皮感觉到一阵阵的发麻。
  「磊哥,是……是这样的……」
  小明呜咽了许久,这才哽咽着把事情的经过告知了刘磊。
  这位小明是刘磊的同乡,也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之一,从他出外打工干钢
筋工为止,便一直的跟随在他的身边。
  虽然刘磊在自己弟弟刘刚的劝说下离开了工地,可是,他手中的几个建筑工
程却还没有如期完工,为了不耽误工程的进度,刘磊在离开时特别的把工地交给
了小明负责。
  可是,就在昨天,小明手下的几名小工下班后去菜市场买饭,突然被一辆奥
迪车撞倒,其中的一名小工当场重伤。
  眼看着那奥迪车司机撞了人后想要扬长而去,其他的几名小工连忙冲上去把
那辆车给围了,车主却是醉醺醺的下了车,并且对这些人冷言冷语,让他们滚远
点,还说就算把他们几个的命卖了,也都赔不起他这一辆车。
  当时的几名小工群情激奋,一拥而上,直接就把那人的车给砸了,顺道拦了
一辆出租车,将受了伤的小工送去了医院。
  可是他们万万想不到,这一下子却是捅了马蜂窝,第二天天没亮,一群小混
混就直接闯入了项目部,不由分说的就将项目部砸了个稀巴烂,完全还不知情的
小明也被打成了重伤。
  「王八蛋!」
  刘磊恨恨的一拳锤在了桌子上,一张饱经沧桑的老脸憋得通红如血。
  多少年来的艰苦岁月,已经造就了他铁一般的性格,虽然他现在已经可以说
是功成名就了,可是,在他自己的心中,他永远都还是那个迫于生计,只好背起
简单行李背井离乡的小民工。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于自己手下的那些工人极好,简直就把他们当成自己的
兄弟一样。
  听说自己手下的人居然吃了亏,刘磊立刻便怒火中烧,他想了想,对着电话
吩咐了一句让小明保护好现场以后,便用颤抖的手举着手机,在里面找了一会,
找到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龙大,我是刘磊,他娘的你知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老子的项目部让一
个狗日的给砸了!」
  对于电话中的人,刘磊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愤怒。
  「磊哥,这家伙也太不开眼了吧,居然连磊哥你的场子都敢砸,这也太不把
我们四小龙放在眼里了吧!」
  对面的家伙同样的义愤填膺,他是本地出了名的企业家,其实说到底,那就
是披着企业家的皮,但是骨子里依旧是黑社会本色的小混混。
  这些家伙在本地吃得开也都是最近的事情,就在他们四小龙刚刚起步的时候,
偏偏就是不开眼,居然收了本地一个包工头的钱,想着去找刘磊的麻烦。
  当时的刘磊才30岁出头,正是脾气最火爆的时候,眼看着这四个家伙找上
门,立刻便提着半截镐把冲了出去,这几个家伙,虽然在同辈人中已经算是佼佼
者,但是在刘磊的眼里,那简直就是四个小屁孩。
  当时的一战,小龙可以说是到死难忘,据他喝醉了对别人说,当时的磊哥,
就像是一头下了山的虎,手中的镐把打下去,根本就让人还不过手,而他们手中
的镀锌管抽在他身上,他却像是一个铁人,根本连半点的反应都没有。
  这一战算是彻底的打服了这四小龙,这几个家伙撑不住,直接就跪在地上对
刘磊叫了大哥。
  刘磊也算仁义,把这四个家伙让去了项目部,让卫生站的大夫给他们上了药,
包扎了伤口,顺便请他们喝了顿酒,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朋友就算是这样的交
了下来。
  这么多年来,四小龙起来过,但是,他们一旦沉下去,刘磊总是会不吝的对
他们伸出双手,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他的脑瓜也灵,不断的给这四小龙出主意,
这四小龙的心里算是彻底的服了这位大哥。
  「小龙,你这就去给老子查,到底哪个王八蛋不开眼,居然敢在老子的头上
动土……」
  「没问题,哥,要把这家伙查出来,咱是不是就废了他一双手!」
  龙大疯狂的叫嚣着,他本来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不,找出来以后,你和小四说一声,让他去处理,咱们现在可都是企业家
了,企业家办事,就得按企业家的方式去办。」
  如果是在十年前,刘磊少不得就要操起镐把,直接带着四小龙把那家伙连人
带家都砸个稀巴烂,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四十岁了,经过岁月的无情摧残,早已
没有了当时的锐气。
  现在的他锐气内敛,但是,这却并不代表他就没有了以前的火气,姜老儿弥
辣,人熟而弥坚,如果正规的渠道他得不到满意的答复,那么,他可真的并不介
意去用自己的拳头解决问题。
  安排好了一切,刘磊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忍不住的给史雪梅打了个电话,
告诉她自己想用一下她的车。
  史雪梅自从结婚后,便辞去了自己作为行政经理的职务,在家里安心做全职
太太的同时,也在淘宝上开着一家卖衣服的网店,目前的销量也还不错。
  所以,她的大部分时间还是比较清闲的。
  电话很快接通,史雪梅明媚爽朗的声音立刻响起,也让刘磊心中的块垒减轻
不少。
  这小丫头的身上,分明就是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魔力,总能够让他在暴怒到
无法压抑的时候,迅速的冷静下来。
  刘磊习惯性的在电话里和史雪梅问了好,然后这才柔声的把事情告诉了史雪
梅一遍,问她能不能开车送自己去一趟工地。
  史雪梅答应了一声,说自己收拾一下,不过十分钟的时间过后,刘磊的门铃
便响了起来。
  刘磊打开房门,立刻便愣在了当场。
  眼前的弟妹戴了一顶白色印有公牛队图标的休闲运动帽,一头靓丽的乌发,
完全收拢在了帽下,编成了相当简练的鱼骨辫,鱼骨辫的中间分了个细细的缝,
让她看上去充满了名媛的气质。
  她的上身穿了一件粉色的运动T恤,下面是只及大腿根部的同色短裙,一双
雪白的美腿弧线玲珑,娇小的脚丫上,穿着一双崭新的蓝底白条的网球鞋,看她
这样子,倒像是要出去做什么运动一样。
            第八章你是我的镇定剂
  现在的史雪梅,虽然只是薄施粉黛,但是,那天生的清纯气质,却不仅没有
让她减色多少,反而让她看上去充满了蓬勃的朝气。
  由于已经和刘磊约好去打网球的缘故,史雪梅今天起得很早,收拾完毕后,
把自己已经很久吧不穿的网球服找了出来,对着镜子看了半天,心中不由得升起
了阵阵的哀怨。
  大学时期的她,可是学校网球协会的精英级球员呢,那时候的她,疯狂的迷
恋着网球,而刘刚也正是投其所好,这才俘获了她的芳心。
  可是,自从两人婚后,刘刚每天都是一颗心扑在了工作上,基本上是一天到
晚的看不见人,而她,也是因为忙于家庭的关系,已经都快半年都没有摸过网球
拍了。
  她并不是那种喜欢粘着男人的女人,而对于那种事,她的要求也不是特别的
旺盛,虽然爱着刘刚,由于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的关系,性子也腼腆,即便是自己
的第一次,也是在结婚的那一夜,才完完全全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刘刚。
  婚前的刘刚,绝对是那种儒雅的绅士,但是到了婚后,他也逐渐的显现出了
自己的本性,他经常会拉着史雪梅一起欣赏东阳的爱情动作片,并且不断的让史
雪梅去模仿那里面那些女主角的行为。
  对于刘刚的这种要求,史雪梅可以说完全的不堪其负,可是为了满足自己的
爱人,她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去接受。
  可是,由于羞涩的关系,她做那些事的时候,总是显得笨手笨脚,弄得刘刚
也是不厌其烦,很多的时候都是大战未开,便已经草草的收了场。
  再然后,刘刚的工作便似乎越来越忙,即便在家,两人的那种事也基本上都
是草草了事,刘刚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激情。
  而这样的结果,便是两人即便已经结婚超过了两年,却依旧是没有一儿半女。
  而这件事,俨然的已经成为了她的一块心病。
  就在史雪梅对着镜子顾影自怜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电话是臭
老头。
  这是她为刘磊取的外号,在她以前想来,这个一看就和老头一样老气横秋,
人又老,看上去脾气有倔,显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物,自从听说刘磊要和自己
住在上下楼以后,她的心中着实的七上八下了很久。
  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发现刘磊的性子可并不像他外表显现出来的
那样粗糙,相反,他知冷知热,虽然脾气看起来古怪些,但是她却可以深深的感
觉到,刘磊对她简直就像是对自己女儿般的宠爱,甚至于已经到了溺爱的地步。
  就在昨天,刘磊看电影时无意间的真情流露,让她情不自禁的对他产生了浓
厚的兴趣,她心中突然发现,这个看上去粗糙的就像山石般的男人背后,铁定藏
着一段让人铭心刻骨的故事。
  虽然当时出于礼貌的关系,她并没有去询问刘磊的过去,但是,她的心中却
对刘磊的过往,有了一种强烈的探求欲望。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当口,刘磊却给她打来了电话,看到刘磊打来的电话,史
雪梅却是没来由的多了一丝羞怯,俏脸红的可爱。
  「臭老头,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来的简直比闹钟都准时。」
  史雪梅接通电话,听电话对面刘磊诉说了发生的事情,脸色立刻变得有些凝
重。
  虽然她性格调皮,可也知道出了事不能耽误,连忙穿好衣服鞋袜,一溜烟的
跑去了刘磊家。
  由于昨晚刘磊的那出闹剧,史雪梅的车昨晚也丢在了商业区的地下车库里,
两人索性的在门口打了个公共汽车,一溜烟的朝着商业中心的方向开了过去。
  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弟妹光滑雪白的大腿紧紧并拢在一起,刘磊心中没来由
的想起了昨晚那些令他面红耳赤的事。
  昨晚那不正常的碰触,弟妹身上那淡淡的茉莉花香气,雪白丰满丰臀的触感,
无一不在疯狂的刺激着他,让他忍不住的感觉到一阵阵的发狂。
  为了不让自己在错误的路上继续走下去,刘磊索性的眼不见心不烦,双眼紧
紧的闭着。
  可是,那又能如何,即便是如此,他的脑海中依旧不断的闪现着弟妹那双曲
线曼妙的雪白美腿。
  她的裙子很短,就在上车前,他无意间扫到了弟妹下面的那条浅蓝色的纯棉
内裤,上面绣着一只相当可爱的小猫。
  那只可恶的叫什么挨踢猫的家伙,即便他闭上了双眼,依旧在他脑海里不断
的对他招着手,似乎是在诱惑着他,要他去直接将那可恶的内裤撕裂,让里面早
已沉浸已久的旖旎风光早日呈现在他的面前。
  史雪梅却是对刘磊的龌龊想法恍若未觉,眼看着刘磊双眼紧闭着靠在出租车
上,她还觉着刘磊是晕车,连忙从自己的坤包里掏出湿纸巾,温柔的替他敷在了
脸上。
  史雪梅似乎特别喜欢茉莉花的花香,就连买的湿纸巾,也都是有着茉莉花香
气的,随着纸巾敷在脸上,刘磊本来刚刚平复下去的欲火,再度的被她勾了上来,
下面的巨大鹅蛋,不争气的支起了帐篷。
  为了避免自己在弟妹的眼前出丑,刘磊只好紧咬着牙关,双眼紧闭,为了让
自己演的逼真,他甚至还不断的发出阵阵夸张的鼾声。
  史雪梅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原来这个坏老头居然是由于起得早,再次的睡着
了。
  她喘了口气,再度的坐回了车座上,目光无意间的在刘磊的双腿间扫过,俏
脸上不自觉得多了一丝羞窘。
  这个该死的臭老头,都已经四十岁的人了,居然还会那样,怪不得自己以前
宿舍里的同学常说,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呢。
  史雪梅有些鄙夷的白了刘磊一眼,如果她还是在少女时代,少不得就会对刘
磊鄙视到无法再鄙视的地步。
  但是,已经身为人妇的她,却深知那事对男人的重要性,因此,她不仅对刘
磊没有任何的鄙夷,心中反而多了一种对他的同情。
  如果不是为了养育自己的丈夫成人,为了供他上学,他的身边现在应该也有
一位娇妻相伴的吧。
  可是,现在他都已经四十岁了,却依旧孑然一身,归根到底,还是刘刚和她
亏欠了他。
  不过说实话,大哥的那里还不小啊,即便是刘刚,也都比他小了好几截不止
呢,如果和他那个的话,女人想必会特别幸福的吧。
  想到这里,史雪梅的俏脸上不由得多了一丝羞红。
  该死的死妮子,婚后真的是变坏了,居然想着这种事,呸呸呸!
  史雪梅骂了自己一句,羞红着脸转向一旁,装作若无其事的看起了沿途的风
景来。
  两人就这样尴尬的坐着出租车来到了商场的地下车场,找到史雪梅停在这边
的车,一溜烟的朝着工地的方向开了过去。
  刘磊才一下车,一群衣衫褴褛的民工便立刻围拢了上来,簇拥着一名遍体鳞
伤的中年人将刘磊包围在了中间,脸上分明的写满了愤怒。
  「磊哥,你可算是来了,快去看看吧,小涛已经不行了,他刚结婚才一年,
孩子也才刚出生不到三个月,人就这么没了,剩下孤儿寡妇的可怎么办!」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讲述,刘磊的脸色阴沉入水,一双干枯好似铁钳般的老
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王八蛋,居然把事情闹到出了人命这么严重的地步,而且,那家伙也是够嚣
张,明明都出了人命,却还理直气壮的到他刘磊的地方来闹,这不是逼他出手吗。
  「不光是小涛,还有明哥,他做错了什么,那群家伙居然就把他打成了这样!」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话语,刘磊的目光不自觉得转向了自己的好兄弟阿明的
身上。
  阿明的脸,已经被人打的像是一颗大大的猪头,完全看不出平日的样子来。
  眼看着跟随自己多日的兄弟被人打成这个样子,刘磊简直都快被气炸了肺。
  「哥,不要,千万不要啊……」
  眼见得刘磊憋了一肚子的火,史雪梅对着他重重的摇着头,示意他千万不要
在人前失态,雪白的小手关切的抓住了他粗糙的大手。
  雪白柔滑好似绸缎的柔夷一经入手,刘磊只感觉到脑海中一阵阵的清凉,心
下的火气,不自觉得便消下去了大半。
  他知道,现在的大伙,由于之前事情的关系,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火药桶,
只要一点火星就会爆炸,而他刘磊,很可能就是引发大爆炸的一点火星。
  工地上的这些小家伙绝大多数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旦做出什么不可挽回
的事,后果可以说绝对是不可设想的。
               第九章责任
  想到这一点,刘磊的心迅速的安静了下来,由于感激的关系,他的手紧紧的
捏着那双柔白细嫩的小手,极力的感受着那双小手传达给他的温暖。
  「兄弟们,大家都冷静,听老子说两句!」
  即便心中已经充满了怒火,但是,刘磊却依旧极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
  「出了这样的事,我也很伤心,可是,咱们现在是在省城,而国家现在也在
严打,连徐才厚,周永康这些家伙都落马了,你们还怕什么?我相信,政府会还
给小涛一个公道的。」
  如果是在十年前,他绝对不会说出如此的话语,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四十
岁了,有了过亿的身家,有着一个比洋娃娃都可爱的弟妹,所以,他绝对不可能
再像以前一样的做事无所顾忌。
  想到这里,刘磊忍不住的在头上重重拍了一把,该死的,他还真是鬼迷心窍
啊,以前的他,凡事都总是把弟弟摆在前面,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总是事事都把
这个女人摆在前头了?
  刘磊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偷看了身边的史雪梅一眼。
  她正用赞叹的眼神看着他,其中包含的理解与包容,以及那温婉可人的样子,
不管怎么看,似乎都像极了十几年前的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刘磊的心不争气的狂跳了起来,他都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想
起过那个人了,可是,现在的他却偏偏在面对史雪梅时,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在心
头闪现出那个人的影子。
  「哥,涛子死得冤,咱可真的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刘磊的话还没有说完,其他的一众民工已经疯狂的叫喊了起来。
  「对,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哥,只要你一句话,咱们就去抄了那群家伙的老
巢!」
  其他的民工也都疯狂的叫嚣了起来,他们都是这个社会上最底层的人,干的
是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最累,也最危险的活。
  他们漂流在外,为了那微不足道的安全感,往往会选择抱团在一起,和自己
的老乡一起出门干活,从包工头到工人,无一例外的都是同乡。
  也正因为如此,在面对外人欺凌的时候,他们会表现的空前的团结,就算是
去和黑社会拼命,也都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皱半下眉头。
  而刘磊事业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便是得益于这种同乡的联盟。
  「弟兄们,你们都闭嘴,听我说几句!」
  眼见得众人群情激动,刘磊看了身边的史雪梅一眼,史雪梅对着他轻轻的点
了点头,眼中充满了深深的理解和支持,那样子像极了一位贤惠的小妻子。
  刘磊深情的望了身边的小女人一眼,在这一刻,他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你们说的没错,我们的兄弟被人欺负,甚至于被撞死,而对方那么嚣张,
如果是在以前,我刘磊铁定是第一个带着你们冲上去,不管前面的人是谁,也都
会毫不留情的将他干掉!」
  「磊哥,你就发话吧,只要你一句话,不管是杀人还是放火,我们都听你的!」
  刘磊为人仗义,这么多年以来,他俨然已经成为了这群人的主心骨,即便大
家的心中都已经打定了主意,可是,没有他的话,大家也都还是不敢行动。
  「如果大家真的听我的,那就给我好好的在这边等,阿明,你上车,我们去
医院!」
  刘磊说着话,帮忙搀扶着阿明上了车,史雪梅见状,连忙也上了车,带着阿
明直接的去了医院。
  阿明在医院打了个电话,不过一会的功夫,几名面色黧黑,一看就是民工模
样的人便迎了上来,饱经沧桑的脸上分明写满了沉痛。
  「小涛他……」
  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果,但是,刘磊的心却依旧不争气的一阵痉挛。
  这些小伙子都是他从老家带出来的,如今却因为意外,永远的埋骨在了异乡,
他绝对有着逃脱不了的责任。
  「哥,啥也别说了,去里面看他最后一眼吧,还有,小涛的媳妇儿翠枝也在
里面,一个女人刚生完小孩不到三个月,又没有工作……诶……」
  众人摇头叹息着,声音里满是沉痛。
  「让她跟我回去,她和孩子我来养!」
  刘磊的话语无比的坚定,几乎不用思考,他的心头已经有了答案,他深切的
知道,自己到底要承担怎样的责任。
  这个世界很凉薄,但是,却也并不缺乏刘磊这样的傻子,或许,他这样的决
定会让人觉得他很傻,可是,那些已经被名利熏心的人,又怎么会懂得刘磊那一
颗比钢水都还要热,还要炽烈的赤子之心。
  「磊哥,你真是仗义!」
  即便深知刘磊的为人,阿明依旧被刘磊的决定深深的感动,就连说出来的话,
也都是带着哽咽的。
  刘磊拍了拍小明的肩膀,转脸看向了身旁的史雪梅。
  史雪梅对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眼中分明的写满了赞许,刘磊在她心目中的
形象,变得无比高大了起来。
  她本就是个善良的女人,在自己父母的呵护下,她的心中也有着一种无法言
喻的英雄情结,可是,现在的这个社会,却是已经现实到了无法再现实的地步。
  可是就在今天,她终于见识到了刘磊的另外一面,虽然艰辛的劳动,让他看
起来丑陋的和街头民工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又有哪个人曾经规定过,民工就
不能高尚,不能去做那些衣冠楚楚者不愿做,甚至于不屑做的好事的?
  「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或许会选择做他的女人呢!」
  在这一刻,史雪梅的心头不自觉的涌起了如此的念头。
  「你们几个送小明去看医生,你,带我去病房看看小涛!」
  刘磊对着身边的兄弟吩咐了一句,拉起史雪梅的小手,大步的走进了病房,
弄得史雪梅一张雪白的俏脸上都布满了尴尬。
  几人急匆匆的进入病房,随着房门被推开,刘磊立刻感觉到一阵老脸通红。
  就在病房对门的一张病床上,一名少妇正袒露着雪白的胸脯,给自己怀里的
婴儿喂着奶。
  少妇的年纪并不大,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岁出头而已,肤色嫩白如雪,身上穿
着一件带扣子的白底黄花的小衬衫。
  或许是由于觉得暂时没有人进来的关系,少妇把衬衫全部解开,一对雪白柔
滑,却又丝毫不失挺松的雪乳,没有半点遮掩的暴漏在外面。
  那小孩子可真是调皮得很,吃着一边的乳房,小手却是一点都不老实,将另
外一边的乳头捏在手里轻轻的把玩着,样子实在是惬意到了无法再惬意的地步。
  一般的女人在生完孩子后,乳房的乳晕往往会变黑变大,让人看起来相当的
不舒服,但是,这种情况却并没有发生在眼前这位少妇的身上。
  由于被孩子吃奶的关系,少妇粉嫩细白好似樱桃般的乳珠高高的挺立着,就
连上面的细小肉粒,也都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少妇那晶莹剔透的雪白双峰,以及那比熟透了葡萄还要吸引人的粉红,
刘磊没来由的感觉到胸口一阵的发热。
  少妇见有人推门进来,也是慌了神,连忙把孩子的手轻轻的打开,慌张的用
衣襟掩住了自己的前胸。
  「翠枝啊,这是咱们的磊哥,咱们工程队的大老板!」
  带着刘磊进入病房的民工眼看着事情有些尴尬,连忙笑着为刘磊和那少妇打
起了圆场。
  借着这个功夫,刘磊仔细的将眼前的少妇打量了一番。
  这少妇看起来不过20岁出头的年纪,虽然穿的和工地上那些干活的娘们儿
们没啥区别,但是,却是肌肤水润白皙,五官精致,一头乌黑的长发油亮光滑,
编成了一条长长的马尾辫在身后,让她看上去特别的秀气。
  虽然脸上有些细小的雀斑,但是,她的身上却是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柔媚,
即便才刚刚生完孩子,但是,她的身材却依旧可以堪称完美,腰条细瘦如柳,双
腿纤长有致,身材虽然略微的有些发福,但是,那种成熟的气息,却是更为她平
白的增添了几分妩媚。
  她的双眼血红,很明显是刚刚哭过,脸色也是无比的憔悴,但是,这种憔悴,
却恰恰的为她增添了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好好
的疼爱一番。
  但是,作为一个早已见惯了无限风浪的人,刘磊却似乎可以清楚的从女人的
眼中读出一种深深的恨意!
  「翠枝啊,小涛的事,磊哥已经发了话了,绝对不会让小涛白死的,而且他
也承诺了,以后你和孩子,他都替小涛照顾着……」
  那名民工凑上去,小声的对翠枝说道。
  翠枝恶狠狠的抬起头看了刘磊一眼,一手紧紧的抱着孩子,另外的一只手,
却是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襟,不知为何,她看向刘磊的眼神里充满了深深的厌恶
与憎恨。
              第十章孤男寡女
  「诶,这女人刚死了丈夫,或许对谁都有些抵触吧。」
  刘磊在心中讪讪的想着,并没有将翠枝恼恨的眼神看在心里。
  「小涛,你个狠心的王八蛋,怎么就丢下我们母子走了啊!」
  翠枝一直都在紧咬着嘴唇,直到良久之后,这才抱着孩子扑在病床上放声痛
哭了起来。
  听着翠枝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刘磊只觉得一阵眩晕,索性的蹲下身去,用自
己粗糙的大手轻轻的拍打着翠枝的后背,柔声的安慰了起来。
  「翠枝,小涛出了这样的事,我也觉得心里很难过。」
  刘磊语气沉痛的说着,声音听起来无比的真诚。
  「妹子,可是你再难过,以后的日子也要过,你先别哭,要不哭坏了身子,
恐怕连这孩子也都得陪你一起来受罪!」
  「呜呜呜……」
  刘磊越劝,翠枝就哭的越厉害,史雪梅眼见得情况不好,索性的也就过去一
起帮着劝,良久之后,翠枝这才停住了哭声。
  「妹子,你也先别哭,哥还有事要和你商量呢。」
  眼看着翠枝止住了悲声,刘磊思索了一下,这才无比慎重的对翠枝开口道。
  「哥,你有啥话就说吧,妹子我听着。」
  翠枝不着声色的将刘磊拉住她胳膊的大手推开,泪眼婆娑的看着刘磊说道。
  「妹啊,按照咱老家的习惯来说呢,本来这人死了以后啊,应该是入土为安
的。可是呢……」
  刘磊有些焦急的搓着手,这是他在遇到为难事情时的习惯性动作。
  「可是这小涛是被人害死的,按理说,应该是要尸检,并配合警方来找出幕
后真凶的,所以啊,妹子,你看能不能……」
  「不,小涛已经死了,我可不想让他死后还尸骨无存!」
  翠枝有些恐惧的摇着头,似乎是在害怕什么事情一样。
  「那也随你了。」
  刘磊习惯性的从口袋里取出旱烟,但是看到病床上的白被单和翠枝怀里的孩
子,索性的就把烟咬在嘴里,刚刚掏出口袋的打火机却放了回去。
  翠枝不同意尸检,也就意味着撞死小涛的凶手很有可能会逍遥法外,而这,
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
  虽然小涛只是个小民工,但是,他作为刘磊从乡下带出来的人,无论如何,
他都不会任由他含冤下葬,如果真的这件事无法通过政府去解决的话,他真的不
会排除使用那种手段。
  刘磊在心中发着狠,拳头不自觉的紧握在了一起,他看了一眼眼前的翠枝,
顿时愣在了当场。
  由于之前将衬衫掩上的时候太过匆忙,翠枝甚至于连褪下的乳罩都没来得及
穿上,而之前剧烈的动作,偏偏又让她饱满的乳房中的母乳溢出,不知不觉间已
经印透了她身上的白衬衫,挺翘的红樱桃,几乎没有半点遮掩的呈现在了刘磊的
眼前。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该去看,可是,作为一个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
的男人,刘磊的双眼却还是不争气的火辣辣盯在了翠枝的胸前。
  翠枝似乎也感受到了刘磊眼中的火辣,她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对自己
那已经湿透的衣服再做任何处理,反而高高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脯,一张俏脸上分
明的写满了娇媚的诱惑。
  「哥,我求你一件事行吗。」
  翠枝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温柔,其中带了一点嗲音,听上去实在是诱惑到了极
点。
  「有啥事你就说。」
  刘磊摆了摆手,相当大度的对她说着话,极度不情愿的将自己的眼珠子从翠
枝翘挺的胸前移了开来。
  就在他转脸之前,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不用
想,铁定是史雪梅这个丫头做的好事。
  心念及此,刘磊忍不住的转过头看向了史雪梅,眼中分明的充满了气愤。
  史雪梅有些羞怯的低下了头,俏脸娇红如血,看起来可爱到了极点。
  眼看着刘磊目不转睛的盯着翠枝那挺翘的酥胸,她的心中顿时有着一阵阵的
吃味,情不自禁的将刘磊胳膊上健壮的肌肉拧成了麻花。
  「真该死,他又不是我男人,我管他干嘛。」
  史雪梅脸如火烧,狠狠的在心中骂着自己,小女儿的姿态,看得刘磊的心几
乎都快跳成了一个儿。
  「臭男人,人家已经好糗了,就别再看人家的热闹啦!」
  史雪梅在心中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狠狠的拽了一下刘磊的胳膊,刘磊一愣,
连忙转过脸,颇有些魂不守舍的对翠枝询问道。
  「妹子,你要求我什么事,只管说吧。」
  「涛子客死异乡,我们都是穷人,手里没有多少积蓄,所以,我想求你…
…」
  「都包在你哥我身上,这些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一定让涛子走的风风光光,
小光,去告诉工地那边,都给老子停工,去准备涛子的葬礼!」
  刘磊不等翠枝把话说完,便相当果决的对身边的那名小民工吩咐道。
  「哥,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你先听我说,涛子这个年纪没了,算是早夭,
所以,我不想大操大办,如果可以的话,哥,你能不能替他安排一辆火化车,咱
们下午就把涛子送走!」
  翠枝紧紧的咬着粉嫩的嘴唇,话语听起来满是果决。
  「这未免太仓促了吧。」
  刘磊挠着头问道。
  「不,一点也不仓促,真的。」
  翠枝有些焦急的对刘磊催促着,看她的样子,涛子的尸体对她来说,简直就
像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行,那就这么定!」
  虽然刘磊的心中满是狐疑,但是,翠枝毕竟是涛子的家属,她们的处理意见
才是最重要的。
  将涛子的尸体火化完毕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刘磊让人买了块墓地
将涛子埋了,一切的钱都是他亲自出的。
  忙完了一切,刘磊腾出手来,这才一脸关切的去问翠枝下一步的打算。
  听到刘磊如此说,翠枝立刻再次哭的梨花带雨,她告诉刘磊,自己的母亲死
得早,父亲再婚,继母对她也是恨之入骨,经常虐待她,连饭都吃不饱。
  幸亏以前涛子对她好,为了逃离那个支离破碎的家,两人十八岁就结了婚,
而她也都是和涛子一起吃住都在工地上,如今涛子死了,她自然是无处可去的。
  刘磊听的一阵的惊心,情不自禁的便说出了一句「要不你先去我家住,反正
我家的房子宽敞。」
  听到刘磊如此说,翠枝哭的更厉害了,嘴上对刘磊千恩万谢着,但是在她低
下头的时候,眼中却分明的闪过了一抹奸计得逞后的狡黠。
  「哥,这样的话不合适吧。」
  想到刘磊和翠枝两人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史雪梅的心中没来由一阵发酸,
忍不住便打断了刘磊的话。
  「哥,确实是这样,这样打扰你和嫂子的生活,真的是不合适呢。」
  听到史雪梅如此说,翠枝立刻抱起婴儿,毅然决然的准备转头就走。
  「丫头,她都这样了,你还想咋样!」
  眼见得如此,刘磊忍不住的对着史雪梅怒吼了一声。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她吼,听着刘磊的吼声,史雪梅的眼泪顿时忍不住的从眼
珠里滚落了下来。
  他居然吼她,为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吼她!
  史雪梅越想越委屈,忍不住捂着嘴,嘤嘤的哭着跑了开去,赌气般的钻入车
里,紧踩油门扬长而去。
  「诶,这丫头真是被我给惯坏了,翠枝,你误会了,她可不是你的什么嫂子,
而是我的弟妹!」
  无奈之下,刘磊只好拦停了一辆出租车,小心翼翼的扶着翠枝母子上了车,
这才柔声的对她解释道。
  「哥,那嫂子呢?」
  翠枝装作无意的问道。
  「诶,说来话长……」
  刘磊仰天长叹了一声,以前的事,完全就是他心头最深的痛,他从不想与别
人提及。
  「反正,现在就我一个人住。」
  「恩。」
  听着刘磊的解释,翠枝恍似了然般的点了点头,眼中分明的闪耀出了点点精
光。
  两人回到刘磊的公寓,刘磊把自己家的客厅为母子两人安顿好,又去楼下的
超市为翠枝母子买了一大堆的母婴用品回来,他的心很细,就连尿片都没有落下。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眼看着累了一天,刘磊索性的叫了
两份外卖。
  两人吃了饭,翠枝的孩子却已经醒了,翠枝把孩子抱在怀里,似乎无意的解
开了自己的衬衫,完全没有避讳刘磊的坐在沙发上喂起了奶。
  翠枝一边喂孩子喝着奶,一边似乎是在挑逗刘磊一般,不断的用手托着自己
饱满多汁的乳房,上下相当有节奏的摇动着。
  她一边轻轻的摇晃着自己的乳房,一边含羞带怯的偶尔对着刘磊干笑一声,
样子着实妩媚到了极点。
  「妹子,你先忙,累了一天了,我先回卧室睡一会,卫生间里的电热水器里
有热水,一会把孩子哄睡了,你可以去洗个热水澡!」
  刘磊只觉得自己的嗓子一阵发干,连忙对翠枝吩咐了一句,好似逃也般的回
了自己的卧室,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想到下午的事,刘磊也觉得自己对不起史雪梅,索性的拿出手机,找出史雪
梅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挂断,他甚至可以想象的出来,现在的史雪梅铁定是在一边哭,
一边毫不留情的把手机屏幕上的红按钮直接用力一划。
  「臭老头,我让你吼我,我让你吼我!」
  想着史雪梅生气时嘟着的粉嫩小嘴,以及那可爱的姿态,刘磊忍不住的轻笑
出声。
  不过他可是明白的很,现在可不是他笑的时候,自己的这位弟妹,一看就是
那种没受过啥委屈的娇小姐,真要是放任她不管,指不定她会给他闹出点啥事来
呢。
  无奈之下,他只好拿起手机,打出我错了三个字,直接对史雪梅点了发送。
  史雪梅良久都没有回复他什么信息,无奈之下,他只好拿起手机,又发了另
外的一条信息。
  别看他平日里陪客户的时候,完全可以说是口若悬河,但是在面对史雪梅这
样小女生的时候,却是完全的没有了之前的挥斥方遒,发出的信息,除了「我错
了,」「你别生气」等话之外,他还真的就找不出任何的词来。
  就在他累的放下手机,准备眯一会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间吱呀一声从外面
打开,一个香气扑鼻的身体,款款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
一把扑入了他的怀里,直接带着他一起倒在了床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