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 (18-1)

               第十八章
                1、
  王朝宾馆内,陆子荣坐在沙发上,极为赞赏地盯着刘晓,「黑牛,这次办得
不错,所有的货都出手了。」他兴奋地吸着那种特制的香烟,这是黑牛在西贡为
他开发的一种自制香烟,可以提高男人的性能力。
  「大哥的吩咐,小弟还能不照办?」黑牛对自己的办事能力一向充满自信,
只是没想到上次的意外来自内部。这多少让他也有点意外,因此这一次他是经过
严格的挑选,且采取了必要的手段。
  「大哥历来也颇信任你,只是干我们这行,是在刀尖上行走,不得不倍加小
心,万一有个闪失,那就不是坐牢的问题了。」他吐了一口烟圈,显得很轻松。
  「嗯,小弟以后小心就是。」歪在床上的黑牛也感到了成功地巨大喜悦。
  「这样吧,这次除你应拿的报酬,剩下的四六分成。」他看着黑牛说道。
  「这怎么行?」意料之外的惊喜,让黑牛不知说什么好。
  「怎么?还不满意?」陆子荣的眼里透出一股温和和信任,这是黑牛从没见
过的。
  他忽地从床上爬起来,「够义气,大哥,以后兄弟就是你身边的人,不管什
么事,只要你一声吩咐。」
  陆子荣满意地收回目光,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尽管黑牛对自己绝无二心,
但在这条道上走,不光平着一腔忠诚和勇气,更重要的是要靠脑瓜和杀气,如果
这次不是自己的果断,丢卒保车,很可能就会功亏一篑。
  「那件事办得怎么样?」
  「带来了,大哥。」他知道陆子荣指的是王媚,他也很清楚这里面藏着很多
秘密,但对于陆子荣的心思,黑牛略知一二。「大哥是不是对她念念不忘?」
  陆子荣没说话,他对王媚的安排,可以说已经成熟了,这个有着母亲一样相
貌的女人,对他颇具吸引力,在母亲的身上,他不能施加的,完全可以发挥出来。
「带来就好。」
  「是不是今晚要她过来?」他凑到陆子荣的身边,「这个女人确实风骚,只
是她比起老太太,缺少的是那种贞淑的贵妇气质。」
  「你小子出息了?」陆子荣对这个粗鲁汉子不得不另眼相看,没想到他竟然
有如此细腻的欣赏能力。
  「呵呵……」黑牛轻声地笑了一声,「我也……」他停顿了一下,看着陆子
荣,「大哥,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吧。」陆子荣挺有兴趣地。
  「大哥是不是有点恋母情结?」他说这话眼睛盯着陆子荣,弄的陆子荣不好
意思地别过头。
  「瞎胡说!」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栗,似乎被人窥到了隐私。
  「大哥,这没有什么,男人的心底里对母亲都有那么一种依恋,发挥出来,
就是恋母。大哥的心思,小弟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
  「只是什么?」
  「王媚正好慰藉了大哥的情怀。」
  陆子荣看着窗外流动的人群,心里就有一股一吐为快的冲动,可面前的黑牛
毕竟和自己有着下属关系,在这件事上,他能和自己贴心吗?
  「其实那天你走后,王媚都和我说了,我就知道,大哥是借王媚的身体来发
泄对老太太的思念。」
  「这个骚货!」陆子荣不经意地骂了一句。
  「其实大哥不必介怀,小弟终于找到了一个知己,」他长叹了一口气,目光
伤感地迷离着,「我和大哥有着相同的经历,只是我做得更出格?」
  「你说什么?」
  黑牛揪着自己的头发,脸色渐渐地变紫了,好久,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
似乎又回到了以前,「我十八岁刚出道那年,父亲因为贩卖毒品坐了牢,母亲就
劝说我不要走父亲的道,可那时自己正是年轻好胜,对母亲的话不以为然,但又
不敢违逆了她。因为我很喜欢我的母亲。」
  「那么说,你也有恋母情结?」
  「嗯,不但恋母,我还做了不可饶恕的罪恶。也就是那一年,一个偶然的机
会,我强奸了她。」
  「你?」
  「大哥,大哥……」他泪流满面,「我知道我有罪,可那时我已经无法自拔,
那天我喝了酒,憋得慌,就直奔卫生间,谁知母亲正在那里洗澡,我一时头昏,
愣怔了一下,就看见母亲用手捂住下身,我再也控制不住,就冲上去抱住了她,
在母亲的哭喊声里,按在地板上,强奸了她。」
  「该死!」陆子荣轻声地骂了一句,这本该是两情相悦的,他记得初次和李
柔倩,那是巨大的刺激和无与伦比的快感,母子两人的性器密切地结合着,共同
进入了欢爱的极致。
  「我知道,我亵渎了母亲,发生那件事后,我几天没回家,可心里又惦记着
她,就在一个下雨天,回了趟家,看到母亲若无其事的表情,惴惴不安的心情就
得到了放松。可后来我就老是想到母亲的身体,企望再次亲眼目睹母亲的那里。
那年夏天,母亲穿了件很短的裙子,吃晚饭的时候,我看见她弯腰时里面的红色
内裤,就一阵冲动,趁她走进屋里时,抱住了她,母亲的撕打和哭诉让我心软下
来,可不知怎么的,我扑通跪在她面前,诉说着一个儿子不应该有的爱,看着母
亲羞辱地别过头,我猛地抱起她,按在床上在母亲轻微的抵抗中,又一次奸污了
她。」他说到这里,似乎在忏悔自己的行为。
  「那后来呢?」陆子荣内心里急于听一听母子乱伦的巨大冲击。
  「后来我就隔三差五地在她半推半就中和她做爱,渐渐地母亲也能接受了,
我庆幸我的第一次。但好景不长,三个月后,母亲呕吐起来,她偷偷地告诉我,
她怀上了,在惊喜和自责中,我们慌慌地度过每一个夜晚,终于她第一次听到了
邻居的风言风语。」
  「你们被人发现了?」陆子荣担心地说。
  「那倒不是,只是母亲显怀了,父亲又坐了牢,邻居们就猜测母亲的出轨。
母亲也隐隐地告诉我,要我中止这种关系,可已经中毒的我又怎能解脱的了?看
到母亲日渐隆起的肚子,我却变本加厉地要求母亲,终于母亲不堪人言和冷眼的
压力,又一次在我的哀求下,屈服之后,上吊自杀了。」
  陆子荣听到这里,又一次震撼了,没想到黑牛还会有如此的经历?可他又为
黑牛母亲的刚烈而惋惜。
  「你能确定那是你的?」
  黑牛点了点头,「我和我妈好的时候,我爹都坐了半年牢。再说,和她的时
候,从来都不戴套。」
  「哎……真可惜。」他不知道自己是说他母亲自杀了觉得可惜,还是孩子没
生下来可惜。
  「大哥,」黑牛痛苦地说,「我真的对我妈很愧疚,那时我虽然喜欢我妈,
可我还小,经历的事不多,要早和现在这样,我一定不会让我妈走上那条路。」
他说到这里,恳切地说,「大哥,其实现在在泰国和日本这都不算什么,那里什
么情况都有。」
  这句话听在陆子荣耳里就有点劝解的味道,陆子荣心里涌上一股甜丝丝的感
觉,黑牛虽然悟出自己的内心,但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母亲,并且母子恩爱有
加。
  「傻弟弟……」他第一次对黑牛使用这种称呼,听在黑牛耳里确实受用无比,
「大哥真为你惋惜,如果倒退十几年,大哥肯定成全你们母子二人。」
  「我知道,可惜我认识大哥晚了。」黑牛擦了一把眼泪。「要不,母亲也不
会走得那么早。」
  「那孩子得有十几岁了吧?」他突然产生了让李柔倩也为自己生一个孩子的
想法,「黑牛,你能确定那孩子真的是你的?」
  「大哥,这假不了,我娘告诉我,是她大意了,那次在浴室里,她是受孕期,
后来她就不曾来过例假,算算日期,正是我给种下的。算来,也得十三四了。」
  「哎……兄弟,你错过了一次良缘。」陆子荣想起和李柔倩的恩爱,却是一
次难得的机遇。母亲爱他,他也爱母亲,如果再像黑牛一样,让母亲为他生个一
男半女,他也就知足了。正这样想着,就听得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打开来,却是
母亲李柔倩的。
  一片屄心待郎浇,床上身摇,楼上帘招。亲娘渡与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
潇潇。何日坐拥儿怀抱?淫字慢调,屄上香烧。却把亲娘床上抛,红了娘桃,紫
了儿屌。
  骚货,就知道用这些骚诗勾引儿子,真上了你,又故作矜持,想起那日和妹
妹一起,本想一箭双雕,来个奸母淫妹,谁知那骚货却迟迟不动,好容易弄上手,
又被那死鬼大青扫了兴,娘,什么时候,咱们娘儿三个来个双飞客。
  他随手按下一句发了过去:双栖绿床上,朝暮共飞还;母心将趋日,子插莲
叶奸。
  「我知道。」黑牛看看陆子荣有业务,就低声说了一句,「如果大哥有需要,
我可以帮大哥。」
  「你怎么帮?」陆子荣发过去后,看着黑牛,想不到这小子比自己还早行了
一步,只是却用了逼迫的手段,不过也算是圆了自己的梦。
  「我这里有致幻剂,不是普通的那种,还可以提高女人的性欲。」
  「你是说让我给她下上?」陆子荣看着黑牛反问。
  「王媚再怎么也比不得老太太,一次两次还可以,时间长了……大哥,心病
还须心药治。」他说的是实情,当初自己一见王媚,虽如饥似渴,但终究比不得
莺莺,只好略作解馋。
  「这事以后再说吧。今晚上,你先让她过来吧。」
  「我听大哥的。」他说着弓了一下腰,意欲走出去,迟疑了一下,又说,
「大哥,这个给你留下吧。」他说着把一包致幻剂放在陆子荣面前。18-1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