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表姐妹共侍一夫】(2)

             二、我想干你表姐
  肉体太容易被得到,感情就往往会被轻易抛弃。
  我很快厌倦了龙妹。一方面她前置子宫让我感觉兴趣缺缺;另一方面,她经
常在她的朋友和工友面前炫耀和我的关系,往我钱包里塞大头贴,这让我非常不
自在。
  我对女人的定位是,平时拿来打炮,仅此而已。这可能是在学校里养成的习
惯吧,再说周围的漂亮妹子很多,我可不想被龙妹仿佛小狗撒尿标志领地一般,
活活绑死。
  然后我见到了她表姐,她就住在我租住地五十米内的另一处私房里。
  第一次看到她,她正躺在床上生病,龙妹让我带药给她,当时我就一个惊艳。
  龙妹的表姐姓张,名字谐音是婷婷。胸围比她表妹大多了,C罩杯,而且很
坚挺。
  年龄比我大两岁,26,但皮肤非常的白,比我的皮肤还要白皙,一白遮百
丑,就连她脸颊上淡淡的雀斑都显出一种韵味。最要紧的是,她身高有162,
阴道应该没她表妹那么短。
  当晚和龙妹打完炮,我直接了当的告诉她,我想干你表姐,要么你答应我留
下,要么你拒绝我离开。
  现在想想,这种行为,不是一般的混帐。哎,当时太轻狂,也太不把妹子当
回事了,认为只要威逼一下,就能得逞。现在的我很想穿越时空告诉过去的自己,
你有多愚蠢,但这已然不可能。
  龙妹哭了,我才发现她的内心比我想像的坚决,她告诉我:「我看错了你,
既然你已经这样想了,再相处下去也没啥意义,我们分手吧,你去追我表姐好了。」
  我后悔了。
  虽然龙妹在床上让我很不爽,可至少她喜欢我,就因为她喜欢我,所以我突
然感觉自己其实也喜欢她。这样说有些绕,但情况就是如此。
  可无论如何挽留,龙妹当晚收拾完行李搬去另一家私房,我感觉心情糟透了。
  但她表姐张婷婷的影子,随后又在我面前来回晃动,肉体渴求再次淩驾于心
灵感情。
  我承认,小头左右大头,一直都是本狼的通病,直到几年后才稍微有所收敛。
  龙妹的表姐张婷婷,很快知道了她表妹被我甩掉了,为此还不断发短信告诉
我,她表妹有多善良,人有多单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抛弃了她?
  因为我想干你啊。这话我很快就委婉的表达了出来。
  张婷婷然后开始躲我。
  吃饭时不理我,见面以后就躲开,偶尔和我说话,也是谈她可怜的表妹,弄
得我仿佛老虎吃王八,无处下手。
  但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很快张婷婷生病了。
  五十块钱一个月的房子,肯定好不到哪里去,现在已经是秋天,她还敢洗冷
水澡,够狠。
  女生之间的友情非常的脆弱,张婷婷可能是因为长的漂亮的关系,躺床上都
没人照顾。我倒是想照顾,她却始终防备着我,於是她叫来了她表姐――刘姐来
照顾她。
  刘姐年轻时在欢场上纵横过,最巅峰的时候做过洗浴中心的领班,年龄上虽
然比我大十一岁,但很有气质,是那种,你明明知道她在说谎,可就是想去相信
的那种气质。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