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宅】(17.18)

第十七章
  「怎么样,今天的早饭吃的还可以吧。」忙完了早上的工作,我拿了一份报
纸到了后院的泳池边,而叶珊正在那里享受着日光浴。她一丝不挂的趴在池边的
草坪上,身下什么也没有垫。她曾告诉我,喜欢那种完全与自然亲近的感觉,这
可以帮助她思维清晰写出更好的作品。不过在我看来,她更喜欢的是敏感的皮肤
被粗糙的草皮摩擦而生的舒适。有时我也会想,这小姑娘倒不怕有什么虫子钻进
她的嫩B里,或者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也不一定。
  「呵呵,你精心安排的,我怎么能吃的不好呢。」叶珊翻过身来,将她如缎
的前胸展示在我面前,「不过你看到我吃别人的东西,你不生气吗?我可是打从
第一天起就决定了不再接触别的男人了。」
  「你能这样说,我已经听着很舒服了。不过你没有对我抱有什么义务。我只
是这里的管家而已……」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叶珊打断了,而且看来她
似乎很在意的样子,「你看看,在这个家里,有谁把你当成佣人了?姐姐她们具
体怎么看待你,我不肯定,但起码是当你朋友吧。而我自己,可是把你当成自己
的爱人呀。早上我之所以吃下那个,完全是因为你让我做,我才做的。否则我怎
么绝对不会再沾别的男人的任何东西。而你现在却这样讲,太让我难过了。再说
了,你看看你的行为,哪里还是管家该做能做的。」
  可能是真的有些情绪激动,叶珊的话越说越多,在此之前,我真的没有在意
她对我是如此用心,在我看来,大家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的玩伴罢了,但就现在的
情形,我恐怖已经负上了一个少女的心债。
  现在叶珊已经从草坪上坐起来了,她眼直直的望着我,里面似乎有了一些泪
花。这小姑娘实在有些太可爱了。我蹲下身,抬起她的小脸,一个深吻印上了她
的嘴唇。
  我用这个吻做为对她的回答。或者是她真能感觉到,在这个吻里,我完全没
有的杂念。
  叶珊的鼻息越来越重,我能感觉到她心底的火,不是情欲燃烧的火,而是渴
望被爱吞噬的火。这个吻很长,我几乎忘记了时间。
  就在这时,叶珊突然推开我,脸上依旧泛着她特有的,与骨子里的骚媚不相
衬的绯红色。她深深看了我一眼,站起来快步跑回了房间。我看的出,这次她是
真的在不好意思,在害羞。
  我看着她的背影,当那扇落地的透明玻璃门在她的身后慢慢关上时,我知
道,我自己也已经关进了叶珊透明的心中。
  整个下午都没有看到叶珊,通常这种情况都是她正埋头创作,所以我们谁也
不会去打扰她。
  到了晚饭前,叶珊叫去了云清收拾明天出门的行李。因为是做饭时间,既然
云清忙于它务,只好由我来准备晚餐。
  到了晚餐时间,大小姐叶兰说要忙着赶一个设计(当然她一直是戴着项圈,
或跪或爬的在房间里来回忙碌),不下楼吃饭了,所以只有叶珊和云清到了餐
厅。
  因为明天叶珊要外出,这一餐也算是饯行,所以我准备的比较丰盛,吃饭时
我和叶珊对面而坐,云清仍然是左右招呼。我不时的讲些笑话,逗得大家笑语声
声。叶珊也不断的叫云清替我布菜,气氛融洽的倒像是夫妻之间的晚餐。
  饭后,云清独自整理餐具,我和叶珊仍旧坐在餐桌旁边。
  叶珊望着云清的背影问我,是不是每天晚上都会给云清灌肠。
  我回答她说:「大多时候是,有时也会让她自己去做。」
  叶珊似乎突然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不厌其烦的询问每次做时的情
景,在什么地方,用什么姿势,用什么液体,要她坚持多长时间等等。
  我笑着问她打听这么清楚,是不是想自己尝试一下。
  叶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她想亲眼看一次我为
云清灌肠。
  我当然不会反对,也不打算先征求云清的意见,只是告诫叶珊做好心理准
备。
  云清做完所有要做的事,回到房间已经是九点多了。每天做完工作回到房
间,先请我或者自己灌肠,或者再让我给她的PP上来十几鞭子,然后洗个热水
澡,这已经成了云清的一种习惯。可是当她这次一边宽衣解带,一边从浴室的门
进到我房间时,却看到叶珊趴在我两腿之间上下摆动着脑袋。
  「今晚我们有个观众,我们可爱的二小姐想看看她的云姐姐是怎样清洁身体
的。」我一手扶着叶珊的头让她继续,一边抬头对云清讲,「不过我们等你等的
有些无聊了,所以就先插播一段预告片。你现在就去准备东西吧,准备好了之
后,你知道该怎么办。」
  云清又看了一眼我们,没说什么就退回到浴室里去了,但我看的出,对将要
发生的事,她很是期待。
  在她做灌肠这样下贱的事的时候,有第三个人在场参观,这还是头一次,而
且这个观众还是清纯可爱(可爱是绝对的,清纯嘛,起码外表是。)的二小姐。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我刚刚在叶珊嘴里发泄了一次,云清再次出现在我的卧
室。
  这一回她是爬着进来的,而且身无寸缕,只在嘴上戴着一个环形口枷,然后
屁眼里插着一根黑色的皮鞭。云清爬行的样子非常诱人,口水顺着口枷流出来,
滴到地上画出爬行的路线。屁眼里露出的皮鞭随着腰身扭动,在空中划出指挥棒
一样的节拍。
  我勾勾手指,示意云清用嘴清理我JJ上残余的精液。在她埋头清理的时
候,我探手从她的身后插出了皮鞭,一开始我只是轻轻地在她的PP上慢慢拍
打,当她把JJ清理的差不多的时候,我突然猛力一鞭顺着臀缝抽了下去,借着
弹性,这一鞭不仅打在了臀肉上,还直接打到了屁眼和阴唇上。云清疼的想大叫
一声,奈何嘴被控制无法出声,但喉咙还是在瞬间张到了很大,而我就趁着这个
瞬间提腰一挺,将整个JJ插进了她的食道。
               第十八章
  刚才那一下的确来的太猛,也太突然,我都能感觉到云清胃里的一阵抽搐,
要不是她强压下去,恐怕当时就会吐出来。但这正是我所要的结果,我势不停发
的深进深出,在云清的喉咙里抽动了几十下才满意的把JJ拔了出来。我离开云
清的身子后,她趴在地上足足缓了好几分钟的劲。
  接下来我命令她转身爬回浴室,然后跟在后面,不时挥鞭抽向她的臀部,叶
珊也凑趣的用手在云清身上打着巴掌。我们像赶牲口一样把云清赶进了浴室。
  浴室里,云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地板上有地毯的地方都包了塑料布;浴缸
里放满了一池浮满泡沫的热水;台板上放着灌肠器和大号的针筒,以及各种平时
会用的灌肠济。
  云清在浴缸边趴好翘起屁股,等待着我配制灌肠济,在配制当中,我把皮鞭
交给叶珊,让她继续抽打云清。
  从第一次在花房中,叶珊就表现出了对这种游戏的喜爱,她对云清的鞭打自
始至终没有停过,而且她还尝试起鞭打其它的部位,或者变换通过节奏、力度和
手法来翻新花样。我真怀疑如果她不是早有此好,就是这段时间以来,当我「惩
罚」云清时,她也一直和叶兰一起在楼上偷看。
  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叶珊就不应该对灌肠
这游戏感到陌生,那今天干嘛要装做不懂的样子,还提出来参观?说不定这小鬼
灵精又有什么坏主意。
  我把第一轮的液体——那是一比一的水和甘油,灌进云清的身体,然后用一
个橡胶肛塞堵住了她的后门。
  按我的指示,云清开始抵抗腹中的不适,绕圈在浴室以及卧室中爬行。
  和刚才一样,叶珊仍继续玩着鞭打美臀的游戏,而我拿过一只苍蝇拍也加入
进来,只不过除了云清,叶珊也是被我抽打的对象。
  因为多了一个人鞭打,云清的抵制力有所下降,只爬了几圈,她额上的汗已
经潸潸而出,眉头紧皱的表情告诉我,她的下身已经到了不能抵受的程度。
  我在浴缸沿上坐下来,告诉云清如果想获得解放,就必须得先替我舔净脚
趾。
  云清强忍着肠道里的酸麻,以及心理上提防随时崩溃的心悸,开始舔食我的
双脚。
  忙碌一天之后的脚充满了汗味,但云清仍尽职的认真舔食,我知道这并不是
她所喜欢的项目,但我也了解她温柔服从的性格。我让她这样做,只是在诱惑身
旁观望的叶珊。
  果然,在继续鞭打云清和趴下来品尝我的汗脚这二者之间,叶珊选择了后
者。也许是带着一种跟人比赛的心理,叶珊舔的格外仔细,并且常常故意发出吮
吸的水声。
  目的已经达到,我放过了云清,让她坐上马桶去释放自己。
  奇异的响声和难堪的气味暖意弥漫整个房间,吸引得叶珊自觉的调整了身体
的角度,以便一边继续服务于我,一边偷看云清那里的情形。她这样的姿势给我
提供了方便,我的手可以很轻易的够上她的屁股,于是我顺理成章的把两根手指
分别插进了前后两个肉洞。
  难为情的尴尬让云清窘态百出,期待以久的释放快感又让她忍不住发出低
吟。快感和欲望战胜矜持与尊严,云清不自觉地分开双腿,一手探下去开始用手
指刺激阴蒂和抠进阴道。接着又将刚拔出在手的肛塞,毫不犹豫的插进了肉穴。
  这里安装的是可以自动清洗的马桶,在很长时间的排泄和自慰结束之后,云
清按下清洗开关,一股温热的水流直接冲到菊花中心,云清发出一声长长的呻
吟。
  呻吟过后,云清像从梦中回到现实中的人,做为女性的羞涩又开始发挥作
用,云清坐在马桶上迟迟不敢起身,还故意低头用头发遮挡着脸庞。
  「装什么不好意思呢,」我冲她叫了一声,「还不快过来把你的肠子洗干
净,我还等着用呢。」
  「哦。」云清轻轻应了一声,仍然低着头朝我这边爬了回来。
  第二轮我让叶珊替我操作,这一次我在灌肠液里加了些香水和营养液,灌过
之后也没有再故意拖延时间,如此两回之后,云清排出的已经是完全的清水了。
但叶珊却坚持要我再给云清灌洗一回。
  云清这时候当然是没有发言权的,但我却奇怪叶珊过盛的好奇心。但紧接着
我就了解了她的真实用意,她询问我是否用「自己做的水」给云清做过灌肠,按
她的眼神和语气来看,我猜到她指的是尿液。而云清也同时想到了,两个女人都
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不同的时,叶珊的眼神里多一些顽皮,云清则多了一些恐
慌。
  不管怎么样,叶珊的提议让我很有兴趣,于是云清重又回复了翘起屁股的姿
势,叶珊就干脆跪在旁边,近近的望着我把JJ顶入面前的菊门。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