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宅】(11.12)

第十一章
  「你是不是还想把它放进我嘴里?」叶珊把目光从肉茎上转过来,向我问
到。
  「你觉得呢?猜想一下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我调侃着叶珊。
  「这些红印是怎么来的?」叶珊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却把话题扯到了一
边。
  我用下巴指了指地上的花藤。
  叶珊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花藤,又看了看云清的身体,然后向我说:「我可以
试试吗?」
  听到叶珊的话,我原以为她也想试试被鞭打的滋味,可没有想到,叶珊捡起
地上的花藤,并没有递到我的手上,而是一鞭抽向了云清。
  这一下不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背对我们的云清更是毫无准备,一声云清的
惨呼马上送进我的耳朵,接着是叶珊的嘻笑声。
  叶珊像一个刚拿到新玩具的小孩儿,手里挥舞着花藤,不分轻重不分地方的
往叶珊身体上抽去。
  云清被抽的哀叫声声,但为了照顾我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柄,只有强忍疼痛不
敢闪躲。
  起初看到叶珊的这种打法,很是替云清担心,但很快我的下体感觉到了云清
括约肌不断的收缩,云清的呻吟声中痛苦的成份慢慢减少,取而代之的居然象是
快乐兴奋的感觉。
  在这样的鞭打,云清正堆积着快感,看来即使我不再抽送肉棒,让叶珊再打
上几下,云清就会出现再一次的高潮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大腿上传来一阵刺痛,原来叶珊打的一时兴起,居然没
拿准方向,一藤抽过云清的美藤后,余力未消打在我的腿上。因为不是直接打上
来的,所以我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疼痛,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装出一付怒不可遏的样子,抢过花藤朝叶珊的屁股抽了过去,然后利用她
张口呼叫的时候,拔出阴茎塞进了她的嘴里。
  失去了阴茎牵制的云清,整个人软倒在地,并随即出现高潮来临时的轻微抽
搐。
  但我此时此刻无暇照顾云清,我扶着叶珊的嘴一阵猛插,完全把这个少女的
小檀口,当成了女人胯间的肉穴,每一下都尽根而入,不断的深喉让叶珊呼吸困
难,没多久就出现半昏迷的状态。
  尽管如此,叶珊仍在自己调整姿势和尽量张大口型,我知道对于我现在的粗
鲁,她虽然很不适应,但并没有表示拒绝,反而在尽自己的努力配合着我。
  我叫起地上的云清,让她拿起花藤报仇,开始云清并不敢听我的命令,直到
叶珊勉强睁开眼睛向她送了一个眼神,云清才心中怯怯的拿起花藤,不轻不重的
在叶珊屁股上抽了几下。
  我让叶珊站起来趴到旁边一个花架上,然后扯下她的裙子,向她叫到:「刚
才我使用了你前面肉穴的第一次,现在我要尝试你后面这个洞,这里也应该是第
一次吧。」
  叶珊可能是被当时的气氛感染,完全抛弃了自己的少女形象,以一付淫娃浪
女的声调向我说着:「是的,那里也还没有用过,但只要你喜欢你就随便用
吧。」
  叶珊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把肉棒朝她的菊花芯塞了进去。
  叶珊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又强装出一付毫不在乎的样子,挺动着屁股向我的
怀里撞过来。
  我示意云清把花藤放到我的手里,又让她去舔叶珊的身体。
  我一面插着叶珊的后眼,一面挥藤抽打在两个形状不同,但各具美丽的屁股
上。
  这样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很难一次做好这两件事,顾了抽打就顾不上抽
插,顾了抽插就顾不上抽打,如果非得同时兼顾,那就会让自己分心无法享受其
中的乐趣,变成了完全的为两个女人服务。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不得不改变方法。我把手里的花藤交给叶珊,又让云清
拾来一条花藤,然后命令她们互相抽打,而我则站在一旁欣赏,或者时不时的加
入战团,搂着其中一个插上几下。
  当其中谁被我搂着抽送的时候,自然也就只能挨打而不能再去攻击别人,于
是这就成了我调节战局的方法,谁是出现败迹,我就扯过占上风的一个搞一通。
  三个人看起来是在混战,但嬉闹的成份倒更多一些,不过叶珊要相对真实一
些,她手中的花藤挥出时总是重重的落在对方身上,而与之相反云清总是手下容
情,体现出不惯于施于别人痛苦的善良和一个姐姐的姿态。而叶珊的表现也让我
看到了她体内潜藏着的双重性格。
  两个女人玩起了兴致,一前一后在花房里疯跑,而我不得不分心照顾花草。
  这场特别的游戏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只到三个人都满身大汗,精疲力尽。
  离开花房,叶珊提议一起去泡温泉,我也正有此意,便叫云清先去拿替换的
衣服,自己和叶珊先去了房后的温泉浴室。
  「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和云清在花房的吗?」又完全恢复了可爱表情的二
小姐向我问到。
  看她的样子,她当然不是房前房后找着我们的,而是明确的知道我们的位
置,要这样的话那还真是比较奇怪了。而我自然无法知道答案,在这之前我甚至
没有想到这会是一个问题,所以只好耸了耸肩表示疑惑。
  「告诉你,是姐姐告诉我的。」叶珊这次的表情更显得神秘。
  大小姐?!
  这个在我印象中,连门廊都从来没出过的人,怎么可能知道我和云清在花房
里。
  「亏你还是这里的管家呀,这么大的房子,怎么可能一点保安措施也没有
呢。」
  「你是说花房装了监控?」
  「当然,不光是花房,院子里好几个地方都有。」
  这么大的别墅,院子里装有监控当然不足为奇,但让我注意的话是叶珊开始
说的话,如果真是大小姐告诉她我们的位置,那岂非大小姐是从监控上看到了我
们在做的事,而且叶珊加入进来之后的事,她也完全可能看见了。而这样的结果
是她一开始就会想到的,可居然还告诉自己的妹妹来找我们。
  想到这里强烈的满足感和虚荣心在我心里澎涨开来,似乎大小姐是有意的安
排自己的妹妹跟我在一起,更重要的是她好像完全不介意我在她家里的这些行
为,换句话说,难道她也……
               第十二章
  在进入温泉之前,二小姐叶珊,照样用她的舌头帮我做了一次全身清洁。
  几个小时的工作和嬉戏,花房里高出室外的温度,让我身体上的汗不但多而
且味道很重,但显然这正是二小姐更为喜欢的。兴奋之余,她甚至连我「阴沟」
  里的尿垢都舔了个一干二净。
  当叶珊开始舔我第二只脚的时候,云清拿来了大家替换的衣服。放下衣服之
后,云清下到水池开始为我按摩。
  再没有什么享受比得过现在了,我的思绪随意飘飞起来,我回味着刚才在花
房中的情景,幻想着大小姐通过监控偷看我们时的表情,我甚至想到了原来的老
板,真得感谢他对我的不公平待遇,这才让我负气之下找了这里的工作。
  云清最先离开,因为已经到了她去准备晚饭的时候,叶珊则一直陪着我。
  或者说是我一直陪着她,因为她又睡着了。不知道是否跟她的体质有关,每
次尽情欢愉之后,她总是沉沉睡去,看的出付出激情时她是多么投入,以至于格
外的容易疲惫。
  叶珊静静趴在那里,肌肤沾水如承露芙蓉,洁白的胴体淡淡泛出红色,我像
欣赏雕塑一样欣赏着她,这是风雷过后的宁静。
  昨晚过的很平静,晚饭时只有叶珊云清和我三个人。大小姐的饭还是像往常
一样,在我们吃完之后,由云清送去她的房间。如果二小姐知道有监控的事,那
云清也应该知道,但愿昨天在花房里,她不是奉了谁的吩咐来和我做的才好。
  吃完饭,我照例有一些财务上的工作要处理。我现在才知道我的工作,远远
不只一个管家而已,因为这座庄园在外面也有一些产业,而这些产业的财政汇报
也需要我整理之后,由云清送去大小姐那里。所以我的工作其实相当繁重,做完
之后已经接近零点了。
  我回到二楼但没有回自己的卧室,而是进了云清的房间。但看上去她也刚刚
回来,给大小姐送餐用的盘子都还茶几上。我看了看那些盘子,大小姐吃的不
多,盘子里还剩着好些。
  我之所以走云清这边,并不打算找她再做些什么。就算有再好的环境和条
件,一味的无度也对身体没有什么好处,这个道理我自然是懂得,适当的休息才
有利于更好的欢乐。
  我进到云清的房间只是跟她打个招呼,当然也会小小的亲昵一下。这对女人
很好处,这会让她觉得你不尽尽是把她当成一个泄欲的工具——哪怕她自己本来
就很喜欢以一个工具的身份出现,有了性的满足,再给予情的滋润,没有那个女
人不喜欢的。
  看的出云清很累,但我没有询问原因,替她脱掉衣服,把她抱进浴缸之后,
我就从浴室另一侧的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当第二天我从睡梦中醒来(或者我没有做梦,又或者我现在白天睁着眼睛的
时候才真是在做梦),叶珊正坐在我的床边,而且穿着云清平时所穿的侍女服。
  她一发现我睁开了眼就推着我起床洗漱,又催着我下楼,说要让我吃她准备
的早餐。
  当我走进餐厅时,眼前的场面着实吓了我一跳,餐桌旁边的椅子都挪到了一
边,桌上的东西也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躺着的裸体女人,说是完全裸体
有些不太准确,因为在她的身上还放着好些食物。女人的眼睛上盖着两片黄瓜,
胸前放着两个煎蛋,小腹上有一些生菜和水果切片。这个女人正是云清,她的手
脚被绳子固定在了桌上,腰部也横绑着一根皮带。
  「怎么样,喜欢我为你准备的早点吗,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叶珊一脸调皮
的跟我讲话,看她的样子,好像桌子上放着的只是一份煎饼。
  尽管被叶珊的搞怪行为吓了一跳,但从心而论,我还是非常喜欢这样一份
「早点」的。
  云清脸朝着我们,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看到我出现之后,她的脸上泛起了
一片红潮,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兴奋。
  叶珊拉我在桌旁坐好,而自己成了殷情的服务员,穿着有些可笑的侍女围
裙,在餐厅和厨房里跑来跑去,一会拿餐具,一会又是调料,忙个不亦乐乎。看
的出这位二小姐以前并没有做过什么家务,好些东西都要先询问过云清之后,才
知道放着的位置。
  看着她忙碌和时常出错的的动作,我简直无法想象面前这份「巨型的早点」
是怎样完成的。
  现在云清的身边又多了很多东西,叶珊也开始把奶油果酱一类的东西往她的
身上涂抹,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全被她无章法的混在了一起,看的我已经不想吃
这里的东西了。但盛情难却,我只好勉为其难,不过我会在叶珊给我夹菜时,选
择一些还没有被太多「污染」的东西来要。
  夹菜的时候,叶珊的手里的筷子或者叉子,总会有意无意的戳在云清身上,
引得云清时时发出怪声。云清无论发出痛苦的求饶还是愉快的呻吟,都只会更大
程度的激发叶珊的情绪。
  在我的建议下,叶珊把一只玻璃盆垫到了云清的小腹下面,然后又将一瓶只
给我倒了半杯的红酒灌进了云清的直肠,为了防止红酒外溢,叶珊自做聪明的在
云清的屁眼里塞了一颗没去皮的荔枝。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