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宅】(13.14)

               第十三章
  正坐在云清侧面的我,很快就听到了云清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声。尽管腰上有
皮带绑着,难受的云清还是尽力扭动着屁股,试图让自己越来越难受的肚子好过
些。
  我现在已经没了吃东西的兴趣,我离开座位走到到云清正面,欣赏她闭着眼
张着嘴强忍痛苦的表情。
  这时候我斜眼看了看叶珊,却发现她正抬头看着墙角的什么位置,好奇心顿
起,我也朝那里看了一眼。那里是一个像灯一样的装饰。
  叶珊好像偷偷朝那灯做了一个鬼脸,我下意识的想到,难道那里也装有监
控?这么说这幢楼不只是在室外装有监视器,甚至是室内很多地方也都装了很多
监视器。有了这样的判断,我立刻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今天早上的一切,甚至包
括昨天在花房,甚至从我来的第一天,这些事都出自大小姐的安排,叶珊也好云
清也好,都是按大小姐的指令在这里表演,这样的话,我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
了为大小姐表演的演员。想到这里,我有了很不爽的感觉。
  但转念一想,那个外表冷冷的大小姐叶兰,居然是会有这样强烈的偷窥欲,
一种「看看谁比谁强」的想法冒上来,难道她一个女人敢偷看,我一个男人还会
怕她看吗?既然你这么喜欢看表演,早晚我也要你表演给我看。
  云清的呻吟声突然停止了,因为我使用了最有效的消音方法。我抓起了她的
头发,在她张嘴叫痛时,把JJ插进了她的喉咙深处。
  叶珊注意到我的动作,把整个脸凑了过来,俯低身子趴在我和云清的身体结
合处,像一个昆虫学家一样,观察着我的动作和云清的表情。
  「你是不是也想尝尝了,刚才你一直在忙着伺候我,自己一点东西也没吃,
现在要不要吃点?」
  「你打算给我吃什么呢。」叶珊又做出她招牌式的调皮笑容。
  看着叶珊的脸,我也学着她的样子笑了笑,然后突然托住她的下巴,拔出肉
棒塞进了她的嘴里。
  前几次口交,大多是叶珊主动,力量还是深度都有她自己控制,而这一次却
是我采取主动,而且一开始就直接玩起了深喉。叶珊思想上还没反应过来,我的
肉棒已经顶进了她的喉咙。
  我的力度很大,叶珊刚才手撑着膝盖的姿势已经不能站稳,这小姑娘居然聪
明的懂得配合着我的节奏,慢慢换成了跪姿。
  我一手托着叶珊的下巴,一手仍抓着云清的头发,肉棒在两张挂满口水的红
唇之间交替插入。一面继续享受着两个美女越来越滑顺的口腔,心里却想着身后
墙角那盏挂灯。
  ‘大小姐,你一定正在看着吧,你现在是怎么样的感觉呢,会不会也想趴到
这儿,让我的宝贝顶进你的嘴里呢?’
  享受过深喉之后,我仍觉得有些不过瘾,而重要的是,我需要尽快把叶珊这
小姑娘「解决」掉,好做接下来的事情。
  我让叶珊趴在桌边,然后凭借着口水的润滑,把肉棒挤进了叶珊的后眼,一
阵狂插之下,叶珊整个人都快疯掉了。
  这时我把一根腊肠插进了云清的嘴里,现在的她已经被肚子里的感觉和难受
的姿势折磨的有些麻木了,她甚至已经分不清现在嘴里含着是我的肉棒还是别的
东西,只是下意识的在腊肠插进去之后,开始艰难的摆动脖子,用她现在最大限
度的服务,试图让嘴里这根她以为是我的东西感觉到舒服。
  这根腊肠很长,塞里云清嘴里之后,还有一半露在外面。我握住外面的部分
往里顶了一下,并没有向往抽。云清已经我是要再来一次深喉,当然的就停止了
摆动,于是腊肠稳稳的在云清嘴里翘了起来。
  我松开手抱住叶珊的大腿,一挺腰把她整个人抱离了地面。为了保持身体的
「联接」状态,我暂停了肉棒在屁眼里的抽送,双手抱着叶珊把她的BB对准了
云清嘴里的腊肠。
  紧接着再一次挺腰,腊肠同时受力朝两边刺出,叶珊发出的只是一声甘酣畅
的呻吟,而云清则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声低沉的苦叫。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用这样的姿势,同时强奸着叶珊的屁眼和云清的嘴,
直到最后云清实在无法承受而开始呕吐。
  我放过云清,全力的干起叶珊,其实也没多几下,她就已经不行了,整个身
体软下来,完全无法控制平衡,以至于我不能再使用抱着她的姿势从后面插入
了。
  我把叶珊扔到地毯上,肉棒在她屁眼和肉穴中一阵轮番抽送,最终把精液射
进了叶珊的子宫,而叶珊也坚持到了最后一刻,然后才趴在了地上。
  和往常一样,高潮过后的叶珊睡着了。
  云清也已经到了近乎虚脱的地步,那支腊肠仍然插在她的嘴里,口水正顺着
从上面流出来。
  差不多是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又重新想起她的肠子里还装着一瓶红酒,不过
我暂时还不打算替它放出来。
  扔下云清和叶珊,我来到三楼大小姐的门前。
  轻轻的敲了敲门,可是没有人回应,我想既然她一直在偷看着我,那自然也
知道我的到来,既然如此,我索性不再敲门,试了试房门并没有上锁,便推门而
入。
  叶兰的工作是服装设计师,这点我是知道的,所以推门后看到房间中立着的
好几个模特,我并没有感觉到奇怪,不过倒是让我进一步了解了叶兰的工作,因
为我所有的模特身上只穿着内衣,而且都是性感的情趣内衣——看来这才是她真
正的工作。
               第十四章
  叶兰的房间居然比叶珊的大的多,分成了内外两间,外间看上去是工作室,
除了那几个模特,还有画案书架什么的,但并没有看到这里的主人。这么说叶兰
现在应该是在里面的卧室,现在来说,没理由她不知道我进来了,可居然丝毫没
有动静,这女人还真是沉的住气啊。
  我继续朝里走,里间果然是一个卧室,相对于外间的「杂乱」,这里显得简
洁了多,窗台前一架大床,床旁边是一个很大的衣柜,再之外就是一个放满大小
纸盒的立柜,看样子那些纸盒就是我每周收到的邮包,不过从数量上看,在我到
这里以前,这种邮包就已经收到很多了。
  好奇之下,我翻看了那些盒子,尽然全都是各种各样的情趣玩具,其中也不
乏各种样式的SM用品。心中一阵疑惑,就算这大小姐再喜欢这玩意,也不用每
周买一件玩具这么「勤奋」吧。
  在进一步翻看纸盒之后我得到了答案,因为这些玩具上都标明「样品」字
样,而且每件东西都附有一个文件写着成品所的测试情况和一些改进建议,看来
咱们的大小姐不光设计情趣内衣。真是个「多才多艺」的女人,我自言自语到。
  里外间看了半天,问题出现了。在这里我不仅没看到叶兰的身影,甚至连应
有的监控设施也没发现。但各种迹象告诉我,叶兰就在这里。
  我不喜欢废力找寻,于是靠在床上开始思索房子的外形和里面的结构,然后
我惊奇的发现,这个房间的位置,至少有二十多平方的面积不见了。换句话说,
这里有一个密室,而且位置就在床的后面。我立刻从床上离开,开始观察这面
墙,很显然如果这里有一个暗藏的进口,那只能是在大柜的背后或者里面。
  我逐个拉开每扇柜门,里面除了衣服并没有其它东西,不过最左边的柜子跟
其他有所不同,这个柜子里只挂着几件很轻盈的衣服,而且没有和其它柜子一
样,在底部放着鞋盒,于是我伸手检查了这个柜子的底板,果然,它的后面是空
的。
  我勾着底板上的一个挂勾向左右试了试,结果底板无声无息的滑开了。
  「我可以进来吗?」我冲着里面说着,但并没有等候回答就径直走了进去。
  正对着柜门的墙边就放着一套监控系统,若干着小屏幕上分别显示着房子各
个位置的景象,包括大门、庭院、车库、花房,还包括后面的温泉浴室、楼下的
客厅、厨房、餐厅(餐厅里叶珊仍在沉睡,云清还保持着被固定的姿势。)、书
房,甚至还包括我们每个人的卧室和洗澡间。
  我第一次对这个房子产生不舒服的感觉,这里不是一幢别墅,简直就是一座
监狱!我甚至想要辞职,不过这当然是一个愚蠢的想法,这样的生活,就算有人
偷看又算什么呢,更何况偷看者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看到和想到这些当然只是一瞬间的事,而接下来我看到了更振动我神经的场
面。在与监控器相对的一边,我终于看到了我特意寻找的大小姐叶兰。现在的她
和平时偶尔见到的她,完全判若两人。叶兰差不多半裸着,身上只穿着一件红色
的皮质束胸和一双红色皮靴,不过除了这些,在她的身上还有一些不是衣服的东
西。
  叶兰的两只脚踝正穿过一个枷板,而这块枷板被一条铁链悬掉在空中。几圈
黑色的胶带把她的大腿和小腿缠在了一起,这样一来,叶兰的整个下半身,就只
有膝盖可以着地,也就是说她身体至少一半重量压在膝盖上。但显然除了重量之
外还有一个平衡问题,以叶兰现在的姿势,膝盖根本无法保障平衡,整个身体无
规则的左右摆动。
  不过这一切又被一根缠过腰际链条控制着,不让叶兰有身体侧倒向一面的危
险。我之所以说倒向一侧会有危险,是因为叶兰的脖子被固定在了一根顶端有U
型托的钢棍上。而这个固定是通过戴在脖子上的项圈来完成的。这个项圈应该是
专门设计用来垫高脖子的,因为它比一般的项圈都要宽的多,感觉上叶兰戴上
它,至少把脖子撑长了两到三厘米。
  如果把这项圈用来做落枕的物理治疗可能会有很好的效果,可是现在对叶兰
来说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因为被这样固定着,如果身体倒了的话,脖子真的有
可能被自己的体重生生拉断的。而显然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除了腰上的固
定之外,另外三根从天花板垂下来的链条被分别栓在了叶兰的双手和不长的头发
上。
  我抬头看了看这些链条生根的地方,发现在天花板上有一个8字环,延伸到
叶兰腰上和手上的三根链条挂在8字下面的环里,而特别是吊着头发和脚的链子
竟然是同一根,而这根链子正从8字环的上环中穿过。这样一来的话,叶兰的
脚,或者说下半身都是被自己的头发吊着,换句话说如果她的脚要往下落的话,
就等于是在给自己的头发上吊了。
  这样设计让我看的啧啧不已,但除了这些固定装置之外,叶兰的身上还有很
多玩意儿。她的屁眼里塞着一个淡紫色的东西,肉洞里则掉出两根细线,从这些
露出的部分看那应该是一个肛塞和两只跳蛋;还有束胸里也伸出一级细细的电
线,电线的另一头是接在旁边一个变压器上,看来在束胸里有一些电极。
  可能是对这些东西进行了时间的设定,当我看到的时候,跳蛋和电极好像都
已经停止了工作。
  在叶兰的嘴上正如我所料戴着一个口塞,而且那是一个透明材料的环形塞,
口水正从环口边慢慢浸出来,在这里U形托又有另一个专门承接口水的设计,这
个设计把从叶兰下巴上流下来的口水全部收集了起来,并顺着支架上的导流管流
进下面的一个玻璃钵内。可能她已经保持这样的姿势很久了,钵里的口水已经有
了一定的数量。
  慢慢地欣赏完这一切,我才把目光对上了叶兰的眼睛,可能是过于疲劳的缘
故,她的眼睛已经不能完全睁开了,但我从有腿的眼神里仍然看到了叶兰此时的
心情,有无数的疲惫,有些许的恐惧,有更多的渴望,也有一丝丝让人无法读懂
的轻松和愉悦。
  和叶兰的目光对视了很久,我终于说到:「大小姐,您好。您需要什么
吗?」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