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宅】(29完)

               第二十九章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早晨七点半,云清轻声地将我唤
醒。
  婚礼定在十点开始,厨房、接待、服务等工作人员已经来了。云清帮我穿上
礼服,又去忙着招呼。
  我想去看望一下叶珊的情况,却被化妆师和喜娘们挡在了门外,她告诉我,
一直到仪式开始,我都不能再见新娘,否则坏了规矩就要给我好看。
  看着这些欢愉雀跃的女士,我只得「无奈」的离开。
  八点半钟,客人们开始陆续到来,来的最早的是吴夫人,因为她既是我们的
朋友,也同时以出版商的身份担负着接待其他客人的工作。客人越来越多,好些
我都不认识,但这都不是我关注的问题,我关心的只是他们进来时侯通过的安检
门。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安检门,只不过是一个感应装置,从门中每进来一
个人,贴在叶兰身上的电极就会放电一秒种。
  起初客人只是陆续到来,所以叶兰也只间断着被电,但离婚礼开始的时间越
近,客人们来的越密集,到最后,叶兰差不多完全沉浸在无间断的电击之中。
  到了十点整,安检门上的感应被自动关闭,另一个装在塑像底座上感受同时
打开,如果有人从雕像左边走过,叶兰阴道中的振动棒就会伸缩抽插十次,如果
有人从右边走过,振动棒就会旋转十圈。
  而且这两种功能是可以同时进行的,如果抽插旋转同时启动时间超过十秒,
那么振动棒的第三次功能就会启动,那就是在叶兰蜜穴深处最娇嫩的地方,直接
释放接续五秒的电击~~与外界近在咫尺,却又完全隔绝,特殊的环境造成特别的
心理作用,所有的感观功能都被放大,一点点的摩擦和颤动,都会给叶兰带来强
烈的反应,更何况是敏感部位的一次电击!
  别说是五秒,那怕只是瞬间发生的一秒种,也足以让叶兰直接奔向高潮。
  婚礼已经开始进行,美妙和音乐声中,我和叶珊缓步走出,所有人向我们送
来微笑和祝福。当我和她在彩拱之下相遇时,气氛达到一个高潮,人们的笑声掌
声汇聚成雷鸣,我和叶珊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之中。与此同时,我也知道,刚才那
一阵最热烈的掌声已经启动了声控开关。
  那个收集了叶兰尿液和淫水混合物的容器装在塑像摆裙中,容器上面有一个
小压力泵,这个压力泵由声控启动,当现场的声音达到预定的分贝时,容器里的
液体就开始沿着一只导管上流,越过塑像的腰际,攀上塑像的右手,最终从塑像
酒杯中暗藏的进口流进叶兰的嘴中。
  持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快感,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高潮,叶兰进入到近
乎无意识的状态,整个人变成了只知道欲望和被动作出生理反应的躯体。但突然
的阵冰凉再次惊醒了她,温度来自身体后部,一股低温液体从肛塞中灌进了叶兰
的肠道。液体是半杯加冰的红酒和小半扎冰镇啤酒,都是婚礼上客人们没有喝完
的东西。
  在婚礼开始之前,云清吩咐过所有的服务生,客人喝剩的饮料全部倒进的主
楼右侧一个水槽,而这个水槽就在今天上午,还没有出现在这个大院中。
  因为它也属于「塑像」的一部分。水槽下面的管道直接通入塑像底座,倒进
这里的酒水顺着管道,在经过几层过滤网后,由一个压力泵加压灌入叶兰肠道。
  这个压力泵是双向设计,当水槽方向有液体进入时,它就开始替叶兰灌肠,
当水槽方向没有水流,而它感应到叶兰肠道中压力过大时,就会反向运行,将之
前灌进的液体和秽物抽出。
  和水槽相对应的,是别墅主楼左侧的一排垃圾桶。按照云清之前的吩咐,服
务生们会把客人吃剩的食物,不管是水果、糕点还是糖果,全部扔进这里。而这
些垃圾桶同样连接着塑像,所不同的是过滤网换成了粉碎机。
  吃剩的食物在这里被彻底粉碎,然后进入收集尿液和淫水的容器,在那里食
物将变成流食,同样沿着酒杯中的进口流进叶兰嘴中——毕竟,她要在那里站上
一整天,不吃东西是不可以的,我真的很为她的身体考虑呀。
  遗憾的是,身处事外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体会叶兰此时此刻的感受,我唯
一所能做的就是时时的抽空,通过胸前暗藏的话筒询问叶兰的情况,并安慰和鼓
励她。虽然这得不到任何回应,但也可以让我从心理上感觉好些。没有反应就说
明一切正常,不管现在的叶兰是不是还可以从这样的刑法中得到快乐,但起码我
知道她还在坚持着,能够坚持就说明安全。
  终于,婚礼结束了。客人们开始离开,当他们再次穿过安检门时,我甚至都
有些心中不忍。我知道,这将再次启动叶兰身上的电极,不知道在折磨之中,站
立了近二十小时的叶兰是不是还能够再次承受得了。但这也只是心中叹息而已,
所有的结果只有等待客人全部离去才能知晓。
  叶兰被我们「解救」出来了,我们用最快的速度,为她解除了全部的武装。
  她全身粘满汗渍,皮肤已经被汗泡的发红,头发湿得像刚洗过。眼睛紧闭,
呼吸微弱,已经没有了意识。
  我抱着叶兰,快步上楼,回到她的房间,在那里已经准备好了医疗设施。
  叶兰并没有生命危险,但长时间的休息是需要的。看着床上的叶兰,她静静
躺在那里,像睡着了一样,容貌是那样安详恬静。我终于在心里明白了,这个女
人并不是简单的为了自己的爱好和追求刺激才这样做的,她是因为对自己妹妹的
爱,因为对我的爱。
  我回过头看了看叶珊:如果我说,今天是我们三个人的婚礼,你接受吗?
  「当然接受,不过不是三个人。是四个人」叶珊用眼神斜斜旁边的云清。
  我也看了看云清,她假装没听见,继续给叶兰清洗身体。
  「那既然这样,今天我们就都睡在这里,三个人陪着叶兰。好吗?」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