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刀客的命运(八)

  太尉府的精锐在杜三的指引下很快就到了乾德的府外,早有几个人将前后门
占据,还有几个分散在墙外,将乾德府的出口堵死。其余的人冲进府内,花娘听
到外面的声音,早从厨房里面来到院子。
  花娘并不知道乾德早已经将这个员外府连同她这个夫人弃之不顾,此刻已经
在奔长安的路上,她一心以为他们就像瓮中之鳖一样依然藏身在那个密室里面,
想象着他们见到一伙不速之客破门而入时惊慌失措的表情。
  这让她的心情很不错,当她带着他们闯入这个密室的时候,看着空空如也的
房间,她却再也愉快不起来了,她自己的脸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
  “人呢?”杜三焦急地走上前问她。
  花娘摇着头,她也想问人在哪里,到现在她还是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也想
不出来这件事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变化。
  太尉府的人像幽灵一样向四面八方散开,可怜乾府上下几十条无辜的性命,
几乎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就都倒在了血泊之中,这些幽灵游荡过了几乎每一个角
落,然后他们放弃了寻找,偌大的员外府很快就沉浸在了火焰之中。
  他们完成了到这里来所要做的一切之后,就骑上快马返回,谁也没有去注意
到来的人和回去的人是否发生了变化,或者本该回去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杜三知道,带上这个人回去的话,他们两个都只有死路一条,这件事必须要
有人的死来承担,他当然不希望死的人是自己。花娘今天遇上了一些让她无法立
刻明白的事情,她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也许这一点也正是乾德一直以来虽
然有些怀疑却没有最终相信自己的怀疑的原因。她到死也不知道杜三为什么要杀
她,虽然留给她思考的时间并不是太多,那一刀无情地从背后一直穿过她的身体
又从前面窜出,在他拔出来之前他靠近她的肩头在她扭曲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他和曾让他痴迷的身体告别之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看上去这一天对于太尉他老人家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日子,这伙心头之患全身
而退,还带走了牢里的一个,虽然已经被自己冷落的但毕竟是太尉夫人的林茵正
在和一个管牢的差役打得火热,然而事实上这一切对于太尉来说并不是最严重的。
  几天以前的一个夜晚,江州知府徐元至在自己书房被一个神秘人劫走,京城
的官员心里明白:这徐元至与太尉不和向来已久,江州又是各地漕运枢纽,可以
说是战略要地。所以江州知府始终是皇上亲自挑选的人才来担任,偏偏这徐元至
又是个中正耿直一心要把灵魂都献给当今圣上的主儿,所以太尉是既不能威逼利
诱,又不敢暗下杀手。
  这一次江州发生了十万担漕粮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的桉子,本来这种桉子并
不会让皇上知道,偏偏徐元至调查到了一些将嫌疑指向当今太尉的证据,太尉从
安置他身边的耳目那里了解到,他准备带着这些证据进京面圣。也正是这件事,
终于让太尉不得不决定对他下手,把他关进了太尉府的监狱。
  一方面徐元至怀着报效圣上视死如归的心情一直不肯说出他所掌握的证据藏
在哪里,另一方面皇上对他的失踪十分震怒,早朝时言辞间已有责难太尉的意思,
恐怕有证据的话,早已将太尉推出去砍头了。
  再说太尉现在最严重的一件事情是:掌握着他证据的徐元至此时已经死在了
他的牢里,而且他死得十分地难看,让人剁了一条手臂,放干了自己身上的血。
  林茵已经穿好了衣服,回过头看看赤裸着上身躺在床上的刘安,下面盖着一
条毯子,就把这条毯子一下子掀开,对刘安说道:“时候也不早了,你该走了。”
  刘安挺了挺屁股,刚经历了强烈喷射脱离了温柔乡因为粘液闪着微光的软绵
绵的肉棒随之上下的点了点头,刘安的脑袋却在摇着,嘴里叹息着道:“多舒服
的地方啊,就不能让我多呆一会吗?”
  看着他滑稽的肉棒,又想象起刚刚这东西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火热坚硬如狼
似虎地疯狂地刨着她湿润敏感的土壤,林茵不由得有些脸颊发烫,就把毯子又扔
回去盖住这孽物。站起身来说道:“这种地方我劝你不要呆得太久,随时都可能
没命的。”
  说完又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整个人被刘安拖到了床上,很多事情都会要了人
的命的,而有些要人命的事情男人总也忍不住要去冒险,就算真的没命了,他也
觉得死的很值。
  “谁的命不是随时都可能没的呢?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希望在还有命的时候
活得痛快一点。”刘安把她好不容易裹完的衣服又一次一层一层地剥开,林茵雪
白的肌肤在昏黄闪烁的烛光下跳动。
  他面对着这一具白玉凋琢出来的身体,不由得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期待,的确,
这样的事情并是不很容易能够遇上的,对于他这样一个生活在监狱里的人来说就
像一个阳关过于刺眼的梦境,让他在梦里都不敢睁开眼睛相信的这一切,安静地
沐浴在柔和熟悉的光芒中,真实地摆在自己的面前,过于靠近还闻到这身体上散
发出来的疯狂之后甚至变得更加强烈的令人痴迷的香气,弥漫开来充满了这张织
梦的床。
  林茵看着他过于投入地欣赏着自己的身体,多少觉得一些满意,就安静地等
待。身上的细汗已经干了,刘安用舌头贴着她赤裸的身体有规律地滑出一条条湿
漉漉的小路,僵直了刺探柔软的乳房,挑逗敏感的乳头,她的喘息立刻就不均匀
了。
  也许是被林茵的呻吟激发了内心的兽欲,刘安那条肉棒不知不觉间已经笔直
如铁抵在她的小腹上,像是贪婪的野兽一样攻击着她的一对乳房,林茵忍受着胸
部的微微痛意,蠕动着身体挑弄愤怒地顶着自己的东西,很快刘安就被刺激得放
弃了对她乳房的纠缠。
  眼看着自己的肉棒进入林茵的肉穴里面,一阵阵进入之后传来的宾至如归的
舒畅感觉像是注入它这条机器的能源一样,等到储蓄地满了,就鼓足了劲开动起
来。
  在刘安长时间的用舌头清理她的身体之后,细腻的神经已经因为濡湿而连结
到了一起,如同许多微小的电流汇聚到了一起,当身体敏感的地方被挑动地越来
越剧烈的时候,这些电流又向身体释放。林茵听到下面传来“滋滋”的声音,她
的晃动正在呈现慌乱无章的现象,最后变成了阵阵痉挛,随着扑扑溢出的内液展
开。
  她的身体已经软绵绵的了,在刘安的抽动下像波浪一样的快感正在强烈地流
回他的身体,他把她伸展开的两条腿架了起来,顺着向下的力道更勐烈的撞击抽
送让林茵从刚刚过去的痴迷中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几乎每一下都打到了自己正在
微微颤动着的身体最深处。
  她的嘤咛像是从灵魂里面发出来的一样悠扬,这不知疲倦欲罢不能的快感压
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却在变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有力。
  刘安把林茵的腿松开,它们紧紧地缠绕在他的身上,在他伏低了身子如同野
兽一般地抽动下体的时候,林茵已经像是放弃了身体其他所有部位的控制能力一
样只随着刘安的颤动而颤动了。
  两个人都有一股凝聚起来的力量,这是最后的力量,登上了兴奋之山最高峰
的人才有权力拉动释放这股力量的把手,当他们一起登上了山峰的同时,他们互
相在快乐的颤栗中结束了这一段旅程。
  有一刹那他们必然都忘记了一切,只希望沉浸在这样的快乐之中,而忽略这
世界所有可能给他们带来痛苦的事情。悲哀的是这一对缠绵得忘乎所以的男女正
不知道他们共同的灾难正在向他们袭来,对于他们来说,这也许是最后的一段留
恋吧。
  太尉的心情并不好,他本来希望这一次至少可以把一件事情解决的,他看着
跪在地上的杜三,后者向他暗示花娘也许是走漏风声的原因,所以她才没有敢回
来见自己。
  事实上太尉并不太在意是谁走漏了风声,他更在意栾霆一伙安然离去、又继
续隐藏在江湖中的后果,这件事确实让他有些忧愁,但是他派去当去监狱带人的
人回来告诉他监狱里面已经发生了的事情的时候,太尉终于被让他自己都觉得不
敢相信的痛苦击倒在了椅子上。
  那个探子静静地站在一边,他和所有在场的人一样,从来都没有见过太尉现
在的样子,所以虽然他还有一些本来该说的事情,此刻却只能选择等待。
  太尉把面前的茶杯摔得粉碎,他问探子:“管事的那几个呢?”
  探子凑到太尉的跟前,压低了声音:“小的去叫林夫人的时候,发现夫人和
刘安……”
  其余的人都走了,林茵裹着凌乱的衣服跪在太尉的脚边,她的脸上只有平静
的微笑,只有一个傻子才会有这样纯粹的微笑。在刚刚欣赏完刘安的死亡过程之
后,巨大的恐惧和痛苦真的使她找到了一个解脱的办法,只是从此以后她再也无
法理解任何事情了,这其中也包含了她的死亡。
  事实上太尉并不太在意一个人的死亡,他更在意的是活生生的面对着他的事
情的结果。很显然有人在太尉府最隐蔽的地方劫走了栾霆的女儿,很显然还有一
份能让他面临的死亡的证据正隐藏在他所不能控制的某个地方。
  这些事情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他多少都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对自己很信
任,觉得自己有一种可以控制这个天下的力量来让自己相信,直到这些事在一夜
之间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事情可以改变一个人,就算是太尉也难逃一劫,他确实有着动摇天下的力量,
然而天下只不过是一些比他脆弱得多的人的天下,而他只是能控制这些人而已。
面对着无法控制的事情出人意料地发生,每一个人都必然会有这样的经历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